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靠山不可靠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靠山不可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件事让程振义接受了一个惨痛的教训:绝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想当初他如果狠下心来重金砸一下其他市委常委成员,至少东边不亮西边亮,说不定事情就成了。

    此次没能顺利提拔,程振义心里对老领导林副书记的腹诽不由多了几分,只不过人家毕竟是高高在上的领导他敢怒不敢言。

    现如今,自己招商引资的化工厂项目突然爆炸事故造成人员死伤,当意外情况发生后第一时间他就向林副书记做了汇报。

    林副书记显然也是吓的不轻却只是嘱咐他:“尽快大事化小小事化无,绝不能捅出什么篓子来。”

    程振义心里不由好笑,“眼下已经出了人命关天的大事还怎么大事化小,他高高在上一句话说的轻飘飘,底下处理问题的重担全都落到自己头上。”

    程振义不怕干工作,但是他怕承担责任,工作干的再多也累不死人,但要是此次爆炸事故的责任人最终定在自己身上岂不是彻底毁了自己仕途前景?

    偏偏最近林副书记像是吃了哑巴药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哪怕他偶尔打个电话问一声,“振义啊,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难道自己还能故意给他添麻烦?

    林副书记的态度让程振义敏感觉察到一丝不好信号,他在官场混了这么些年实在是太了解一些高层领导处理问题手段,遇到此类重大问题惯用的手法无非是找一个替罪羊蒙混过关。

    “林副书记是有心要让我承担爆炸事故的责任人成为此次意外事故的替罪羊吗?”程振义这两天心里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天上的星星悄悄隐藏进了云彩里,刚才还有几颗星星闪耀的夜空突然一下子黯淡了不少,这让原本情绪不佳的程振义愈加显出几分颓废。

    他一个人站在窗口不知不觉抽完了半包烟,回头一看卧室里满屋子烟味透着一股缭绕心里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轻轻把手里的烟蒂掐灭后又打开窗子透透气,转身回头想再回床上躺一会,这时候顶多凌晨一两点离天亮还早呢。

    再说谁知道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情况呢?这两天正是处理爆炸事故的关键时期,无论如何要打起精神来把这一关过了再说。

    程振义正打着哈欠准备上床,突然听见门口传来“咚咚咚”敲门声,这让他心头不由一凛,“大半夜的谁这时候过来?”

    他赶忙从卧室出来,探头看向客厅仔细听,果然,门外继续传来“咚咚咚”声音,这让他心里不由一沉,暗说,“难不成又发生了什么重大情况?”

    他忙冲着门外喊一声:“谁呀?”

    门外传来一位年轻人嗓音回答:“程县长,我们是市纪委找你了解点情况。”

    “市纪委?”

    程振义脑子里“轰”的一下炸开,半夜三更市纪委的找上门来能有什么好事?他第一反应是想立刻回卧室收拾两件值钱物件赶紧逃走。

    为人不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敲门,关键是程振义这些年做的亏心事实在是太多了,他压根不知道市纪委的人上门究竟为的哪一桩?

    他正脚底下迟疑要不要立刻逃走,听见门外年轻人又扯着嗓子喊:“程县长,我们找你了解一下青龙县爆炸事故的相关情况,您先把门打开好吗?”

    年轻人说话声音带着一股客套,又听说市纪委的人上门找自己是为了爆炸事故情况,这让程振义心里稍稍安定。

    他忙在口中应了一声:“稍等啊,我套件衣服。”

    不一会的功夫,程振义穿戴妥当后打开房门,出现在市纪委工作人员面前的他又恢复平日里温文儒雅的县政府高层领导形象。

    “两位快请进吧?”程振义站在门口面带微笑冲市纪委两位年轻人说。

    “不必了程县长,还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年轻人回答。

    程振义心里顿时一“咯噔”意识到情况不妙,他心里有些暗暗后悔早知道就不该主动开门,还不如从后窗逃走拉倒。

    又想“逃得过初一还能逃得过十五”,心里也只能劝自己,“算了算了,不是说了解情况吗?难不成自己身为堂堂青龙县的县长,两个乳臭未干的市纪委纪检员还能把自己怎么的?”

    程振义脸上表情缓和下来,装着冷静的样子冲着门口的年轻人摆出一股领导架子商量口气:

    “我一定尽量配合你们市纪委的工作,但是也请你们设身处地考虑一下我的情况,这两天为了化工厂的爆炸事故我没日没夜忙个不停好不容易休息一会你们又来了,需要了解什么情况咱们就在这里谈行吗?”

    市纪委两个年轻人相互看了一眼,显然对程振义提出的要求颇为为难,两人又转身掏出手机向领导请示汇报,过
无尽怒气系统sodu
了一会转身看向程振义遗憾口气:“对不起,程县长,还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市纪委的两位纪检员为什么非得请程振义去纪委审讯室谈话呢?这里头的猫腻主要出在市纪委洪书记身上。

    普安市官场所有人都知道市纪委的洪书记跟市委林副书记一向不对眼,而程振义又是林副书记的老下属,你说洪书记能给他好日子过?

    以前是没抓住程振义什么把柄,洪书记不好动他,现在好不容易出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化工厂爆炸事故,别说此次爆炸事故死伤严重,就算是没什么严重后果洪书记都巴不得大作文章找机会下手杀鸡骇猴。

    两位纪检员刚才打电话向领导汇报的时候,市纪委的领导大都是洪书记一手提携起来的心腹自然明了洪书记的心思,所以毫不犹豫下达指示:“今晚不管什么时候,立刻把程振义带回市纪委审讯。”

    往往在重大意外事故发生的时候,老百姓们看到新闻报纸连篇累牍报道重点都是事故中受害人的凄惨,却忘了在那些重大事故的背后一张权力大网上几股较量也在同时进行。

    程振义做官多年,听说什么纪委升温干部的很多情况,还是头一回来市纪委,平常没什么事情谁愿意来这种地方?他总觉的市纪委那栋办公楼看上去阴森森的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寒气。

    两位纪检员倒是没有过分给他难堪,请他在审讯室坐下后还特意起身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面前,这样的动作对于一个被纪委谈话的官员来说已经算是给了十二分面子了。双方坐定后,审讯人员开门见山问程振义:

    “程县长,此次青龙县化工厂爆炸事故中到底死了几个人?”

    程振义愣住了,凭着一个官场老狐狸的狡诈他明显感觉到对面年轻的纪检员提问之中很有可能蕴含了巨大信息量。

    首先,他注意到对方刚才提问的时候用到了“到底”两个字,这说明什么?说明市纪委对青龙县政府官方给出的数据持怀疑态度。

    其次,审讯人员刚才冲自己问话的口气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强势,这说明对方很有可能已经了解清楚事实,现在问自己不过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但他心里也明白,有些错误若是犯了,再想要改正几乎不可能了,程振义心里掂量了一会后,硬着头皮回答审讯人员:“这次事故的数据不是已经公布出来吗?怎么市纪委对死亡人数有疑义?”

    老官场最擅长的一招就是打太极,不仅什么都不说,还把所有的问题都推到对方手里从对方的回答中先探清楚底细。

    程振义说完这句话后故作淡定眼神看向面前的两位纪检员,两人也是年轻,明显听出程振义没说实话后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问才好,叽叽咕咕凑在一块商量了老半天这才又把眼神投向坐在面前的程振义。

    “程县长,你认识化工厂的杨老板吗?”

    程振义忙回答:“当然认识,杨老板的化工厂当初就是我招商引资过来的,也是我帮忙落户的。”

    对于此类人尽皆知的问题程振义自然不会傻逼不承认,但是他马上反问一句:“怎么了?杨老板对于此次化工厂发生的爆炸事故也十分懊恼,他最近一直在尽力配合政府处理问题,有什么不妥吗?”

    审讯人员只跟程振义说了两句话便不得不在心里佩服这位官场老狐狸的高明语言技巧,明明是他们在审讯,结果却成了程振义接连不断抛出问题让他们回答。

    审讯人员看出程振义心里还对隐瞒事实存在抱有希望,索性把实话说出来:“程县长,我们希望你还是实话实说的好,对你对大家都省事,否则,闹到最后对你可能带来不好的影响,你说是不是?”

    程振义脸上笑了一下:“两位领导,我说的都是实话啊,你们觉的我刚才哪一句话是假话吗?”

    这一回年轻的纪检员没被他提出的问题绕进去,采取了全然不搭理他提问的方式避过去,冲他继续说:“跟你说实话吧,就在你进这间审讯室之前,化工厂的杨老板刚才就坐在你现在的位置上。”

    程振义听了这话心里一沉,他顿时明白眼前的形势对自己相当不利,若是杨老板吃不住纪委这帮人的软缠硬磨把实话说出来,恐怕.......

    他脸上的笑意一下子消失全无,透着一股尴尬冲两位年轻纪检员道:“两位,我不明白你们说的什么意思?怎么你们把杨老板也请到市纪委来了?

    “我们请杨老板过来了解一些爆炸事故的内幕情况,他已经一五一十跟我们全都交代了,程县长,我劝你就别抱有幻想了,据杨老板交代,化工厂爆炸事故导致五人死亡多人受伤,而你却指示他只能往上报两人死亡,这个说法属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