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不给面子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不给面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看出张继伟也是真心为自己高兴,毕竟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刚刚经历了一个小难关,谁能想到背地里合县委书记程振义和市政府副秘书长邝思高之力,又经过市委林书记点头支持调整自己一个小小的县纪委书记事情居然会在市委常委会上讨论的时候却黄了呢?

    官场无秘密。

    黄一天心里明白,恐怕这时候此事早已在普安市官场一些高层领导干部群体中私下传开,自己这个青龙县纪委书记俨然成了最近诸位口中的热门话题了,你瞧,张继伟不是正一脸兴奋坐在自己面前八卦此事吗?

    黄一天从心底里希望这件事最好尽快过去,官场惯例一向是枪打出头鸟,一个人若是太惹人关注总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在眼下的青龙县这种复杂的政治环境下。

    黄一天对张继伟笑道:“你这一大早是闲的没事干吗?事情过去就算了还扯那些老黄历干什么?依我看你现在还是赶紧把政务中心成立的事情抓紧办好才行,程振义那边的招商项目可是已经正式签约很快要上马了。”

    张继伟被黄一天这么一提醒脸上也露出几分正经来,忙冲他说:“有道理,咱们黄书记睿智过人,你这话算是说到我心窝窝里去了,对了,发改委那边的材料报上来没有?”

    黄一天见张继伟跟自己谈工作,跟他实话实说:“现在发改委的主任邝思铭被纪委抓了,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办事效率肯定会更低,你我得想办法赶紧把发改委的那摊子事情找个合适的领导扛起来,这样一来事情自然就顺了。”

    张继伟正点头,听见黄一天办公桌上电话“嘀铃铃”响起来,他却只是看了一眼电话屏幕上显示号码并未抬手接听。

    这让张继伟不觉奇怪,问他:“你怎么不接电话呀?”

    黄一天回答:“程振义打来的。”

    张继伟当即明白过来,冲他隐晦笑了笑:“你黄书记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大了,居然连程县长的电话也敢不接?”

    黄一天笑道:“程振义是什么东西,人家都背后对我捅刀子要赶我走了,我还要对人家笑脸相迎,你当我白痴傻瓜呢?”

    张继伟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哈”笑了一通,他听办公桌上的电话停下来又响倒是有几分锲而不舍的意思,于是在一旁劝道:

    “我看你还是接吧,反正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他毕竟还是青龙县的县长,你总不能一直跟他不对面?”

    黄一天想想张继伟说的也有道理,冲他做了个禁止出声的手势后顺手拎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那语调里透着一股冰寒刺骨的感觉。

    电话听筒里传来程振义虚伪声音:“黄书记你早啊!一会能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吗?”

    黄一天想也没想拒绝道:“程县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这手里有紧急公务走不开啊,有什么事情电话说吧!”

    张继伟听了这话冲他笑笑不作声,脸上却带着一股玩味。

    “黄书记,你把手里的公务放一放,有些问题我想还是当面跟你谈一下。”程振义说话语调里透着一股明显尴尬。

    很显然,作为一个领导居然指挥不动自己的下属原本就是一件极其丢脸的事情,何况此时的程振义办公室里,市政府副秘书长邝思高正巴巴的盯着他打电话呢。

    黄一天听电话里程振义说话声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尴尬心里也不由多想了几分,“毕竟程振义如今还是一县之长,以后工作中难免有需要他配合地方,万一跟他彻底翻脸倒也得不偿失。”

    这样一想黄一天对电话那头的程振义说话语气顿显和缓了不少,应承道:“那行吧请程县长稍等片刻,我马上就到。”

    黄一天这句话一说出口程振义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在心里盘算着“万一黄一天坚决不给自己面前又怎么办?难道真要跟他闹翻脸从此势不两立?”

    幸好!黄一天没把自己这个县长逼到无法转圜的地步。

    无论是官场商场,凡事做绝的人自己最后必定也落不下什么好,这就跟在战场上“穷寇莫追”是一个道理,一个人再怎么不济被仇家逼上绝路的时候也会狗急跳墙,既然已经赢了何苦非得弄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才罢手?

    得饶人处且饶人并不是饶恕别人,更多其实是饶过自己,给旁人留条活路相当于给自己多留条后路。

    坐在沙发上的张继伟见黄一天放下电话后面无表情开始收拾桌上的文件,诧异问他:“你就这么轻易答应程振义过去了?”

    黄一天看了他一眼随口敷衍道:“你刚才不还说他还是青龙县的县长要我给他面子吗?”

    张继伟皱眉道:“可你这
我种下一棵树小说5200
面子给的也太痛快了?你可别忘了,他可是在背后巴不得一脚把你踢出青龙县呢,这么快就好了伤疤忘了痛?”

    黄一天笑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张继伟就是个两边倒的家伙,一会让我给程振义面子一会又在背后挑唆我不待见程振义,遇上你这样的领导估计下属也是糊涂了。”

    张继伟见黄一天自有主见冲他故作大方一挥手说:“行了行了,你的事我不插嘴了还不行吗?你赶紧去吧,我敢保证程振义那里肯定有一场鸿门宴在等着你呢,你要是万一撑不住了打电话给我哈。”

    张继伟一边嘴里说着玩笑话一边从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黄一天脑子里却已经开始思索,“这一大清早程振义急吼吼叫自己过去究竟有什么事呢?难道他想扛着县长的名号在田志高案件上对纪委施压?还是因为这回背后耍阴招没能赶走自己心里又生一计?......”

    县长程振义的办公室里,邝副秘书长已经将刚才程振义和黄一天通话内容听的清清楚楚,听黄一天总算答应一会过来,他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气。

    邝思高一脸严肃表情坐在县长办公室的沙发上,自从昨晚来到青鸟龙心后他至今一直心神不宁,一会儿心里想着被关在纪委审讯室受苦的弟弟,一会想着今儿跟黄一天见面后究竟该怎么谈才能把事情往好的方面发展,思来想去脑袋瓜子都想疼了却还是没想到一个好办法。

    今天一早刚起床,县长程振义过来陪他一块吃早饭,他一见到程振义那张脸心里一阵添堵,心里暗骂,“没用的东西!身为青龙县长居然连一个下属都搞不定?就这副怂包样还做梦想竞争县委书记?”

    邝思高心里再怎么不痛快这会也不好发泄出来,两人简单吃了点早餐后早早来到县长办公室坐等,直到上班时间到了程振义才迫不及待给黄一天打电话。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坐在沙发上的邝思高已经连续喝了好几杯茶水,程振义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尴尬,他现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黄一天给放了鸽子,刚才他在电话里嘴上答应好好的说过来其实压根就没来。

    放下电话足足半小时后,邝思高终于忍不住问:“程县长,你刚才给黄一天打电话的时候他到底说什么时候过来?”

    程振义见邝思高脸色不好看正一颗心拎着呢,突然听到他发问顿时浑身忍不住一怔忙满脸堆笑应承道:

    “应该是快了,县纪委到这里时间不会太长,何况黄一天的个性我也算是了解,他要是存心不来就不会答应过来。”

    程振义最后一个字刚落地,听见办公室门外走廊上响起熟悉脚步声,这让他脸上明显露出几分焦灼不安忙从沙发上站起身对邝思高请示口气:“邝副秘书长,要不我出去看看?”

    邝思高没点头也没摇头,程振义忙抬脚往办公室门口走过去,刚把门打开正好黄一天也走到了门口两人倒是撞了个正着。

    “黄书记来了!快请进吧!”程振义顺口招呼道。

    “程县长有事要出去吗?你要是忙的话我一会再来?”黄一天见程振义要出门的样子忙往后退了一步巴不得正好趁着这个由头转身走人拉倒。

    程振义忙冲他连连摆手:“不不不,我今天上午专程留时间等黄书记,对了,办公室里还有位市里来的领导坐等黄书记,快请进吧。”

    程振义自己先回头往里走黄一天紧随他身后也进了办公室,一进门他便瞧见县长办公室的沙发上坐着一位衣冠楚楚梳着一个大背头的中年男子,他见那男子的长相跟刚刚被抓的青龙县发改委主任邝思铭有几分相似心里不由明白了几分。

    程振义进屋后先走到邝思高面前,伸手指着黄一天,带着几分恭敬语气冲邝思高介绍:“邝副秘书长,这位就是咱们青龙县的纪委书记黄一天同志。”

    程振义说完后又转脸看向跟在自己身后进门的黄一天介绍道:“黄书记,这位是咱们普安市委邝副秘书长,今天正好到咱们青龙县考察工作,你们认识一下吧。”

    程振义介绍完双方身份后像是完成了差事连忙退到一旁,他原本以为黄一天既然见了市里来的领导肯定会主动跟邝副秘书长打招呼,没想到黄一天却站在邝思高面前愣是好几秒一动没动。

    邝思高的眼神也一直盯在刚刚进门的黄一天身上,他显然是没料到跟自己弟弟结下仇怨的这位纪委书记居然如此年轻帅气,看人的眼神中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深邃,那样的眼神哪像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简直像是一眼能看穿人心底似的。

    “他就是黄一天?”邝思高在心里小声嘀咕,“看起来好像只有二十来岁居然就能当到县纪委书记的职位?看来此人不容小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