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就过分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 我就过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面对董勤河责问黄一天早有准备,他不慌不忙当着众人的面把答案抛出来:“在座的诸位心里应该比我更明白,我们县纪委办案随时都可以对有问题的股级干部进行控制,那是我们的权力,也是法律给我的职责,换句话说,县纪委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双规县里哪个部门的股级干部都可以不用向任何领导汇报,包括县委几位主要领导,当然也包括县委董勤河书记。”

    黄一天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故意从董勤河脸上掠过,只见他一张脸几乎要气歪了,奶奶的,这不是打了自己的脸,不通过他就抓人,还是明目张胆。

    一旁张继伟听了这回答不由在心里暗暗叫好!他觉的黄一天这一招釜底抽薪玩的实在是太绝了!这一出手打的董勤河一帮人措手不及啊!高!实在是高!

    张继伟心里兴奋着想,“你们一个个不是在县委常委会上牛逼哄哄吗?不是全都昧着良心听从董勤河的摆布不同意黄一天提出合理调整干部要求吗?现在一个个都尝到苦头了吧?这他娘就叫现时报!”

    董勤河显然没料到黄一天居然搬出纪检部门相关规定来堵自己的嘴,心里气的直骂娘,“他娘的狗日黄一天,那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你他娘哪只眼睛见过哪个县里的纪委书记要双规党员干部竟敢不跟县委书记一把手汇报一声?”

    潜规则总归是上不来台面。

    董勤河心里就算是气炸了表面上也不得不承认黄一天说的话有理有据,只是眼前这样的结果却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他怎么也没料到黄一天会给自己玩这么一手绝地反击?而且如果控制不好,自己也会很是被动。

    “董书记,如果你无法理解我们纪委的工作,无法理解我是否不像你汇报控制股级干部,你可以直接向市纪委洪书记汇报这件事,只要洪书记也说我黄一天是违规抓人,说我黄一天是错误的,我立马就让人把那两人放了。要是上面的省市纪委没有人给个指示,下面我会好好的审问这两人,把这两人背后的腐败分子都抓起来,绝不手软!”

    黄一天得了便宜还卖乖顺势又冲董勤河将了一军,而且是*裸的威胁,好在此时董勤河脑子并未被愤怒冲昏头脑,他只能勉强冲黄一天笑笑:

    “黄书记说的有道理,纪委工作的特殊性我也还知道一点,好吧,按照纪委的职责,你该查的就要调查,我作为县委书记不会干涉,既然今天会议三项议题已经全都研究结束,大家散会吧!”

    董勤河心知自己不适合跟黄一天当众人彻底翻脸,在他心目中黄一天不过是年轻气盛为了赌一口气才会做出如此不顾后果的决定。

    他一个官场老妖岂能跟一个官场愣头青一般见识?眼下先散会让矛盾缓和下来才是解决问题最好办法。说实在话,黄一天刚才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县纪委已经双规了县教育局的办公室主任朱达的确让董勤河一阵心惊肉跳。

    朱达身为教育局办公室主任,他现在出了事少不得要牵扯到现任教育局长贾小微,而自己和贾小微又是那样一种关系,万一叫贾小微被朱达连累后又拔出萝卜带出泥牵出自己,那麻烦可就大了去了!

    董勤河出了会议室后,脚底下健步如飞回到自己的县委书记办公室,一进门重重把水杯往把办公桌上一放气的吹胡子瞪眼一腔怒火不知道往哪撒。恰在此时,他瞧见县委宣传部长侯大海一脸苦相紧随其后进了办公室,一进门冲他哀求道:

    “董书记你快想想办法吧,这个黄一天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那是要对付我啊,万一我那办公室主任孔杰在里头熬不住那我可就倒了大霉了!”

    董勤河听了这句丧气话更是满肚子邪火,他伸手一指侯大海劈头盖脸骂道:“侯大海,平日里一再叫你们小心小心再小心,你们都当成耳旁风是不是?这人都被纪委抓了你们一个个却还被蒙在鼓里?这就是你们的小心?

    是不是要等到哪天市纪委的人找你们一个个谈话你们才知道事情严重性?一个个全都是不省心的主,自己身边的人被人抓了居然半点风声都没听着?你们也配当领导?干脆全都撸掉官帽子算了!”

    侯大海见主子一副气急败坏表情知道他今天也是被黄一天那小子给气大发了,但是见董勤河一个劲只顾着发火心里不禁暗暗焦急。

    “董书记,您怎么骂我都行,但我求求您这次一定要救救我,一定要尽快把孔杰从里面弄出来才行啊?否则万一......”

    “万一什么?万一孔杰把你的破事都交代出来是不是?你他娘现在知道着急了?早他娘干什么去了?不知道的人都认为你很牛逼?遇到事情就不行了,现在
堕天之翼帖吧
怎么了?”

    侯大海一脸委屈为自己辩解:“我哪知道那姓黄手段这么下流?您说他才到青龙县走马上任几天啊?之前不是说他是普安市前任市委书记的未来女婿吗?我还以为他跟咱们是一伙呢,所以我就想压压他,知道我的厉害以后好和谐相处,谁知道此人是属狗的,一处不高兴,就直接下狠手,这不是跟咱们过不去啊?”

    董勤河闻言冲侯大海白了一眼呵斥道:“照你这么说,你还有理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董书记我不是那意思,我就说这小子看起来是个小白脸没想到下手还真他么狠哪,咱们以为他新来乍到根基不稳翻不出什么风浪来,没想到这混蛋就是个狡猾的狐狸,不下手还好,一下手就是打中要害啊!”

    “他要是没两把刷子能二十几岁做到县纪委书记的位置?”董勤河没好气冲侯大海翻眼,顺势一屁股在老板椅上坐下来。

    “那您说现在怎么办也?董书记,这家伙人也抓了,这会子肯定在紧锣密鼓安排人审讯呢,您总得出面说句话替咱们做主啊。”

    董勤河见侯大海像是狗皮膏杨赖上自己心里不由一阵厌烦,冲他没好气道:“当初是谁非要拿黄一天开刀?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明知道黄一天是有背景的人还跟他真刀真枪的干,你们脑子里都想什么呢?”

    侯大海苦着一张脸说:“董书记,这事真是不赖我,都是那狗日的何达康,是他非得在背地里嚼舌头根子非要咱们兄弟给那黄一天一个下马威,还请我们吃个饭喝个酒,要不是他一个劲挑唆,咱们跟黄一天之间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董勤河懒得听侯大海这时候尽说些没用推卸责任的话,挑重点问他:“你那个办公室主任叫孔杰的知道你的事情多吗?”

    “孔杰是我从乡里就重用的人,都跟了我快十年了,他知道的能不多吗?”侯大海一脸苦相。

    “那你就赶紧想办法让孔杰闭嘴啊?难道非要等到事情不可挽回的地步再亡羊补牢?”

    “行,那我这就想办法?”

    “现在不想办法,难道还等市纪委的领导找你谈话再想辙?我说你这脑子是怎么长的?”

    董勤河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看向侯大海,恨不得一脚踹他屁股上才解恨,侯大海虽然脑子里还有些乱糟糟的,但也知道既然董勤河已经发话了,底下人没有不听从的,赶忙揣着“圣旨”出门先找人想办法去了。

    侯大海一走,县委书记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董勤河双手拍了拍有些疼痛的脑袋突然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老话说的好,冤有头债有主。

    县纪委书记黄一天此次突然对侯大海身边亲信下狠手原因他是清楚的,最近一段时间侯大海跟县纪委副书记何达康走的相当近乎,何达康又一直心里痛恨黄一天空降到青龙县当纪委书记挡了他升官提拔的路,这才一个劲蛊惑侯大海跟黄一天过不去,但是教育局长贾小微为什么会看黄一天不顺眼呢?

    董勤河想起之前贾小微一个劲在自己耳边吹枕头风给黄一天上眼药水,现在倒好,一帮县委常委齐心协力给黄一天上眼药水没成,倒是被他出了狠招打了个措手不及。

    董勤河在心里暗暗埋怨,“狗日的何达康实在不是什么好鸟,他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整天上蹿下跳跟人家斗个什么劲?现在事情闹大了,若是那个黄一天一意孤行又有谁能扛得住?”

    董勤河一下午在书记办公室心神不宁,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二话不说让司机先回去,自己却偷偷摸摸打车去了跟贾小微平日里约会的房子。

    一进门,贾小微果然满脸焦急坐在屋里,一见到董勤河进门激动的跟见了亲妈似的扑上来,嘴里呜呜咽咽装可怜:

    “老董啊,你可一定要救救我!”

    董勤河知道这女人指的是教育局办公室主任朱达被抓一事,他冷冷看了哭哭啼啼的女人一眼轻轻用手臂把她推开,径直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来,没好气道:“到了这个时候我怎么救你呀?你什么事情都瞒着我不跟我说,现在出了事想起我来了?”

    贾小微听董勤河说话口气不似往日温情顿时心里一凉,她连忙腆着一张脸走到董勤河身边试探问道:“老董你说什么呢?我哪会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呀?”

    董勤河见贾小微直到现在还不肯跟自己实话实说气的坐在沙发上猛抬头,抬手冲她一指道:

    “你呀你呀!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还挺聪明的?跟我玩瞒天过海是吧?你既然什么也不说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你那办公室主任朱达被纪委双规的事情你该找谁找谁,别跟我在这啰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