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心里的想法

正文 第六百五十八章 心里的想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把酒杯跟她碰了碰,喝完了这杯酒道:“小地方谈什么前途那是胡闹,随着经济发展为先的理念执行,到经济第一线来我就是想做点事,给地方的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但是到了这边发现一切都存在体制内的矛盾,腐败什么的,工作开展阻力很大。”

    孙倩笑了起来,樱唇轻抿了一口酒,正要说话手机响了起来,打开电话,是哥哥的电话,孙倩道:

    “别等我了,我在黄一天开发区这边,考察一下青龙山后面的那个寺还是庙,我回去的时候会给你电话的!”

    黄一天听明白了,孙海涛的电话催她回去,可是孙倩今儿是打算在自己这儿不走了,他为孙倩把酒杯满上,等她挂上电话方才道:“青龙山我以前来一次都是走马看花,现在我要开发这块土地了,咱们下午一起出去看看?”

    孙倩点了点头道:“你能陪我那是太好了。”

    广运寺雄踞在青龙县北郊青龙山中峰之上。初建于南朝刘宋孝武帝大明年间。寺及其附属建筑,因其集佛教庙宇、文物古迹和园林风光于一体而历代享有盛名。文化大革命时期部分建筑被破坏,但是香火还是很盛。

    两人开车到了山脚下,出了停车场,只见向上的台阶两边站的都是一溜排的算命摊儿,前面地摊上铺上一张带着八卦图像的纸张,上面放着算卦的所谓器具,不协调的是手里举着不知道从哪儿撕下的一尺长六寸宽的硬纸片写着看相两字。

    广运寺在左,孙倩却直直盯着对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神情似有些许意动的样子。黄一天见此,只当苏秦爱你对算命感兴趣,开口问道:“你也信这些?”

    “是啊!”孙倩慌忙转过脑袋,小声答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信不信,说不信吧,有的事似乎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当时我结婚的时候遇到一个算命的,就说过我当时不是合适的结婚年龄,可是我当时被所谓的爱情热昏了头,什么都没有多想,没有考虑,糊里糊涂就结婚了,几年婚姻的结果就是这样。午夜梦回的时候,感觉命运挺不可捉摸的,你说那些大师算的准吗?”

    “在我想来,这些人到了这个地方看相算命,不会有什么真本事,只是看一些所谓的周易或者网上的什么星座之类的书,凭着几分察颜观色的本事和一张能说会道的巧舌获得信任把,反正我们又不赶时间,既然姐你有兴致,那就过去看看吧。”

    说完,便径自朝着山道对面走去,孙倩望着黄一天的身影稍微迟疑了一下,也就小跑着跟了上去,因为黄一天一步迈出的距离比她的碎步要大多了,不小跑着还真难以跟上。

    黄一天从小在农村长大,父母给他的格言就是一切要靠自己争取,加上前世的事情让他明白信与不信只是心里的安慰,既然孙倩信,那他陪着孙倩过去,围观一下图个乐呵,当真是消磨时间。

    很快,他就选定了目标,一株千年老槐下,被围了个水泄不通,可以看出来,里头那位所谓大师必定不同凡响,否则,不会有这么多的人。黄一天和孙倩正准备过去看看,突然听到一个中气十足的男中音响起:

    “姑娘,心境不净,何苦自寻烦恼,何不来我这问上一卦!”

    黄一天闻言,本是不以为然的。这里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是人多,姑娘也有不少,天晓得这个声音是跟谁在说话。

    却见身边的孙倩身子猛的一震,明显是在搜寻那个男声的来源无疑了。黄一天心中一动,往刚才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只见三米开外的另一株槐树下,一张陈旧的小圆桌子后,负手立着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一身黑色的绸质古装,衣袂随风飘飘,很有一股仙风道骨的范儿。

    见黄一天看向自己,老者高深一笑,微微点头。

    “过去看看?”孙倩很是坚定的说。

    “孙倩的心里真的不平静?”黄一天有些诧异,眼神从孙倩脸上扫过,又落到那位老者身上。

    “那就过去看看吧,呵呵。”黄一天无谓道,眉梢眼角却尽是不以无然。

    “不知这位大师叫住我们有什么指教?”黄一天见老者一直在装深沉,孙倩又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便先行发问一试深浅。

    老者“呵呵”一笑,目光从黄一天脸上扫过,从容道:“这位小哥神志清明、心中亮堂,想必最近事业顺利,非是寻卜问卦之人。倒是小哥身边的姑娘,心怀忧思,或许能容鄙人指点一二。”

    “大师,您怎么知道我心里不静?”孙倩得闻老者说法,人是专门为她排忧解难来着,带着些期盼问道。许是真存了几分侥幸,不定真遇上高人了呢!

    “
娱乐点金手sodu
呵呵。”老者飘然一笑,颇有些出尘味儿。淡然言道:“鄙人虽然资质愚钝,不过察人过去将来、福祸生死,倒也勉强。”

    “那,大师能不能帮我解决心结?”孙倩似乎被那老者一番堂皇之辞所动,真存了让老者指点迷津的心思了。

    “不能。”老者负手而立,仰首望天,果断答道。

    呃……大出意料之外啊!这个和很多看相的人做法不一致的,是不是脑袋坏了,不能破解,还看什么看?

    黄一天和孙倩两人面面相觑。丝毫不掩饰各自脸上的惊疑之色,这老头儿是想吊人胃口还是真的无能?

    “大师,您这是何意……”咬了咬唇,孙倩一脸不解。

    “呵……这位姑娘,我看你心里其实有答案,不过是不想敞开心扉或者有所顾忌,其实很多事情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我只能告诉你,缘由天定,人难强求。不过,缘份到时,顺其自然最好,至于什么名分什么世俗都是浮云,你的幸福才是你的目标,而不是所谓的世俗约束。”

    老者面露高深,侃侃而谈,还真像那么一回事。末了,却不看孙倩,反将目光从黄一天脸上扫过,不知是存了什么心思。

    “哦!”孙倩轻轻地应了一声,似是有些失望。转而细想,又有一丝喜色闪过。惊声问道:“大师,您的意思是我心里所想就是所求,是吧?”

    那老者却是不再言语,高深一笑,微颔其首。

    孙倩见此,忙对那老者欠身一礼,诚心谢道:“多谢大师指点!”便从包里数出几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黄一天看到孙倩如此大方,想伸手阻碍,后来想到孙倩求卜问卦,不就是为了求个心理安慰嘛。

    “既然姑娘有心,那鄙人就受了吧,之不恭啊!”老者接过钱,塞进口袋里。等到孙倩转身的时候,老者突然对黄一天低声说:

    “年轻人虽然顺利,最近血光之灾难免,施主小心为妙,不过红颜可破!”

    说完,闭着眼睛,看也不看黄一天和孙倩两人。

    青龙山,孙倩虽然来过一次,可这么是有目的而来,仍然表现的兴致盎然,黄一天心不在焉的陪在她身边,刚才老者的话让他不得不多想,奶奶的,这个相面的到底是什么意思?谁要和老子过不去,想一想也没有得罪人,也就不多想,但是心里暗下决定,以后再也不到这个破地方来。

    中午还晴好的天气,等到黄一天陪着孙倩看了周围的山景,和孙倩回到广运寺谈论如何打造未来景点的时候,天空中忽然乌云密布,接连响起沉闷的雷声,黄豆大小的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游客们纷纷去两旁的走廊处避雨。

    张扬和孙倩也来到了广运寺后面的屋檐下避雨,游人很多都集中在这。有限的地方所以彼此之间不得不贴的很近,黄一天担心别人挤到孙倩。用身体护住她,周围有人都想向里面靠近一些,推来搡去,让黄一天和孙倩彼此的身体不断接触在一起,孙倩几乎贴在张扬的胸膛上。

    她下意识的伸出手臂挡了一下,用胳膊挡住张扬健硕的胸肌,手臂传来坚实的感觉让她俏脸发热,一颗芳心不禁怦怦加速跳动起来。她下意识的放下手臂,黄一天被人群推搡的向前逼近了一下,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张扬感觉到孙倩充满弹性的双峰在自己的压迫下变形,惊人的弹性于无声中和他的胸膛抗争着。

    两人的目光接触在一起,彼此的严重都迸射出一丝灼热的光华,孙倩退无可退,黄一天突然心里有了一种感觉,也没有回避的意思,黄一天非但没有回避,反而顺着人群的挤压更贴近了一些,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下,孙倩的娇躯更显得无比诱惑。

    在这种情况先,孙倩就感到身下突然暴涨的变化,她很快意识到了那抵住自己的东西是什么,奶奶的,这个黄一天真不是什么好人,一双美眸瞪得滚圆,震骇之中充满娇羞之色,娇羞是最自然不过的……

    黄一天也想控制,可是很多时候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山间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刚才还是乌云密布,转眼之间太阳又从云层中探出头来,驱散了满天乌云,拥挤在屋檐避雨的游客开始散去,黄一天和孙倩却仍然没有分开的意思,两人拥在一起,这种滋味让他们有些依依不舍。

    孙倩看着黄一天的眼色多了温柔。

    黄一天看孙倩的眼色就有了所谓的情!

    黄一天和孙倩在考察的时候,方成功在公司很是生气,自从和黄一天谈话后心里一直不满,奶奶的,什么东西,想要敲诈自己的,简直是不想活了,想一想还生气,把手中的杯子狠狠的一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