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被忽悠了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 被忽悠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继伟一听这话心里一股火蹿出来,他是真没想到县公安局的刘成伟居然跟他玩了一招瞒天过海?明明是县委常委会上决定的事情,明明他也是积极表态处理到位,结果落实到底下却成了阳奉阴违?他这是什么意思?他这分明是没把自己这个县委副书记放在眼里!

    张继伟好不容易憋着心里一股火冲老人家继续打听:“老人家,听说上回村口那两人动手打人挨了上级处分,乡里的派出所长因为这事都被免职了,对了,好像还为此事就地免职了一个副乡长,这事您老人家听说了么?”

    老人家听了这话脸上露出疑惑神情:“修奥火之,你真是外来的吧,你说啥呢?俺们乡里的派出所长从来就没换过,前两天还带人来村里到处找人训话呢,还带走一个不听话的年轻人关了两天,更不谈什么副乡长免职,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消息?根本都是没有的事!”

    老人家斩钉截铁一句“没有的事”一下子击溃了张继伟内心所有防线,他真是没想到,县委常委会上当众做出的决定,他刘成伟真就敢如此胆大妄为?张继伟起初还有些不敢相信,他跟老人聊完后立马让司机开车送自己去一趟古顺河乡政府大院,轿车在距离乡政府大院一里外的地方停下来,他亲自徒步往前去乡里派出所和乡政府大院探听情况。

    亲眼看到的情形竟然跟那那位村头碰到的老人家说的一模一样,在古顺河乡派出所的所长办公室里,之前在县委常委会上已经被就地免职的派出所长依旧堂而皇之坐在所长办公室里摆着官架子处理日常事务,至于那个被免职的副乡长也是依旧分管以前的工作,也是连他娘的办公室都没变。

    亲眼看到的事实简直把张继伟的肺都快要气炸了,他当时恨不得立马冲进那个派出所长的办公室把他拎出来狠狠恶揍一顿。

    冲动是魔鬼。

    张继伟好不容易控制住随时爆发的情绪又徒步走回专车旁,吩咐司机立刻开车回到县政府大院,进了大院后他就直奔县纪委来找黄一天。要说张继伟今天来找黄一天也是有原因的,之前在县委常委会上两人虽然私下并未结成联盟却已经成了事实的同盟军,面对董勤河和他手下那帮爪牙不约而同保持着共进退的节奏。

    现在张继伟遇上了这档子窝心事,整个青龙县委常委中连个能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除了黄一天这里他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能说说。

    另外,他找黄一天诉苦还有一个目的,虽说他跟黄一天相处时间不长但他也看出来了,黄一天年纪轻又是个心直口快的个性,他琢磨自己日后跟董勤河斗的不可开交说不定黄一天这个县纪委书记会是一个相当重要的棋子。

    张继伟觉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拉拢黄一天作为自己的同盟军都是一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所以他才会想办法把黄一天跟自己捆绑在一处。

    张继伟坐在面前的沙发上一副义愤填膺表情把上午去古顺河乡的事情娓娓道来,黄一天已然看穿他心思,“张继伟这是力邀自己跟他共坐一条船的节奏啊,否则,他压根没必要一大早跑到自己面前来说这番‘掏心窝’的话。”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没有人不想当人生大戏的总导演,却往往忽略了自己是否有当导演的实力,在黄一天眼里看来,张继伟正在干一件自不量力的事情,以他那点政治智慧想要把自己当成一颗棋子摆布,他还差得远呢!

    既然人家已经主动上门示好,自己总得有所反应,不过黄一天心里却明白,张继伟要真心想跟自己同乘一条船就必须让他明白一个理:没有自己的帮助,他在青龙县根本寸步难行。

    张继伟今儿真是被气大了,坐在黄一天面前怨气冲天喋喋不休:

    “黄书记,你说刘成伟这是不是拿我当猴耍呢?县委常委会上人五人六说要严惩那个派出所长,还他娘一脸正经要把那个副乡长就地免职,结果呢?连村口打人两个小混混都没动一根毫毛?你说他干的这叫人事?我看他这分明就是故意往老子脸上扇巴掌呢!”

    “黄书记,这事你们县纪委可不能不管,今天我就是以一名普通老百姓的身份到你这来举报呢,我要举报县公安局长包庇打人凶手和滥用私刑的派出所长,这混蛋分明是阳奉阴违欺骗无辜受伤群众!”

    “你们县纪委不是监督部门吗?不管是于公于私我都要县纪委立马派人去调查这件事,既然刘成伟敢如此嚣张我敢保证那个董勤河肯定是知情的,主子要是没发话哪条狗敢乱咬人?”

    “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那个董勤河从一开始就没把我在
小妖养成记无弹窗
古顺河乡被人打这件事当成正经事在处理,这帮人在背后还不知道怎么把我张继伟当成一个大笑话来说呢!”

    ......

    张继伟越说越气,说到最后索性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黄一天办公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居高临下俯视他用一种上级号令下级的口吻指示道:

    “黄书记,你马上成立调查组处理这件事,要是连我一个县委副书记挨打都没处申冤去,那你说底下那些老百姓得被这帮人欺负成什么样?”

    黄一天哪能被张继伟牵着鼻子走?他冲董勤河轻轻一笑安慰道:“张副书记你先消消气消消气,这事咱们不能冲动做决定,还得从长计议才行。”

    张继伟以为黄一天这是故意推脱脸上露出几分不乐意,冲他不悦道:“黄书记是不敢趟这趟浑水?还是压根就不敢得罪董勤河那帮人?”

    黄一天见张继伟继续用一种高高在上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奶奶的,什么东西,老子也是你指挥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凝滞起来,他冲张继伟冷冷一笑:

    “张副书记,你刚才说的情况我很同情,但是你别忘了,我黄一天不过是青龙县纪委书记,一个副处级干部,既然你明知道刘成伟背后有董勤河撑腰,你跟我说再多又有什么用?我能把董勤河那边家伙弄进去?”

    “怎么没用?你不能动董勤河,但是只要你县纪委的人去调查刘成伟,我就不信那混蛋不心虚害怕!”

    “张副书记的意思,想要利用我县纪委的力量去给刘成伟施压给自己出了心里这口恶气?张副书记,纪委是党的部门,不是个人泄恨的工具!”

    张继伟没想到黄一天居然把自己心里话给说出来一时有些目瞪口呆,他两眼盯着黄一天大脑瞬间像是停滞不转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黄一天见他这副神情冲他轻轻摇头:“张副书记,小不忍则乱大谋,你现在心急火燎要县纪委动手调查刘成伟,他可是副处级干部,不是我们县纪委的调查范围,再说,即使是有问题,那也是要市纪委要求我们做,现在上面的都没有打通,鲁莽去做,这不是打草惊蛇吗?”

    “如果你真心想要扳倒刘成伟,最起码手里握有他涉嫌贪污腐败的确凿证据,没有证据,都是屁,别说是县纪委派出调查组,就算是市纪委省纪委派出调查组也是无济于事。”

    “常言说‘捉贼捉赃’你现在连刘成伟半点把柄都没抓到,就在这大呼小叫要让县纪委派调查组去动他,我们就是不按照政策行事,再说,刚才你说那番话的时候隔墙有耳传到刘成伟耳朵里怎么办?”

    “你张继伟才来青龙县几天啊?他刘成伟可是在青龙县做了好几年的公安局长,在这青龙县里不管是嘿道白道哪里没有他的耳目?你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想跟他斗,你斗得过人家吗?”

    “再说了,你也知道刘成伟背后还有董勤河撑腰,他董勤河可是青龙县的土霸王,上次县委常委会上那情形你还不明白吗?这么多县委常委除了咱们俩还有谁不是他董勤河的人?”

    “你现在就凭着一腔热血就想站出来跟刘成伟和董勤河他们斗?你有胜利的把握吗?如果你没有战胜董勤河的把握,你还想拉着我跟你一块去陪葬?你这不是害我吗?”

    黄一天一席话犹如一盆冷水哗啦啦浇灌张继伟全身,他有些不可置信眼神看向眼前这张年轻的面孔,要说今天进入这间办公室之前他心里一直把黄一天当成是官场愣头青看待,当成是自己的枪来使唤,今天他脱口而出一番话则彻底颠覆了他之前对黄一天的所有印象。

    奶奶的,此人根本就不是愣头青。

    “黄书记,我也是气急败坏,所以没有考虑那么多,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总不能被人欺侮了,还不敢说话?”张继伟不知不觉说话口气软下来,转而冲着黄一天讨主意。

    “你可以找董勤河去告状嘛,好歹你也是县委副书记,县里的三把手,就算董勤河心里偏袒刘成伟他总不能半点不顾忌领导班子和谐问题。”

    “不不不!”

    张继伟听了黄一天的建议后连忙冲他直摆手,“我现在清楚了,找董勤河根本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他那人的秉性你还看不出来吗?那家伙就是个护犊子的玩意,刘成伟原本就是他的圈内人,他会站出来为我说句公道话?根本不可能!”

    张继伟继续说:“我觉的董勤河那边还是别有什么指望了,指望他还不如指望纪委黄书记你这边,说到底你是纪委书记,你要是真狠下心来对付刘成伟,那还不是小菜一碟,那家伙肯定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