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妥协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妥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董勤河看出这家伙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连忙先亲自走到门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上,然后才转身回头并且搭理黄一天的问话,而是笑眯眯问他:

    “黄书记喜欢喝什么?绿茶还是饮料?”

    董勤河的办公室表面上看起来是一大间,其实书柜后有个小门进去还有一个套间,那里面冰箱电视床铺淋浴室样样俱全,董勤河偶尔也住在里面所以里面冰箱里的东西倒是常备常新。黄一天冲董勤河摆摆手:“董书记用不着跟我客气,我这个人不讲究,就来一杯白开水就行。”

    黄一天直到现在还记得,很多年前有一回他在酒桌上跟董勤河杠上了,当时自己真是傻的可以,这家伙在自己的酒里暗下手脚放了动情的玩意儿,自己居然一无所知,推心破肺的和他讲什么友情。那天晚上自己一下子喝多了被董勤河安排人扶到酒店楼上房间休息,又被董勤河特意安排的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撩拨的浑身是火按耐不住,结果自然就悲催了。

    后来很长过一段时间,自己不仅被董勤河拿着那晚的录像带一再要挟,还被他威胁干了不少不少昧良心的缺德事。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黄一天两眼盯着董勤河亲自替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面前,他端起那杯白开水看了一眼,尽管水杯是透明的,这杯水也是当着他的面从饮水机里倒出来,可他心里却压根没准备喝一口,奶奶的,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人。从表面上看起来,董勤河此时的表情是平静的,他看向黄一天的眼神更是透出一股说不出的温和,好像黄一天原本是他亲密无间的圈内人。

    两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题外话后,董勤河主动把话题扯到最关心的事上,他不无遗憾口气对黄一天说:“黄书记,咱们俩说起来也不是外人,到了一起工作更应该合作和谐,这样才能达到各自的理想,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怎么会弄成今天这局面呢?”

    黄一天听出来了,董勤河分明想要从自己口中套话,他还是这副德性,说话之前总喜欢把别人的底牌先套出来,然后再根据情况斟酌后见机行事尽量让自己获得利益最大化。只是这一回,黄一天却压根不想搭理他这茬,就算他董勤河表面上装的再怎么温和,黄一天却早已看穿他内心卑鄙无耻的本质。

    跟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说话没必要多啰嗦,开门见山直奔主题是最好的方式。

    黄一天抬头看了董勤河一眼,见他一副探索眼神盯着自己,好像恨不得一双眼睛看穿自己内心最底处的想法心里不由冷笑,“董勤河啊董勤河,就算你今天把两只眼珠子瞪掉出来也未必能猜得出我接下来到底出的什么牌。”

    “董书记,我到青龙县走马上任也快一个月了吧?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的火也要烧啊,可是我这第一把火就是对纪检系统干部调整,这方案拿出来上常委会两回都不能通不过,你说我这张脸往哪搁?我可是纪委书记,纪委的干部我都不能决定,那么谁也跟我做事?”

    “我最近也打听清楚了,知道你董书记心里只认县纪委副书记何达康做下属,我这个外来户在你心里始终就是个外人,要不然你也不会大事小事全听那个何达康的忽悠。”

    “今天既然何书记说咱们俩不算外人,我也就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把话都摊在桌面上说清楚了,昨天县委常委会上我刚把方案一拿出来,那么多县委常委一个劲跟我唱对台戏,我当时就明白了,肯定又是何达康背地里联系了那些常委故意给我难堪是不是?”

    “董书记,我黄一天来到青龙县担任这个县纪委书记是组织上任命的,不是我自己削尖脑袋挤上位的,我在普水的时候,那个郝天威书记当时就想留我在普水,可是那时组织任命谁也无法改变,现在何达康处处跟我过不去倒是情有可原,怎么你也跟着那班人一块黑白不分是非不明呢?”

    ......

    董勤河原本以为自己今天要费一番唇舌才能打开黄一天的心扉,没想到一进门自己刚说了一句话他就滔滔不绝把内心的委屈不满全都一股脑说出来。

    习惯了官场袖子里玩火伎俩的董勤河突然有种严重不适应的感觉,官场中人平日里说话不都是应该兜着圈子说吗?怎么这位黄书记这番话听起来分明就是个官场愣头青直肠子一棍戳到底?

    董勤河使劲咽了一下口水,脑子里盘旋了半天终于把自己的思绪调整过来,他见黄一天当着自己的面一直说个不停,看样子要是任由他这么说下去他就是说到天黑也可能,他连忙趁着黄一天说话空隙插话:

    “黄书记你先喝口水休息一下,其实我也没想
大唐如此多娇小说5200
到何达康会是这种公报私仇的小人,不过我还是那句话,说到底我也是老领导冯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你又是老领导的未来女婿,无论如何咱们俩之间不该有隔阂,你说是不是?”

    黄一天没好气道:“董书记,这事压根就不是我的错,你说说,要是我纪检系统的的干部调整方案第一次征询了我的意见,能闹出后面这些幺蛾子吗?你董书记不是不懂当时事情的后果,还是一味的认为到了常委会议上那就是定下来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那时不现实的,到了常委会上研究的事情不了了之的太多了。

    第二次上会本来我还是认为你董书记一心为公,大家都是为了青龙县的发展服务,为了青龙县的百万百姓做事,可是有人却在背后告诉我,何达康在背后和侯大海等人一起活动阻碍我的方案,那么我只能动手,要想不被动只有主动,抓了两人手里掌握点证据,这样可以让有些人有所顾忌,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是你董书记希望的?”

    “那肯定不是,肯定不是。”董勤河这时候也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一边说话一边脑门上不自觉有汗溢出来。

    “就是嘛!你说他何达康算哪根葱?一个科级干部整天上蹿下跳跟领导过不去?我看他压根就没把我这个新来的县纪委书记放在眼里,一个不尊重上级的下属,我是不需要在我下面干事,我也希望他不要有问题,否则,进去是迟早的事情!”

    “何达康这样做的确有不对的地方,可是.......”

    此时的董勤河半点没意识到,自己原先掌控的话语主动权如今全落到黄一天手里,不仅如此,他说出的每一句话自己还得配合点头。这会县委书记办公室里两人谈话情形表面上看起来像是董勤河在对一个脾气火爆的官场愣头青步步忍让,其实更是他这个县委书记被黄一天咄咄逼人的态度无计可施。

    黄一天几乎没给董勤河多少说话机会,当着他的面拍着面前的茶几明明白白提出双方和解条件:

    “董书记,既然你说咱们俩不是外人,我也就说出我的要求,我就一个条件,请你务必秉公办事把我那份干部调整方案过了,然后我答应你,何达康和贾小微,这两人你只能保一个!”

    董勤河见黄一天三言两语说到实质性问题,尽管今天谈话到现在整个过程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他却还是本能维护自己圈内人。

    他跟黄一天商量口气:“黄书记,你提出的第一个条件我可以同意,干部调整也就是不断的研究的过程,下一回县委常委会上随便你报哪个人事调整方案我保证你全票通过,但是关于何达康和贾小微的问题,你看是不是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黄一天见董勤河这时候居然还做梦跟自己讨价还价不禁好笑,没等他说完打断道:“那董书记的意思,让我放过何达康和贾小微?那也行,既然董书记亲自开口我也不好意思不给面子。”

    董勤河见黄一天轻易松口心里倒是一阵轻松,他正要对黄一天说些好听的哄哄他,又听见他无比冰冷语气道:“既然董书记一心要保何达康和贾小微,那我就动了侯大海吧,反正他的办公室主任孔杰如今就在我手里,相信那办公室主任熬不了几天必定会把侯大海招出来,到那时......”

    董勤河听了这话不由心里一沉,他心里最清楚,宁可何达康和贾小微两人都出事也绝不能让侯大海出事,否则后果将会比那两人出事更严重。

    董勤河忙不迭又跟黄一天商量:“黄书记,黄书记你先消消气,你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各退一步最起码要保持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的和谐,你说你要是真动了侯大海,你自己又能落下什么好?”

    黄一天听了这话一脸不爽看向董勤河冲他质问道:“董书记这话怎么越说我越不明白了,你的意思不让我动何达康,又不让我动贾小微,现在连侯大海都不让我动了,照你这意思,我之前受的那些气全都是白挨?何达康侯大海都是人,就我黄一天不算个东西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把我给踩了?”

    “我不是那意思!”董勤河见黄一天一言不合冲自己急眼也有些发慌,赶忙解释道,“我真不是那意思,我意思是说....”

    黄一天算是听出来了,今天就算跟董勤河谈到天黑也说不出什么一二三来,事情明摆着的,这老狐狸还是一如既往对自己的亲信下属一个劲的护短,他虽然在自己提出的干部人事调整方案上做了退步,但实质问题不解决以后难免那帮常委会依旧不把自己这个县纪委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谈的,大家只能继续玩,看看谁的手段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