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赶紧自我解决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赶紧自我解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他看到挂着宣传部长牌匾的办公室门开着,连忙一边平息加速心跳一边慢慢走过去,走到门口看见老领导武达正一本正经坐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纪委跑腿,宣传部动嘴。

    各级政府宣传部的工作其实认真归纳起来就两样,一是负责吹喇叭,二是负责喇叭响。这话怎么说呢?看看全国各地宣传部门每年的工作总结,头一条肯定是“坚决贯彻执行中央和省委方针政策,制定全市宣传文化工作的总体规划。”

    宣传部的工作重心就在此处,不管是用什么样的工作方式最重要是把上面的各种精神传达到位,这就是所谓的吹喇叭。至于说喇叭响,这里头的学问可就大了。

    上头千条线底下一根针。

    举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各市地方电视台新闻节目中最常出现的面孔除了主持人记者之外排到谁?当然是市委市政府几位主要领导!什么叫喇叭响?吹喇叭的人得知道重点吹什么,得每一声喇叭都吹到领导心坎里,这喇叭才算是吹响了。

    武达身为市委宣传部长偶尔重要场合才需要亲自上阵去吹喇叭,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说市委宣传部长算是市委常委中相对清闲的一位。董勤河一进门武达便警觉抬起头看了一眼,见是老下属满脸堆笑进来忙惯性抬手招呼道:

    “小董来了?快坐吧。”

    上什么山唱什么歌。

    董勤河在青龙县境内绝对是当仁不让的老大,到了老领导武达面前立马变成了当年的“小董”,还得识相为老领导添茶倒水小心伺候着。

    武达也是官场老人了,他心知老下属董勤河不会无故来,必定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于是等他坐定后便开门见山问道:

    “你这次来市里有事吗?”

    当着老领导的面董勤河也没什么好隐瞒,他索性竹筒倒豆子把自己小舅子屠德均被抓前因后果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在董勤河的描述里重点突出了,“小舅子之所以被抓主要是开罪了新上任的青龙县委副书记张继伟,张继伟这是存心找碴公报私仇呢。”

    董勤河几句话说完后,武达脸上不由露出几分匪夷所思表情,他疑惑不解口气冲董勤河问道:“你说的那个县委副书记张继伟明明是市委贾书记的人,和你不一个路子我相信,黄一天可是前任市委老书记的未来女婿,按道理来说这两人压根不是一路人,怎么会拧成一股劲联合起来对付你小舅子?”

    领导级别不同,考虑问题的高度截然不同。

    董勤河之前倒是没想过这问题,这会子听老领导说起才若有所悟,他按照自己的思维方式理解道:

    “老领导,可能还是怪我手下的人做事没分寸阴差阳错逼的黄一天跟张继伟联手,现在我小舅子已经被黄一天那家伙给抓了,你市领导,你给个办法看这事该怎么转圜才好?”

    这才是董勤河急匆匆来找武达的目的,他心里琢磨,“怎么着老领导也是市委常委中老资格了,只要他能出面跟市纪委的洪书记说句话,把小舅子从县纪委弄出来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他却没想到,此时此刻老领导武达的心思全然不在他小舅子怎么想办法弄出来这件事上,只见武达眉头微微皱起静静思忖了好大一会才冲他轻轻摇头说:“小董啊!那个青龙县纪委书记黄一天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得罪了,就说我也不能随便得罪,他毕竟是咱们老书记的未来女婿。”

    董勤河心里一凉,嘴上却还是应承道:“是,我要是不知道规矩能来你这边吗,老领导交代的话我一定坚决执行。”

    武达冲他微微点头,说:“你小舅子被抓的事情我一会跟市纪委的洪书记先私下沟通一下看看他对这事到底有没有松动的可能,另外你回到青龙县后最好再跟黄一天好好谈谈,他要是能积极主动放了你小舅子,保不准在洪书记面前说话比咱们还管用。”

    董勤河明白老领导言外之意,洪书记原本是老书记一手提携起来的领导,私下又跟老书记交情颇深,黄一天既然是老书记的未来女婿,在他面前说话自然有比旁人分量更重。董勤河脑子里不由想起之前跟黄一天差点翻脸的那次谈话,他记得黄一天当时提出的和解条件是,“要么何达康和贾小微二选一,要么侯大海,反正只准他二选一保一个。”

    这让董勤河心里不由为难,他对老领导实话实说道:“老领导,不是我不想跟黄一天搞好关系,实在是他提出的要求太过苛刻了。”

    武部长听了这话倒是一愣,问他:“黄一天提什么要求了?”

    董勤河不得不把青龙县最近发生的一些事又当着老领导的面复述一遍,话音未落就听见老领导满脸不屑地说道
最强位面路人全文阅读


    “小董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黄一天刚到青龙县当纪委书记,原本就是年轻气盛干劲十足,做点事情也是正常,看在老领导的面子上你应该无条件的帮助,可是你却被底下人牵着鼻子走处处跟他过不去,你这不是存心刁难想干事的年轻干部吗?”

    “可是?”董勤河想要解释,却被武部长一摆手制止。

    武部长很是不耐烦的说:“算了算了,下面的人不懂事你怎么也跟着瞎掺合?难怪黄一天会对你有意见,你这样的做法别说他了,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没意见,下属们不懂规矩你不仅不批评还在背后撑腰,这本来就不对!”

    董勤河见老领导三言两语分析利害关系后话里话外都偏袒黄一天心里不禁也有些打鼓,他之前从未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自己跟黄一天之间的矛盾冲突详情,这会听老领导一番分析才觉的像是拨开云雾见天日看清楚其中是非曲直。

    说到底,何达康一个劲跟黄一天过不去,自己不管是成心还是无意都在其中当了一个帮凶的角色,人家黄一天事到如今还能在小舅子被抓的问题上“积极配合”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武部长见董勤河脸上露出悔意也就点到为止,冲他低声道:

    “自从老书记走后,贾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对咱们这些老书记留下的老人打压力度不小,你在这个重要的位置上你要小心,不要被人抓住什么调整下来。不过你也别灰心,昨天我去了省里拜访了老书记,他说咱们普安市很快要新下来一个市长,这个市长是他推荐的,明天就会有官方消息公布出来,本周市长会到咱们普安市来走马上任,新来的市长只要一到任,想必贾书记到时候也会有所收敛。”

    董勤河倒是没想到此次来市政府找老领导居然会意外得到好消息,这让他原本因为小舅子被抓的晦暗心情一下子似乎也明朗了不少。

    鸟无头不飞,马无头不行。

    自从老书记走后,普安市一帮原本依附在老书记这棵大树下乘凉的人一个个都像是没了主心骨的风中野草,如今听说老书记安排了新任市长过来,一个个不自觉腰杆又挺直了不少。董勤河同样低声问武部长:“老领导,你看我们是不是这两天找个时间去省城拜访一下未来的新市长?”

    武部长冲他摆摆手:“我看没必要,反正过不了几天新市长就走马上任了,咱们最重要是配合好新市长的工作,那些场面话多说无益,有些拜访达不到目的。”

    “您说的对说得对,想必新市长一来咱们普安市官场的风向必定有所改变,到那时......”

    “所以我一再提醒你跟黄一天搞好关系,大家都是老书记的人,他又是老书记的未来女婿跟咱们打断骨头连着筋呢,你跟他过不去岂不是不给老书记面子?”

    “那是那是,老领导请放心,这次回去我就找他好好聊聊争取把各自的心结打开以后搞好团结。”

    ......

    董勤河哪能想到,平日里见了自己还算客气的县纪委书记黄一天此次专程到青龙县来任职最重要目标就是要彻底扳倒他以报当年血仇,他现在想要跟黄一天握手言和?痴心妄想!

    董勤河在市委大院里忙乎的时候,黄一天正找来县纪委负责审讯屠德均案子的下属要他汇报审讯进展:“怎么样?屠德均交代了没有?”

    下属面露愧色:“我们已经该说的都说了,那个屠德均压根是水泼不进啊。”

    “水泼不进?”

    黄一天怀疑眼神看向面前的下属,虽说这次负责屠德均案子的工作组成员都是他亲自挑选,但也不排除这帮人里依旧有人对屠德均存有偏袒之心甚至是忌讳心理。毕竟屠德均身份特殊,他的姐夫董勤河如今还在县委书记的位置上稳稳当当坐着,这帮人敢对他采取非常手段逼问口供?

    不行!

    再这么拖延下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黄一天一向是个对政治较为敏感的人,此时这一强烈的念头涌出来,他当机立断冲下属指示道:“你立刻跟我一起去审讯屠德均的招待所,我要亲自会会他。”

    “是。”

    黄一天在选择关押审讯屠德均地方的时候稍稍动了点心思,他担心县纪委有董勤河的内线所以并没有把屠德均安排在青龙县地界内进行审讯,而是把他安排在邻县的一个机关单位招待所里,那个招待所虽然条件简陋但是地理位置非常偏僻,一般人压根不可能想到住在这里的一帮人是纪委在办案。

    两个小时后,当黄一天乘坐的专车缓缓驶入邻县招待所的小院天色已经暗下来,下属下车后忙在前面引路,领着黄一天进了招待所最角落的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