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没有谈的余地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 没有谈的余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一副不耐烦表情冲董勤河看了一眼道:“董书记,我真是没想到直到现在您还是一心偏袒那个何达康和侯大海,既然如此咱们没什么好说的,就这样吧。你忙你的事情,我忙我的事情,大家各忙各的!”

    董勤河眼看黄一天一句话不痛快,当着自己的面撂脸子一抬脚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要离开,急了,忙冲他喊道:

    “黄一天你给我站住!你好好想想咱们各退一步不是很好吗?你说你这样得罪人以后万一在青龙县出什么事我也不好向老领导交代?”

    威胁!

    赤果果的威胁!

    董勤河却不了解黄一天原本就是遇强则强的个性,他若是今天放下身段软了口气跟他好商好量这事或许还有转圜机会,这句话一说出口顿时灭了所有希望。

    黄一天头也不回往外走,临出门前冲他撂了句狠话:“董书记,你想怎么着随便你,反正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我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既然你准备偏袒那几个人,你赶紧从现在开始做好准备吧,万一哪一桩案子牵扯到你董书记,我也不会有什么偏袒,我会直接向省市纪委汇报的,你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

    嚣张!狂妄!张狂至极!

    董勤河听了这话一张脸当场气的红了又白,白了又青,他怎么也没想到今天一早急急忙忙找黄一天当面谈话的结果会是这样?这他娘岂不是比之前没谈话效果更差?直到此时,董勤河才发觉这个黄一天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表面上看起来他是一初入官场没几年的毛头小伙子,说出话来却是哪一句都能呛死人,偏偏他哪一句话都是有凭有据叫你反驳不得。

    “这他娘到底从哪冒出来的怪胎?怎么这么难对付呢?”

    董勤河呆呆望着黄一天离开时那透着决绝的背影,心里像是一下子落入千年冰窖说不出的冰寒至极,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上至省部级领导下至最基层的乡干部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官场中形形*人等,偏偏从未见过如此性格复杂多变的年轻人,明明前一分钟还跟你好好说话,后一分钟却又翻脸不认人掉头就走。

    自己可是堂堂青龙县委书记,是青龙县说一不二的一把手领导,也是他黄一天的顶头上司,这就是黄一天对顶头上司的态度?他刚才那副样子到底是因为跟何达康和侯大海等人的积怨太深气大了失去理智还是压根就没把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放在眼里!

    黄一天刚回到办公室,县纪委钟副书记进门向他汇报:“黄书记,县委宣传部的侯部长来了,他说想跟您见面商量点事。”

    黄一天听了这话一脸不耐烦看了钟副书记一眼,冲他责问道:“钟副书记,你觉的这种时候侯大海过来能有什么事?他想要跟我见面我就得见?难道我们纪委的领导比宣传部的级别要低还是什么不如人?你说话之前能不能先动动脑子?”

    钟副书记见领导不高兴心里也是一紧,忙说:“那我这就去打发他走?”

    黄一天冲他一立眼:“你说呢?”

    钟副书记一脸的尴尬刚要转身离开却又回头,冲黄一天低声补充说明:“黄书记,其实侯大海部长说想过来跟您商量一下,能不能跟那个办公室孔杰见一个面,还说是因为孔杰被抓之前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没交代清楚,所以......”

    碰到这样没脑子的下属简直把黄一天气的要吐血,他没好气冲钟副书记瞪了一眼:

    “他说什么你就信哪?那孔杰跟在侯大海身边伺候了那么多年,侯大海什么隐秘龌龊的事情他不知道?人刚刚被抓了他侯大海就憋着各种理由想要过来见面,他这明摆着是心虚呢,这你也看不出来?”

    钟副书记忙点头:“这道理我懂,可侯大海毕竟是县委宣传部长,人家位高权重我.....”

    “你什么你?他一个县委宣传部长就把你吓的不敢说话了?那要是董勤河亲自来了,你还不得把孔杰亲自带出来送他面前跟他说话,让他们痛痛快快的去串供?”

    “不不不!那我可不敢哪黄书记!”钟副书记脸上露出慌张表情,显然是担心领导误会自己本意。

    “既然你连董勤河都不怕还怕侯大海这个没脑子的没几天蹦跶的秋后蚂蚱干什么?”黄一天见下属总算是明白了此事关乎利害关系脸上神情稍显缓和。

    他脑子里转了一圈,“这种敏感时候侯大海居然还削尖了脑袋想要见到孔杰,这说明他真是慌了,若是孔杰继续留在县纪委保不准这家伙今天没见着人明天还会继续想别的辙,侯大海毕竟在青龙县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万一县纪委内部被他打通了关节......”

    黄一天越想心里越不踏实,他
逍遥九龙诀笔趣阁
索性冲钟副书记指示:

    “你,马上带几个人把孔杰送到市纪委那边,给市纪委的丁副书记汇报,让市里帮助审讯,防止这家伙被人搞串供,还有教育局那个人,这两天抓紧时间给我审问,一定要争取尽快从他嘴里掏出那个贾小微违法违规的确凿证据!”

    钟副书记连连点头称“是”,抬起头来看向黄一天的时候又忍不住提醒:“黄书记,关于那个贾小微有件事我不知道当不当说?”

    黄一天最烦就是这种说话做事缩头缩脑的老实人,你说他明明心里对所有事情门清,等到碰上具体问题非得百般纠结犹豫半天才能做出决定。若不是看在钟副书记对自己还算忠心的份上,他真是懒得搭理这家伙,此时见他又是一副招牌式犹豫眼神看向自己,只能耐着性子冲他说一句:

    “有话就说,你跟我还有什么不方便汇报?”

    钟副书记这才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脸上露出尴尬笑意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那个教育局的局长贾小微,我听说她背后的靠山不一般呢,您要是下定决心对她下手,我担心......”

    “没什么可担心的,你无非是想提醒我,贾小微跟董勤河关系不一般是吗?”

    钟副书记吃惊眼神看向黄一天:“黄书记您可真是神了,您这才来几天啊,连这件事都听说了?”

    黄一天看出钟副书记那惊讶表情倒不像是演戏,心里不觉好笑,“敢情在钟副书记眼里自己初来乍到就什么信息渠道都没有?要是连董勤河身边有多少红粉知己都不清楚,自己这个纪委书记也算是白当了!”

    说到底钟副书记也是一片好心,他这是担心自己一开始动作太大得罪了领导惹上麻烦,黄一天冲他微微一笑变了口气说道:“行了行了钟副书记,你赶紧去忙你的吧,调查贾小微的事情我自有分寸,你只要做好本职工作就行。”

    “是是是!那我就先亲自带人送孔杰去市纪委?”

    明明是刚才已经确定下来的事情,这个钟副书记非得最后确认一次才敢出门,黄一天真是服了眼前这位行事风格谨小慎微到极致的县纪委副书记。他只能再次冲他不耐烦点点头又对他挥挥手那意思,“你赶紧忙你的去吧,别在这废话唠叨了!”

    钟副书记刚离开,黄一天正准备喝杯水休息一会办公桌上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听筒“喂”了一声,听见里面传来办公室主任声音:“黄书记,县委张副书记来了说是找您有事,您看?”

    “张继伟?他来干什么?”黄一天脑子里琢磨一下冲着电话说一句,“请他进来吧。”

    “好的。”

    放下电话不一会,黄一天一杯水刚喝了一小口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只见县委副书记张继伟一脸气急败坏从门外走进来,一进门冲着黄一天嚷嚷:

    “反了反了,这帮畜生简直太不是东西了!你说他们把老子当什么人了?真他娘把老子当猴耍了!”

    黄一天见他头一句脚一句压根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忙冲他笑着招呼道:“这一大早又是谁惹咱们张副书记生这么大气呢?赶紧的先过来坐喝口水再说。”

    张继伟也不见外,一屁股在黄一天办公室沙发上坐下来,一脸的不痛快冲着黄一天把事情原委说出来。

    原来张继伟今天一大早又去古顺河乡了,他心里寻思着,“既然古顺河乡之前巡逻的那些混混都已经被县公安局处理了,这一回肯定没人再在村口拦着自己了。”

    一大早,他先乘坐专车来到古顺河乡,这一回还是顺着之前走过的那条路想要从村口小卖部门口进村了解情况,刚一走到村口他就感觉不对劲,怎么上回打了自己的两个人胖子和瘦子还拿着橡胶棒在村口大道上转悠呢?

    这一回张继伟多了个心眼,他倒是没直接闯进村子里,站在村口耐心等到村里有个老人赶着一群鸭子出了村口这才尾随跟上去冲老人家打听。

    “老人家,我跟你打听个事。”

    老人冲他上下打量了一眼,一副小心翼翼表情回头看了一眼村口拎着橡胶棒巡逻的两人轻声问道:“你是记者?”

    张继伟忙摇头,“我不是记者,我就是正好路过这。”

    “那你要打听啥呢?”

    “我就想问问,前一阵我来过这听说村口那两个巡逻的人不是被县公安局给处分了吗?拘留了?怎么这回来了这两人还在这?”

    老人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冲张继伟摇头道:“你一个外乡人少打听这些没用的,人家那是上头有人呢哪能真被处分了?那两人天天都在村口晃悠,俺们可没见他俩被谁处分,也没有看到这两人离开村里一天,可狂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