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感情为何物

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感情为何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世上事不满意十之八九,就像自己跟胡云诺之间的这份感情,黄一天不愿意强逼着胡云诺做不情愿的事情,就像胡云诺宁可自己受委屈也要他选择冯佳媛一样。真爱从不以占有为目的而是真正无条件从对方角度考虑问题并付出。

    每次跟胡云诺并排躺在双人床上,黄一天总会觉的一种说不出的心安,就像现在当他激情澎湃和胡云诺交流一番后,细心的女人正轻轻帮他擦拭身子,不紧不慢用温热的毛巾将他服侍的特别舒坦。黄一天闭眼躺在床上,伸手摸到女人的发丝摩挲道:

    “别忙了,躺下来休息吧。”

    “嗯。”

    没有多余的语言,更没有太多的海誓山盟,两人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十指相扣不说话却都能感觉到彼此心里说不出的情愫荡漾。

    对于真心相爱的人来说,语言有时候原本多余。

    屋子里安静了好大一会,胡云诺转过身,半躺着伸手抚摸着黄一天的胸膛,轻声问道:“冯副省长那边会不会对你搞什么小动作?”

    “谁知道呢?毕竟冯佳媛是他老人家的亲闺女,换位思考他要是心里真相信了董勤河的挑唆,怎么对付我都不过分。”

    胡云诺听了这话忍不住笑道:“黄一天,你倒是善解人意?等到你未来的老岳父老人家大棍子打到你头上,看你还笑得出来?”

    “无所谓,冯副省长要是存心不想认我这个女婿,我也未必要娶他闺女,冯佳媛的个性你心里是最清楚的,现在还没结婚呢整天恨不得一天三遍查岗,幸亏我跟她一个在底下一个在省城,要是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有矛盾。”

    “可她毕竟有个当领导的父亲,再说了,你不说冯氏一族在省城四大家族的地位不可小觑吗?还有她那个表哥又有通天的本事,你做了冯佳媛的老公有些资源顺手拈来那可是别人做梦都想得到的。”

    “有得必有失啊!”

    黄一天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身看向胡云诺问她:“你看着我跟别的女人在一起就一点也不妒忌?难道你就铁了心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坚决不同意跟我结婚过一辈子?”

    胡云诺笑了,那脸上的笑容像极了圣洁的莲花,黄一天觉的这世上美女的笑容有千万种,但只有胡云诺的笑才是最无邪动人。

    胡云诺说:“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跟你不合适,再说我的前夫又是个不成器的家伙,他以前跟我离婚的时候就满心不情愿,要是知道我又结婚了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到时候万一连累你岂不是更糟。”

    黄一天还是头回听胡云诺主动提及前夫,颇为好奇问她:“胡姐,你前夫到底是干什么的?我记得你前几年嫁到了省城,怎么后来又离婚了?他对你不好吗?”

    胡云诺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她显然不想对这个话题深谈太多,只是敷衍口气:“算了算了,都是些成年旧账还提老黄历干什么?眼下只要你步步高升就是姐最大的心愿。”

    黄一天心里不由疑惑,关于胡云诺前夫的话题他之前也曾经跟胡云伟聊过,每次一说到关键处胡云伟就卡壳,好像胡云诺之前嫁的是什么见不得光的男人,就是不肯说出她前夫到底姓甚名谁在哪混事?

    按理说,胡云诺对他从来是无话不谈,唯独涉及前夫问题,胡云诺总是三缄其口不肯泄露半点风声,兄妹两人这样的口风严实倒是让黄一天心里不由起了疑心,“胡姐之前到底嫁了个怎样的男人?怎么两人都不肯提及呢?”

    第二天一大早,黄一天正搂着女人睡的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他极其不情愿睁开双眼,伸手摸起床头柜上的电话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电话里传来县纪委办公室主任急促声音:“黄书记,县里出事了您赶紧回来吧!”

    黄一天“忽”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几分冲着电话问道:“出什么事了?”

    办公室主任汇报说:“昨天县委张副书记去古顺河乡调研,说是为了青龙中学拆迁问题,没想到古顺河乡党委书记庄时运居然当众和张副书记为了拆迁问题吵起来了。

    张副书记当时气疯了,回到县里后立刻找到主持工作的程县长,要求对这件事必须拿一个说法出来,所以今天一大早程县长就让秘书通知所有县委常委立刻召开紧急常委会议。”

    “县委常委会什么时间召开?”黄一天问。

    “上午九点整。”

    黄一天低头看了一眼时间,难怪办公室主任这么着急给自己打电话,现在已经是上午快八点了,也就是说自己一个小时之内必须要赶回青龙县参加常委会。

    
豪门养成之撩妻在上sodu
他对着电话说:“行了,我知道了。”

    顺手挂断电话后,黄一天让自己的脑子先冷静下来,这事发生的看似偶然其实必然,他知道县委副书记张继伟心里一直为了以前在古顺河乡被打一事耿耿于怀,如今好不容易熬到罩着古顺河乡的县委书记董勤河走了,他能不想方设法找碴清算旧账?

    “真是小肚鸡肠!”他忍不住在嘴里骂了一声。

    刚刚在睡梦中被电话铃声吵醒的胡云诺一脸睡眼惺忪看向身边的男人,冲他问道:“这一大早骂谁小肚鸡肠呢?”

    “除了张继伟还能有谁?”

    黄一天一边起床穿衣服一边把刚才电话里的事跟胡云诺说了一边,末了总结道,“你说这个张继伟心眼有多小,成年旧账非得翻出来干什么?我看他就是吃饱了撑的!”

    胡云诺听他发牢骚不禁好笑,只是她心里惦记黄一天早饭来不及吃就要赶回青龙县开会,赶紧也从床上爬起来打开微波炉热了几个面包和牛奶让他带着坐在车上时吃点。

    黄一天梳洗完毕出门的时候,胡云诺的爱心早餐也好了,两人顾不上多说什么,黄一天赶忙急匆匆下楼,胡云诺却连忙回头跑到楼上窗前一直等到男人的专车驶离宾馆大门才悠悠叹息一声收回目光。

    九点整,青龙县委三楼会议室里,所有县委常委们济济一堂,这是原任县委书记董勤河离任后,由主持工作的县长程振义亲自主持召开的第一次全体县委常委会议。

    黄一天几乎是踩着时间点进了会议室,他刚进门后不久程县长也来了,一进门毫不犹豫一屁股坐在之前董勤河坐的位置上,头也不抬说了声:

    “现在开会!”

    不得不说,程振义最近一段时间官架子可是比以前大多了,以前他见了县委常委成员好歹也要点头吆喝一声,“来了!”“吃过了!”,现在每天拉着一张脸好像全世界都欠了他多少钱似的。

    县委常委会一开始,县委副书记张继伟就怒气冲天把自己昨天在古顺河乡调研时发生的不愉快添油加醋说了一遍,张继伟说:“古顺河乡拆迁有问题显而易见,那个庄时运若不是心虚凭什么不让县里工作组进去深入调查?要我说,他就是故意!”

    张继伟猛的抬高音量:“他庄时运不过是古顺河乡一个乡党委书记,是谁给了他权力居然敢阻拦我这个县委副书记进去调研?依我看,董书记人虽然已经离开了青龙县,他手底下一帮得力干将却还像是他一直留在青龙县一样只对他一个人忠心耿耿呢。”

    张继伟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醋意,说话间还不经意在县委常委中几位董勤河的人脸上扫视一圈,那意思分明是指桑骂槐。

    黄一天听张继伟一番话倒是觉的心里奇怪,他记得董勤河临走之前特意把古顺河乡党委书记庄时运弄进了准备提拔干部名单,这个庄时运既然很快要被提拔离开古顺河乡不是因为夹着尾巴做人平安过渡吗?怎么会当着众人的面跟张继伟呛起来?

    为官之道平安是福。

    这么简单的道理想必庄时运身为一名乡党委书记不可能不明白,难道这件事真像副书记张继伟说的那样,“里头暗藏的猫腻相当之大。”

    张继伟情绪激烈说了一番话后,当即在县委常委会上提出:“对于古顺河乡拆迁事宜必须立刻马上由县纪委组织调查组进行调查,我们一定要把盖子掀起来才能彻彻底底把其中存在的问题调查清楚并将相关涉及官员依法查办。”

    县长程振义听张继伟说话口气已然断定古顺河乡拆迁一事暗藏猫腻,而且还义正言辞要求大张旗鼓进行调查,脸上顿时露出几分不高兴。

    他对张继伟说:“张副书记,你昨天在古顺河乡受了委屈我们都能理解,但是你因为古顺河乡党委书记庄时运对你态度不好的个人恩怨就要兴师动众调查拆迁事宜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如果领导受气就让纪委去查,以后谁还敢干事?”

    张继伟立马像是被踩了尾巴跳起来,冲着程振义冠冕堂皇道:“程县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张继伟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吗?我现在不过是就事论事。”

    “既然张副书记就事论事,那我也就事论事说两句,我的看法是,即便是庄时运对你的态度的确有所欠缺不过是一个下级官员素质问题,或者说个人的习惯品德问题,跟古顺河乡拆迁问题压根扯不上边,或者说不要因为个人影响工作。

    如今咱们青龙县的情况诸位心里都清楚,群龙无首,下一任的县委书记上头还没任命,我这个县长主持工作也不好多说什么,总之我认为目前稳定大局是第一位,发展是第一位,经济不发展说什么我们都是罪人,各位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