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拍板

正文 第六百六十二章 我拍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冲突发生不可阻挡。

    工地的负责人这下才慌了手脚,赶紧掏出手机拨到110报警,等到公安干警赶到现场的时候,工地方和村民方都已经先后又有不少人受伤倒地。因为,此事已经涉及人命,所以,公安干警当即把闹事双方的主要责任人带回公安局接受调查,其他人等一律先回去,等候通知。

    江东海当时在开发区做领导的时候,原本以为即使发生人命的案件那也是小事一桩,到死者家里简单的谈谈,代表政府一方安慰一下受害者家属,再出点钱把这事情给结了,没想到,自己根本就处理不了,因为方成功不愿意多出钱,而农民要的价格和开发区以前的赔偿价格不符,所以一直就拖了下来。

    这次的爆炸事件,给农民再次看到闹事的由头,于是不断地到市里上访,朱爱江作为县委书记肯定不希望事情闹大,于是就和黄一天商议处理办法,黄一天当时就汇报说,自己已经和方成功较量过,准备找个理由让宏远建筑停工。

    朱爱江却出来干涉,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让原来的领导江东海处理吧,也许会有更好的结果。

    江东海只能再次协调此事情,但是方成功背后的实力不是自己能抵抗的,所以心里是不想参与,可是自己又是朱爱江书记亲自点名派过来处理,左右为难,勉强前往,结果一切和江东海担心的一样,两方不讨好。

    江东海也知道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到位,对自己各方面的声誉肯定会有影响,思考再三,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黄一天,毕竟他是一把手,还是让黄一天来得罪人吗。虽然天色早黑乎乎的,但是门前挂着的灯光照的很远。

    黄一天远远走来的时候,江东海立即从屋里迎出来,冲着黄一天边伸出手来握手,边低声说,黄书记,你总算来了,我这急的嗓子快冒烟了。

    黄一天没功夫跟他闲扯,直接问,谈到什么程度了?

    江东海很是为难的说,黄书记,我已经在这里跟死者的家属磨了三个小时嘴皮了,就是谈不拢啊,现在已经僵住了,他们非要见你才肯继续谈。

    黄一天很是不满这样的局面,奶奶的,不过是钱的问题,有什么难的,于是问,什么问题卡住了?谈不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江东海没好气的说,还能有什么原因,无非是嫌赔偿少呗,我已经跟死者家属明确表示了,根据开发区以前处理此类事件的规定,最多只能赔偿他们家二十万,可是他们竟然狮子大开口,非要五十万不行,否则,还要继续上访。

    黄一天听到这里,心想,这个江东海做事怎么这么死板,为了钱的事扯了三个钟头?死者家属的赔付问题是处理这次事件的关键,只有政府拿出足够的诚意,才能迅速的平息村民的愤怒和疑虑,大家都在等结果啊,再说,这个钱以后还是建筑公司一方打人者的分内事,不管死者家属要多少,最终还是肇事者一方买单。

    何况,这规矩是人定的,现在情况相当特殊,爆炸的事情刚刚处理好,要是不把这个事情处理好,就是留个祸根在这里,一旦稍稍有点风吹草动,岂不是又要出大麻烦,这种时候,江东海竟然还跟死者家属讨价还价,实在是太不明智了。

    黄一天简直不想跟他再多说一句话,遇上这种猪脑子的干部,你就是跟他说一百句,他也未必会想明白,反正这赔偿款是要建筑公司给的,你一个劲的帮那帮混蛋省什么,就算是建筑公司不认帐,那么建筑公司建设项目的保证金就拿过来用,再说了,不是还有开发区管委会在中间协调吗,这么大的开发区管委会,账面上还差这几十万的赔偿款吗。

    黄一天不再理江东海,而是把王家根叫到自己身边说,小王,一会我跟死者家属谈条件的时候,你稍稍用点心,左右前后看着点,要是有人一时冲动,想要动手,你要及时提醒我。

    王家根这时才明白,黄一天今天一反常态的要自己跟在他左右,原来是把他自己的一百多斤安全保卫重任交到了自己头上,他的心里不由涌起一份自豪感,黄书记这是对自己无比信任的表现,所以才会让自己承担如此重要的职责啊。

    黄一天在江东海的陪同下,进了屋,王家根紧跟其后,也走进了间面积不到二十平方的房子,几个副主任也跟在后面进来。一时间,小小的房子里,每个角落仿佛都塞满了人,把本来就不大的房子里,塞的满满当当。

    房间里,陪同江东海一起来处理此事的开发区另外一个副主任刘大龙还在跟死者家属,你一言我一语的互不相让为了什么话题争的面红
最强特种兵之战神传说小说5200
耳赤,一抬眼看见黄一天进来,赶紧起身给黄一天让座。

    黄一天也不客气,坐在了原本副主任刘大龙坐的位置上,房间里没有多余的桌椅板凳,跟在黄一天身后的一群人只好全都站在两侧,两眼盯着谈判现场,这才是拍板的主啊。

    死者家属派出的代表是一老一少两个人,年纪大点的看上去五十多岁的样子,年纪小点的二十多岁,此时的两人看上去都有些嘴干舌燥之余,心情也有些烦躁不安的样子,两人手里各自拿着一根烟,左一口右一口的不断抽吸着。

    黄一天伸手挥了挥飘到眼前的烟圈,跟对面的两位说,我是开发区管委会的黄一天,你们俩位,哪位是死者的家属?

    年轻点的回答说,我们都是。

    黄一天问年轻点的那位,你们两人谁能做主,我只跟能当家作主的说话算话的家属谈话,这样结果都能认可。

    年轻人把烟一掐,用力的往木头桌上一按说,看你像个领导的样子,说出来的怎么不是人话呢,我们要是说话不算话,能坐在这里跟你们谈到现在吗,我看,你们根本就是在搞车轮战术,一会儿这个来谈,一会儿那个来谈,几个月下来就是不敢下定论,想要合伙对付我们是吧,我还告诉你们,你们这招不管用,只要你们不答应我们提出的赔偿条件,谁来谈也没用。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已经意识到,刚刚江东海所说的,死者家属点名要自己亲自来谈的话里头根本就全是幌子,因为价格的问题,他完全是摆不平此事了,所以才想个歪招把自己诳来。

    黄一天现在没时间考虑跟江东海的这点小伎俩,换上一种比较温和的语气对死者家属说,小兄弟,你放心,你们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作为开发区的管理者也很痛心,公安机关也正在调查事情的真相,等到调查结果出来后,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绝对不会让死者,死不瞑目。

    但是,事情终归要处理,不能一直拖着,现在你跟我说说看,你们想要什么条件,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坐在对面的一老一少听黄一天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舒坦了不少,中国的农民是最容易被打动的,见领导说出这样贴心的话来,两人的态度也缓和了不少,也说的是实际,入土为大。

    年纪稍大点的那位对黄一天说,黄书记,我们也知道,这事让领导费心了,可是这人已经死了,家里的日子还是继续过下去,我们现在要五十万的赔偿款不过分,这是拿一条命换来的,是以后这个家里的依靠啊。

    刚才江东海副县长跟我们说,最多只能赔偿我们二十万万,还说是依据什么规定来的,黄书记,您是明眼人,您给我们评评理,这家里遭了这么大的难,家里的顶梁柱没了,现在要求肇事方赔偿五十万算是便宜他们了,按理说,他们应该一命抵一命才公平啊。

    黄一天这才明白了,原来,这家人一直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五十万,事情就算是私了了犯罪嫌疑人也就不会再受到任何惩罚。当然,老百姓不知道,即使他们不追求,司法机关对这些人也要追究。

    黄一天原本心里有些想要笑,却又不由自主的生出一丝悲凉的情绪,这就是自己管辖范围内的老百姓的法律素质啊,在他们眼里,法律原来是可以这样视若无睹的。面对着老人茫然而坚定的神情,黄一天最终拍板说:

    “老人家,你听我说,你们提出要五十万的赔偿,我也认为不过分,毕竟那是你们以后生活的资本,我在这里可以代表开发区管委会给你一个答复,没问题,你们说的价格我答应。但是,我们政府这方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和诚意,我希望,你们受害者家属也要说话算数,答应我的条件,那就是拿到钱后,从此以后不能再以这件事为理由,向地方政府提出任何其他不合理的要求,更不允许上访。听说死者的骨灰你们还没有下葬,死者为大,入土为大,赶紧下葬吧。”

    对面的一老一少似乎是不相信眼前的现实,原本谈了几个月都没谈成的条件,这位黄书记一出面,难道就这么成了。两人愣怔了一会,年纪大点的那位先反应过来说,黄书记,不是我不相信你的话,人常说,口说无凭,你看,是不是你先把钱给我们,然后我们再谈其他的事情。

    黄一天理解老人内心对政府官员的不信任心里,尤其是在这么重要的事情上,老人家做事稍稍稳妥些也是正常的。黄一天对老人说,这样吧,五十万先付一半,等到你这边其他的事情处理好化后,剩下的一半再付清,这样的安排,你们应该同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