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老对手见面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老对手见面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天晚上十点左右,田志伟被警车带到了市公安局的审讯室,起初他梗着脑袋什么也不肯说,直到审讯人员把之前对独狼的审讯视频拿给他看才不得不低下脑袋软下来。

    但无论审讯的警察怎么问他都死咬住一句话:

    “我跟何达康是拜把子兄弟,很多利益是在一起的,看到黄一天对何达康背后插刀实在是看不过,这才背地里找人教训黄一天,这个案子背后的组织者策划者都是我一人,跟别人没有任何关系。”

    至此,青龙县委副书记张继伟突发重大交通事故导致驾乘人员一死一伤的恶性案件调查真相总算是水落石出。

    本案主谋青龙县公安局副局长田志伟被抓,他指使的案件主要组织者独狼也被绳之以法,而被利用的何茉莉则同样被公安机关以从犯的身份被判刑,案子似乎终于有了最后的结果。

    黄一天心里却清楚,此案绝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傻子都知道田志伟敢如此张狂,背后是他大哥田志高支持,而田志高的背后是县长程振义,程振义的背后是市委林副书记,偏偏青龙县纪委刚刚抓了市委林副书记的心腹亲信,青龙县中学校长朱国平。

    最近普安市纪委洪书记正一门心思调查青龙县中学项目底下可能掩藏的重大贪污腐败行为,这一连串的人物关系看起来好像清清白白,可是谁又能保证这些人跟刚刚发生的恶*通肇事案件毫无关联?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自从张继伟突发车祸后,黄一天感觉自己的身后像是有一张无形的黑手随时要对自己捅一刀,这种时时刻刻感觉危险在左右的滋味实在是让他心情很不爽,必须要尽快的解决这样的危险。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黄一天在心里一次次将张继伟出事后关联人物一个个在心里琢磨一遍又一遍却一时不知该从哪里下手解决麻烦。他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只可惜眼下的这个“王”高高在上,要想什么办法才能把他拉下马呢?

    这天下午,黄一天因公务需要来到了县纪委“廉政楼”,这栋楼位于青龙县南郊一片空地上,四周全都是一望无际的农田,在一大片农田中间矗立着一个偌大的院落,院子里几栋高楼拔地而起,高楼旁还栽了不少花草树木。

    这里是县纪委专门用于审讯并关押一些正在审讯双规官员或是已经审讯结束正准备移交检察院法院腐败分子的地方。

    黄一天信步在廉政楼院里走着,不知不觉又来到关押何达康的地方,此时的何达康已经从审讯室被转移到其他的地方,逼婚被移交给司法机关,空空荡荡的屋子里除了一个大通铺没有第二件东西。

    何达康正百无聊赖坐在大通铺的角落里,一回头看见黄一天经过栅栏门前忙凑过来打招呼:

    “黄书记,今天怎么有空到这来了?”

    黄一天冲他笑笑:“你还有心思管别人?你妹妹的案子已经结了,也就是判了几年,看来还是你最了解你妹妹,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啊,否则的话,这辈子在里面就不要出来了。”

    何达康听到黄一天提及妹妹何茉莉,原本闪亮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了不少,他向黄一天提要求:“黄书记,我能跟您单独谈谈吗?几分钟就好。”

    黄一天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见何达康一副乞求眼神看向自己,再想想上次的恶*通事故案子若没有何达康从中帮忙恐怕不会那么快查出真相,脑子里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何达康很快被带到隔壁的办公室里,一进门黄一天不见外先递了一根烟给他,他也不客气凑近黄一天手里的打火机猛吸了一口满脸舒畅感觉,奶奶的,关在这边这么多天,都是心惊胆寒的,什么时候放松过,现在妹妹的事情完结了,自己也快移交司法,等着作几年,反而轻松了。

    “你想跟我谈什么?”黄一天自己也点了一根烟问,示意何达康坐下来说话。

    何达康重重的吸了一口烟,看着眼前的烟圈一个个慢慢飘起又散开才把眼神转向黄一天懊恼道:

    “黄书记,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什么吗?”

    “什么?”黄一天问。

    “我现在最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看不清官场的形势,我不被重用那不是你的原因,真如你说的,你不来,还可能来个胡一天、洪一天什么的,可是我当时却脑袋进水非要跟你作对?认为你抢了我的位置,你说我是不是犯傻。”

    黄一天笑笑没出声,心说,“有这样的想法可不止你何达康一个人,不懂得官场却在官场耀武扬威的基本都没有好结果,再说,凡是跟我黄一天唱对台戏的官员又有几人能有好下场?”


道门振兴系统最新章节


    何达康又说:“如果不是我故意跟你过不去,你也不会对我以牙还牙;如果我没被双规,我弟弟妹妹绝不会出事;因为我一个人的过失却连累了一家人,我这心里真是肠子都悔青了。”

    黄一天听得出来,何达康说的也是心里话,两人多次接触下来他看得出来何达康是一个相当重情义的男人,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对主子董勤河死忠。

    何达康问黄一天:“黄书记,你说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黄一天冲他淡淡笑道:“何副书记以前可一直是最理智最冷静的干部,怎么现在也会问这种莫须有的问题?”

    何达康听了这话脸上不由苦笑,他一副掏心掏肺口气对黄一天说:“黄书记,现在要是能有立功的机会就好了,再只有我早一天出来家里一大摊子事情才有人扛起来啊。”

    何达康一脸颓废表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黄一天脑子里突然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对呀!何达康在青龙县工作了这么多年,他对田志高和田志伟兄弟的情况肯定相当了解,说不定他倒是能了解这兄弟俩的七寸究竟在哪?”

    想到这里,黄一天看向何达康的眼神多了几分神采,他问何达康:“何副书记,立功的机会不是没有,眼下有个立功的机会你有兴趣吗?”

    何达康立马来了精神头忙问道:“什么机会?你说?”

    黄一天故作矜持沉默了一会,在心里默默的挑选合适的语言表达意思,他说:“上次的案子说到底是县公安局副局长田志伟利用了你妹妹,虽说田志伟现在已经被公安机关逮捕了,我总觉的这件事绝不是田志伟那样的智商能干得出来,背后一定有更高的人在指示,田志伟不过是小罗罗吧。”

    何达康对黄一天的分析深有同感,他当着黄一天的面继续往下分析说:“你说的对,那案子明面上是田志伟领下来,其实背地里肯定是跟他大哥田志高脱不了干系,稍稍有些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那个田志伟就是个没文化的大老粗,凭他那脑袋瓜能想出这么周密的行凶计划来?”

    “大家都认为是田志高做鬼,但是却没有办法,如果让你去调查田志高,你会从哪下手?”黄一天把心里一直纠结的问题脱口而出。

    何达康透着意外眼神看了黄一天一眼,他显然没想到自己如今成了身陷囹圄的阶下囚,黄书记却还能用这样平等的口气跟自己商讨案情,也知道黄一天说的立功是什么,为了自己也就无所谓了。

    他冲黄一天笑道:“是人都有软肋,田志高的软肋在他老婆身上。”

    黄一天一愣:“他老婆?什么意思?”

    何达康解释说:“你到青龙县工作时间不长可能没听说过田志高老婆的相关情况,你别看田志高精明的像只猴,他老婆跟他正好相反头脑简单的像个没文化的农村妇女。

    我听说这两口这些年一直在家里开夫妻档,男的在外面替人办事女的就在家里忙着收钱,女人收了钱后可能是担心用自己的名字存在银行容易被人发现索性全都现金藏在家里,有人说她家别墅的楼上有一个房间专门用于放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黄一天听到这眼里的那道光更亮了,他饶有兴趣看向何达康问道:“是吗?照这么说只要上门彻查她家小别墅岂不是立马能定田志高一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何达康笑道:“那是肯定的,不过我可提前跟你说清楚了,田志高的家门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

    “为什么?”黄一天讶异。

    “青龙县的老百姓谁人不知田大主任家里养了好几条大狼狗,白天黑夜只要看到有生人进出就狂叫,到了晚上几条狗根本不拴狗链子谁敢靠近?何况田志高的老婆也不是省油的灯,要想从她家里把那堆贪污受贿的钱搜出来,那女人还不跟人拼命?”

    听何达康这么一说,黄一天心里明白过来,不过他却并未被何达康说的这些难处吓倒,要是连几条狗和一个泼妇都对付不了,那还能在官场混吗?

    黄一天那边绞尽脑汁准备对政府办主任田志高下手的时候,田志高也正积极劝说主子程振义能出手帮自己的弟弟减轻罪责。县长办公室里,程振义一脸愁容坐在老板椅上,一旁田志高手里端着一杯水轻轻摆放在他面前,轻声道:

    “程县长,我弟弟的事情你看能不能想点办法?”

    程振义一直不高兴田志高把事情办成这个样子,听了这话像是突然听了不懂的外国话,抬头冲田志高白了一眼发火道:

    “你还好意思提这事?我之前跟你怎么说来着?怕就怕你事情没办成反而偷鸡时把米?你看!现在弄成了这副局面,你说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