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承诺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承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县委书记董勤河的办公室门开着,黄一天刚进门的时候董勤河的态度还算热忱,当他看到黄一天拿出那份县纪检系统干部调整方案一张脸瞬间拉黑。

    董勤河心里记挂着自己答应过何茉莉的承诺,他答应过何茉莉一定会想方设法把她的大哥何达康从纪委捞出来,现在黄一天急着想要调整纪检系统干部岂不是向所有人发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县里纪检系统已经进入了大洗牌的阶段?何达康的案子基本上可以定调了,那怎么能行?

    董勤河手里拿着那份人事调整方案只看了一眼便丢在一旁打着官腔对黄一天说:“黄书记,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毕竟你到县纪委上任时间不长,草率拿出干部调整方案未必成熟,我也不敢把这个不成熟的方案轻易的上会,再说,即使上会,到时候再不通过你也不好看。”

    黄一天听了这话立马窥透董勤河心里不情愿的意思,谁不知道共产党办事最怕一个“拖”字,只要是沾染上这个字很有可能结果就会变成不了了之。以黄一天一贯雷令风行的工作作风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董勤河跟自己打太极隐忍不发?他连忙适时提醒董勤河:

    “董书记,这份方案可是之前侯大海跟我谈好的。”

    董勤河心里自然明白黄一天之所以把这份调整方案捧到自己面前也是事出有因,只是现在侯大海已经不见踪影,何茉莉那又是情意绵绵对他充满期待,无论如何他不想伤了小仙女的心。董勤河心知在这件事上自己失信在先,但是在美人和下属面前他毫不迟疑选择取悦美人,他见黄一天一脸严肃看向自己,只好冲他含糊其辞敷衍道:

    “黄书记,最近咱们青龙县正是多事之秋,你说侯大海部长作了犯法的事情,这一失踪不知道多少事情对不上路子,我这心里也正着急呢,要不你那事情先等等再说,等我把手头要紧的事情先处理完再让秘书打电话通知你,行吗?”

    黄一天这回算是彻底听明白了,董勤河明摆着想赖账?什么叫“先等等再说”,恐怕等到黄花菜凉了他董勤河也不会让秘书打电话通知自己。

    官场套路深,老妖须谨慎。

    他见董勤河出尔反尔脸上露出明显不满,他对董勤河严肃口气汇报道:“董书记,我们县纪委最近手里的案子不少,我这个新上任的县纪委书记必须要调动下属干事的积极性,这份方案弄出来不是一两天了,何况之前侯大海已经跟我谈好了相关事宜,只要你什么时候组织召开县委常委会过一下就行了,为什么非得拖延时间呢?”

    董勤河见黄一天对自己说话态度透着几分不耐烦心里也有些不乐意起来,他心想,“到底你黄一天是县委书记还是我董勤河是县委书记?你是一把手还是我是一把手,怎么你一个下属在领导面前说话比我还硬气?”

    他原本心里不情愿通过黄一天提交的那份人事调整方案,这会见黄一天态度生硬愈加心里不耐烦,索性冲着黄一天拉下脸表态道:

    “黄书记,你口口声声说侯大海答应你通过这份人事调整方案,可是侯大海现在已经找不到了,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董勤河居然翻脸不认账?

    黄一天急了!

    他冲着董勤河没好气道:“董书记你这话怎么说的?当初侯大海要是没有你一把手的指示他作为宣传部长和人事调整没有任何关系敢去找我谈判吗?现在侯大海出事了你就想把以前承诺的事情推的一干二净,你这样的做法哪像是男子汉大丈夫所为?”

    黄一天这话说的明显有些重了,居然当着领导的面贬损领导不是男子汉大丈夫,这让董勤河心里不由一股火涌上来,他伸手一指黄一天呵斥道:

    “黄一天,你跟领导说话什么态度?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我董勤河怎么做事还轮不大你黄一天来指手画脚。”

    眼见董勤河恼羞成怒黄一天心里也是愈加不痛快,他憋不住一股火上来冲着董勤河反唇相讥:“再大的领导总得言而有信?你董书记之前跟我谈好的事情现在为什么又反悔?”

    “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我是亲口答应你了吗?侯大海答应你的事你找侯大海去,你找我干什么?”

    “董勤河你别太过分!你要是不点头侯大海当初有胆子找我谈判吗?怎么现在侯大海失踪了你就有理由推翻一切了是吗?你要是跟我不讲信用可别怪我翻脸无情!”

    “翻脸无情?”

    董勤河忍不住脸上冷笑一声,他两眼看着眼前年纪轻轻的县纪委书记瞪着一双眼睛冲自己怒目而视突然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讽刺。

    “我董勤河什么
钢铁战警最新章节
时候混到这种田地?居然连一个年纪轻轻的县纪委书记都敢用这种大不敬的口气跟我这样针锋相对说话?”董勤河心想。

    他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透出几分冰冷,他觉的自己对这位有背景的年轻县纪委书记的忍耐已经到了某种极限,他伸手一指黄一天厉声呵斥:

    “你给我滚!”

    董勤河居然对自己下了逐客令?而且还是用这种相当不待见的口气!黄一天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他气的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冲着董勤河恶狠狠下了战书:

    “董勤河!既然你做人做事是如此的小人,我也就不会再和你讲什么君子行为,我该如何做就会如何做,保证不会被人说阻碍,咱们走着瞧!”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黄一天到底有多大能耐!”董勤河寸步不让针锋相对。

    黄一天从县政府大楼出来后简直气的要吐血,董勤河身为堂堂县委书记说出的话居然能反悔?这他娘是人干的事吗?他在心里暗下决心,“既然你董勤河不仁就不能怪我黄一天不义,原本我念在你跟我至少没有撕破脸的份上一直对你忍让看来以后是不必了!”

    心情郁闷的黄一天回到县纪委的办公室后,正好下属进门向他汇报了两项工作。

    头一项工作,下属反映最近青龙县很多单位对好不容易招商来的一些企业存在吃拿卡要现象,今年年初开始全国各地掀起了招商引资的热潮,企业老板的选择增多了,青龙县的招商软环境不好一下子走了很多原本有投资意向的老板。

    第二项工作,之前按照黄书记的部署私下调查何达康的弟弟何达平的时候发现一个新情况,县委书记董勤河最近跟何达康的妹妹何茉莉关系相当暧昧,调查人员不止一次看到董勤河跟何茉莉在邻县宾馆开房。

    黄一天听了这话顿时脑子里反应过来,难怪董勤河现在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敢情其中猫腻出在这?他当即指示下属,“对董勤河和何茉莉的跟踪调查加大力度,争取拍到能够证明两人之间存在不正常关系的确凿证据。”

    至于青龙县今年招商引资老板走了不少的问题,黄一天的意见是,“现在政府部门对于招商引资企业审批程序太多,如果青龙县能够在全市率先成立行政审批中心,把所有审批权的单位全都集中到一起办公,想必那些投资商会欣慰很多。”

    下属听了这话一脸不可置信神色看向他,皱着眉头琢磨了半天才站在一旁怯怯说了句:“黄书记,您说的这个叫什么行政审批中心能行吗?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国内哪个市里有这样一个单位?符合国家法律规定吗?”

    黄一天心里明白,再过几年全国各地各级政府的行政审批中心将会满地开花,只是这时候还没有主动站出来吃第一只螃蟹的人,所以下属才会既感到新奇又有些担心。他冲下属安慰口气:

    “你放心吧,但凡改革总是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质疑声,改革必须要经受阵痛,我县纪委就是要为整个县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做改革的急先锋,哪怕现在说出来有些领导想不通那也是正常现象,要改革就要不怕阻碍,不怕困难。”

    下属在一旁一边点头一边担心道:“别的领导要是不支持您的改革倒也没什么,我就担心咱们县里的一把手董书记万一不同意,那可就麻烦了。”

    此时提到董勤河的名字,黄一天脑子里瞬间闪过几个与他相关信息,他若有所思冲下属微微一笑相当笃定口气说:

    “你放心吧,董书记目前可能不了解我们纪委的工作内容,我会想办法让他了解的,如果了解了,一定会同意我的改革建议的!”

    下属听了这话脸上不由露出笑容,附和道:“如果董勤河书记能支持那当然是最好的,咱们纪委的工作没有县委领导的支持哪行呢?”

    下属心里有数,新来的黄书记虽然年轻却是个言出必行的领导,在青龙县担任县纪委书记时间不长却已经大刀阔斧对县内政治环境做了下了大力气整改,既然他说董书记会同意,那就一定能行。下一秒的功夫,下属听见黄一天对他公事公办口气指示道:

    “有个案子你去安排一下。”

    “您说。”下属本能身子站直挺了挺腰杆。

    “你马上组织一个调查组进驻县教育局,之前咱们双规了县教育局的办公室主任也掏出了不少东西来,这条线只要抓紧时间深挖下去必定有重大收获。”

    下属听了这话不由脸上一愣,他首先想到的一件事,“县教育局长贾小微可是县委书记董勤河的老相好?黄书记贸然派人进驻县教育局难道不需要跟董书记打声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