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难对付的人

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难对付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田志高服务程振义县长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他发这么大一通脾气,当他看清楚面前的景象后心里也是一沉,透过程县长那依旧阴郁的脸色他能感觉到,程县长这回真是被气的不轻,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贾书记说什么程振义必须听。

    田志高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弯下身子先开始打扫一片狼藉的地面,屋里的垃圾桶肯定是不够用了,他转身先去了县长办公室套间里拿了一卷垃圾袋然后不紧不慢拿着拖把打扫起来。寂静的县长办公室里,程振义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面前正在打扫卫生的老下属田志高,偶尔田志高也抬头看一眼他却并不是说话,一副忙着要把办公室先清扫干净的模样。

    程振义突然觉的心里烦躁至极,他冲着田志高抬手示意一下:“志高你别忙了,那些事过一会儿让其他的人去打扫,先坐下陪我说说话。”

    “哎,好!”

    田志高听话撂下手里的物件,走到程振义办公桌对面的位置坐下来,看向领导的眼神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同仇敌忾。

    “程县长,您是为了张继伟的事发愁吗?”

    田志高主动开口问询,“其实您不必过于担心,张继伟毕竟是县委副书记,一个副处级干部他能跟您这个县长比吗?再说您在正处级的位置上都熬了多少年了?他张继伟才多长时间?就算他上头有人罩着,市委常委会上有些表面功夫总还得做?”

    田志高这几句话算是说到程振义心缝里去了,他之前在心里琢磨自己和张继伟之间竞争优势的时候想到的恰恰就是这两点。

    程振义愁容不展看向自己的老下属,有气无力道:“志高啊,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张继伟那个人说起来还算好对付,我现在担心那个县纪委的黄一天,他现在可真是快要把青龙县中学的天都给翻了,很多事情你也是知道的!”

    田志高听了这话顿时明白过来,忙凑近程振义问道:“陈县长,我听说那个黄一天把青龙乡中学分管财务的副校长给抓了?”

    “何止是副校长?”程振义苦笑道,“青龙县中学的总账会计,现金会计等涉及到财物的人如今都在县纪委审讯室关着呢。”

    田志高听了这话不由脸色大变,他显然也没料到县纪委办案速度居然如此雷厉风行?青龙县中学校长朱国平才双规几天啊?居然就牵出一大串相关人员?难道朱国平阳痿了?田志高猛的想起了什么,满脸担心冲程振义道:

    “程县长,你可不能再任由黄一天继续往下查了,万一他下定决心一查到底查出不该查的东西,您可怎么向林副书记交代?”

    田志高提出的问题也正是程振义眼下最为头疼的问题,他浓眉蹙起冲着田志高无奈道:“纪委系统办案原本有自己的独立性,那个黄一天又是个不服管的货色,现在他又是扛着市纪委的名义在办案,我跟他好说歹说都不行,你让我怎么办?”

    田志高了解自己主子的个性,往往到了关键时刻总会对一些大事前怕狼后怕虎犹豫不决,否则也不会在青龙县当了五年的县长至今还没混到县委书记职位。

    田志高心想,“这一回可是程县长提拔的关键时期,绝不能让他因为青龙中学的事情影响了升官提拔的大事,程县长已经苦熬了五年,若是这一回再失去提拔机会下一次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程振义不能提拔,自己也就没有希望。”

    程振义见田志高突然三缄其口沉思起来,问他:“小田你想什么呢?我可告诉你,有些事情你知道就行了千万不能往外传。”

    田志高笑了:“程县长我都跟您身边多少年了?这句话还要您反复交代?我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时候该闭口!”

    田志高这一笑似乎让办公室里的气氛也显得轻松起来,程振义也冲着田志高苦笑一下说:“哎呀我最近这是走了什么霉运呀?那个张继伟天天在面前跟我唱对台戏,黄一天又在背地里给我捅娄子,等以后有机会我一定得好好收拾收拾这两王八蛋!”

    田志高谏言道:“老领导,眼下都火烧眉毛了还等什么以后呀?依我看,张继伟那边倒是不着急,那个黄一天您可不能在继续容忍他放纵了!”

    程振义听了这话不由眉毛一挑冲田志高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黄一天刚到青龙县当纪委书记时间不长,就算是林副书记出面也未必就能方便让他滚蛋,我还有什么法子?”

    “您当然有法子呀,您忘了,之前黄一天跟何家兄弟结下了生死冤家,何达平一个月前不是还雇了人对黄一天下手?”

    程振义直到此时才听明白老下属田志高言外之意,他不觉后脊梁猛的一凉忙冲他连连摆手道:“不不不!这种事情万一被公
荒域至尊笔趣阁
安查不出是要坐牢的,咱们可不能冒这样的风险。”

    田志高早料到自己只要说出这建议来,程振义必定会是这副反应,他连忙凑上前劝道:“老领导您怎么糊涂了?您想那黄一天要是真把青龙县中学项目的问题调查清楚了,您还有好日子过吗?眼下的局面就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您可不能再犹豫了。”

    程振义显然被田志高这句话说动了,可他一向有些软的个性却又让他实在是下不来决心,只是坐在老板椅上冥思苦想一副极其为难的表情。

    田志高又在一旁谏言道:“老领导,您要是担心这件事牵连到你,我倒是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程振义听了这话眼神一亮,忙问他:“什么办法?”

    “瞒天过海!”

    “瞒天过海?”

    程振义显然没听懂田志高话里玄机,问道,“什么瞒天过海?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田志高忙把自己的主意掰开揉碎说给程振义听,他说:“你想想看,眼下张继伟搞的政务服务中心项目要靠黄一天从旁协助,而黄一天手里又抓住青龙县中学的问题不放,只要咱们能想办法把黄一天收拾了,一切自然万事大吉。”

    “那你想怎么收拾他?”程振义问道。

    “要么不做,要做就把他彻底铲除!”

    程振义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怯意,他心里明白田志高说的话不无道理,可是为了升官发财要他背上害人的官司心里却又有些惧怕。

    田志高忙解释说:“老领导您尽管放心,咱们这一回不跟黄一天有任何正面冲突,您还记得当初何家兄弟用嘿道手段对付黄一天的时候差点就要得手了,现在整个青龙县的人都知道何家跟黄一天不共戴天,只要咱们......”

    田志高靠近程振义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程振义眉心的皱纹慢慢舒展开来,他冲田志高问道:“这就是你的瞒天过海?”

    “您觉的这招怎么样?等到事成之后,咱们就让县公安局长刘成伟先发制人把何达康的妹妹何茉莉给抓起来,到那会何家兄弟都在牢里带着,何茉莉一个女人还不是想怎么对付都行,关键这招既能灭了黄一天这个祸害又能保住您不受到此事半点影响,绝对是一举两得。”

    程振义听了田志高一番游说后不觉有些心动,他有些担心问道:“小田,你这招确定能行吗?万一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怎么办?那个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

    田志高立马把胸脯拍的“咚咚”响,冲着程振义保证道:“县长,富贵险中求,不满箱也就不可能有成功,真要是万一到了不可收拾的那一步,我田志高绝不会连累老领导您,主意是我出的,事情也是我干的,跟您半点关联都没有!”

    不得不说,田志高的“一片忠心”让程振义非常感动,他觉的自己能有这么一个好下属简直就是老天爷对他的厚待,只要是辜负了下属的一片好心,那就是不会做人,可是想到如果不成的后果,心里还是很害怕。后来又想到如何成功,心里犹豫了一会总算是最终点头同意了田志高的建议。

    其实程振义却没看到,当他被老下属牵着鼻子做出决定的时候田志高眼里闪过一丝说不出的狡诈,这年头原本人心叵测,偏偏程振义却是个反应略显木讷的人。他并不知道,对于老下属田志高来说,自己能够提拔是他升官提拔的全部指望,自己在县长的位置上苦熬了五年,他又何尝不是在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上苦熬了五年?

    就算他程振义能等,田志高却早就等不及了!

    这是一个愉快的周末,傍晚清凉的微风吹拂在脸上,青龙县委大院内郁郁葱葱的灌木随着一阵风想起哗啦啦声音像是一篇大自然的乐章让人听了心情顿觉轻松。县委副书记张继伟最近心情不错,自从上次贾书记到青龙县考察过后,他明显感觉到底下人看向自己的眼神多了几分从未有过的敬重。

    这就是权力魔杖的威力!

    之前大多数人一致看好县长程振义提拔当县委书记的时候,路上冲着程县长主动打招呼的人特别多,但是看见副书记张继伟绕道走的人也特别多。

    现在情况则明显不同,张继伟走在县委大院内很少碰到有人见了他绕道走的现象,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县委常委成员中有好几个私下请他喝酒攀交情,那意思分明是把赌注押在他身上。

    周围的一些潜移默化改变让张继伟原本压抑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他心里最清楚,这一系列的变化都来自于当初县纪委书记黄一天对自己的点拨。

    若是他一语惊醒梦中人说不定自己直到现在还处于被程振义死死压住抬不起头来的无比郁闷中,这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