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背后诽谤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背后诽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还有咱们县里其他一些领导干部也是深受其害,到现在还有好几位干部都关在纪委的审讯室呢,唉!要说这位黄书记在青龙县干的那些缺德事那真是罄竹难书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哪!”

    程振义在电话里极尽挑拨口气对邝思高说:“邝副秘书长,您弟弟的脾气您是最清楚的,他不过是嘴巴说话偶尔不注意,可没想到就这么几句话的事愣是把黄一天给惹毛了,现在他既然一门心思要对付你弟弟,恐怕这事您还得重视才行啊,否则——”

    程振义故意说一半留一半,以邝思高的头脑又怎么会听不出他后半句话含义?程振义无非是要提醒自己,若是不赶紧想办法解决问题,恐怕他弟弟邝思铭会像其他一些青龙县的领导一样倒在那黄一天的魔爪之下。

    在程振义的叙述里,简直把一向光明磊落的县纪委书记黄一天描述成了一位只知道滥用权力报私仇的小肚鸡肠小人,最起码他说的话给邝思高留下的印象就是如此。

    这让邝思高心里不由气愤难当,他没想到黄一天官不大居然还“危害一方”?他在电话里对程振义表态说:

    “程县长,对于这种滥用职权冥顽不宁的干部你们青龙县领导就该你可给市委领导打报告申请调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黄一天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还真没人收拾得了他?”

    邝思高却不知道,程振义正等着他这句话呢!

    自从身边的办公室主任田志高被抓后,程振义日日夜夜绞尽脑汁就是想一件事,“赶紧想办法把黄一天那瘟神弄走”,他心知凭借自己的力量很难办成这件事,现在好不容易正好发生了黄一天跟邝思铭杠上了,他赶紧借力用力先把黄一天撵走再说。

    程振义冲着电话忙不迭点头应承:“邝副秘书长请放心,我这就按照您的指示向市委打报告,不过我可是听说市纪委的洪书记一向对黄一天欣赏有加,万一到时候.....”

    程振义话没说完被邝思高打断:“你尽管把报告打上来就行,至于市里的程序我来出面解决,实在不济大不了请林副书记亲自出面,我就不信市委副书记亲自出面还摆平不了一个小小的县纪委书记?”

    程振义忙点头:“那肯定没问题!”

    事情好像就这么定了。

    市委副秘书长邝思高认为,“黄一天再怎么牛逼也不过是一个副处级干部,只要青龙县领导铁了心申请让他调离,市委有领导帮忙说句话这事就算是成了。”

    程振义心里想的却是,“一定要抓住这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赶紧向上打报告调整青龙县纪委书记黄一天,说他独断专行也好,说他滥用职权排挤同事也罢,只要市委领导能同意把他调走不再继续追究田志国的案子就行。”

    当天下午,青龙县县长程振义亲自签名的一份要求调整青龙县纪委书记黄一天的报告就交到了市委副秘书长邝思高手里,邝思高没有片刻耽搁,连忙把这份报告第一时间摆放在市委林副书记的案头。

    林副书记看到这份报告后原本觉的诧异,听邝思高在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通事情缘由后当即在这份报告上批示一句话,“请立刻报给市委贾书记调整这位干部。”

    邝思高看着林副书记在报告上写下这行字的时候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这意味着林副书记对此事的态度明显是支持的,接下来只要市委贾书记那边走一下程序这事就算是尘埃落定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县长程振义向市委领导打报告要调整县纪委书记黄一天的消息很快传出来,黄一天此时正抓紧督办县纪委对发改委案件调查情况。

    目前两位发改委被抓的科长已经供出发改委分管财务的一位副主任存在腐败行为,调查组在对副主任相关违纪违规情况调查过程中诸多线索已经直指此次调查行动针对目标——县发改委主任邝思铭。

    这天下午,黄一天正坐在办公室听调查组成员汇报相关调查情况,办公室主任推门进来汇报:

    “黄书记,县委张副书记来了。”

    黄一天起初倒是愣了一下,每次张继伟来找他之前无不提前打电话说一声,今儿却突然一声不响跑过来?

    他皱眉思忖片刻对办公室主任说:“你让张副书记先到隔壁会客厅等会,我五分钟后就过去。”

    办公室主任脚底下停顿片刻,大约是担心这样的安排会惹张副书记不满意却又不好多说什么只好冲黄一天点点头退了出去。

    办公室主任转身把门关上,屋里工作组的成员连忙识趣快速把工作简明扼要汇报一遍,当黄一天听下属汇报说,“以我们纪委调查组目前手里掌握的证据完全可以随时对发改委的这位副主任实施双规”,当即拍板道,“那还等什
女巫撞花轿:有鬼出没小说5200
么?先把人抓进来再说!”

    底下人看出黄书记这是铁了心整治发改委那一摊子问题,于是纷纷坚定神情表示,“坚决执行黄书记的指示,一定把这个案子办成一个铁案!”

    底下人汇报完工作后一离开,黄一天立马打了个电话让办公室主任请张副书记进来,不一会的功夫,手臂上吊着一根绷带的张继伟假装气呼呼进门,一进门便冲黄一天“抱怨”:“这青龙县委大院里,也就你黄书记敢这么慢怠我?”

    黄一天笑道:“这不是没拿你张副书记当外人嘛!再说了,你来之前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安排之间到楼下恭迎大驾?”

    张继伟听出黄一天话里调侃的意思,一副懒得搭理他的表情没好气道:“你说你怎么就半点不着急呢?你知道我这么着急找你什么事吗?”

    “什么事?”黄一天问。

    张继伟赶忙说:“程振义可是一把刀子已经捅到市委去了,说你狂妄自大工作中不听从组织安排不服从领导管理,要求市委领导把你调出青龙县呢。”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咯噔”,抬眼看见张继伟正拿一副看戏的眼神盯着自己顿时心里有几分明白过来。

    他无所谓口气对张继伟说:“好啊!他程振义既然瞅我不顺眼,想要把我调走就调走拉倒,反正我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张继伟见他一副漫不经心模样不觉诧异:“你真就一点都不担心?”

    “我担心什么呀?”黄一天反问道,“反正我年轻,算得上全市比较年轻的副处级领导干部,就算他程振义再怎么背后捅刀子还能把我的副处级捅没了?在哪当官不是当呢,你说是不是?”

    张继伟哪看出黄一天当他的面演戏,一着急把心里话秃噜出来:“你可不能走!你要是走了谁协助我搞成立政务服务中心项目?我跟你说,无论如何你黄书记也不能当逃兵,真要是走也得帮我把这项目大事干完了才能走。”

    黄一天见张继伟着急心里不由暗笑,“这家伙到底还是基层工作经验不足,三两句话的功夫就把实话套出来了。”

    黄一天是谁?官场数十载看人本事早就练的火眼金睛,从今儿张继伟一出来对他说出坏消息的时候,他心里便明白过来。

    程振义打报告到市委领导面前申请调走自己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张继伟耳朵里,而且还让他心急火燎找到自己面前来,这说明什么?说明张继伟从心底里担心自己真被程振义捣鼓调走。

    张继伟的岳父跟市委贾书记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厚近,现如今张继伟重伤未愈正在推行的政务服务中心项目非常需要自己从旁协助完成,这种节骨眼上有人要把自己赶出青龙县恐怕张继伟头一个不同意。

    既然张继伟不乐意自己走,市委贾书记岂会在程振义那份申请报告上签字?就算那份报告拿上了市委常委会,起码有市纪委洪书记和市委贾书记两人投反对票,有这两位重量级的市委常委保驾护航自己还担心什么呢?

    张继伟见黄一天满脸笑容眼神幽邃看向他一下子回过神来,冲着黄一天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了一下笑骂道:

    “你也太猴精了!难怪人都说你黄一天是官场奇才!”

    黄一天倒是没想到张继伟居然连自己在普水县官场的绰号都知道,心里不禁多想了几分,“看来这个张继伟私底下倒是了解自己不少呢。”

    此时,市委林副书记的办公室里,邝思高正故作镇定向林副书记打听:“林副书记,青龙县县长程振义那份关于调整县纪委书记黄一天的报告,贾书记什么态度?”

    也难怪邝思高这么着急,昨天晚上他又接到弟弟邝思铭打来电话,一张口差点哭出来,冲着邝思高催促道:

    “大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把狗日的黄一天弄走啊?他可是又抓了我一个分管财务的副主任,要是再让他深挖下去,说不定你明天就得去纪委审讯室看我了。”

    邝思高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着急,一边在电话里训斥弟弟,“惹谁不好偏偏惹了这么个瘟神?出了事情就知道抱怨,我难道不想处理?”转脸第二天一上班却又忍不住冲林副书记打听相关情况。

    林副书记的回答让邝思高一颗心总算是放下来,林副书记说,“这件事已经被市委组织部列入议题了,今晚常委会议后就有结果出来。”

    邝思高当时听了林副书记这句话高兴的差点跳起来,转身出了领导办公室门就给弟弟打电话报喜,“放心吧,过了今晚黄一天调离青龙县的事就板上钉钉了。”

    邝思铭接到电话后就像是一直压在心上的一颗大石头总算卸下来,他毫不犹豫立刻抄起电话呼朋唤友准备晚上痛痛快快胡吃海喝庆贺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