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相互帮助吧

第五百二十六章 相互帮助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人常说福祸相依,这话说起来倒也有几分道理,周三下午黄一天的办公室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县委办接待室的小洪。

    小洪从县台办调到县委接待办已经有些日子,自从黄一天到县委大院上班后偶尔上下班的路上会跟她擦肩而过,每次小洪都会主动礼貌冲他招呼,黄一天也礼貌回应。黄一天没想到小洪会突然找到自己办公室来,一时猜不透她此时找自己用意何在,只能先客套几句礼貌接待。

    小洪虽然狡猾,但是知道和黄一天谈话不需要什么前言,她进入黄一天的办公室后没说几句话便冲他开门见山道:“黄书记,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黄一天不解问她,“你要跟我做什么交易?”

    小洪从身上拿出手机摁了几下放大里面存储的照片给黄一天看,只看了一眼黄一天不禁愣住了,只见手机里的照片上小洪正和一个男人一丝不挂纠缠一处,而这个男人的那张脸居然是县委副书记郝天威?

    黄一天不觉心里一动,问小洪:“这什么时候拍的照片?”

    小洪回答:“前两天。”

    黄一天又问:“你想用这些照片跟我做交易?”

    “是的。”

    小洪冲着黄一天郑重点头:“黄书记,上次洪娇娇来找我,她跟我说你在省城有过得硬的关系,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我知道你跟新来的郝副书记关系一向紧张,我愿意把这些照片给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黄一天立马接茬问。

    “你帮我调动到市区找个好单位,我想去一个没有人知道我不光彩过去的地方,找个好男人成家好好过日子。”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动,他暗自猜想,“这个小洪恐怕还不知道郝天威的背景完全可以帮她达到目的,她现在想要通过出卖郝天威的方式讨好自己调动工作到市区,这件事怎么说都是自己赚了。”

    他不想当着小洪的面显得自己过于急切,假装皱眉想了一会才勉为其难口气说:“小洪,你知道现在县里调动到市里难度其实很大。”

    小洪见黄一天话里有拒绝的意思急忙表示:“黄书记,只要你能帮我调到市里,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我是真心不想在普水县这种小地方呆了,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帮帮我。”

    黄一天听出小洪言外之意,心里不由摇头,“这个小洪倒是跟她那亲戚洪娇娇如出一辙,对于利用身体铺路往上爬这一招用的倒是颇为熟稔,她刚才的意思分明是暗示自己,只要能帮忙让她陪谁睡都行。”

    小洪见黄一天一脸为难口中连连叹息心里不由一阵发凉,她当着黄一天的面苦苦哀求道:“黄书记,我不怕你笑话,我一个弱女子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迫不得已,我这次真心想要离开熟悉的环境,离开周围人指指点点的生活去过一种全新的日子,求你一定要帮帮我。”

    黄一天担心戏别再演过了,顺手把小洪手机里的照片拿过来假装认真看了一眼,又问道:“只有照片吗?你以前不是习惯录下视频?”

    小洪听了这话脸上不由露出尴尬表情,她冲黄一天点点头:“录像也有,黄书记想要我这就拿给你。”

    黄一天左手握着照片,右手握着视频,总算是“勉强”答应了小洪提出的交易,这让小洪顿时喜出望外,开心的咧开嘴笑出声来。

    小洪走后,黄一天手里拿着她交给自己的照片和录像资料心里不禁波澜起伏,他是真没想到郝天威才到普水县走马上任一个月的时间,居然私下跟普水县官场出了名的“公共汽车”小洪勾搭上了。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这两天心里正琢磨从哪里下手给郝天威一点颜色瞧瞧,让他尝尝背地里挑唆别人对付自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没想到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这真是恶有恶报!”黄一天盯着手里的照片心里顿时有了主意。

    周四晚,郝天威正跟庄步思在酒店里喝酒庆祝,最近两人心情都很好,一来庄步思总算如愿以偿出任胡集乡党委书记;二来,县委书记张天来和黄一天的恶斗正如火如荼进行,眼下的局面正是郝天威和庄步思最想看到的结果。

    今晚,两人进了酒店包间后不一会的功夫一瓶人头马三下五除二就喝了个精光,那叫一个人逢喜事精神爽,两人居然都没有半点醉意?酒桌上,郝天威正一副鄙夷神情冲庄步思调侃:“你是没见这两天张天来急的跟热锅上蚂蚁似的,昨天下午,这白痴居然跑到我办公室来指责我?说我没良心?


北京梦未央吧


    昨天还摆出一副不甘心的模样对我说了半天废话,我随便说他两句,他竟然当场气的一头栽倒在地,我当时以为他演苦肉计呢,没想到他还真是晕了,吓我一跳!”

    庄步思听了这话“哈哈”大笑:“郝副书记,我现在对你可是崇拜的五体投地,你说那张天来和黄一天多聪明的主?一个是官场奇才,一个是县委书记,结果呢?还不是一样被你玩弄股掌之中?我说,万一张天来知道是你在背后算计他,他会不会立马气疯了进精神病院啊?”

    郝天威一脸坏笑点头:“有可能,我不过是说了几句难听话他都能气晕了,这种心理素质估摸离送进精神病院也不远了。”

    庄步思听了这话一脸向往表情:“哎呀,你说要是张天来真弄成了神经病,那咱们普安市官场可就闹出大新闻了,到时候报纸上标题肯定写着,‘县委书记涉嫌腐败举报一夜之间被吓成了精神病!’”

    正端着一杯水往嘴里送的郝天威听了这话“噗嗤”一下忍不住嘴里刚喝的水喷出来,他一边笑弯腰一边伸出一只手指着庄步思调侃道:

    “你说你可真是够缺德的,张天来要是真成了神经病对你有什么好处?我看你这模样倒是比黄一天还高兴。”

    庄步思一脸无所谓道:“我有什么好高兴的?反正在乡下干一阵子你再帮我弄个副县长当当我也就心满意足了,我是在替你高兴呢。真要是张天来出事了,你顺理成章接替他的县委书记位置后,这普水县可就成了咱们兄弟的地盘了,那时候你可得请我喝点高档酒。”

    郝天威听着庄步思描述理想未来场景,脸上不觉也露出几分期盼,冲他点头应允道:“放心吧,我相信那一天很快就要到来了!到时候咱们兄弟还在这家酒店喝酒,我请你喝罗曼尼康帝。”

    庄步思听了这话不由瞪圆双眼看向他,嘴巴张开老大半天合不拢:“郝副书记,你不会是开玩笑吧?那罗曼尼康帝可是两万多美元一瓶呢?你当真说话算数?”

    郝天威霸气冲他一挥手:“两万多美元算个屁啊?等老子当了县委书记,十万块的好酒喝起来也有人买单,没什么了不起!”

    庄步思闻言立马满脸堆笑冲郝天威竖起大拇指,两人正一边胡吃海喝一边天南地北吹牛胡侃,郝天威放在酒桌上的手机突然“叮铃铃”响起来。

    已经处于半醉状态的郝天威满脸不耐烦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嘴里嘟嘟囔囔抱怨:“这谁呀?大晚上都不让人痛快。”

    只看了一眼,郝天威脸上露出讶异神情,他拿起手机像是耳语轻声对庄步思说:“黄一天的电话。”

    庄步思也是一愣,忙问道:“他怎么这时候打电话给你?不会是听说了什么吧?”

    “我哪知道?”郝天威被庄步思说的心里不觉有些发毛。

    他可是刚刚亲眼见识了黄一天对付张天来的手段,听说两人以前关系不错,张天来整天跟他兄弟相称,结果就因为张天来有失公平调整了他的领导岗位,黄一天现在正把张天来往死里整呢。郝天威担心,万一要是被黄一天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在幕后策划那还了得?那家伙不会把自己生吞活剥了吧?

    其实郝天威和庄步思纯粹是做贼心虚,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还没接听问问到底什么情况两人自己心里先乱了。

    郝天威冲着庄步思讨主意:“你说这电话我接不接?”

    庄步思倒是爽快:“当然要接,你跟黄一天现在天天都在县委大院上班低头不见抬头见,你就算躲得过初一躲得过十五吗?”

    郝天威觉的庄步思说的话也有道理,犹豫表情伸手摁下了手机接听键。

    “黄书记嘛,你好你好!你找我有事吗?”

    手机里传来黄一天透着一股冰冷声音:“郝副书记,麻烦你十五分钟之内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你要是不来可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郝天威不由一愣,他怎么听着这家伙话里透着一股威胁味道,这让他心里顿时非常反感,他冲着手机吼道:“喂,黄一天你怎么说话呢?我......”

    郝天威话没说完听到黄一天在电话里打断他的话斩钉截铁对他最后通牒:“十五分钟,从现在开始计时,如果你十五分钟后还没到,后果自负。”

    黄一天说完这句话抢先挂断电话,电话那头的郝天威耳朵里听着急促“滴滴”声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拿着手机冲坐在一旁的庄步思问道:“你说这黄一天是不是脑子有病啊?他一个下属居然居高临下口气指挥我十五分钟后到他办公室,还威胁我什么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