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收拾残局

正文 第五百七十九章 收拾残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那日侯大海被县纪委书记黄一天叫过去谈话后吓的一身冷汗出来,回来后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冥思苦想了很长时间如何应对心里郁闷至极。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被一个官场愣头青给抓住了小辫子?这种被人抓住把柄的感觉如鲠在喉让他不吐不快,可他却又无计可施,谁让自己的心腹下属落在人家手里呢?

    侯大海一连几日辗转难眠苦思冥想了很长时间总算是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解决自己面临困境,他觉的,既然黄一天利用老下属孔杰来要挟他言听计从,如果能把孔杰的嘴巴封住岂不是万事大吉?这世上真正能完全封口的只有死人!

    为了自己的利益,孔杰死了也是必须的。

    侯大海从那时起心里便生出一个用于自保的歹毒计划,他先是找到了县纪委廉政二室的老下属跟他交代一番后,又让他想办法把自己一封亲笔信带给关押在县纪委的孔杰。侯大海心里有数,孔杰一向对自己忠心耿耿,最重要他家里有一个重病缠身的老母亲,孔杰又是个出了名的大孝子,这些年为了帮他母亲治病家里早已家徒四壁负债累累。

    打蛇打七寸。

    尽管侯大海提出的条件非常简单,只要孔杰肯答应他的条件,他不仅会负责他家中老母亲治疗费用而且会负责他家中妻女后半辈子的生活,否则,自己也不好出面帮忙。这些话对于孔杰来说这条件却正好说中了他的心坎上。就这样,经过县纪委廉政二室主任作中间人几番沟通后,孔杰不得不答应了侯大海提出的很是残酷的要求,用他一条命来保住侯大海的一生富贵。

    只是连侯大海本人也没想到,其实黄一天抓住侯大海的把柄除了孔杰这条线索外还有屠德钧那里交代的材料,即使目前为止孔杰其实一直紧咬牙根没交代出什么涉及到侯大海的重要问题。无论如何,孔杰纵身一跃让侯大海心里敞亮多了,他觉的自己这是逢凶化吉了,以后再也没人能够掐着自己的脖子威胁自己了。

    有仇不报非君子。

    孔杰死后,侯大海一方面出于对这位老下属的负疚心理,一方面也是想要利用这件事大作文章给自己的眼中钉黄一天施加压力,于是才有了孔杰家人出现在市政府大门口上访喊冤的那一幕。现在,当侯大海面对老领导董勤河的追问说出实话后,依旧是不无愤慨道:

    “董书记,你说那个黄一天算什么东西?居然利用孔杰来威胁我?现在好了,孔杰死了一了百了,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收拾残局?奶奶的,不是很牛逼吗,老子就是要让黄一天无法得逞,一个外来的和尚现在和我们斗,而且想控制我们,那是太不自量力了。”

    董勤河听了侯大海的话后心里不由一阵波澜起伏,他怎么也没想到侯大海居然有这样的胆子?他竟然闷声不吭私下用计要了孔杰一条命?

    尽管董勤河也从心底里对新来的县纪委书记黄一天不感冒,但是一想到对方雄厚的政治背景不是自己能对付的,他便有些发憷,他不无惆怅对侯大海说:“大海啊,你这招不是硬生生把那个黄一天架到火上烤吗?万一他要是哪一天知道真相能放过你?”

    侯大海无所谓道:“董书记,如果我不对黄一天下手他就会放过我吗?您想想看,他才到青龙县上任几天啊?抓了那些级别低的干部就不说了,他居然连何达康都不放过?这说明什么?说明他压根就是不不安好心一门心思要把青龙县这帮人赶尽杀绝。”

    “不可能!”董勤河断然否决侯大海的义气说法,“黄一天到底是老书记的未来女婿,之前若不是何达康不知道进退主动招惹他,他能对何达康下那样的狠手?要我说,大家既然是一条船上的人何必内乱起来反而让外人看笑话。”

    董勤河最后一句话“笑话”两个字刚说出口,办公桌上电话铃声“嘀铃铃”响起来,他惯性眼睛瞄了一下电话屏幕上显示的号码,这一看顿时脸上一愣,忙冲着侯大海做了个禁声手势,抬手拿起电话满脸堆笑招呼:

    “您好王市长!”

    听说打来电话的人居然是普安市新上任的王市长,坐在对面的侯大海脸色也变的严肃起来,他忙侧耳倾听电话听筒里传来透着几分威严声音。

    “董书记吗?你抓紧时间最快速度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点事情要和你通融一下。”王市长在电话里斩钉截铁口气说。

    “好的好的,我马上到。”董勤河忙对着电话连连点头。

    放下电话后,董勤河看也不看侯大海一眼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冲侯大海随口道:“侯大海,你先回去吧,这个事情有什么问题等我从市里回来再说。”

    侯大海却忍不住皱眉问一句:“董书记,你说王市长新来刚到
万剑破txt下载
,和你也不是很熟悉,这么着急找你过去会不会是为了孔杰跳楼那事?”

    董勤河抬起的脚步不觉停顿了一秒,转瞬从侯大海点头:“有可能。”

    “那您一会见了王市长怎么说?您总不会把我干的那些个事一五一十说出来吧?我......”

    董勤河听出侯大海担心什么,忍不住冲他重重叹了口气道:“行了行了,这事我心里有数,一切等我见了王市长之后再做定夺。”

    “那行,等您一回来让秘书给我打电话。”

    “嗯。”

    青龙县距离普安市区八十多公里的距离,正常速度小轿车一个多小时能到,董勤河担心领导等的心急一路上一个劲催促司机快点,结果不到五十分钟专车已经缓缓驶入市政府大院。

    此时,市政府办公大楼三楼的市长办公室里,王市长正一个人静静站在办公室窗口抽烟,他的办公桌正好背对着窗户,从老板椅上站起来便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市委大院内人来人往的情形。

    王市长看到挂着青龙县政府公牌一号车缓缓驶入大院后,县委书记董勤河从车上下来后心急火燎一路小跑往楼上方向过来。

    他于是慢慢掐灭手里残余半截烟蒂,转身回到老板椅上坐下来,不一会的功夫听见门口响起敲门声,他连忙说了声:

    “请进!”

    推门进来的人正是青龙县委书记董勤河,他一进门冲着王市长点头哈腰问好:“王市长您好,很早就想来拜访你,可是不知道你时间安排!”

    王市长却并未跟他多客套,抬手指了一下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轻声道:“坐吧。”

    董勤河见状眉梢不自觉一挑赶忙碎步小跑过去一屁股坐下来,满脸期翼看向王市长不无巴结道:“王市长,您这么着急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在这边工作多年,很多方面还是了解一些,只要是我董勤河能做到必定竭尽全力。”

    王市长对于下属诸如此类表忠心的话听的太多了,他并未搭话只是冲着董勤河笑笑,那笑容里透着一股跟自己人的不计较的意味。

    “知道这么着急找你来是为了什么事吗?”王市长问。

    “不知道。”董勤河摇头。

    “青龙县纪委审案子过程中导致被双规官员跳楼自杀的事情你应该清楚吧?”

    董勤河心里一凛,暗道,“还真是被侯大海猜中了,没想到王市长这么着急叫自己过来果然是为了问这件事。”

    他连忙字斟句酌向王市长汇报:“王市长,这件事我一直认为也是青龙县纪委领导办事不利,县纪委的黄一天书记刚刚上任新领导岗位时间不长,可能是工作经验不足导致......所以他作为县纪委的一把手,必须为此事情的结果负责。”

    董勤河话没说完被王市长打断道:“现在不是追究这件事发生缘由的时候,刚才你进门的时候也看见了,死者家属带了一帮人堵住市政府大门口鸣冤叫屈,你这个青龙县委书记就没什么想法?”

    “想法?”

    董勤河不由在心里暗暗思忖起来,“这不是青龙县纪委书记黄一天捅出来的漏子吗?跟我有多大关联?我又能有什么想法?”

    王市长眼神透着一股幽邃看向他倒像是一下子看穿了他的内心,伸出手指轻轻敲击办公桌面提醒道:“你是不是觉的这件事是纪委书记黄一天惹出来的,跟你董勤河没多大关联?”

    董勤河愕然抬头,茫然眼神看向王市长。

    王市长很是着急的说:“董勤河,你也是官场多年的人了,你如果这样想那就大错特错了,市委已经有个别领导有心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今晚就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主要讨论研究处理这件事,你作为青龙县委书记,你以为这件事能跟你脱得了干系?”

    董勤河忙冲着王市长连连摆手解释:“王市长我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这件事说到底也是纪委系统的事,我们县委插手合适吗?再说,纪委控制干部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和我通气,现在出事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王市长听了这话不由摇头,看向董勤河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失望,他没想到董勤河在底下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政治敏感度居然如此差劲。各级政府实行的管理体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行政首长负责制,换句话说,只要是你青龙县地界上发生的大事小事好事坏事上面头一个要找你县委书记嘉奖或问责。

    董勤河居然说这件事县委插手此事不合适?难道青龙县纪委不是青龙县政府下属单位部门之一吗?即便是纪检系统的管理有其特殊性,县纪委书记黄一天一样是青龙县委常委成员之一,是他董勤河手下的一员大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