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书记的求救

正文 第六百零七章 书记的求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虽然不了解古顺河乡拆迁一事以及青龙县中学项目问题究竟藏有什么样的猫腻,但是有一点他心里非常清楚,不管是县长程振义还是副书记张继伟,两人只要一触及到古顺河乡的相关问题就刺毛。

    这说明什么?

    这其中要是没有至关重要的利害关系两人怎么可能斗的热火朝天?尤其是张继伟,自从提拔到青龙县当领导的头一天起就一直心里惦记着古顺河乡那点事。

    还记得他刚上任的时候头一回去古顺河乡暗访被人打成那样都没放弃,现如今董勤河一走他更是大张旗鼓想要插手古顺河乡诸多事宜,事情已经再明白不过了,若是上头没有人对张继伟诸多指示,他怎么可能对一个乡里的拆迁项目如此用心?

    黄一天心里明白,此时此刻张继伟必定按照自己所说的主意迫不及待想要安插一个自己人去古顺河乡当一把手,但是县长程振义绝不会同意,这样一来两虎相争强者胜,庄时运这个原任党委书记若是上头没人保肯定是干不成了。

    他索性又打了个电话给庄时运,对他说:“庄书记,你离开古顺河乡一事我已经帮你开始操作,眼下你得按照我说的做,立刻去一趟程县长那里向他表达清楚你想要离开古顺河乡的决心,这样一来说不定程县长还能给你安排一个不错的职位。”

    庄时运没想到黄书记做事居然如此雷厉风行?但是他想不明白,“既然黄书记主动帮自己操作调整岗位,为什么要自己再去求程振义帮忙?要知道,程振义可是老领导董勤河的老对手。”

    黄一天早猜到庄时运心里在担心什么,在电话里冲他说:“你放心去吧,现在这会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你那党委书记的职位呢?只要你态度积极点对你总有好处。”

    庄时运也不傻,黄一天简单两句话他当即有些明白过来,现在的青龙县政治局面非常复杂,不管是程县长还是张副书记两眼都紧盯着古顺河乡那块地盘上,自己既然存心避开是非越早离开越好。接下来的事情果然不出黄一天所料,古顺河乡党委书记古顺河乡主动向程县长提出“因身体缘故希望组织上允许调动到县城工作”的要求后,张继伟和程振义都迫不及待点头同意并积极推荐了自己人去担任古顺河乡党委书记。

    张继伟推荐的人是服侍自己一段时间的县委办副主任朱大谷,而程振义推荐的人是县农业开发局长,此人以前曾经给程振义当过秘书。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程振义和张继伟万万没想到,当两人绞尽脑汁想要各自耍手段控制古顺河乡形势的时候,暗地里有一股力量已经悄悄行动起来。这天下午,黄一天再次迈步走进审讯何达康的地方,最近一段时间,何达康的案子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只等把卷宗整理妥当后便可以移交法院检察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黄一天在这种时候进审讯室倒是让何达康很意外,他心里最清楚此人个性,一向是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他既然来了肯定有事。

    自从上次黄一天安排了何达康的弟弟和妹妹在审讯室里跟他见一面之后,何达康不得不在心里佩服黄一天尽管年纪轻轻老谋深算的道行却早已超过一些在机关里混了多年的老官场。何达康自诩意志力特别坚定的那一种,何况他又在纪委系统工作多年,对于纪委审案子那一套早已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没想到最终却还是被黄一天给攻下来。

    眼下再看到黄一天,他有种官场高手之间惺惺相惜的感觉,因此对黄一天的态度还算客气。

    “黄书记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不会是又碰上什么想不开的难题了吧?”何达康犀利眼神像是一下子看透了黄一天微笑背后的隐情,这让黄一天脸上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何达康你还真是有一套哈,这都能被你看出来?”

    黄一天变相的夸赞让何达康脸上不由多了几分得意,他再怎么狡猾毕竟也是有虚荣心的,尤其是在得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称赞之后虚荣心得到的满足度大不相同。

    “你看你一进门的时候走路速度缓慢显然头脑中在思考问题,进门后立马冲我笑笑,那笑容看起来跟平常一样可是你的眼睛却出卖了你的内心。”

    “是吗?真没想到何副书记还懂心理学?”

    “在纪委工作了这么多年,要是连一点心理学的知识都没有还怎么跟那些贪官污吏打交道?”

    何达康这句话刚一说出口猛然意识到自己现在也是被双规的贪官污吏,立马住了口脸上露出几分懊丧,黄一天赶忙主动递了一根烟过去,装出一副闲聊的口气问他:“你认识青龙中学的朱国平吗?”
天庭淘宝店sodu


    “朱国平?”何达康眼神里露出几分警惕,过了一会却又变成担心,“你怎么想起动朱国平的心思了?我劝你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万一惹火上身对你黄书记可没什么好处。”

    何达康这句话一说出口黄一天就知道自己今儿来对了,他来之前一直在想青龙中学项目的猫腻到底从哪里打开缺口才好呢?思来想去想到了何达康。

    何达康毕竟在青龙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县纪委副书记,若是青龙中学项目有任何风吹草动,亦或是有人写举报信过来他必定知情,何况何达康眼下正被双规心里肯定巴不得立功减轻刑罚,这时候找他帮忙再合适不过了。

    只是他没想到何达康居然会“好心”劝他别惹事,这让他对青龙中学项目背后隐藏的秘密愈加多了几分好奇,这个项目到底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居然连老狐狸何达康都说出这样的话来。

    “何副书记,咱们青龙县的青龙中学可是建国前就有的百年老校了,我听说那里头出过不少人才,你作为青龙县本地人,你本人也是青龙中学毕业的学生,相信对于母校你多少还有几分感情吧?”

    何达康两眼看向黄一天大约猜到他想要向自己表达什么,脸上却露出几分犹豫不决倒像是正在心里做一个相当重大的决定。

    黄一天顺着自己的思路往下说:“咱们青龙县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县里大多数老百姓都把孩子成人成才的希望寄托在学习上,因此虽然青龙县每年的经济发展一般般,教育事业却表现出相当蓬勃的发展势头,尤其是青龙县中学,我听说不少省城的孩子上不来重点中学都会来这里读高中是吗?”

    何达康点点头。

    “青龙中学如今名声在外,它承载了多少青龙县学生家长的希望,这么好的一所中学要是出了什么问题,将会影响青龙县几届学子的升学前途大事,你作为土生土长的青龙县人,难道你忍心眼睁睁看着这种情况出现却不及时出手将这种可能性扼杀于摇篮吗?”

    何达康脸色黯淡下来,却还是抿嘴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何副书记现在反正已经成了阶下囚对很多事情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何副书记你想过没有,人在做天在看,有些领导干部滥用职权为自己谋私利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早晚是要遭报应的,老百姓的唾沫星子绝不会饶了他们!”

    “现在一个项目起来要倒下多少干部谁能说得清呢?如果只是铺路建桥的项目倒也罢了,大不了路坏了可以重修,可是教育大计往大了说是国之根本,往小了说事关家家户户孩子出人头地机会的头等大事,难道你就眼睁睁看着名声在外的百年老校青龙中学就这么被那帮人给糟践了?”

    何达康默默抬起一双眼睛看向站在面前一副义愤填膺表情看向自己的黄一天,他突然有种陌生的感觉,“这世道还有这样真正心系百姓民声的好官吗?”答案似乎就在眼前,可何达康心里却像是堵了一块难受,若是面前站着一位刚参加工作没两年的官场愣头青跟他说出刚才那番话或许他会不屑瞟一眼,心里还会暗笑对方的肤浅和不谙世事。

    可明明对面站着的人已然官场老妖,他居然还能保持一颗赤子之心?这样的难能可贵只有经历过官场起起伏伏的人才能理解。何达康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被面前这位年轻的老官场给征服了,他忍不住冲着黄一天悠悠叹了口气道:

    “黄书记的话倒是让我这个青龙县本地官员有些汗颜了,我们在位置的时候从没有想过地方的发展,想的就是升官发财。”

    这一回换成了黄一天不出声,他只是静静看向何达康等着他打开心扉对自己道出实情,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刚才那出心底无私天地宽的清戏戏码明显让何达康感动不已。

    何达康想了一会儿说:“你要动朱国平可要有啃硬骨头的思想准备,这个朱国平的底细连董勤河都不清楚,他可是市委林副书记身边极为信任的自己人。”

    黄一天心里倒是一愣,他没想到何达康居然还有秘密瞒着董勤河?看来此人心机可真不是一般的重,最起码他是个头脑灵活懂得为自己多留几条后路之人。

    何达康继续说:“当初我一门心思想要提拔为青龙县纪委书记,结果上头却把你派下来,我知道自己的弱点在哪里,无非是没能接触到市委领导核心圈子罢了,此事过后我特意留心这方面消息探听到青龙中学的朱国平居然是市委林副书记的人,于是我费了点心思总算跟他攀上了交情。”

    “你给他送礼了?”黄一天问,心里已经开始琢磨,如果何达康私下给朱国平送礼证据确凿的话事情可就好办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