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跟我走吧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 跟我走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倚。

    屠德均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个看似平静的上午,青龙县官场正有一股澎湃势力聚焦他的一举一动,当他和庄时运书记乘坐的专车刚刚驶离古顺河乡政府大院立马有人一个电话打到县纪委书记黄一天的办公室。

    “黄书记,屠德均和庄时运一起乘车出了乡政府大院,看他们上楼的地点是去了县委组织部,是不是等一会儿在?”

    “好!来得好!”黄一天在电话里指示道,“不要有什么顾忌,就在政府大楼的县委组织部动手,立刻组织人手准备控制屠德均!”

    “收到!”

    半小时左右,屠德均和庄时运两人已经迈步走进县委组织部长的办公室,组织部长对于这位县委书记小舅子的到来显然极为重视,不仅亲自接待两人还在听说了两人的来意后当即表态:

    “屠副书记请放心,你们古顺河乡对于干部调整的要求,我们一定尽快向上汇报,只要董书记那没意见下次提拔干部的名单一定列上。”

    县委组织部长还当场让人把组织部干部科长叫过来,当着屠德均和庄时运的面对他亲*代:“咱们古顺河乡的党委书记和副书记两个负责人事的领导都在这呢,你可得按照要求尽快把两位领导的要求落实到位,听见没有?”

    干部科长心知领导此时叫自己过来一趟不过是走过场演戏给人看罢了,连忙当着几人的面小鸡啄米点头:“请领导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当成头等大事抓紧办。”

    谈完了正事,县委组织部长办公室几人脸上都露出轻松笑意,尤其是组织部长难得有机会跟县委书记小舅子近距离接触连忙腆着一张脸凑过去热情邀请:

    “屠副书记,今天中午就别走了,我叫上几个酒量好的尽兴陪你多喝两杯。”

    青龙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屠德均好酒,他一向是逢酒必醉尤其是喝一两瓶好酒后少不得酒后乱性,据说有一回不知道是哪位单位的一把手请他喝酒,席间特意叫了本单位一个长相颇为出色的女下属作陪。

    那天饭局上美酒美人全都有乐的屠德均心花怒放,一口气喝下二斤白酒后居然当着众人的面在酒桌上对那漂亮女下属又抱又亲上下其手不堪入目。好在这女下属之前被领导做过思想工作,在一帮人的簇拥下总算是把半醉的屠德均送到楼上房间休息,女下属自然也被领导安排“好好照顾”这位县长的小舅子。

    此类事情在青龙县官场随便一打听不胜枚举,据说屠德均本人曾经在酒桌上公开吹嘘,“青龙县四大美人均被他雨露均沾,至于古顺河乡政府大院有几个姿色不错的姑娘也早已名正言顺被他纳为后宫。”

    屠德均听县委组织部长亲口邀请自己喝酒,遂脸上露出一抹的一笑容:“好好好......”

    屠德均这边“好”声未落,组织部长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看起来面相有些陌生的年轻人站在门口往里看。

    组织部长见状不禁眉头微皱的,奶奶的,什么东西,敢擅自到自己办公室,冲着两人摆出官架子喝问:“你们俩找谁?”

    两名年轻人中个子稍高的抬眼往办公室里面扫了一圈,瞧见里面除了县委组织部长还坐着两位中年男子脸上似乎松了一口气。

    他两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两人问:“请问,哪位是古顺河乡副书记屠德均?”

    屠德均和庄时运也正两眼望向门口,听了这话坐在沙发上的屠德均本能应了一声:“我是,你们哪个单位的?找我什么事?”

    “屠德均同志,你现在因为涉及违纪违规问题已经被纪委双规了。”

    “双规?”

    屠德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表情,他讶异眼神看向一旁的庄时运,恰好庄时运也正无比震惊眼神看向他,好像在问,“这青龙县里还有人敢双规你屠德均?”

    很多人不明白什么叫双规?其实就是纪委要求被调查人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交代清楚自己的问题,这是纪委开展纪律审查、查处腐败案件一个重要调查手段,往往也是突破案件一个很好的“杀手锏”。

    中央纪委对于“双规”官员有明确要求,“少用”、“慎用”,只有被调查人涉嫌严重违纪,并且纪委部门也掌握了一定的违纪事实和证据并还需要进一步深入调查的情况下,才可以按照规定经过审批后对相关官员实施“双规”。

    说白了,屠德均既然被纪委的人找上门来双规,说明纪委手里已经掌握了他违法违纪的相关证据,凡是被双规的官员轻则开除党籍背个处分重则转交司法程序判刑,反正仕途上是再也没有半点指望了。

    眼看着门口两位年轻人一脸严肃往屠德均身边走来,县委组织部长慌了,忙上前拦住两人问道:“同志同
六十年代白富美txt下载
志,你们看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屠副书记怎么可能被双规呢?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这也正是屠德均想要问两人的话,他直勾勾盯着那两人听见其中一人高个子冲组织部长问道:“青龙县有几个叫屠德均的党委副书记?”

    “就一个。”组织部长回答。

    “那就错不了!”高个子说完推开拦在面前的组织部长继续往屠德均方向走过去。

    一旁的庄时运不禁有些愣怔,他觉的眼前的一切更像是在做梦,他有些不可置信口气再次冲两个年轻人确认:“你们确定没抓错人?你们要抓的人就是古顺河乡党委副书记屠德均?”

    “是。”

    两个年轻人口中应了一声两双手几乎同时伸向屠德均的胳膊,直到两人的双手触碰到屠德均身上他才像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突然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猛的往后一跳躲开。

    “你们两个到底哪个单位的?凭什么抓我?”屠德均像是跟两个年轻人玩猫捉老鼠一边四处躲避两人抓捕一边冲两人怒吼。

    “我们是县纪委的,请屠副书记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省得大庭广众之下动静太大你的面子也不好看。”

    “县纪委?你们他么的骗谁呢?县纪委那帮吃干饭的敢双规我屠德均?除非你们纪委书记黄一天亲自过来跟我说,否则我哪也不去!”

    “黄书记公务繁忙哪会管这种事?屠副书记还是别浪费时间了,跟我们走吧。”

    “我不去!庄时运!你马上给我姐夫打电话!快!”

    屠德均整个人反应过来后就像是一个耍赖的泼皮拼命四处躲藏,一边竭力躲避两个年轻人一边喝令庄时运立刻给姐夫董勤河打电话。

    庄时运也是个胆小的主,他抬眼看了看一脸严肃的两名纪委年轻人又看了看一脸气急败坏的屠德均一时站在中间不知所措。

    “同志,你们看这电话能打吗?”庄时运低声问两名年轻人。

    高个子冲他冷冷道:“屠德均现在已经被双规,按照规定他必须断绝一切外界交往,如果有人帮忙串供就是违法行为,我想庄时运书记不会参合此事情吧。”

    庄时运顿时吓的站在原地不敢动弹,屠德均见此情形气的要骂人,他正想要让组织部长再帮自己打电话给姐夫董勤河,却发现组织部长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溜出了办公室不见踪影。

    “屠德均!你老实点!你要是再不配合我们工作,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两名年轻人见屠德均公然违抗执法行为也有些急了,伸手一指这位往日里嚣张跋扈的县委书记小舅子大嗓门吼道。

    “老子的姐夫是董勤河,老子怕你个逑!”

    屠德均显然并未意识到此次纪委突然对他采取双规行动的严重性,还以为像往常一样犯了什么错背后都有一个当领导的姐夫替他擦屁股,对两名纪委年轻人的态度充满轻视。

    只可惜,这一回他很明显判断严重失误!

    大约十分钟后,一直负隅顽抗的屠德均终于被纪委几名年轻人齐心合力按倒在地,虽然这家伙依旧声嘶力竭大喊大叫对几名办案年轻人各种威胁,却依旧逃脱不了被纪委正式双规带走调查的命运。

    纪委办案的工作人员对付屠德均这类泼皮无赖招数实在是太多了,只要是猛虎入牢笼哪怕这只老虎的爪子再怎么锋利也无济于事。

    法不容情!

    天经地义!

    有人说,县委组织部长实在是太不仗义了,几分钟之前还把屠德均当成老太爷捧着邀请他吃饭喝酒,怎么眼看屠德均被纪委的人盯上一转脸的功夫就跑没影了?

    其实县委组织部长也是很被动,奶奶的,纪委的人在自己的办公室把屠德钧控制,说明根本就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说明黄一天对自己很是生气,要是继续和黄一天明着干,说不定自己就被牵扯,于是趁着纪委的人不注意跑到隔壁办公室给县委书记董勤河通风报信去了,你说屠德均毕竟是县委书记董勤河的小舅子,万一事情传出去让董书记知道他小舅子是在自己办公室被纪委的人给抓了,组织部长担心自己满嘴说不清。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组织部长这是亲自出马解决自己远虑问题,也不敢得罪黄一天,侯大海的事情他感到很是可怕,奶奶的,如果要是自己得罪了黄一天,把自己的办公室主任什么的给抓了,自己可就倒霉了,他耳边听着屠德均在办公室里对纪委办案人员破口大骂,手底下却已经拿起电话拨通了县委书记办公室电话。

    “滴——滴——滴”三声电话铃响后,县委书记办公室电话总算有人接听,不过接电话的人却不是董勤河本人而是他的秘书。

    “你好!这里是县委书记办公室,请问您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