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当着领导的面抓人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当着领导的面抓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田志高见程振义不仅不肯帮忙还一个劲责怪自己办事不利心里也不由一股恼怒,可是当着领导的面他却依旧装出一副唯唯诺诺顺从模样。

    “程县长,上次的事虽然没能按照原计划收拾了黄一天,可是把张继伟弄的躺在医院里也不错啊,起码他几个月之内是没精力再跟你竞争青龙县委书记位置了,只要能让您步步高升,我弟弟田志伟的牢饭就算是没白吃。”

    不得不说田志高的口才的确不是一般的好,他三言两语一下让程振义心情好了不少,尤其是最后一句倒是让他心生几分愧疚。

    说到底,田志伟也是为了帮他打击政敌才会落得身陷囹圄的下场,自己若是狠下心肠不管不问好像的确有些说不过去。

    程县长在脑子里琢磨了一会,知道必须对下面的人有个承诺,这样才能对自己死心塌地,于是对田志高说话口气和缓了不少,他说:“志高啊,你弟弟的事情你先别着急,现在这案子刚刚定下来,咱们要是这时候跑过去插一扛子那不是不打自招吗?还是等等再说吧。”

    田志高见程振义总算是答应帮忙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他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下来,摆出一副下属汇报工作的口气对程正义说:

    “程县长,虽说上回的案子我弟弟一人扛了下来,但是一场车祸不仅没能整到黄一天反而阴差阳错把张继伟弄了个重伤,你说黄一天背地里万一查出个蛛丝马迹会不会对咱们不利?”

    田志高这句话算是说到程正义心坎上了,他现在不仅是担心县纪委书记黄一天一旦察觉真相后对自己不利,也担心县委副书记张继伟得知内情后万一跟黄一天联手对付自己,一旦强强两手到那时局面可就更难应付了。

    程正义点头说:“事情闹成这样他黄一天又不是傻子,哪能猜不到田志伟干的事情八成是你在背后指使?平日里他又一向跟我不对眼,要说这事他心里不多想根本不可能,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咱们要当心了,万一那个黄一天使出什么阴招对咱们以牙还牙,那才真是防不胜防啊。”

    田志高听了这话一脸无所谓道:“程县长请放心,他黄一天算哪根葱?一个外地过来的纪委书记还能在青龙县的地盘上折腾出花来?”

    就像是为了专门打脸田志高这句话,他嘴边话音刚落口袋里的手机立马“咕咕咕”叫个不停,他见手机屏幕上显示家里电话忙按下接听键问道:

    “什么事?”

    电话里传来妹妹带着哭腔的声音:“大哥大哥不好了!你快来捡看看,我嫂子被县纪委的人抓走了!”

    “你说什么?”田志高一下子激动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这什么时候的事?你看清楚了吗?是县纪委的人带走了你嫂子?”

    “没错呢,那帮人把嫂子带走的时候自报家门就说是县纪委的。”

    田志高一下子懵了,他只觉自己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嘴里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一旁程正义把电话里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一张脸也瞬间变了颜色,他忙问田志高:“刚才电话里说什么?你老婆被县纪委的人抓了?这什么时候的事情?纪委谁带队去抓的人?究竟现在什么情况?”

    程正义口中问的一连串问题也正是田志高最想知道答案的问题,他现在只觉妹妹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如同晴天霹雳一下子劈的他喘不过气来。

    “县纪委的人怎么会跑到家里去抓了自己老婆呢?她一个家庭妇女能有什么问题?难道是......”

    田志高虽然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的有些脑袋转不过弯来,可他毕竟是老官场很快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既然县纪委的人有种找上门抓人肯定是已经掌握了什么证据,可他们手里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呢?”

    田志高来不及多想,坐在对面的程正义担心眼神看向他问道:“志高啊,你老婆的案子不会牵涉到旁人吧?”

    田志高听得出来,程正义这是担心自己老婆被抓会不会牵连到他本人,他心里不禁阵阵冒火。

    “这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狗日的程正义每次遇到困难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总是自保,他也不想想,这些年要是没有自己跟在他身边出谋划策,他能有机会击败一个个政敌坐到如今县长的位置吗?没良心的东西!”

    田志高心里明白,不管是弟弟的案子还是老婆现在被纪委抓了,两件事还得请程正义出面帮忙才行,所以他只能竭力压抑内心对主子强烈不满,正准备跟他说几句宽心话缓解他内心紧张情绪。

    话还没说出口,突然听见身后办公室外传来“咚咚咚”敲门声,这让田志高不由愈加恼怒,政府办的秘书明知道自己在办公室里跟程县长谈话居然还任
永恒圣王吧
由旁人敲门打扰?这帮人眼力劲长后脑勺去了!

    田志高原本想不搭理外面的声音继续跟程正义说话,没想到外面的敲门声居然不依不饶,这让他当即火冒三丈。

    田志高冲程正义说:“程县长,我先去把门口不长眼的东西给打发了。”

    程正义也正有此意于是冲他点点头。

    田志高大跨步走到门后,猛的一下打开门冲着门外站着的三位年轻人冷脸道:“你们哪个单位的?还懂不懂规矩?没看见程县长正忙着吗?”

    田志高说完这句话顺手就要关门,为首一个梳着二八小分头的年轻人却抬手硬生生撑开门缝不让他把门关起来。

    小分头的举动像是一个火苗一下子触动了田志高内心早已膨胀的满满怒火,他气的脸都红了,冲着小分头怒吼道:

    “你想干什么?让你们等会没听见吗?”

    田志高毕竟是县长面前的心腹红人,在这偌大的青龙县政府大院里,即便是县委书记也不便跟他撕破脸说话,谁敢轻易得罪这号人物?小分头见田志高发火却仿若视若无睹,一只手坚持用力将县长办公室的门推敞开后,顺手从兜里掏出一张盖着鲜红印章的纸,对田志高一脸严肃道:

    “田志高同志,从现在开始你已经被市纪委双规了!”

    “双规?”

    这一声却是坐在办公室里的县长程正义发出的,只见他连忙从老板椅上起身一路快走到门口,伸手一把夺过小分头手里拿着的那张纸看了又看,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怎么回事?纪委双规了我的办公室主任,我这个县长却毫不知情?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

    说话功夫,田志高已经顺溜躲到了程正义的身后,再看程正义那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小分头脸上露出几分迟疑。

    就在这档口,门外忽的想起一个令程正义和田志高都终生难忘的声音,那声音充满着年轻人的阳刚之气,其中更是带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正气凛然。

    “程县长,真是不好意思,因为田主任这些年一直在你身边工作,按照纪委办案的回避原则,在申请双规田主任之前,我们县纪委并没有向您汇报这件事,也不会向你汇报此事情,请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话音未落,青龙县纪委书记黄一天笑盈盈出现在县长办公室门口,程县长和田志高一看到这张脸居然不自觉同时后退了一步。

    黄一天站在县长办公室门口,不慌不忙冲程县长汇报口气:“程县长,我可以向你汇报一下田志高的案情,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们纪委的办案人员根据群众举报的线索,已经抓了田主任的夫人,这位夫人被审讯的时候说了不少关于田主任之前贪污腐败的事情,现如今证据确凿,还请程县长能够积极配合纪委工作大义灭亲。”

    黄一天出现后每一句话都像是重锤敲打在程县长和田志高的心坎上,他们做梦也没想到黄一天居然会从田志高的后院下手?而且还以迅雷不及掩耳速度这么快就掌握了田志高两口子涉嫌腐败诸多证据?

    “报应啊!”程正义脑子里不由自主冒出这几个字,再看躲在自己身后的田志高已经一张年吓的煞白。

    “程县长,我求求你,一定要主持公道,你不能让黄一天把我带走啊,他这分明是公报私仇!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田志高像是一只惊弓之鸟吓的浑身发抖不住冲主子求救。

    程正义真是从心底里不想看到自己的心腹下属田志高出事,想想这些年田志高跟在他身边不离左右伺候着,有些事情连自己老婆都不知道的他却清楚的很,一旦田志高被抓后说出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来,别说竞争升官提拔县委书记的事了,能保住下半辈子平平安安就算不错了。

    程正义脑子里转了一圈冲黄一天商量语气:“黄书记,田主任也是政府办的一把手,手里还有一些重要工作没有交接,要不你先等一等,给他一点时间处理好手上的工作再抓人行吗?”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何况以程正义这点智商压根连狐狸都比不上,黄一天岂会看不透他在积极想办法争取时间让田志高逃脱法网?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黄一天一言不发冲身后的下属做了个动手抓人的手势,几个年轻人看到指示,立刻如狼似虎扑上前一把抓住田志高任凭他大呼小叫百般挣扎充耳不闻,一鼓作气把他带到楼下押解上了纪委办案专用车。

    黄一天居然敢当着他程正义这个堂堂县长的面如此粗暴抓走了政府办主任田志高?这样大胆又出格的举动不仅让当事人程正义当场愣怔,就连隔壁办公室里透过门缝往外张望查看动静的一帮人也一个个傻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