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内部消息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内部消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小洪见董勤河果然对自己说的消息上了心忙冲他连连点头保证:“董书记,有些事就算是想瞒也瞒不住,不信您可以随便找个人去迎春宾馆打听,凡是宾馆里的老员工没人不知道黄一天跟老板娘之间的关系,两人可是一直都没断了联系,听说那老板娘离了婚一门心思跟定他了,他对老板娘也是有情有义,两人在宾馆里亲热从来也不避讳外人。”

    小洪把话说的这么清楚董勤河要是再怀疑显然就不合适了,不过他也看出来了,眼前这位市招商局的美女好像对黄一天的印象也不咋地,刚才说话还称呼黄一天“老领导,黄书记”说着说着激动起来便张口直呼,“黄一天”。

    董勤河心思转动间举了举手里的酒杯冲小洪笑道:“来,咱们把这杯酒喝了吧。”

    小洪见状也冲他举了举酒杯将手里一杯酒一仰脖子一饮而尽,喝完后还特别率性冲董勤河做了个酒杯翻下来的动作意思自己滴酒不剩。此时的董勤河俨然没了之前准备挑逗美女的心思,他心里正在筹划一件对他来说比撩拨眼前的美人更加重要十倍百倍的事情。

    热闹的包间里依旧是一片喧哗,没有人注意到董勤河和小洪推杯换盏时各自心有所谋说了一番话,当小洪端着酒杯给董勤河敬完酒后似乎一下子心情高兴了不少,坐回自己酒桌后“咯咯咯”笑声不时传到邻桌董勤河的耳朵里。

    晚上,当董勤河酒足饭饱回到宾馆房间,他顾不得洗澡换衣服径直一个人坐在房间床上,两眼盯着床头柜上的电话静静发呆。此时的董勤河脑子里像是有两个声音在打架,一个声音对他说,“这次绝对是个整倒黄一天的好机会!想想自从黄一天到了青龙县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件事不是戳心窝子让自己难受的事?

    偏偏这家伙仗着背地里有人撑腰压根就没把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若是他身后的大树不再罩着他,看他还不是一夜之间凤凰变乌鸦!”

    另一个声音却又说,“算了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之前屡次跟黄一天针锋相对的结果怎样?还不是被逼的步步退让?现在都已经一切尘埃落定自己也即刻出发去外地招商引资,何苦现在又弄出动静来?

    再说那个黄一天绝不是容易对付的主,就算自己在背后给他上眼药水谁知道他背地里又会耍什么花招重新博得副省长父女俩的信任?万一到了那时候自己岂不是落一个里外不是人?”

    董勤河脑子里左思右想拿不定主意,眼看手表上指针慢慢转到十点整,他心里愈加急躁起来,“这时候要是再不打电话时间就有些晚了,怎么办呢?”

    晚上十点零五分,董勤河还是抬起一只汗津津的手摸起了床头柜上的电话,手指像是灌了铅一样一个个无比仔细拨出冯副省长手机号码。

    “您好冯副省长,我是小董啊,这么晚还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电话拨通后董勤河一脸讪笑隔着电话对老领导说抱歉。

    冯副省长显然心里清楚,这么晚了有老下属打电话过来必定有事,于是他略带严肃口气问董勤河:“小董啊!这么晚了有事吗?”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宴请市招商局的领导吃饭,认识了普水县的一个领导,听说了一件事思来想去还是向老领导您汇报一下心里才能踏实。”

    董勤河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冯副省长说话声音似乎多了几分严谨,问他:“什么事你说吧。”

    董勤河于是把今晚在饭局上遇到普安市招商局的小洪同志,此人之前是黄一天的老下属包括小洪跟自己说的一番话全都一五一十向冯副省长说了一遍。

    董勤河这番话说完后明显感觉到冯副省长情绪有了极大波动,虽然他尽量压抑脾气冲董勤河道谢,“小董你费心了,谢谢你及时提醒我这个问题。”

    董勤河忙说:“应该的应该的,毕竟老领导您只有这么一个宝贝闺女,谈朋友找对象也是影响女孩子一辈子幸福的终身大事我既然是听到了消息哪能不及时告诉您呢?”

    冯副省长在电话里跟董勤河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后顺手挂断电话,董勤河手里却一直拿着电话听筒,当他耳边听到听筒里传来急促“滴滴”声不知怎的心里有种莫名兴奋的感觉。“黄一天啊黄一天!你他娘的多行不义必自毙!要是惹毛了冯副省长,看你以后还怎么牛逼!”

    窗外夜色深沉,省城东郊靠近富贵山的一栋三层别墅内,装潢精致的客厅里冯副省长正黑着一张脸扔下手里电话,突然抬高嗓门冲着楼上女儿房间喊一声:

    “冯佳媛!你给我下来!”

    一旁正坐在沙发上陪他看电视的老婆吓
网游之荒古时代全文阅读
了一跳,冲他嗔怪眼神看了一眼,没好气道:“这大半夜的喊什么喊?耳朵都给你震聋了。”

    冯副省长见老婆不高兴,忙一屁股坐到老婆身边心急解释:“你知道刚才电话是谁打来的吗?”

    老婆冲他一瞪眼:“谁呀?至于把你激动成这样?”

    冯副省长这些年在在官场混的如鱼得水主要得益于老婆娘家势力庞大,虽说如今领导级别高了,当着老婆的面说话却还是不敢过于放肆。不过今天这件事却由不得他不生气,毕竟是涉及到宝贝女儿一辈子终身幸福的大事,别说是关于女儿男朋友作风问题,哪怕是女儿受了对方一丁点的欺骗他也绝不会轻饶那家伙。

    都说女儿是老爸前世的小青人,冯副省长这些年什么样的场面没经历过?唯有面对涉及到女儿的问题才会乱了分寸,就像女儿之前拗脾气非要去普水县参加公选干部,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却还是被逼点头答应下来,谁让女儿一出生就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任性惯了呢。

    冯副省长见老婆俨然没有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赶忙三言两语言简意赅把刚才青龙县委书记董勤河在电话里跟自己说的一番话一五一十跟老婆说一遍,那就是黄一天根本就是一个花心大萝卜,背着女儿搞情人。老婆听了也有些愣怔,冲冯副省长问道:

    “你说这个董勤河说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要是照他说的那样黄一天一直跟那个叫胡云诺的混在一块,那咱们女儿算什么?”

    “所以嘛,我说这事必须弄清楚了,否则,我的心里不安,黄一天那小子要是敢这么对待我女儿,我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冯副省长见老婆总算是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当着老婆的面恶狠狠发誓道:“只要我确定这件事属实,你看我怎么收拾他!”

    冯副省长话音未落听见楼梯上传来女儿清脆声音:“老爸,你这大晚上又在家里发狠要收拾谁呢?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劝你呀别有事没事得罪人,否则等到退休的时候家门口排队过来要找你秋后算账的人看你老面子往哪放?”

    冯佳媛其实刚一听到老爸在楼下喊自己就从房里出来了,走到楼梯口听见老爸正对老妈说起刚才青龙县委书记董勤河打电话告密一事便停住脚听了一会。

    当她听到老爸说出,“董勤河说的有鼻子有眼,黄一天在普水县有个老相好叫胡云诺,现在是普安市迎春宾馆老板娘,两人一直狼狈为奸厮混在一块已经成了当地很多人都知道半公开秘密”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黄一天和胡云诺的关系她早就知道,也早知道黄一天的感情经历,郝佳丽抛弃了一无所有的黄一天,而当初若不是黄一天的正牌女友秦佳妮变心,跟黄一天认识多年的胡云诺坚决不肯答应嫁给黄一天,最后黄一天也绝不会心甘情愿成为她冯佳媛的男朋友。

    黄一天一向是个做事光明磊落的人,当初跟在在一块的时候就把所有的情事过往都说的清清楚楚,他曾经说过,“胡云诺不仅是他割头不换的好兄弟姐姐,更是他一辈子感激的恩人,如果冯佳媛日后不能容忍他像是照顾家人一样照顾胡云诺她尽可以提前说清楚。”

    冯佳媛相信黄一天说的每一句话,她相信他曾经那么炙热的爱过秦佳妮,也相信他对胡云诺的感情是多年交往沉淀的亲情和感恩之情,更相信他是打定了主意一心一意跟自己白头到老。女人,在没有遇上心上人的时候其实心里往往早就迷恋上了“爱情”这东西。

    在冯佳媛的心里黄一天几乎符合她对于心目中白马王子所有想象,温柔多情帅气逼人,特别是他那由骨子里散发出来的男人气概更是让她早已被男人彻底征服,这么优秀的男人若是没有女人惦记那才真是奇怪呢。没有女人喜欢的男人自己会喜欢?

    现在,当听到父母坐在沙发上因为董勤河刚刚打来的电话气愤不已,她心里忍不住暗骂一句,“杀千刀的董勤河怎么像个长舌妇一样整天搬弄是非。”

    她故作轻松下楼走到沙发前冲父亲问道:“这大晚上不让人睡觉又在这捣鼓什么呢?”

    冯副省长见女儿下楼忙冲她招招手:“你过来过来,老爸跟你说件事。”

    冯佳媛一脸不耐烦:“有什么好说的?我刚才听见了,不过是那个董勤河没事找事背后嚼舌头根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冯副省长两口子见女儿一脸的无所谓倒是愣了一下,父亲冲冯佳媛教训道:“你这是什么态度?人家董勤河好心好意提醒你小心,你倒是怪人家多事?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对那个黄一天到底了解多少?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