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一章 美女是谁

第一章 美女是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公民网新闻:江南省普安市副市长黄一天因‘人间天堂’案件牵连落马后畏罪自杀,据纪委监察部网站公布信息显示人间天堂老板赛金花与黄一天系情人关系,其任职普安市常务副市长期间利用职权行贿受贿......”

    漆黑一片的房间里,高1.1米,宽1.9米的84吋硕大彩电屏幕正向四周散发迷幻光圈,电视里身穿正装的新闻节目女主持人字正腔圆播诵新闻,主持人几句话说完突然画面切换,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身穿看守所黄马甲泪水盈盈出现在屏幕上。

    “赛金花!”

    “赛金花!”

    一见到电视上女人的这张脸,黄一天突然声嘶力竭:“赛金花你个王八蛋!你可把老子给害惨了!......”

    “啪!”

    重重一记耳光落在脸上,打的黄一天牙根松动,嘴角流血,捂着红肿的李安,他气的从床上一跃而起,冲着眼前气势汹汹的女人厉声怒吼:

    “你他娘的神经病,打老子干嘛?”

    刚喊出这句话,黄一天愣住了!

    站在面前的女人怎么不认识?她为什么打自己?眼睛睁大如牛丸,这不是刚上班时候的初恋女友郝佳丽吗?她怎么那么年轻?一张俊俏桃花脸水汪汪嫩生生怎么看都是十八姑娘一枝花的模样?咦?这娘们整容了?明明四十几的老娘们愣是拉皮嫩肤整回十八了?

    “黄一天!你刚才喊什么呢?谁是赛金花?你是不是在外头跟别人好上了?我真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人?吃碗里看着锅里的,猪都不如,枉我把你当成是可靠的好男人?”郝佳丽气的眼眶含泪伸出一根手指着黄一天鼻子叫骂。

    “关你屁事!你他娘的不是嫌贫爱富势利眼嫁给朱家友了吗?”黄一天更蒙了!“郝佳丽又不是自己老婆,或者说秦人都谈不上,她吃的哪门子干醋?”

    他心头一动,下意识左右看了一眼,二十多平方的小房间里,浅黄色的老式书桌,白底蓝花的简陋窗帘,坏了一个门的姜黄色大衣柜,灰色的水泥地面.......

    “不对不对,这不是我二十年前刚上班时住的宿舍吗?这地方不是早被拆迁建成高档商品房了吗?”黄一天脑子里像是有个风火轮在转,“什么情况这是?难不成是......”

    “穿越”这个词猝不及防钻进黄一天的脑子里,他不可置信非常非常认真严肃的再次放眼打量四周摆设,床对面书桌上的日历端正翻开,上面赫然写着“1996年8月18日”。

    谁会相信跳楼自杀的自己一下子回到二十年前?

    黄一天觉的脑子里像是突然涌入千万只小蜜蜂正“嗡嗡嗡”的叫着,他表情痛苦两只手抱住脑袋,还没等好好冷静一下,旁边站着的郝佳丽用力掰开他两只手,兴师问罪口气:

    “黄一天,你个不要脸的家伙!今天你要是不说出赛金花是谁,我跟你没完?”

    “赛金花究竟是谁!”

    ......

    黄一天像是没听见郝佳丽的质问,满脸不可置信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筋骨饱满的双手,又看了一眼大衣柜上镶嵌的穿衣镜里那张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庞,一时不知是喜是忧?

    “老子居然穿越回二十年前?什么玩意?老子都已经混到副厅级领导干部的位置,也圈内算是年轻有为,难不成如今要从一个一无所有的毛头小伙子从头再来?”

    黄一天不甘心,突然又想起电视里的情形,心里忽的一凉,“自己二十年后居然为了‘人间天堂’案件被逼畏罪跳楼自杀?马哥比的,那帮人太可恶了!自己一心为民,不过是想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却被赛金花这个女人和外人勾结利用,大祸临头硬逼自己用一条命欲盖弥彰?偏偏自己除了认命无计可施,若是能重活一回......”

    黄一天心头不觉一愣,脸上依旧是淡淡表情,心里却像雷声轰鸣,有个声音咬牙切齿发毒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既然老天给了老子重活一回的机会,老子必定要你们这些渣渣一个个血债血偿,一定会把湖大广场建成利民广场!”

    “黄一天你哑巴了?问你呢?赛金花到底是谁?”

    女人带着愤怒的声音尖锐刺入耳膜,一旁的郝佳丽对于男朋友的忽视早已忍无可忍。

    黄一天脑子飞快转起来,他记得郝佳丽是出了名的胸大无脑市侩现实,二十年前因为当时罩着自己的张二江主任出了作风问题被处分后影响了自己提拔,这女人立马变心如扔一只破鞋一样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自己,对当时被提拔重用的单位同事朱家友投怀送抱。

    “这贱货还有脸在我面前撒泼?朝三暮四的东西!”黄一天心里这样想着,看向郝佳丽的眼神顿时冷下来。

    “什么赛金花?那就是一条狗的名字?一条狗你也要吃醋?”

    “那你说赛金花是哪家养的狗?我怎么不知道?”郝佳丽不依不饶。

    “我在这小县城里亲戚朋友同学同事多了去了,你凭什么全都知道?你要是再胡搅蛮缠赶紧滚蛋!”

    黄一天懒得搭理泼妇似的初恋女友,他使劲揉了揉两边的太阳穴又左右环顾房间里那些略显陌生的老物件,不得不强迫自己接受现实。

    “既然是二十年前,自己这会应该刚上班一年多,还在刚成立的普水县开发区上班,当时一把手主任张二江很欣赏自己.....,后来,他因为作风问题被处分,新来的领导不待见自己,在单位坐了好几年的冷板凳。”

    “后来能够在官场有为有位,那是遇到自己的老婆,很有后台的女人.......说到底,官场中人想要升官路有千条理有一条,朝中有人才好做官哪!既然命运让自己有重活一次的机会,一定要注意韬光养略抓住有利时机及时出手才能步步高升。”

    .......

    一旁的郝佳丽还是头一回被男朋友如此不待见,气的胸前两块高高隆起的大馒头微微颤抖,声音发颤威胁口气:

    “黄一天,你立马向我道歉还来得及!”

    听听听听,这女人说话口气简直把自己当女王
逆天小地主吧


    黄一天没好气冲她回一句:“你他奶奶的有完没完?”

    “你这什么态度?黄一天,我警告你!我郝佳丽可不是随便看人脸色的?我要是有个表示,跟我后面献殷勤的男人多得是,谁都比你强!”

    “吆嗬!你还蹬鼻子上脸了?”

    看着当年的初恋女友这副嚣张跋扈模样,黄一天不由想起二十年前的情景,那会自己还是对男女之事稍显青涩的愣头青,在小有姿色的郝佳丽面前可真是够贱的。一个月工资发下来一分钱舍不得给自己花先给她买了件高档衣服,结果被她嫌衣服土气当场扔了,自己居然半点没生气,依旧小心翼翼像是伺候公主似的哄着她。

    “可惜现在的自己可不是二十年前那个没见过世面的毛头小伙子,见过的女人各式各样,他们比郝佳丽聪明、难对付不知道多少倍,还不是.......”黄一天心里冷“哼”一声,带着一丝不耐烦上下打量站在面前年轻的郝佳丽。

    女人这张小脸长的确实俊俏,丹凤眼柳叶眉粉嫩一张桃花脸,可惜就是没什么气质,就像那满园怒放的月季花,哪哪随便都能找到同样货色,偏偏自己当年还当她是个宝?

    郝佳丽被黄一天略带寒意的眼神看的心里阵阵发毛,她此时才感觉到眼前的男朋友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要搁以前自己一生气,他早吓的低声下气各种讨好,今儿这是怎么了?

    郝佳丽眼里闪出疑惑,不自觉抬起一只手触摸黄一天的额头:“黄一天,你到底醒酒了没有?你不会是醉糊涂了吧?”

    黄一天有些嫌恶伸手推开她触碰自己额头的那只手,顺眼又看了一下桌上的台历,“1996年8月18日?”这日子怎么好像印象挺深呢?

    “唉呀!这不是二十年前主任张二江被他小情人江佳欣老公捉奸出丑的日子吗?”黄一天脑子里记忆一下子鲜活起来。

    记得那天晚上好像七点左右,张二江和小情人江佳欣正在主任办公室兴致盎然,玩什么颠龙倒凤,突然被江佳欣老公陈贵破门而入抓了个正着,结果导致张二江主任作风不严谨受到处分离开了开发区,也连累自己提拔泡汤。

    他心里盘算起来,“不行!既然老天爷安排自己回到二十年前,自己绝不能再像二十年前那样与升官提拔机会失之交臂,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生活在周围人鄙薄轻视的眼神里。”

    “现在几点了?”黄一天神色一紧看向旁边郝佳丽问。

    “不知道!”郝佳丽正在气头上,丰臀一转不理他,脚底下却也没挪步子,那意思明摆着等着男朋友哄两句下台阶。

    黄一天记得自己以前睡觉习惯把手表放在枕边,低头一看上大学时老爸给自己买的那块老中山表果然在,赶紧拿起来看了一眼表盘上显示时间,“六点一刻!”他立即火速下床穿鞋,心里说了句,“老天保佑,还来得及!”

    “你干嘛去?”

    正等着男朋友哄自己的郝佳丽忽觉身后人影一闪,黄一天已经一阵风冲出门压根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你一会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上门。”

    黄一天一边撒腿往公共自行车大车库跑一边头也不回喊了一句,从宿舍到单位起码得骑半小时才能到,他得抓紧时间才行。

    “黄一天!你给我回来!你要是不回来我就跟你分手!”身后传来郝佳丽气急败坏嚷嚷声,看得出来,这娘们真气坏了!

    无所谓!反正这女人不是什么好鸟,气死活该!

    晚上六点多,小县城的街道上正是人流攒动高峰期,略显昏黄路灯下,马路上鲜有几辆公牌小轿车隔三差五掠过,自行车是那个时候最好最流行的交通工具。

    黄一天踩着他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其他哪都响的破自行车一路风驰电骋,那速度堪比国际赛车,从宿舍到普水县经济开发区办公大楼必须穿过县城主干道红日路,这会红日路还是二十年前坑坑洼洼的模样,边上都是农房......,自行车骑的快,一路颠簸胃疼,黄一天哪还顾得上?风一样只顾往前冲。

    夜幕中,开发区办公大楼终于赫然眼前,浑身是汗的黄一天低头看了一眼腕上手表不觉松了一口气,单位大门敞开,他顾不得跟门卫礼貌招呼一声径直骑车冲进去,气喘吁吁把自行车随便往地上一倒旋风小跑上楼。

    主任办公室在二楼最东首,黄一天刚跑到二楼便听见有人正一边“咚咚咚”猛烈敲门一边扯着嗓子喊:“姓张的!你他娘的有种给老子滚出来!江佳欣你个臭**!老子知道你在里面!麻痹一对狗男女快给老子开门,否则,老子就砸门了!”

    果然是办公室副主任江佳欣的老公陈贵站在张二江主任办公室门口擂门,看样子这家伙还没来得及进屋。

    黄一天一颗心放下来,“只要陈贵还没冲进门一切就还来得及”,他站在楼道口一边气喘吁吁一边两眼盯着正“咚咚咚”拍打主任办公室门的陈贵。

    “幸亏陈贵今晚独自一人来。”

    黄一天心里一边庆幸,一边脑子里转开,“主任和江佳欣此时必定躲在办公室里大气不敢出,要想阻止丑事败露必须立刻想办法引陈贵离开,陈贵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想要摆平他不难,只是…….”

    灵光一闪的功夫黄一天已然有了计策,心里暗说一句,“陈贵你也别怪老子今晚坑你,当年这事闹大后,江佳欣撕破脸非得跟你离婚,你他娘一个大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站在单位大门口那副怂包样,让人瞧不起,我这算是帮你呢!”

    打定主意后,黄一天像是猫捉老鼠蹑手蹑脚往前,当他快要走到主任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突然把身体趴在二楼窗口,探头冲着楼下门卫室大声呼喊:“保安保安!快上来抓小偷啊!楼上进贼了!快快......”

    站在主任室门口的陈贵正一门心思拍门压根没想到身边突然冒出一个人来,这一声喊倒是把他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回过神来,就见黄一天冲他猛奔过来。

    新书上传!求鲜花、收藏、点击以及各种票!大家的每一朵鲜花,每一个收藏和点击都是动力希望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