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秘书长被抓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秘书长被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过,贾书记心里对这件事却拎的很清楚,之前收下来的礼物再怎么贵重若是退回去以后还会有更贵重的礼物送上门,头顶上官帽子要是被撸掉那可就彻底没戏了。现在他已经获悉常务副市长和卫秘书长是得罪了惹不起的主才会接连倒霉,这种时候若是自己还跟他坐在一条船上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贾书记心里一番思忖后,索性先下手为强冲着常务副市长批评语气说:

    “你和卫秘书长这次做事实在是太大意了,为了得到宾馆那块地简直是不择手段,你们把事情做的那么明显能不被有心人看在眼里?现在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你还想怎样?”

    常务副市长俨然没想到贾书记一见面竟是这副态度对自己,他当即看出贾书记满心不耐烦的意思,忙陪着笑脸应承道:“是是是!贾书记您批评的有道理,我现在也想明白了,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宁可那块地不要也要首先保证安全第一。”

    “安全第一?”贾书记听了这话心里不由叹气,“这时候才想起安全第一是不是有些晚了?平时得意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这里?”

    说到底常务副市长也是自己圈内人,贾书记即便是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没法跟整件事彻底撇清关系,他心里琢磨,“如今卫秘书长已经出事了,常务副市长要是再出事那对自己日后在普安市官场的负面影响只会更加不利,看来今晚还得给他敲敲警钟才行。”

    思来想去他决定今晚有些事不妨跟常务副市长打开天窗说亮话,想到这里贾书记伸手拿起面前茶几上的电视遥控器先把电视关了,又转身看向常务副市长语重心长道:

    “你刚才那句话倒是说到了点子上,无论任何情况下安全一定是要放在首位的,否则万一像卫秘书长这样不小心栽了跟头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贾书记您说得对,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今晚来找您就是想求你帮帮忙,我弟弟今天下午突然被市公安局给抓了,嘴上说是聚众斗殴其实不过是个说辞罢了,我想能不能请您......”

    贾书记见到了这时候常务副市长居然还有心思管他被抓进派出所的弟弟?心里暗暗摇头这家伙直到现在还没看清楚其面临恶劣局面。

    看在常务副市长平日里进贡不少的份上,贾书记索性对常务副市长把老底撂出来:

    “你知道卫秘书长为什么出事吗?”

    “不知道。”常务副市长摇头。

    “主要原因还是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闹出来的动静,你知道那块地原先是从哪位市委领导手里卖出去给浙江老板吗?”

    “这我还真不清楚,贾书记您知道?”

    贾书记轻轻点头:“迎春宾馆旁边那块地是一年前从咱们普安市调到湖州市的范副书记手里签约的招商引资项目,有确切消息说范副书记在湖州刚刚被提拔为湖州市委书记了。

    照着这样的发展势头范书记过不了几年肯定进省委常委,现在你们想要在范书记以前的政绩上做文章,你说他能不恼?就算他范书记现在山高皇帝远,你可别忘了他在普安市当领导多年手下也培养的一帮人,他们能眼睁睁看着你跟卫秘书长沟壑一气破坏范书记的光鲜政绩?”

    常务副市长听了这话总算明白过来,“难怪卫秘书长突然被双规,自己的弟弟又突然被市公安局的人给抓了,敢情整件事的猫腻全都在这里。”

    一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得罪了高不可攀的领导,常务副市长心里不由发慌,他忙冲贾书记建议道:“贾书记,那块地我们现在不要了行不行?现在只要能把我弟弟从公安局弄出来哪怕是多花点钱也无所谓,那块地的事我以后绝不再提。”

    贾书记听得出来,对于常务副市长来说这一要求显然是他的最底线,只可惜,一个弱者怎么可能有资格跟强者谈条件?

    贾书记冲着常务副市长摇摇头一脸无奈道:“你觉的事情到了这地步你还有机会跟对方讨价还价吗?你觉的范书记的人既然已经收拾了不识抬举的卫秘书长,他还能轻易放过你?”

    常务副市长急了!

    他冲贾书记不自觉嗓门抬高抗议道:“贾书记!我们都已经忍让退步到这种地步难道范书记心里还有什么不高兴?杀人不过头点地,现在卫秘书长被双规我弟弟的公司被砸了,我弟弟又被关进了拘留所,这样的结果我们已经算是付出惨痛代价了!”

    贾书记见常务副市长当着自己的面急红眼心里也忍不住幽幽叹了一口气,毕竟常务副市长是他圈内人,他从心底里不想刚看到常务副市长步卫秘书长的后尘因为同一件事断送仕途前程。

    但贾书记身为一名老官场心里也非常清楚,他现在
抗日烽火之斩首之师sodu
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他冲常务副市长不无意味深长道一句:“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常务副市长见连贾书记都一脸的郁闷,这才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他不由在心下琢磨,“眼下的事情似乎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难道只要对方心里怨气未消自己的倒霉运气就还得持续?”

    看情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这让常务副市长心里不由涌出一种说不出的戾气,有个声音在心底说,“真他奶奶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万一要是把老子逼急了大不了跟他拼了!”

    贾书记见常务副市长脸色慢慢冷峻起来早已看穿他内心所想,冲他轻轻“哼”了一声低声道:“有件事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事?”常务副市长问。

    “我也是刚刚从省里得到消息,这次省委常委会议上对底下几个市里主要领导进行人事调整的时候,你提拔当市长的建议没通过,省里从省委研究室下来一个人很快要到咱们普安市来当市长了。”

    “啊?”

    常务副市长听了这话瞬间一颗心冰冻,他在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已经整整坐了三年,好不容易逮着这次升官提拔的绝佳机会。

    之前顶头上司贾书记一而再的亲口承诺一定会全力以赴推荐他提拔当普安市长,他本人也费了好大劲把省里一些关系打通了,原本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突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贾书记见常务副市长一副震惊表情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常言说得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他之前收了常务副市长价值不菲的礼物如今却没帮人把事情办成了的确是心有愧意。

    贾书记解释说:“我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今天下午一听到消息我就打电话去问了,听说是省委常委会上讨论要不要提拔你当市长的时候被省纪委一票否决。省纪委的理由是你弟弟的公司存在严重违法经营问题,你身为国家官员不仅没有从旁阻止反而一直为虎作伥,因此在会议上提出坚决不能带病提拔干部。”

    常务副市长此时已经愣怔着说不出话来,心里像是有一把尖刀在搅拌,感觉五脏六腑快要被绞碎般难受,他韬光养略费尽心思谋划了几年竞争市长的职位眼看要到手就这么没了?

    这怎么可能?

    贾书记看得出来,这消息对于常务副市长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人都说官场人其实有两条命,一条命是爹妈给的生理意义上的性命,另一条命却是组织上领导给的政治生命。

    当一个领导干部失去了政治生命的时候,他所承受的心里压力和创伤有时候甚至比失去了生理意义上的生命更加让人崩溃。当“升官”的欲-望-像是一针兴奋剂注射进了血液里,某些领导干部几乎全身每一个汗毛孔每一个细胞都在为这两个字摇旗呐喊,万一哪一天丢掉了头顶的官帽子无异于立马丢掉了大半条命。

    常务副市长却没料到,还有更悲催的坏消息在后头呢,他看见贾书记突然伸手摸起茶几上一包烟,看样子像是想要抽一根,他本能想要拿起打火机服务领导,没想到贾书记摸出第一根烟却往他手里塞。

    领导突然对自己这么客气让常务副市长有些受宠若惊,他连忙冲贾书记推辞道:“贾书记您先来,您先来,我这就拿打火机先把您的烟点上。”

    贾书记也不过是跟他假客气罢了,见他不愿意也不勉强点着了一根烟后冲着眼前袅袅上升的烟雾轻轻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把嘴里的话说出来。

    “卫秘书长的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了,省纪委有熟人跟我透露说,接下来纪委可能还要在咱们市里有大动作,偏巧你弟弟的公司又在这时候闹出大动静,我看这事可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常务副市长听了这话顿时心里一“咯噔”,他听出贾书记这是话里有话,忙问道:“贾书记你要是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我有思想准备。”

    “那行,既然你今晚来了说明你心里有我这个领导,我跟你撂个底吧,你这回得罪了惹不起的主,如果现在自动辞职说不定还有希望?”

    “自动辞职?”常务副市长一双眼睛差点瞪的凸出来。

    “贾书记,我,我真的只有自动辞职这一条路吗?卫秘书长不是已经被纪委抓走了吗?难道还有人不满意?再说我弟弟也被抓了,到了这个时候还有人不肯放过我?”

    贾书记无奈道:“唉!据我得到的消息,对方很有可能利用你弟弟公司出事这条线在普安市掀起一场政治阴谋,真要是到了那时候恐怕你想全身而退根本不可能,唯今之计你主动提出辞职说不定还有转圜余地,否则我真不知道咱们普安市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