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十五分钟

第五百二十七章 十五分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庄步思听了这话也有些诧异,他冲郝天威问道:“黄一天还说什么了?他没说让你过去到底为了什么事?”

    郝天威摇头。

    庄步思皱眉想了想,揣测道:“你说黄一天是不是狗鼻子闻到了什么?他这是想要跟你当面锣对面鼓讨要说法吧?”

    郝天威没好气道:“讨要什么说法呀?他这次倒霉都是县委书记张天来一手造成的,他凭什么找我讨要说法?”

    庄步思点头:“那倒也是,可你倒是说说,那他为什么刚才突然打电话过来让你十五分钟必须过去见面?总不该他安排了什么人准备把你揍一顿出出气吧?”

    郝天威见庄步思的想法纯粹脑洞大开气的冲他直瞪眼,他心里犹豫着到底要不要按照黄一天刚才电话里的命令去跟他见面。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令人头疼的大问题。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郝天威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看黄一天今天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再说,无论如何总得知己知彼?

    庄步思见郝天威还真要赶过去跟黄一天见面,诧异道:“你还真要去呀?怎么着你也是县委副书记,你怕他一个已经被排挤的黄一天干什么?”

    郝天威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总之他觉的黄一天绝不是那种虚张声势小题大做的人,他既然刚才无比刚硬的口气对自己说出那番话,估摸肯定有事。眼看黄一天规定的见面时间快要到了,郝天威顾不上跟庄步思多说什么,临走前冲他交代道:“兄弟你先喝着,等我跟黄一天见面后一会回来陪你接着喝。”

    庄步思见他急匆匆要走,冲他摆摆手:“去吧去吧,我在这等你就是。”

    从酒店赶往县委大院的路上,郝天威揉着因为喝酒的缘故微微有些疼痛的脑袋冥思苦想,“黄一天突然打电话约自己见面能有什么事呢?他不会真发觉了自己才是他和张天来斗一个你死我活背后利益最大化的主吧?”

    郝天威想到这里心里倒也并未过于担心,他心想,“老子好歹有个当副省长的叔叔在头上罩着,他黄一天算什么呀?一个市委书记的女婿?还是没有结过婚的未来女婿?老子难道还怕他?再说,他的事情和老子没有任何关系。”

    夜晚的县委大院不复白天的嘈杂和忙碌,整栋办公大楼隐没在夜色里,从楼下广场往上看,可以清晰看到哪个楼层哪个办公室正灯火通明。

    郝天威来到县委大院的时候距离黄一天规定的见面时间只剩下不到三分钟,他也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心慌气躁起来,冲着司机斥责了一句:“开车跟蜗牛爬一样。”

    郝天威撂下这句话后急忙下车一路小跑上楼,等他爬到四楼黄一天办公室所在位置早已气喘吁吁,站在楼道口他便看见黄一天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一大块明亮的光线从办公室里透出来,照在长长的走廊地面上顿时多了一大块雪亮光圈。

    郝天威拖着步子走到那片光圈里,他看见透出明亮灯光的办公室里黄一天正襟危坐,手里还拿着一本小说书,书名叫《钟山》。

    郝天威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心说,“好啊,你他娘的让老子十五分钟务必赶过来,老子跑的累死累活你却坐在这里悠闲看小说?”

    这样一想,郝天威的脸上不由露出几分明显怒气,他抬脚走进黄一天的办公室,在他办公桌前一张椅子上坐下,没好气道:“黄书记真是好雅兴啊!大晚上不回家搂着女朋友睡觉跑到办公室来看书?”

    黄一天早听见门口动静,只是懒得抬头看一眼,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郝天威这种官二代从来都是自恃高人一等,整天端着一副官二代的谱装逼。

    这种货色往往自我感觉超级良好,认为全世界所有人都得看他们的脸色,你不给他机会他都会蹬鼻子上脸,冷着一张脸不搭理他反而好些。

    黄一天冷冷看了郝天威一眼,透着一股高高在上口气“表扬”他:“郝副书记很准时嘛,一分不差!”

    “你?”

    郝天威气的直瞪眼,冲他没好气道:“说吧,我人都已经来了,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那还有朋友等着一块喝酒呢。”

    郝天威说话直接,黄一天也懒得跟他兜圈子,顺手把小洪给自己的照片甩两张到他面前,不屑道:“自己先看看吧,看清楚再想想该用什么口气跟我说话。”

    郝天威一脸疑惑拿起照片,只看了一眼顿时目瞪口呆!

  
专职保镖sodu
  他第一反应冲着黄一天愤怒道:“黄一天!你居然派人跟踪我?”

    黄一天见他没脑子乱嚷嚷,冲他满脸不耐烦教训道:“郝副书记,你能不能动动脑子再说话?你以为普水县是什么地方?你郝天威在普水县这块地盘上不过是个外来户!我还告诉你,我黄一天才是这块土地上来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你一个外来户来这没几天就敢大嗓门冲我嚷嚷,你也配?”

    郝天威听了这话不禁火冒三丈,手里捏着照片冲黄一天怒气冲冲道:“我真没想到你这么阴险?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要拿这几张照片威胁我对吗?你想威胁我什么?升官还是发财?我警告你,我郝天威从来就是被吓大的!”

    黄一天听了这话,慢悠悠抬起两只手“啪啪”拍了两下,波澜不惊表情冲郝天威调侃道:“不错不错,我还真没看得出来,郝副书记还挺有血性!既然这样咱们也别聊了,明儿我就把这些照片先给市纪委,省纪委的领导通通发一份,我倒是要看看,对于作风严重糜烂的问题干部,纪委部门到底会怎么处置?”

    黄一天说完这句话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摆出一副要离开的姿态,这让郝天威不由心里一阵发急,他顾不得想太多,一个箭步跨到黄一天面前阻止道:“你别走,咱们话没说完呢。”

    黄一天个子比郝天威高不少,就这么居高临下望着他冲他皱眉问:“咱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你郝天威又不是被吓大的,我这么吓唬你有用吗?”

    郝天威气的两眼要冒血,他虽然今天喝了点酒但是大脑还没糊涂到不可救药的地步,自然非常清楚万一黄一天真把这照片寄给纪委领导对自己来说会是怎样沉重打击?郝天威心里明镜似的,为了头上这顶官帽子,今天事情没谈清楚之前绝不能让黄一天走出这个门。

    无奈之下,他只能暂时忍下一口气冲黄一天勉强点头:“我愿意跟你好好谈谈,你想要提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而为。”

    黄一天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他退后两步重新坐回到老板椅上,赞赏口气对郝天威说:“对嘛,这样的态度双方才有谈话的基础嘛,行吧,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郝天威见黄一天一副大度模样气的牙痒痒,明明是自己退一步咬牙忍让到头来却成了他“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这他娘叫什么事?

    黄一天手里握着足以让自己顷刻身败名裂的照片,郝天威也无可奈何,他只能重新坐回黄一天对面的椅子上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想要听听他到底想说什么。黄一天见郝天威总算低下脑袋成了瘟鸡模样,这才慢悠悠涉及正题,他冲郝天威问道:

    “张天来到我办公室解释说,是你逼他动了我的职位?”

    “是。”郝天威老老实实回答。

    “郝副书记,你跟张天来之间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管,但是你为了升官、为了位置,不能损害我的利益,你明白吗?”

    郝天威听出黄一天话里有话,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一双眸子透着一股幽邃正淡淡看向自己心里不自觉一紧,他怎么觉的那眼神像是一下子看穿了自己心底里隐藏最深处的秘密?

    “那个,黄书记,我不明白你到底什么意思?我跟张天来之间能有什么事啊?我到这边来怎么可能升官?”郝天威心虚反问。

    黄一天冲他笑笑,摇头道:“郝天威啊郝天威,你的确很聪明,可你也别把旁人都当成傻子,张天来那个傻子现在是还没反应过来,他若是一朝反应过来估摸得把你吃干抹净才解恨。”

    黄一天已经把话说的如此直白,郝天威感觉自己要是再装蒜实在是脸上挂不住,他只能当着黄一天的面实话实说:“是,我的确在背地里搞了张天来一下,可我也没拿着刀逼他非得对你下狠手呀?他自己想要巴结讨好我,我有什么办法?”

    瞧瞧,这就是那些官二代们的嘴脸,道理反正总是在他们那一边。

    黄一天早已对郝天威这种人见怪不怪,眼下他没什么心思理会郝天威和张天来之间的那笔帐,他冲郝天威开门见山道:“算了,你跟张天来之间的恩怨我不想插手,但是既然你背地里蛊惑张天来把我摆弄到县委办研究室,你总得对我有个交代吧?”

    “你想怎样?”

    一听到黄一天要提条件,郝天威立马警觉起来,冲他先打预防针道:“黄一天,我可告诉你,我的能力有限,你要是提什么过分要求我可满足不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