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背后的原因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 背后的原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常务副市长愣住了!

    以他的政治智商即便是脑袋想破了也没想到卫秘书长和自己的弟弟接连出事背后居然还隐藏着如此多的秘密,他实在是想不通,不过是为了一块地的事嘛怎么会弄到今天这样不可收拾的局面?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

    常务副市长在贾书记住处愁云惨雾的时候,黄一天却正陪着省纪委贾主任在一墙之隔的迎春宾馆酒店包间里高高兴兴推杯换盏。

    包间是胡云諾特意安排的豪华套间,一个足足六十多平米的包间里除了会客厅、卡拉ok厅还有一个小型的棋牌室,套间最里面摆放了一张偌大足够坐得下近二十人的圆形餐桌。

    现在,这间足够容得下二十人就餐的装修精美包间里只有三个人,两个坐在桌上喝酒,旁边站着一位容貌秀丽的女服务员小心伺候着。桌上摆放着两瓶三十年的茅台已经一大瓶快喝光了,心情不错的贾主任一次次举起酒杯主动冲黄一天敬酒:

    “兄弟!这回我可得好好感谢你!昨晚上省委常委会上我被推荐为监察局副局长,要不是兄弟你帮忙恐怕我这副局长的位置少说还得再等十年八年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上。”

    黄一天忙举起酒杯冲贾主任还礼:“贾主任你实在是太客气了!你的能力和资格早就该得到这个位置了,你最近一段时间为了调查咱们普安市某些领导干部违法乱纪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这些省纪委的领导都看在眼里呢,你这样有真本事的人提拔那才是民心所向,真没必要谢我,要谢也该谢谢你自己才对。”

    贾主任在省纪委工作了近十年,一直兢兢业业埋头苦干却始终轮不到提拔机会,这一回不过是利用职务之便顺手帮了黄一天的忙很快就见到了非常不错的成效。经过了这件事他心里愈加坚定了一个信念,官场提拔的黄金法则还是那句老话,“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现在,当他陪着黄一天坐在环境舒适的包间里享受着刚刚升官提拔的喜悦心里真是发自内心对黄一天充满了感激,对于混官场的人来说升官提拔意味着什么?高人一等的地位,旁人高看一等的荣耀,唾手可得的种种便利......

    虽然贾主任被提拔为副局长的消息刚刚出来,但是今晚手机里已经不停有人打进电话恭贺他升官之喜,还有几个平时几乎没什么往来的熟人居然也打来电话要请他吃饭?

    这就是权力魔杖的威力!

    领导干部一旦手中拥有了这份魔力后整个人似乎也变的不一样起来,尽管人还是那个人,但是身边人看向他的眼光和周围的环境会让领导觉自己好像顿时从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与众不同。

    大恩不言谢。

    贾主任满心感激陪着黄一天喝了一杯又一杯后,当着他的面拍着胸脯表忠心道:“黄书记你放心,以后孙处长或者你这边不管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保证不折不扣完成任务。”

    黄一天笑道:“贾副局长你这说的哪里话?你是省纪委的领导,我一个小小的县纪委书记哪敢吩咐你?我就想着能为孙处长在普安市投资的项目保驾护航别被居心叵测的小人搞破坏也就行了,现在的世道有些人为了私利简直是不择手段啊。”

    贾主任听了这话忙满腔热情道:“这一点请黄书记尽管放心,为了私利不择手段的人,就该得到处分,为了此事情抓了一个准备提拔为副市长的政府卫秘书长也算是给普安市某些领导敲响了警钟,以那位贾书记的政治智商想必他绝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黄一天冲他连连点头恭维道:“这都是贾副局长的功劳啊!”

    贾主任笑着说,我的功劳也是你给的机会,也是你不告我此事情,我就是想抓腐败分子也不知道抓谁啊

    ......

    眼看到了六月底,长江中下游地区进入梅雨季节整天淅淅沥沥小雨下个不停,天气温度虽然不算太高却透着一股闷热让人感觉有些喘不过起来。

    这天一早,黄一天刚到单位还没进门瞧见县委副书记张继伟已经在自己办公室坐等,秘书一脸小心翼翼迎上来汇报:“黄书记,张副书记一大早来找你说有急事,我们请他到接待室坐等他偏要进您的办公室等,我们......”

    黄一天瞧出下属这是担心自己批评,冲他摆摆手面无表情道:“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这句话对下属来说形同赦令,下属忙小鸡啄米冲领导点点头转身离开,临走前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领导脸色,那神情像是疑惑,“也不知道黄书记对张副书记一大早这么不客气闯进他办公室到底什么
抗日风雷之学生传奇txt下载
态度?”

    县纪委书记办公室里,副书记张继伟板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瞧见黄一天进来也只是皱眉冲他瞥了一眼,那张脸上明明白白写着几个大字,“老子很不爽!”

    黄一天心里明镜似的,昨晚上他回到青龙县后立刻指示下属把屠德均给放了,市纪委洪书记交代的事情他自然要第一时间处理。看情形,张继伟肯定是得到消息过来找自己兴师问罪来了,毕竟当初抓捕屠德均是他一手谋划并亲自跑到市里找领导要来了“圣旨”,现在县纪委放人他居然一无所知?

    黄一天进了办公室后径直走到办公桌前,随手把公文包放下冲着张继伟绽放笑容:“这是谁惹咱们张副书记生气了?一大早板着一张脸跟黑包公似的?”

    张继伟听了这话没好气看了他一眼,鼻子里轻哼一声道:“黄书记看起来心情倒是很好嘛,你这是遇上了什么好事高兴成这样?”

    黄一天听出张继伟话里贬损的意思,冲他无所谓笑笑先一屁股坐下来,顺手拿起桌上一包烟打岔问他:“抽烟吗?”

    “不抽!”张继伟说话口气里带着明显火药味。

    “那我让秘书给你倒点水?”

    “不用!”

    “张副书记一大早到了我的办公室一杯水也不喝,一根烟也不抽,你这是跟谁生气呢?一脸的不痛快?”

    “你明知故问!”

    黄一天见张继伟总算把眼神盯到自己脸上,尽管还是那副谁欠了他不少钱的表情到底脸上多了几分明显的愤怒。

    “黄书记我问你,你为什么让底下人把屠德均给放了?”张继伟开口冲黄一天质问。

    黄一天早猜到张继伟心里不痛快是为了屠德均被放出去这件事,有些话他并不想跟张继伟说的过于透彻,毕竟市纪委洪书记提醒过他,“张继伟是贾书记的人。”

    他冲着张继伟好脾气笑笑:“我说张副书记这一大早心急火燎跑到我办公室来,敢情是为了这件事啊?”

    “难道这是小事吗?咱们好不容易才把屠德均给抓了,再说他的案子分明证据确凿你黄一天凭什么放了他?你这是在包庇贪官知道吗?”

    张继伟总算是把心里想说的话当着黄一天的面一股脑秃噜出来,从昨天晚上得知屠德均被放出来的消息后他心里就像是塞了一个火药桶随时要爆炸,现在当着此事“罪魁祸首”黄一天的面他总算是有机会发泄出来。

    “黄书记,屠德均是那么容易抓的吗?我之前是不是跟你说过,对于他的举报信早就满天飞了,就因为他是董勤河的小舅子,上上下下几级纪委领导都心有忌讳一直不敢动他。”

    “现在好不容易咱们两人拧成一股绳把他给拿下了,你为什么不乘胜追击从他身上挖出董勤河违法犯罪的线索却要把他给放了?你这到底是在帮我还是在害我?”

    “我张继伟一向把你黄书记当成是可以信任推心置腹的好兄弟好朋友,我把自己心里话全都告诉你,你最清楚我到青龙县来当这个县委副书记的缘故,现在好不容易有了绝佳的好机会可以扳倒董勤河,你为什么要从中给我使绊子?”

    “我算是重新认识你一回,你黄一天就是个出尔发尔的小人!你是不是背地里收了人家的好处见钱眼开了?我警告你,这件事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我跟你没完!”

    ......

    黄一天没想到张继伟对于放了屠德均这件事居然如此怨气冲天,想想倒也能理解,毕竟此事涉及到他张继伟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顺利坐上县委书记的宝座。原本张继伟以为通过屠德均的案子可以顺藤摸瓜扯上董勤河,没想到现在屠德均却被自己给放了?看来这件事真对他刺激不小。

    黄一天耐着性子听张继伟一番发泄后,依旧是淡定表情冲张继伟解释道:“张副书记,我们县纪委办案要是有规定的,屠德均被关进来四十八小时一句话也不肯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张继伟听了黄一天这话刚刚平息的情绪一下子又炸开:“他四十八小时不说话你就放了?你就不会继续审?审案子对付这些贪官不是你们纪委的专长吗?总不能所有的贪官被抓后全都不说话就全都给放了?那当初还抓他们干什么呀?”

    黄一天见张继伟俨然没听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忙冲他解释:“张副书记,我们县纪委的扣押时间也是有限制的,四十八小时过后如果查不出什么东西来不放人就是违规。”

    “怎么会查不出东西呢?之前那份举报信上不是写的清清楚楚,屠德均之前干了多少违纪违规的事情吗?实在不行你们纪委就照着上次给你的那封举报信查案子总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