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阵营大乱

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阵营大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得有多深的仇怨哪?

    市领导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问道:“黄书记,你能不能透露一下到底何达康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我意思这样让何家人心里有些分寸。”

    黄一天犹豫了一会,对老领导说出了“侯大海”的名字。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侯大海最近一阵子不时往孔杰家里跑的消息早已传到黄一天耳朵里,尽管他不知道侯大海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当孔杰的家人高举横幅跑到市政府大门口上访的时候他心里便一下子全明白了。既然侯大海先不仁,那就不能怪他黄一天不义!

    当晚七点三十分左右,一辆黑色公车慢慢停稳在青龙县某别墅区大门口,满身疲惫的侯大海慢悠悠晃动着身子从车上下来,迈着略显迟缓的步伐往家的方向走去。

    侯大海今天真是累坏了!

    自从他下午四点多赶到市委大院门口开始劝说孔杰家人停止上访直到现在差不多三个多小时滴水未进,最近两天气温又那么高,这让平日里一向养尊处优的侯部长此时感觉喉咙要冒火肚子更是饿的咕咕叫,他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赶紧坐到自家餐厅桌旁先大快朵颐把肚子填饱再说。

    侯大海家的别墅位于别墅区内进门第二排东边第一家,从别墅区大门到家门口的距离不超过五十米,往常这么近的距离侯大海一向是步行回家。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肚子太饿的缘故还是实在太累了,侯大海觉的脚底下沉甸甸抬不起来,他有些后悔刚才让司机在小区大门口把车停下来,直接开到家门口多好。

    眼看着走在路上已经能看到自家楼上灯亮,侯大海整个人似乎轻松了一些,他正要从主干道拐弯进入通往自家门口的青砖小路,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一声,“侯大海!”他本能回头望了一眼却突然感觉有个黑乎乎的袋子从天而降将他整个脑袋套起来,几乎就在同时后脑勺受到猛的棒击整个人一下子软绵绵往地面倒下去。

    立刻有人把他的身体像是拖死猪一样扔上了早已停靠在一旁的一辆蓝色商务车,然后关上车门开启马达一声轰鸣驶出了别墅区大门。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几乎就是一两秒的时间对方已经完成了从绑人打人到再把人扔上车带走的全过程,这一过程一气呵成连贯至极一看就是经验丰富老手所为。

    当侯大海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废弃的仓库里,这间仓库的面积起码有一千多平方,整个仓库空空荡荡除了靠近大门口一盏低瓦度的照明灯其他一无所有。侯大海在脑子里努力搜索关于眼前这个仓库的相关信息,很可惜,他想了半天脑袋倒是胀的生疼却半点印象都没有。

    “是被人绑架了?还是落到了仇人手里?”

    侯大海脑子里首先冒出这两个念头,他左右环顾四周居然没有半点声响不禁心里怀疑,“难道这个仓库的位置是在荒无人烟的郊外?”

    清醒过来的侯大海首先感觉到脑袋生疼,绑架他的人倒是没绑住他的四肢,这让他扶着墙勉强能撑着身体站起来走路,他本能往仓库大门方向一步步挪过去。

    正当侯大海一步步往前快要靠近仓库大门的时候,仓库大门却被人从外面打开,他一眼看到打头进来的那人居然是县财政局长何达平不禁喜出望外。侯大海连忙冲何达平奔过去,就像是见了久别的亲人一边走一边冲何达平喊道:

    “兄弟,你是来救我回去么?他奶奶的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干的好事,居然偷偷的袭击老子,把老子弄到这里来?”

    侯大海见到何达平瞬间感觉见到了大救星,最要紧是他看见何达平衣冠齐整身后还跟着几个身强体壮看起来像是混嘿道的壮汉,这说明什么?说明何达平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像自己一样是被绑架来的。

    侯大海却没注意到何达平看向他的眼神却透着一股往日里从未见过的冰寒,眼看侯大海就要走到何达平面前,他不仅脸上没有露出半点高兴神情,反而顺势抬起一脚冲着侯大海的腹部狠狠踹过去。

    “哎呀!”

    毫无防备的侯大海顿时被何达平踹到在地,他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冲何达平吼道:“何达平你疯了!好端端的你踹我干什么?”

    何达平见侯大海直到这时候还敢对自己如此大呼小叫脸上露出一丝阴笑,他慢慢蹲下身子一张脸逼近一只胳膊撑着身体坐在地上的侯大海,用一种无比痛恨的声音冲他咬牙切齿道:“侯大海,是不是你跑到黄一天面前举报我大哥贪-污-受-贿?”

    一秒钟之前还满脸愤怒的侯大海听了这句话突然一下子整个人懵圈了,他怎么也
穿越位面来修仙全文阅读
没想到有朝一日何达平会当着他的面问出这样的话来?

    他不自觉抬眼看了看何达平身后几个身强体壮的大汉,见他们一个个全都是一副要吃人的眼神盯着自己顿时意识到什么。他连忙一边身子尽量往后躲一边冲何达平露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否认道:

    “我怎么会举报你大哥呢?我跟你大哥的关系铁又不是一两天了,你这是听了谁的挑拨诬陷我?”

    何达平见自己刚才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侯大海明显脸上一愣怔看向自己的眼神里透出明显的心虚,这让他原本还有些怀疑的心里一下子坚定下来。

    当他今天下午从市里某领导口中得知大哥出事居然是一向跟他关系最铁的县委宣传部长侯大海一手造成当时就蒙了。这件事简直就是对他何达平政治智商的最大考验,他不敢相信一直以来当着自己的面说不出关心照顾的侯大海居然是如此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人?

    何达平脑子里当即想起大哥何达康出事后,正是侯大海和屠德钧两人代表县委书记董勤河一班人马来看望他们一家人,他记得侯大海当时还带着一副同仇敌忾的口气当着何家人的面痛骂“罪魁祸首”黄一天实在是太不是东西!

    自从大哥何达康被纪委双规后,何家人都以为何达康之所以出事完全是跟他一直不对眼的顶头上司黄一天一手造成,怎么也没想到此事背后真正的主谋居然是一直以来全家人当做大哥好兄弟的侯大海?

    披着羊皮的狼一旦露出真面目,更加让人痛恨三分。

    何达平为了搞清楚大哥出事真相到底是什么,当即利用何家在本地的势力实施了今晚的绑架行动,目的就是为了从侯大海的嘴里掏出真话来。尽管刚才侯大海一口否认举报大哥何达康,可是他那心虚的眼神早已出卖了自己,这让何达平心里忍不住一阵怒火中烧:

    “好你个侯大海!居然敢对我大哥背地里捅刀子!”

    何达平上前一把揪住侯大海的衣领,两眼冒火盯着他厉声质问:“侯大海!你今天给老子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你举报我大哥?”

    “我没有我没有!”

    此时的侯大海已然反应过来,出于自保心理慌忙矢口否认:“何局长你可不能被小人谗言蒙蔽了耳朵,我跟你大哥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我怎么会举报他呢?”

    “你没有举报他?”何达平冲着侯大海厉声反驳道,“既然你没有举报我大哥,为什么那个黄一天这么快就抓住了我大哥那么多把柄?有些事情明明知晓内情的人很少,现在黄一天亲口说出就是你举报我大哥,你居然还敢狡辩?”

    侯大海听何达平说出,“黄一天亲口说出就是你举报我大哥”顿时感觉浑身一阵冰凉,撑在地上的两只胳膊一软差点趴下去。

    他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黄一天狗粮养的居然敢出卖自己?”可是眼下的情形早已让他没什么心情先痛骂任何人,因为何达平一只巴掌已经像是一把蒲扇冲他的脸上招呼过来。

    “啪啪啪”响亮的耳光后,何达平再次冲侯大海逼问:“侯大海!到底是不是你举报我大哥?你要是再不说实话老子要了你的命!”

    侯大海跟何家兄弟相识多年实在是太了解何家兄弟的脾气秉性了,要说何达康是个足智多谋的角色,何达平就是个猛张飞的个性,说话做事向来不用脑子仅凭一时冲动。他更加了解何氏一族在青龙县嘿白两道的势力,今晚他被人不动声响绑架到这种地方来整个青龙县官场除了何家兄弟能够做到一般人根本没有这么大的胆。

    侯大海在心里盘算着,“眼下最要紧是赶紧脱身逃出去,否则依何达平的个性万一今晚把自己打死在这里岂不是枉送一条性命?”

    尽管此刻的侯大海脑袋依旧生疼,脸上刚刚被打的火辣辣,逃生的欲-望-却很快战胜了一切迫使他脑子里不得不快速运转起来。“对付何达平这种莽夫唯一的办法只能智取,无论如何先让他把自己放了再说,否则,就是自己吃亏。”侯大海心里默默筹划应对之道。

    何达平见侯大海沉默半响不说话,顺手又给了他几个耳刮子冲他厉声呵斥道:“侯大海,你他娘到底说不说?快点说,是不是你举报我大哥?如果不说实话,老子今天做了你,让你永远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是如何升起的!”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侯大海做出一副无比沮丧表情冲何达平半真半假申辩道,“何达平,我和你哥兄弟多年,你以为我想要举报你大哥吗?要知道我也是男人,如果不是特殊情况,我怎么能背叛兄弟,我这么做,那也是无奈,我也是被那个黄一天给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