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钱不是问题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三章 钱不是问题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老人和年轻人对望了一眼,老人开口说,黄主任,到底是大领导,说话肯定应该是算数的,这旁边不是站着那么多人都看着我,我也不在拖拉。

    老人继续说,这样吧,我们就按照黄主任的吩咐办,赔偿协议签订后,只要二十五万一到手,人的骨灰立即下葬。

    黄一天明白,眼下,不看见真金白银,死者家属是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处理结果的,于是把江东海叫过来,附在他耳边交代了几句,江东海听完后,面露难色的说,黄书记,这样能行吗?

    黄一天很是不耐烦的说,如果不出这么多,你们要是有别的法子,就不用这办法,但是,今天必须把事情解决,不能拖延。至于说钱的出处,建筑公司出,如果不出,那么就不要在开发区建设了,这就是我说的,不管他天王老子来,我也是这个态度,一个建筑公司敢如此的狂妄,就是要看看有谁在后面撑腰。

    江东海心里虽然不满黄一天的决定,你一来就是50万,还要公司买单,估计公司肯定不会理黄一天的帐,看了看,见黄一天坚持己见,只好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黄一天后来对同来的办公室人说,徐主任,你任赶紧打电话让人送钱吧。

    徐嘉炎看到黄一天的态度很坚决,赶紧给开发区的财务室打电话。半小时不到,开发区的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只黑色的大方便袋,递给了江东海,打开一看,码的整整齐齐的二十五万现金。

    死者家属见眼前的这位黄书记果然是一诺千金,于是赶紧表示,黄书记,你放心,我们会立即按照黄主任的交代处理此事。

    此时,虽然夜深了,但是外面还是聚集了一大帮看热闹的村民,毕竟黄一天一行人西装革履的来到这里,还是显得比较醒目的,再说,附近的村民也能大概猜到,这帮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于是都堵在房子的前后左右,屏声静气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黄一天见事情已经谈妥,从椅子上站起来说,老人家,有件事我要跟你说清楚了,这五十万是给你们家的赔偿款,至于说,这件案子到底最后怎么处理,公安机关正在调查,现在工地方的肇事者已经被公安局扣下了,下一步还要调查。

    村里面,在当天的斗殴事件中,到底是谁组织发动了大量不明真相的群众参加集体斗殴,等到事情全都调查清楚后,该坐牢的坐牢,该法办的法办,希望公安机关调查事情经过的时候,该配合的地方,你们还是要极力配合,以做到,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不要冤枉了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

    黄一天口气有些严厉的说出了以上一席话,尽管表面上他是在说给死者家属听,站在身边的开发区干部心里却都清楚,黄书记这段话,主要还是说给堵在外头的大部分村民听的。

    他这么说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开发区管委会领导在这件事的态度上表明出来,省得一些村民在私底下议论着,管委会的领导跟建筑商其实是穿一条裤子的,要是这样的看法真的在村民头脑里留下根深蒂固的印象,那以后,开发区管委会这边的工作就难做了。

    死者家属这边的问题,尽管遇到些阻力,总算是解决了,黄一天的心里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从黄下村回到开发区管委会的办公大楼后,黄一天累的一屁股坐在自己的座椅上,不想动弹。奶奶的,今天的事情真多,刚才为了江东海的事情耗费了他不少脑细胞,他是真的感觉有些累了。

    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静下来后,黄一天心里感觉到在这件事的处理上,前任开发区领导江东海的态度始终是有些暧昧的,按理说,这件事会闹到这么大,主要责任很明显,自然是因为施工方的主动挑衅造成了的,要是有人对自己说,施工方的挖土机是无意中铲掉了拆迁户家里的屋顶,相信无论如何也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理由。

    而施工方负责人面对手无寸铁的农民,大胆包天的鼓动工人打群架,显然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说不定,这原本就是施工方早就筹划好的计谋,想要趁机会把这最后两个拆迁钉子户尽快的赶出工地。

    只不过,施工方却没有想到,这里的农民对此事的反应很激烈,也很团结,大家抱起团来帮助保护拆迁户的利益,场面混乱之中,局面一下子无法控制,才会造成眼下这种大家都不想看到的局面。

    黄一天在心里暗想,整件事中,施工方为什么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开着铲车拆拆迁户家的房顶,看来,这个问题倒是自己需要好好思考的,原开发区管委会一班领导成员,尤其是原开发区书记主任江东海在对开发区施工方宏远建筑的管理上,显然是要负一定责任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是江东海此前一直给施工方上好紧箍咒,绝对不会出现这次的恶性事件
权倾帝凰之永夜笔趣阁


    只不过,现在的江东海已经离开开发区到了县政府成为副县长,也不是自己能够管理的干部,在目前形势下,这些也仅是自己心里的怀疑,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一切都只能先静观其变再说。

    黄一天睡前还是到了孙倩的住处去看看,想不到敲开门看到孙倩的眼睛是红红的,似乎刚哭过,看着孙倩的样子,黄一天内心一阵慌张,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是心疼的问,姐,你怎了?谁欺侮了你,告诉我,我找他算账去。

    孙倩听到这句话,竟然无声的啜泣起来。

    黄一天望着她颤抖的双肩,一时间不知该从何劝说,他虽然不知道孙倩为何哭泣,可有一点能够断定,离婚后的孙倩的生活肯定不怎么幸福,否则,也不会很少待在省城,而是到处去谈什么投资。

    黄一天在孙倩身边站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我说,姐,咱别哭了,再哭被服务员听见,报警把警察给招来了,人家以为我怎么了,万一把我当成流氓给拘了,你说我多冤呢?”

    孙倩经他这么一开导,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犹自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轻声的啐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本来就是一个流氓……”这话说出口,俏脸顿时又红了起来,说黄一天是流氓的确是名副其实,想想他当时硬邦邦的顶住了自己那么久,那样的行为不是流氓是什么?

    不过想想自己当时的反应,是多么的渴望,以致对黄一天的流氓行径又似乎没怎么抗拒,而是内心有一点点的期待。

    黄一天适时的掏出纸巾递给孙倩。孙倩转过身去,擦干脸上的泪痕,抽了抽鼻子道:“我没有事情,只是想不开一点事情,我去洗洗脸吧!”

    说完,孙倩转身准备去卫生间,想不到脚下被翘起的地毯一绊,身体不由的倒下,边上的黄一天吓的赶紧上前一步,伸出手把要倒下的孙倩紧紧的抱住,不巧的一只手的位置竟然是前面软软的突起,软软的感觉让黄一天知道那是什么。

    黄一天想松开,可是又怕孙倩再次倒下去,内心大声的位置,该怎么办?孙倩被黄一天抱住,胸前的突起被黄一天抓在手里,一种久违的感觉像闪电突然进入孙倩的全身,难道是自己很长时间没有男人就这么渴望?

    孙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可怕的变化,那是一种对心爱男人渴望的变化,更希望深一层次的变化?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黄一天望着孙倩精致的没有半分瑕疵的俏脸,感到喉头一阵发干,他也是两度为人,阅女无数,孙倩此时眼神中意味着什么,他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个潜在的声音提醒他要控制,一定要控制,毕竟她是……

    可终究爱还是战胜了控制,什么顾忌,什么道德,什么差距,顷刻间被黄一天忘得干干净净,他展开双臂拥住孙倩的娇躯,俯下身去寻找她的唇,彼此的嘴唇一经触碰便胶着在一起。

    孙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全部的漂浮起来!

    黄一天的手解开孙倩的衬衣,扯住她黑色蕾丝内衣,释放出那白嫩丰盈的两团,孙倩处于自然地反应缩了缩身子,爱的渴望使它紧贴在黄一天的身上,闭上眼睛幸福的等待。

    黄一天的手粗鲁的挤了进去,轻轻揉捏着她胸膛的饱满,揉捏的孙倩喘息声变得越来越剧烈,她感觉自己的体温在不断的上升……

    “不要……”孙倩抓住黄一天的手腕,想要最后一搏,可是软软的毫无力量可言,孙倩美眸凄迷,黑长睫毛张合之间闪烁着一片醉人的水色。

    黄一天是男人,此刻不会犹豫。

    两具贪婪的身体,紧紧的机缠在一起。

    孙倩醒来的时候,躺在黄一天的身边,躺在男人宽阔温暖的怀抱中,心里很是坦然幸福,这才是女人该过的日子。

    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在凌乱的床上留下一条狭长的光带。她红着脸儿坐起身来,毛巾被从身上滑落,露出她*的娇躯。她慌忙抓起毛巾被,却发现黄一天眯着眼睛看着自己,孙倩羞赧的咬了咬丰泽的柔唇,忽然伸出手去,狠狠的在黄一天的耳朵上扭了一记:

    “流氓……”

    黄一天呵呵笑了起来,他抓住孙倩白嫩的手稍一用力就把她重新拉回自己的怀中,一个饿虎扑食般的翻身将孙倩充满诱惑力的娇躯压在身下。

    “不要……”孙倩马上就感到他对自己的新一轮侵犯,这一晚他就没有好好睡过,不知疲倦的侵略伐挞,一次、二次、三次……

    “我很爱你……”

    孙倩含羞带怨的在黄一天的鼻子上轻点了一下:“你的爱就是不停的欺侮我你?”四肢因为黄一天的动作而下意识的缠绕住他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