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不敢拍板

正文 第六百六十一章 我不敢拍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再说,黄一天跟宏远建筑老板方成功正面交锋后,心里对这位肥头大耳的建筑商,满脑子的坏印象,他估摸着,要想一下子让方成功的公司在斗殴事件的处理上主动站出来承担应有的责任,恐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来,这件事想要处理到位,还需要费自己一番功夫了。

    不过,黄一天有的是耐心,在自己的地盘上,要想一个企业听话的办法很多,至多就是多花点时间和精力。

    回到办公室,党政办主任徐嘉炎汇报已经通知各位领导开会的事情,几个副主任都在家,听说黄一天回来,他们分别到了黄一天的办公室,向黄一天汇报自己那条线的事件处理结果,好在,反馈回来的信息都还不错。

    几个副主任都说,他们参与的关于金城化工爆炸事情的处理,经过沟通,相关的人员基本满意,目前情况下,只要不出现极大的意外原因促使村民的情绪受到刺激,估计不会出现什么不可控制的问题。

    黄一天对几位副主任的工作成果进行了口头鼓励,并且叮嘱他们一定不可掉以轻心,一定要始终注意村民后续时间的思想工作,注意做好稳定性,这样才能万无一失,不被动。刚和几个副主任谈完话,徐嘉炎推门进来说,黄书记,江东海副县长打电话找你,有急事。

    黄一天心想,江东海现在不是按照县委书记朱爱江的要求,到村民家中处理方成功宏远建筑公司斗殴导致农民死亡上访的事情,打电话给自己有什么事就?带着疑惑,黄一天问,江东海副县长说了有什么事情吗?

    办公室主任徐嘉炎把手里拿着的手机递给黄一天说,黄书记,江东海副县长说,他要亲自跟您汇报。

    黄一天接过手机,心想,这个江东海玩的哪一出,真要找自己,直接拨打自己的手机就好了,何必又要大费周章让人转达,狗日的,也不是什么东西,做点事都不能做很好,这样的人以前是怎么做一把手的。

    黄一天接过电话“喂”了一声,江东海的声音如鸭子被捏着脖子从电话里传了出来。江东海说,黄书记,我按照朱书记的要求处理宏远建筑斗殴事件,在村民家里遇到麻烦了,这件事最后的处理可能还要请你亲自过来一趟才行啊。

    黄一天心说,你负责的事情,和老子有什么关系,本来我给朱爱江书记汇报以前发生的这件事希望能够借着爆炸案件的形势一并处理好,可是县委书记朱爱江不知道怎么想的,说是江东海当时手里发生的事情,还是让江东海一手去处理。

    心里当时虽然不愿意,也是同意了由江东海去处理,现在你处理出了困难,让老子去,我去了算怎么回事啊。见黄一天这头没什么反应,江东海赶紧介绍说,黄书记,我也知道,事情县委交给我处理,现在和你提出这样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这帮村民都刁钻的很,他们听说了开发区的领导换人了,对于我这个原开发区书记书记说的话,根本就不那么信任,他们说一定要现任的开发区一把手领导跟他们谈才行,否则的话,谁说话都没用。

    黄一天听了江东海的话,心里实在是不愿意趟这趟浑水,明明是江东海手里的事情,他却找了理由想要把自己诳去,自己要是一去,这事情他就算是交代到自己的手上了,不管事情的处理结果会是怎么样的,都不是什么好事,谁不知道这种事情是最耗神,最花心思的。

    黄一天推辞说,江县长,县委安排你的事情我不好插手啊,要么你再跟他们好好谈谈,这种事情处理起来还是你比较熟悉些,我这里的事情也不少,恐怕分不出时间来顾你那一头啊,再说,以前发生的事情我也不熟悉啊

    江东海听出黄一天话里的退缩,着急的在电话那头几乎要喊起来。江东海说,黄书记,我真的是已经尽力了,人家根本就不跟我谈,我也没有办法,死者家属说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开发区的一把手了,跟我谈了也是白谈,人家指名道姓的非要见你黄书记才肯坐下来继续谈呢。

    黄一天听出江东海不像是在演戏的样子,心里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件事是推脱不过去了,只好应承下来再说吧。

    黄一天没想到,这条线上的工作竟然还要自己亲自出马,本来和方成功在赔偿上面已经发生了正面的冲突,黄一天准备找个理由把这个企业给关停了,可是,朱爱江却坚持让江东海来处理此事,真不知道,朱爱江的当时的心里到底是打着什么样的算盘。

    黄一天本想提出反对意见,又因当时对整件事的情况掌握不是很全面,再说,朱爱江让江东海去处理此事,说不定里面有什么不为
实业帝国无弹窗
人知的猫腻。有着这样的思考,黄一天也就没有坚持,反正不管是谁出面处理,只要把事情圆满做个终结,也就行了。

    没想到,到头来,这个江东海是个没有用的东西,竟然还是要请自己出面大费周章,早知如此,不如当初就坚持己见,坚持此事情由自己负责处理,肯定不是现在的结果。

    说什么都是无用的,是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吧。

    黄一天通知徐嘉炎叫上几个副职,带上几个工作人员,立即赶赴江东海说的黄下村,进村之前,黄一天特意交代司机王家根跟自己一道进去,现在的黄一天做事之前,对各方面的考虑比以往相对周全些,他考虑到,如果一会儿出现情况不对劲的现象,王家根毕竟是学过武术的,对自己又比较忠心,脱身相对方便些。

    王家根每次跟黄一天出门办事的时候,只要黄一天不主动叫他,一般情况下,他都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车里边听音乐,边等着黄一天的召唤,今天到了黄下村,见黄一天反常的叫自己陪他一起下车,心里有点纳闷。

    奶奶的,难道要发生什么事?

    不管心里如何想,王家根对黄一天的话总是言听计从的,所以,尽管心里有些疑惑,却还是跟在黄一天身后,一起走进了黄下村。

    江东海派出的下属早已等在黄下村的村口,一见到有几辆黑色轿车,一看就是公车牌照停在村口,赶紧就迎了上来,确认是黄书记等人后,立即在前头小跑带路,把黄一天一行人带进了江东海正在进行谈判的死者家中。

    黄下村地处青龙县和普高交界处,这里因为地势正处于两县交界处,治安情况一向不是很好,当地很多村民对于一些外人的警觉性也比较高。

    天色早就晚了,路很不好走。

    方成功的工地就在离黄下村不到一公里的地上,自从工地开工以来,除了噪声扰民之外,工地上的一些素质较差的工人,也经常因为一些琐事跟当地村民发生摩擦,因此村民们对这帮工地上的工人,印象相当不好。

    上次出事的村民正是黄下村的村民,此人所住房屋被划定为拆迁范围,因为补偿款的问题没有谈妥,所以,该村民便一直住在原来房子里,尽管工地上机器轰鸣,有的大型施工机械往往只离他家的屋顶甚至几米的距离都不到,他却依然顶住压力,不争取到让自己满意的补偿款,坚决不搬迁。

    不久前,施工方再次进行施工的时候,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的,竟然挥舞着挖土机的大铲子,一下子端掉了该户村民家里的屋顶,这下,仍旧在屋里坚守的村民不让了,他立即从屋里冲出来,要找挖土机的司机要个说法。

    挖土机的司机被农民一下子从驾驶室里拉出来,年轻的挖土机司机哪里是整天在田里干力气活的农民的对手,几下子就被弄倒在地上,于是挖土机司机赶紧冲着身后的此项工作负责人呼救。

    负责人见状,不管三七二十一,指挥这手底下一帮人立即过来帮忙,趁着拉架的机会,狠狠的在农民的身上弄了几下,这下家里有个年纪大些的老人心疼儿孙吃了亏,也冲上来准备帮忙,没想到,老人还没冲到打架这帮人身边,却在往前跑的时候,一下子正好撞到了停在那里的挖土机的尖角上,老人连哼也没哼一声就昏倒在地。后来经过抢救,竟然活了过来。

    当时在现场的村民以为老人已经没救了,一时群情激愤,纷纷主动上来帮忙,要把挖土车的司机带走法办,工地负责人以为涌上来的一帮人是复仇来的,情急之下,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指挥着现场的工人,对涌上来的人立即拿起工具还击。

    工人们在负责人的指挥下,有的拿瓦刀,有的拿砖头,一个个跟冲上前的农民打成一团,几分钟的功夫,一个工人在与农民的厮打中,用力过猛,竟然一板砖把一个农民当场砸的脑袋出血。

    村民们见又有人倒在血泊里,赶紧停下械斗,立即打120准备把伤者往医院送,没想到120到达现场的时候,当场宣布此人已经不治身亡。

    黄下村的村民们上上下下很快都知道了这个消息,眼见着一转眼的功夫,村里竟然被施工方打死了两个人,黄下村的村民原本全都是祖辈居住在这里,邻里之间多少有些沾亲带故的,见有人被打死,全村的男女老少愤怒的情绪就像是熊熊烈火燃烧起来。

    村民中,不知道谁大喊了了一声,“打死这些龟儿子,让他们血债血偿”,众人一窝蜂的冲进工地里,开始徒手跟工地上的工人搏斗,并且拿起手里方便的硬物,砸毁工地上的一些施工设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