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跟我走吧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跟我走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老板家住两层别墅,一楼前面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花园,花园里不仅弄了个古色古香的八角凉亭还在凉亭旁砌了一个金鱼池。

    小花园中间是一条四块偌大青砖铺成的足够三人并排走小路,杨老板软底皮鞋走在青砖上几乎听不到什么声响。

    杨老板抬脚进了客厅后,眼前一下子明亮起来,他习惯把手里的包往门边鞋柜上一放,冲着屋里喊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以往这时候只要他一声喊,老婆必定会满脸堆笑迎上来,今天却有些异常,他一回头瞧见老婆从身后沙发上站起来,一双眼睛却像是小白兔红通通明显是刚刚哭过。

    杨老板心里不由一愣,敏感左右看了一眼,突然发现偌大的一楼客厅里并不是只有老婆一个人,还有几个陌生面孔年轻男子正慢慢从门外,客厅沙发后面,以及一楼厨房位置冲自己包围过来。

    杨老板顿觉不妙本能撒腿要跑,这时候还想逃跑哪里还来得及,只见几个年轻人像是饿虎扑食一下子冲上来把他按倒在大门口。

    老婆这才忍不住哭出声来:“老公,他们是市纪委的人和市公安局的人,已经在家里等了你老半天了。”

    杨老板刚想张口骂,“笨女人就不会提前打个电话通知自己”转念一想,这帮人都已经进了家门准备对自己守株待兔,老婆哪还有机会给自己通风报信,奶奶的,最坏事迟早得到报应,真的不假。

    “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到底犯了哪条王法?”事到临头杨老板理直气壮“据理力争”。

    “你自己干过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从现在开始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作为供词证据。”

    “你们?”

    杨老板尽管嘴上张狂心里却多少猜到纪委和公安的人为什么突然上门抓自己,只是他心里却还是抱有一线希望倒也并未过于反抗,任由着几人把自己押解出门上了一辆早已藏在暗处的公务车。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市纪委的审讯室里,杨老板起初一直一言不发闭目养神,审讯人员问的急了他便说“渴了饿了不舒服”之类搪塞,后来倒是来了精神多说了几句却没有一句话说在正题上,反正实话一句也没有废话倒是说了不少。

    此时的杨老板显然没意识到事情严重性,他刚一进入审讯室还有心情跟审讯自己的年轻人开玩笑,指着对方手腕上戴着的手表说:

    “你手上那块表是劳力士吧?少说七八万一块,你说你们纪委工资满打满算一个月几千块,你哪来那么多钱买这么贵的手表?”

    审讯员没好气道:“这跟你要交代的事情有关系吗?”

    “怎么没关系?”杨老板瞪着一双眼睛说,“你们年轻不懂事我怪你们,但是有些道理我得跟你们说清楚了。”

    他也不管两位审讯员到底是不是愿意听他胡掰反正自顾一个人滔滔不绝说下去:

    “我跟你们说啊,现在这社会上人有几个不爱钱?你说以前吧还有什么户口啊,机关编制啊,现在呢?只要有钱哪买套房子就能落户,就算那些大城市里买房子一时半会落不下户口,只要你缴税多还是能落户,说白了谁有钱谁得利。”

    “就现在这种社会风气,别说是咱们这些生意人,就算是你们那些当官的领导有哪个不想往自己口袋里捞钱,就说你这位小兄弟,你要是平时没捞钱能买得起劳力士手表吗?”

    带手表的审讯员听了这话满脸不高兴冲他一立眼道:“我这是父母钱买的,不行吗?”

    “行行行,我可没说不行,我就说现在社会上这种风气,都说我们商人是无商不奸,可你们睁大眼睛看看,你们纪委抓的那些贪官可比我们生意人贪多了,我们做生意好歹还得考虑成本,那些人可都是一本万利,你说你们不去抓他们却把我一个老实人给抓过来,这合适吗?”

    审讯员听了这话不由皱眉,“你还成了老实人?你倒是说说看,你那化工厂这次爆炸事故到底死了几个人?”

    杨老板面不改色谎话脱口而出:“两个啊,这次意外事故的官方数据早就公布出来了,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你确定只死了两个人吗?”审讯员抓住不放问。

    “当然是两个,这么大的事情我敢撒谎吗?再说了,我要是真说了假话,人家死者家属也不会轻易放过我呀?”

    审讯员见杨老板演戏的本领的确相当出彩心里不禁冷笑,若不是他们之前已经去过一趟火葬场调查清楚事件真实情况说不准还真能被杨老板的演技给蒙混过去。

    审讯员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坐直了身子冲杨老板郑重其事道:“杨老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
重生封神之逆天成圣sodu
会,否则,就不是主动交代,那就是负隅顽抗了,你确定一下这次意外爆炸事故到底死了几个人?”

    审讯员接二连三问自己同样问题不禁让杨老板有些心虚,不过他脑子里却很快转过弯来,“奶奶的,这都是上上下下疏通好的事情怎么可能泄密,眼前的审讯员一定是在故意诈自己。”

    想到这里,杨老板脸上冲着审讯员露出几分笑意,摆出一副老江湖的口吻说:“我看你们还是别瞎子点灯白费蜡了,我说两个就两个,你们非要逼我改口供这不是乱弹琴吗?你们以为我还是涉世不深的愣头青,被你们说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就搞糊涂了?就两个,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审讯人员见杨老板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嘴脸心知遇上了硬角,索性把底牌亮出来,冲他轻蔑道:“杨老板,你是不是觉的自己不说,我们纪委就调查不出真相?我们和公安一起出动,对你算是重视的吧,能进来你以为能轻松的出去,看来你也小看我们了。”

    “不敢不敢,你们都把我弄到这来了,我哪敢小瞧你们?”杨老板话里透着一股酸溜溜调侃。

    “行了,我们也不想跟你耽误时间了,还是先给你看一段视频吧。”

    审讯人员随手打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一段火葬场老工人的供述播放出来,当杨老板听到视频里老工人清清楚楚交代:“总共送来五个人,但是有人花了大价钱让我通融一下对外只能说烧了两个人,所以我才没敢跟你们说实话。”

    视频里有画外音问老工人:“到底谁给你钱?”

    杨老板听到这里心里一凉,正两眼盯着屏幕想要继续看下去,视频却被审讯人员麻溜关闭,这让他不由懊恼万分。

    其实,就算审讯人员不把视频全部播完他也能猜到老工人后来又说了什么,看那老工人一脸怂样还能不把大实话全都说出来?

    杨老板真是肠子的悔青了,早知道此人骨头这么软就该找别人干这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现在可好?真他娘的一步错满盘皆输啊!

    此时的杨老板早已不复刚才一进入审讯室的淡定,脸上闪着慌张冲审讯员交代:“两位两位,我跟你们说这事我不是不想说实话,可是我不敢,这么大的事情可不能把责任全推到我一人头上,是!我的化工厂发生爆炸事件的确我作为总经理在企业安全方面工作不到位。

    但是这次爆炸事件发生后我已经在第一时间向有关领导汇报,后来的事件处理情况我根本一没资格多说一句话,领导让我说什么那就是什么,不不敢乱说,你们纪委现在要是把这件事的板子都打在我身上我肯定不服气。”

    审讯人员很快抓住杨老板交代供词里的重点,问他:“你第一时间把事故向哪位领导做了汇报?”

    “当然是县长程振义,我这项目从一开始引进到后来落户下来一切都是他亲手操作,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第一时间向他汇报情况。”

    “照你这么说,你隐瞒了爆炸事故中死亡实际人数是青龙县长程振义指示你这么说的?”

    杨老板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一丝犹豫,可能是在脑子里考虑到底要不要把程振义拖下水,思来想去若是不拖上程振义,爆炸事故发生后隐瞒死亡人数的重大责任就得由自己一个人扛,这让他心里不由迟疑,毕竟人命关天哪。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尽管杨老板静静思考了很长时间,最终却还是当着审讯人员的面点头承认,“不错!此事的确由程振义一手操作。”

    两名审讯员听闻此言顿时脸上露出惊喜表情,显然是没想到之前还守口如瓶的杨老板一下子为了自保把真相全都吐出来。

    两人审讯完杨老板后当即把审讯结果向市纪委一把手洪书记做了汇报,洪书记当即做出指示:“立刻控制程振义接着审,一定要弄出事情的真相!”

    再说程振义这两天因为化工厂突发的爆炸事故心情相当恶劣,这天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一个人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卧室窗口边抽烟边心烦意乱想心思。

    他心里明镜似的,青龙县上下所有人都知道化工厂的项目当初是他一手招商引资进来的,原本指望这个大项目能够给自己增添一个竞争县委书记的筹码,没想到突然冒出一个朱爱江顶了董勤河留下的一把手位置。

    自从普水的县长朱爱江突然空降到青龙县上任一把手书记后,程振义心里一下子大彻大悟起来,奶奶的,为什么自己眼巴巴盼着原来的书记董勤河滚蛋足足等了五年,董勤河滚蛋了到头来却还是一场空?

    说白了,其他理由都不是事,还不是自己背后的靠山市委林副书记在市委常委会上没有拼劲全力为自己争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