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老滑头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老滑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见钱成富一副与自己交心口气,冲他笑笑不见外道:“钱副部长,你这是要跟我取经吗?我可要收学费哈!”

    钱成富笑起来:“你呀你呀,口才还是一级棒,不管别人说什么你都能给绕回来,对了,我还没问你这回心里看中哪个领导职位了?”

    真人面前不说假话。

    既然钱成富主动提及黄一天也不想隐瞒,实话实说道:“我想到青龙县经济开发当一把手书记,你看有难度吗?”

    钱成富愣了一下,“青龙县经济开发区?”转瞬又反应过来,“你想到那里弄一个独立王国先锻炼一下自己的领导能力?”

    黄一天不置可否冲他点头:“饭总要一口一口吃,我想着青龙县经济开发区无论从人口总量还是从经济总量上来说都有一定规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要我能把经济开发区的工作搞上去,日后不管是提拔到哪个县里当主要领导工作经验都差不了。”

    钱成富不由再次为眼前这位官场奇才的缜密思维感到讶异,一般的年轻干部考虑进步问题往往更喜欢往市直机关调,这样一来日后从上面往下走的时候级别方便会占很大优势,偏偏黄一天却反其道而行之,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真心想要历练自己的工作能力日后为更大范围内的老百姓实实在在做一些工作。

    钱成富不无感动冲黄一天点点头:“行,你既然有这想法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黄一天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当即端起一杯酒冲钱成富举了一下:“那我就先多谢钱副部长了!”

    “你我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钱成富笑呵呵端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

    钱成富以为自己看透了黄一天想要提拔到青龙县经济开发区担任一把手书记的真实意图,却不知道自己其实不过是猜中了其中三分之一罢了。

    黄一天的确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造福一方百姓,但是青龙县经济开发区那点小地方对他来说犹如龙搁浅滩并不能尽情施展其才华。他之所以一门心思要拿下经济开发区一把手的职位其实另有重要目的,因为他知道一个所有人都从未听说的秘密:青龙县经济开发区某地底下其实原本有一座古代皇帝陵墓。

    一说到“皇帝陵墓”四个字恐怕很多人头脑中立马想起鬼吹灯的那本《盗墓笔记》,不错,在黄一天的记忆里,若干年后会有国家级的古文物专家带着考察团队来到青龙县,而他们此行目标正是青龙县经济开发区地盘上一片区域。

    在那片土地底下埋藏了数千年的某朝皇帝陵墓将会在十多年后重见天日,当时从陵墓中挖掘出来的瑰宝不计其数,光是鸽子蛋大小的夜明珠就有好几颗,还有更多一些天价的宝贵文物,平常人只要取其中一样必定富贵三代。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现代社会物欲横流人心不古,只要手里有了钱什么买不到?不管是官场商场都是名利场,要想活成人上人手里没有点本钱怎么行?

    尤其黄一天现在心里惦记的滔天富贵非一般人所能想象,若是手里没有点拿得出手的家当那真是寸步难行,指望着胡云诺那边炒地皮挣的钱在底层官场混混倒也够了,若是真想平步青云那点资本根本不值一提。

    此话另做后谈暂时不提,只说黄一天跟钱成富把酒言欢两人谈话倒也畅快,钱成富玩笑口气对他说:

    “你还记得普水县的县长朱爱江吗?”

    黄一天脑子里顿时闪过一个看似忠厚其实狡猾的中年领导形象,忙问道:“当然记得,他现在还在普水县当县长吗?”

    钱成富一脸神秘道:“你是不知道,自从你离开普水县后,县委书记成了郝天威的囊中物,朱爱江这个县长成了摆设一般有苦没处说,幸好他为人处世颇为得体表面上居然半点看不出委屈,对县委书记处处忍让两人搭班子倒也凑合。”

    黄一天点头:“朱爱江的耐性确实不错,记得当初张二江跟谁竞争县长来着?两人狗咬狗一嘴毛两败俱伤,到最后倒是便宜了他朱爱江捡了个现成桃子?这好运气真是不服不行啊。”

    钱成富剖有同感也点点头道:“朱爱江最近也在悄悄发力两眼盯上了青龙县委书记位置,依我看,张继伟和程振义要是再怎么斗下去,恐怕结果还真是很难说啊。”

    黄一天听钱成富话里有话顿时悟到了什么,尽管此次市委组织部考察结果还没公布,但他心里却能感觉到,恐怕张继伟和程振义两人再这么互不相让斗下去,说不定又会出现官场中常见的狗咬狗两败俱伤却便宜了一旁虎视眈眈盯着的外人情况。

    他冲钱成富举杯道:“人各有命,咱们今晚只管痛痛快快喝酒,那些闲事先放一边再说!”


嫡女贤妻全文阅读
    钱成富见他豪爽心里也很痛快,举杯应承:“行!那咱们今晚就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

    几天后,钱成富率领的市委组织部考察组成员对青龙县一干领导班子成员考察结束准备打道回府,临走前,钱成富特意悄悄交代黄一天:

    “兄弟,有件事得提醒你一句,你想要的青龙县经济开发区一把手位置,青龙县常务副县长赵正杨也在背地里积极争取呢,到时候恐怕还得看市委常委会上研究结果才能最终确定。”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由心里一沉,忙问:“这消息可靠吗?”

    钱成富冲他点点头:“千真万确。”

    突然横生的意外情况让黄一天心里不禁隐约担心,钱成富前脚离开青龙县后他后脚也来到市里拜访市纪委一把手洪书记。

    当他在洪书记的办公室里亲口说出自己心里想要提拔的意向领导职位,洪书记倒是表态支持他,只是也没忘了叮嘱他一句,“常委会上我一个人出力还不够,你私下还得再下点功夫才行”,黄一天明白洪书记话里言外之意,连忙当着他的面点头赞同。

    在普安市回青龙县的路上,黄一天坐在专车后座满脑子都是青龙县常务副县长赵正杨的名字,尽管他并不了解此人深浅,但是有一点他很肯定,赵正杨原来是董勤河的人,现在是县长程振义的人。

    高手过招往往胜在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黄一天脑子里琢磨了一会豁然开窍,既然赵正杨是程振义的人必定跟张继伟势不两立,张继伟的背后可是有市委贾书记罩着呢,若是能利用张继伟的能量借力用力对付赵正杨说不定立竿见影。

    就这么办!

    周一上午,黄一天并未像往常一样上班时间坐在县纪委的办公室里处理公务,头一件事先去了县委副书记张继伟的办公室。张继伟看起来也是刚进办公室不久,正站在办公桌旁一杯茶拿在手里往嘴里倒呢,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黄一天站在门口脸上立马荡漾起灿烂笑容。

    “吆嗬!这不是黄书记吗?哪阵风把您这位大忙人给吹来了?”

    黄一天脸上没有半点笑意,一边抬脚进门一边满脸懊恼对张继伟说:“这都火烧眉毛了你还笑得出来?”

    张继伟见黄一天脸色不对不禁愣了一下,忙将手里的水杯放在办公桌上迎着他的方向走过来,两人一道在办公室沙发位置碰面习惯握手后在沙发上坐下来。

    黄一天今天来见张继伟之前心里早已准备好的腹稿,这会相当顺溜说出来:“有件事我特意亲自过来一趟亲口提醒你。”

    “什么事啊?搞的这么严肃?”张继伟从黄一天一本正经的表情里猜出事情严重性,连忙凑过来问。

    黄一天见自己一句话已经成功撩起张继伟的好奇心,忙作戏长叹一声,“唉!”然后又抬起一只手拍了一下大腿没好气道:“这世道从来都是小人多,我真担心你这次市委组织部考察小组的结果不理想哪。”

    张继伟听了这话不由皱眉,忙问:“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我可是听说这次市委组织部带队下来考察的钱副部长跟你是老相识了,是不是他临走的时候透露了什么绝密消息?”

    张继伟也不傻,青龙县官场几位分量较重的领导干部背地里各种枝枝节节关系都在他心里装着呢,所以今天黄一天一进门说出几句话他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

    黄一天脸上装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张副书记,按说咱们俩之间的关系本该无话不谈,可是有些话一旦说出来又会被别有居心的人冠上不利于领导班子团结的名号,我这心里真是......唉!”

    张继伟见黄一天欲言又止心里更着急,忙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副自己人口气:“你跟我说话还用得着见外么?你放心,你在我这里说的话我绝不会泄露半句。”

    其实不管张继伟是不是做出保密的口头承诺,黄一天也一定会把接下来要说的一番话说出来,他今天一大早急匆匆过来不就是为了干这事嘛。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心情有些急躁的张继伟并未发觉自己不知不觉已经陷入黄一天欲盖弥彰的弯弯套里,他只顾急切想要知道黄一天心里到底装了什么跟自己有关却又不能对外人言的秘密,两眼直勾勾盯着他那张嘴恨不得立马听他痛痛快快说出来。

    黄一天终于长舒一口气一副极其不情愿却又不忍心隐瞒好兄弟的口气对张继伟说:

    “你知道吗?市委组织部的钱副部长临走之前跟我说了大实话,他说这次考察组在考察你的时候咱们青龙县有部分被约谈的干部按照县长程振义的指示一个劲挑你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