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一个战壕的人

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一个战壕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会议结束,邝思高走进了县长程振义的办公室。

    两人很是客套的坐下后,程振义说,秘书长这次来,一定会主持正义,让主要责任人黄一天承担责任。

    邝思高很是生气的说,黄一天这个家伙太不知道什么是官场,就说我弟弟的事情本来就是小事情,可是他就是不看同僚的面子上上纲上线,很好,他这次到了我的手里,我也上纲上线。

    程振义说,黄一天此人突然失踪,不是什么好事情,也许他已经知道要调整他的事情。

    邝思高说,知道和不知道已经没有区别,等着看他的下场吧。

    朱爱江心里很是不平静,知道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形势对自己或者说以后的发展对很是不利,本来以为可以利用黄一天来对赌程振义,可是黄一天还没有上任就倒下去了,那么自己该用谁来对付程振义。

    那么黄一天在哪儿?

    谁也没有想到,此刻的黄一天和董勤河轻松的坐在一起,黄一天说,感谢秘书长,在你的要求下青龙县的公安局长刘成伟很是给力,在他的帮助下收获很大,奶奶的,就程振义那样的角色还想和老子斗,老子玩死他,他死都不知如何死的。

    董勤河说,我们都是市长的人,也是冯副省长的人,相互帮助也是应该的,不过我听林副书记对这次的事情似乎很是关心,让服务他的副秘书长邝思高带队去青龙县调查,看来对你很是不利啊。

    黄一天说,李副书记算个屁啊,我现在是手中有粮,心中不慌。

    董勤河说,给我介绍一下!

    黄一天介绍说,我把掌握的情况给你汇报一下。昨天晚上,黄一天和刘成伟带着几个公安的人到了火葬场烧大炉的工人老江家里,询问情况女,望着眼前的几个陌生人,老江显得有些迷惘:

    “你们是谁?找我干啥?”

    刘成伟本来也想在这次的事情中只是看热闹,看看黄一天出丑,可是董勤河下了命令说,这个事情比较重要,必须无条件的和黄一天一道把事情处理好,毕竟大原则上我们和黄一天是一路上的人。

    因为有了董勤河的命令,刘成伟只能一心和黄一天合作,此刻面对老江的文化,一本正经道:“我们是公安局的,现在特地来是向你了解一下这次青龙开发区爆炸案件的一些具体情况!”

    老江的神情顿时变得慌张起来,他摇了摇头道:“什么情况?我除了知道烧死人,其他的事儿跟我一概无关,我也不知道啥情况,你们走吧!”

    他想要关上房门,房门却被几个公安的顶住,刘成伟很是不耐烦的冷笑道:“你一个小小的工人,抗拒组织调查就是违法,公然和国法作对后果你是知道的,我想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现在就给我走吧。”

    老江也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事实上整天和尸体打交道的人很少有胆小的,他不屑的看了几个人一眼道:“吓我啊,我就是一平头老百姓,你还能当真把我填到炉膛里烧了?不要说公安局就是你们的局长来我也不怕!”

    刘成伟生气了,奶奶的,自己一个局长,还对付不了一个老头,于是对着后面的几个人点了点头,几个下属可没有什么好心情,上去几拳几脚就把老江给控制了,说:“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实交代,到底多少尸体?”

    老江颇为硬气:“你别吓我,私闯民宅是犯法,小心我告你!”

    刘成伟忍不住骂:“你一个烧尸体的怎么这么嘴硬,信不信我今晚把你给灭了,也没有人知道了,对了,给他点厉害,否则,不知道什么是该说什么是不该说,奶奶的,这样的货色都不说实话!”

    三个年轻人上去,对着老江就是没头没脸的打了起来,不到一分钟,老江没忍到就开头讨饶,有气无力道:“5个……”

    听到这个数目,黄一天都吃了一惊,惊声道:“5个?”

    老江点了点头,哀求道:“是5个,求求你们放开我,别打了,我该说的都说了,求你了!”

    黄一天低声道:“为什么你要说2个?”

    “有人给了我3万块钱,警告我说是封口费,让我只能说2个,否则,他们就会对我下手……”

    黄一天把事情介绍完,问董勤河,秘书长,这个事情很典型是程振义作为。你认为下一步他们会怎么做?

    董勤河想了想说,黄一天,其实程振义那人不是很难对付,毕竟田志高还在纪委,随时可以把程振义拉下来,但是程振义明知道这是危险的,他还是这么做孤注一掷的做,一定是其他的目的。

    还有,那就是这个爆炸案件的背后情况江东海一定知道,所以不
帝为天帖吧
敢让江东海承担责任,怕东海为了不承担责任,把把很多事情都说出来,想来想去只能让你来背着黑锅,可惜看错了对象,你黄一天有办法摆脱责任。

    黄一天笑着说,程振义这人该死,所以我已经请钱成贵对田志高下手了,我想今天就会拿到程振义腐败的相关证据,还有就是青龙中学那边我也让人下手,奶奶的,想让老子承担责任,简直是做梦。

    董勤河笑着说,你突然失踪了,很多人认为你是不敢面对低调查组,甚至有人看到你不出面认为是等着被处理,说不定已经有人已经在想你的位置了,官场就是这样,扶上马送一程的人是没有,落井下石的人确实很多。

    黄一天说,如果要是认为开发区我还没有上任,就什么都不懂,就可以背着我想做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那就是认为我太不懂官场了,既然要玩,那就玩大的,我想今晚哪个金城化工的老板就可能被市纪委和市公安带走,到时候背后的黑手也许就可以知道是谁了?

    董勤河不得不佩服的说,看来你很懂得官场的游戏规则,和你斗的人到最后几乎都没有什么好结果,不过我就是想不通开发区什么时候有你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你和开发区可是什么联系也没有。

    黄一天说,服务张继伟的王中兴你也是认识的,他其实是个很聪明的人,自从听说我要去开发区任职后,就盯住开发区的一举一动,所以江东海要做什么我基本都知道,关于金城化工老板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所以我们等着下面看戏吧。

    董勤河不得不佩服黄一天,此人虽然年轻,但是对于处理官场的事情老道多了,知道什么是拿住咽喉。

    这两天,金城化工的杨老板一直都心绪不宁,虽然爆炸事件已经在程振义的努力下渐渐控制住了,可以说做的天衣无缝,可他仍然感到有些不安,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难道就这么被隐瞒住?

    他明白无论这件事化解与否,自己都要尽快从这个事情的影响里面走出来了,否则,很有可鞥把自己带到很不利的位置。那就是事态无法控制,他将会是第一个被舍弃的卒子。官场那些人如果能投靠得住,母猪都能上树。

    他紧紧闭上双目,这种感觉很不好,一个人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他就像被困在一张无形大网中的鱼,不知何时才会收网。不过,扬老板坚定一个信念,只要一刻没有收网,他就要尽情享受自己的人生。

    晚上,杨老板特意请了经济开发区常务副主任吃饭,说是吃饭其实酒桌上只有四个人,两男两女,杨老板特意安排了两个女秘书陪常务副主任开心。

    生意人最精明,杨老板心里清楚,这种节骨眼上消息灵通非常重要,如今经济开发区新来的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黄一天跟他没什么交情,江东海又因为没抢到一把手位置心情不好,请常务副主任一块乐呵乐呵顺便探听一下内部消息最为妥当。

    杨老板问常务副主任:“县委县政府那帮人对那事有定论了没有?”

    虽然杨老板并未明言,常务副主任也能听出他问的到底是什么事,常务副主任一只手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顺手在一旁女人身上摸了两把,笑呵呵道:“杨老板你用不着担心,就算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呢,上面不是还有程振义撑着吗?”

    常务副主任的话让杨老板心里不觉放松了一些,他一脸苦笑道:“谁能想到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倒霉事?唉!看来我这回可是赔惨了,老兄你是吃公家饭的领导,必要的时候你可得帮我在领导面前美言几句。”

    常务副主任见杨老板冲着自己说好听话当仁不让一概受下,包括杨老板今晚送给他一套价值不菲的贵重黄金首饰和身边年轻漂亮的美人。自己现在手里有权才有人巴结,要是没有权,能有这么好的邀请和这么漂亮的美女给自己?

    晚上九点多,杨老板细心伺候着常务副主任酒足饭饱后,又眼色指使手下的女秘书今晚务必把常务副主任服务满意,这才坐上自己的奔驰车一身疲惫回家。

    杨老板住在市区,奔驰S60稳稳行驶在宽阔平坦的柏油马路上,道路两旁高高的路灯透着一股淡淡昏黄。

    杨老板岔开两条腿坐在空间宽绰的后排座上,一双眼睛盯着窗外夜色茫茫不知怎的右眼突然跳个不停,这让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都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难道这一回难关不好过?”

    半小时后,奔驰车轻轻停在杨老板家门口,可能是屋里有人听见了汽车轰隆马达声,杨老板刚打开车门下来,自家大门已经从里面打开。

    他像平常一样冲司机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自己则晃动着脑袋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疲倦抬脚进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