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出尔反尔

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出尔反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正低头看文件的洪书记听了这话抬头冲董勤河没好气白了一眼:“你以为人家黄书记跟你董勤河一样出尔反尔?我了解黄书记的个性,他虽然年轻却是个说话算话的主。”

    董勤河见洪书记话里明显偏帮黄一天的意思心里不由暗暗嘀咕,“瞧瞧洪书记提到黄一天那家伙的说话口气哪像是上级评判下级?明明就是已经在心里把人家当成老领导未来女婿对待才会一味包容。”

    洪书记看出董勤河眼里露出几分不悦,早看穿他心里所想,索性放下手里的文件两只手交叉在胸前胳膊肘搁置在办公桌上两眼幽幽看向他没好气道:“怎么?你董勤河还不高兴了?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凭什么给人家黄一天撂脸子?之前你当着我的面怎么说来着,回去后一定跟黄一天搞好团结,你就是这么搞团结的?”

    董勤河自知理亏冲着洪书记抱怨道:“洪书记,你是不知道黄一天那脾气,有些事我也是被逼的,你说我一个县委书记怎么着也得在下属面前树立点领导威信吧?他倒好,一上任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开始抓人,你说我这面子往哪搁?”

    “那你倒是说说,他抓的那些都是什么人?他既然是当了县纪委书记,查案子抓腐败分子就是他的本职工作,他一心一意想把工作做好,想维护好一个地方的政治环境,难道不对?你这县委书记不仅不支持还在背后使绊子,你这又是什么领导风格?”

    董勤河见洪书记一味曲解自己话里的意思,忙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向洪书记汇报道:

    “洪书记,下属正常工作当领导的当然要支持,但是黄一天在青龙县办的案子没有一个使用常规手段,你说我一个县委书记有些案子的知情权最起码该有吧?他倒好,抓人之前不向我汇报也就算了,案子审讯情况一样不向我汇报,您说他眼里还有我这个县委书记吗?”

    洪书记听了这话不由皱眉,冲他冷脸道:“我说你董书记是不是越过越糊涂了?纪委系统办案本来就该有独立性这一点你不是不知道,难道纪委是你的私人侦探,有什么东西都要向你汇报,怎么有独立性?怎么这时候又拿这一条来对黄一天挑刺?”

    董勤河真是没想到洪书记居然如此偏袒黄一天?什么叫“纪委办案有独立性”?县一级政府从来都是县委书记一人独大,只要是发生在自己管辖行政区域内大事小事都必须经过县委书记点头才能决定。

    公检法系统办案独立性早就宣传的人尽皆知,可又有哪个县一级的政府会严格遵照执行?哪个县里的县纪委书记不是以县委书记马首是瞻办案子?他黄一天这个青龙县纪委书记工作风格也“太独立”了吧?独立的让人看上去更像是目中无人!

    董勤河心知洪书记一向对黄一天印象颇佳,有些话跟他说了也是白搭,他索性闭上嘴巴不说话,洪书记见两人一言不合索性也不吭声,两人一块坐等黄一天的到来。

    过了好大一会,黄一天推门进入市纪委洪书记办公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副相当宁静的场景,洪书记正坐在办公桌旁批阅文件,青龙县委书记书记董勤河则坐在办公室沙发上百无聊赖翻看当天报纸。

    黄一天一进门,两人眼神的焦点全都集中在他身上,洪书记当即从老板椅上站起来,冲着黄一天伸出热情双手:“欢迎欢迎!黄书记,咱们董书记今儿一大早就来了,他可是等你多时了。”

    黄一天闻此忙转脸冲董勤河微微一笑招呼:“董书记您也来了!”

    董勤河心说,“奶奶的,我不来行吗?我小舅子都被你关起来了,我要是再不活动活动恐怕接下来你黄一天要抓的人就是我董勤河了。”

    人生如戏全看演技。

    虽说董勤河心里现在真是对黄一天厌恶至极,可既然有求于人也不得不底下高贵的头颅,他赶紧学着洪书记刚才模样从沙发上站起来,“热情”伸出手与黄一天握了一下。三人寒暄了几句客套话后,洪书记当即引入正题,先眉眼温和冲黄一天问道:

    “黄书记,听董书记说你昨天又把他小舅子给双规了?上次这件事你们俩不是已经和解了吗?怎么会又闹这么一出?”

    黄一天早猜到今天洪书记着急叫自己八成是为了充当自己和董勤河之间的和事佬,一见面果不其然心里顿时一肚子委屈当着洪书记的面倾倒出来。

    “洪书记,我黄一天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吗?我既然答应您的事情当然会做到,我回去就让人把屠德钧放了,但是董书记对我言而无信我又能怎样?人对我不义,我也只能无信!”

    “董书记对你言而无信?
笑枕江山吧
”洪书记听闻此话忙眼神转向董勤河问他,“董书记,今儿关起门来也没外人,你给我解释清楚倒是到底怎么回事?”

    此时的洪书记有点像是古代手拿惊堂木专门审讯案件的七品芝麻官,问完了原告问被告首先要把“案件”的内情调查清楚。

    董勤河心里明知道是什么事情,却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连声喊冤:“黄书记肯定是误会了,我哪有对他言而无信?”

    黄一天见董勤河存心耍赖索性转过身子直面他,盯着他那张阴晴不定的脸庞掷地有声质问道:“董书记,咱们今天当着洪书记的面不说假话,当初是不是你让宣传部长侯大海找我谈话?表达想要跟我和平相处的意思?”

    董勤河见黄一天旧事重提本不想搭理他,可他见洪书记正一双眼睛瞪着自己,只好面前敷衍一声:“有这事,不过侯大海他......”

    “咱们先不管侯大海那笔账,你只要当着洪书记的面承认了这件事就行,当初你是不是答应县纪委干部调整方案名单上县委常委会绝对没问题。”

    “我?”董勤河一时语塞,迟疑了半天愣是没再说出一个字。

    黄一天见状转脸看向洪书记严肃道:“洪书记,自从您上次找我谈话后,我真是一忍再忍,别的不说,单说青龙县教育局的案子,教育局长贾小微已经呈现出来的问题就有一大把,若不是我看在这位女局长和咱们董书记私下有几分交情的份上,她早就够双规了。”

    洪书记听了这话脸上露出讶异神情,他听得出黄一天话里的意思,“若不是因为一旦双规了那个女教育局长有可能牵扯出董勤河,他早就对那女局长下手了”。

    洪书记觉的从这件事也可证明黄一天对董勤河的确是有所隐忍,但董勤河却是个出尔反尔的角色,之前答应他的事情根本没兑现。洪书记看向董勤河的眼神不由透出一股凌厉,他抬起手指敲了敲办公桌面冲董勤河喝问:

    “董书记,你倒是跟我说说,黄书记说的是不是确有其事?”

    董勤河今天一早急匆匆赶到市纪委来找洪书记的目的是为了解决燃眉之急,让洪书记从中说和一下把自己的小舅子屠德钧从县纪委弄出来。他没想到洪书记眼下倒是把自己当成公正不阿的“包公”问东问西开始判案子说公道了?这让他心里不由暗暗焦急,“照这样的谈话模式,今天岂不是成了洪书记和黄一天一条心对自己开批判会?那怎么行?自己今天坐在这里是肩负救人使命的。”

    他连忙冲洪书记满脸堆笑:“洪书记,冯副省长之前跟我说了,鉴于黄书记跟他之间的特殊关系还请你帮忙劝劝黄书记,有些事得过且过也就算了,不管怎说,好歹咱们都是冯副省长照应的人一家人,关键时候不说两家话。”

    黄一天听董勤河现在嘴上花言巧语说跟自己是一家人不禁对他的说法嗤之以鼻:“董书记可真是会开玩笑,当初你在县委常委会上出尔反尔否决我提出的干部调整方案时怎么不说咱们是一家人?这会子再想亡羊补牢是不是有些晚了?”

    “不晚不晚!”董勤河依旧是满脸讪笑道,“黄书记请放心,纪检系统干部调整出现问题,那是我做事的确有所偏颇那也是我考虑不周,这一回咱们既然来到洪书记面前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从今往后我董勤河一定言出必行绝不会再耽误黄书记工作事宜你看行吗?”

    解铃还须系铃人。

    洪书记心里明白,冯副省长一个电话打过来要他帮忙调节青龙县委书记董勤河和县纪委书记黄一天之间的矛盾纠葛,他所要做就一件事:让两人当着自己的面握手言和不再内斗。

    眼看董勤河主动底下脑袋表明态度,洪书记又把眼神投向黄一天,想要听听他此时此刻对于青龙县那一摊子事到底是什么想法。

    黄一天很是直接的说:“洪书记,事已至此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无论如何董书记的小舅子屠德钧我是绝不能同意再放出来,县纪委对他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原本就已经惹的办案人员心里不服气,万一这一回再把屠德钧放出来,我对底下人也不好交代,我一个纪委书记的面子又何在?”

    洪书记闻言轻轻点头表示理解,一旁董勤河却一下子炸起来,他昨天辛辛苦苦跑了趟省城,今天一大早连早饭都没吃巴巴的跑到洪书记办公室来忙忙碌碌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小舅子屠德钧从县纪委捞出来,现在他黄一天居然明确表示不肯放人?

    如果早知道黄一天坚决不放人,那他还费心劳神干什么?何必要找那么多的人,不是五是找死,再说怎么向老婆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