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把自己当成领导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把自己当成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原本他以为,自己怎么着也是普水县的一把手县委书记,今天主动进了黄一天的办公室就算给足了他一个小小科级干部的面子,他就该抓住契机跟自己好好聊聊一笑泯恩仇才对,大不了自己答应以后对他政治上有所补偿?

    没想到黄一天听了他的话后只是抬头冷冷看了他一眼,冲他讥讽道:“张书记,你是普水的最大领导,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不能阻碍,今儿怎么有空到我这来了?不过,我这个研究室的庙小恐怕装不下你这么高级别的领导干部,你还是请回吧。”

    这家伙居然对自己下逐客令?

    原本憋着一肚子气的张天来差点忍不住把火爆发出来,他好不容易压抑住心头熊熊烈火冲着黄一天愤怒道:

    “黄书记,谁都有求人的时候,做人不能太过分!”

    “我过分?”

    黄一天一脸鄙夷伸手一指张天来:

    “张书记,我过分又如何,你做的不过分我能坐在这边,你要是认为我过分,我可没请你来吧?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大可以再召开一次县委常委会把我的研究室主持工作的主任职位再撸掉,你放心,我黄一天绝对听从领导安排。”

    “你?”

    张天来见黄一天一副压根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狂妄表情看着自己,气的差点要吐血,他终于忍无可忍伸手指向黄一天冲他呵斥道:

    “黄一天!你对领导说话什么态度?”

    黄一天寸步不让反唇相讥:

    “张天来!你无缘无故调整我,我这态度已经算是对你客气了!别以为你是县委书记老子就得巴结你,老子现在就是要把知道的事情全部的举报给市纪委、省纪委,在老子眼里你现在就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你狂什么狂?”

    张天来听了这话气的浑身发抖,他冲着黄一天扯着嗓子咆哮:“你终于把你的目的说出来了,我就知道你小子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你举报县委办主任根本不是目的,你就是想要通过县委办主任的案子把我牵连上才是你的最终目的是不是?”

    黄一天理直气壮:“是又怎么样?张天来,你先对我不仁可不能怪我对你不义,今天既然你来了我索性跟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你那个县委办主任腐败的事情我早就了解的一清二楚,这里头你张天来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只有你自己心里最清楚,你呀,就等着法律制裁吧!”

    黄一天的话一下子打碎了张天来心里原来所有的翼想,他原本还打算找黄一天谈一笔交易,只要黄一天答应放弃举报县委办主任,他日后必定会利用手中权力对他的政治地位有所补偿。张天来万万没想到,有些事情一旦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黄一天压根不给他谈交易条件的机会,看他盯着自己时充满仇恨的眼神里,分明恨不得立马将自己置之于死地。

    张天来的腰杆不知不觉软下来!

    他心里非常清楚,如若自己选择跟黄一天硬碰硬会是怎样的结果?连贾市长都无能为力帮他渡过这一劫,他除了求黄一天放他一马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走。看清楚面前不利形势的张天来不得不捏着鼻子强忍下心中一口恶气,他瞬间转换一张脸,苦兮兮表情冲着黄一天辩解道:

    “黄书记,事情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你之间一直很是和谐,造成现在的一切都是那个郝天威逼我的,我也是没办法啊!”

    “是吗?郝天威让你吃屎你也去吃?”

    “我?”

    刚刚好不容易刚刚劝自己放下架子跟黄一天试图求和的张天来只觉心头一股热血上涌,但凡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刚才那句极尽侮辱的话,何况自己还是普水县的一把手县委书记?黄一天见张天来两眼冒火看向自己却又不敢过分张狂心里不觉一阵痛快,他冲张天来随便摆摆手:

    “张书记,你也不想和我继续说下去,我也不想和你说下去,你还是赶紧走吧,我看见你这种墙头草站在我面前都觉的恶心!”

    这是黄一天第二次用极尽侮辱的字眼跟自己说话,张天来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他冲着黄一天一下子声音高八度吼起来:

    “黄一天,你别太过分!”

    “老子就过分你又能怎样?张天来,当初可以把你推到县委书记的位置上就有本事把你拉下来你信不信?你他娘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给你二分颜色就跟老子开染坊似吧?到牢房里多吃两年牢饭再来跟老子说话吧,滚!”

    张天来此刻气的说不出话来,他参加工作这些年,即便是初入官场当办事员的时候也没受过今天这样的侮辱,没想到如今当了县委书记却被一个下属指着鼻子破口大骂?


平步仙路吧


    张天来看着面前满是轻蔑鄙夷眼神看向自己的黄一天,心里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才解恨,残存的理智劝说他一步步慢慢后退直到出了办公室的门。

    从黄一天办公室出来后,张天来感觉自己内心愤怒像是快要爆炸,可他却压根无计可施,尽管黄一天刚才对他说了有辱尊严的话,他却只能选择暂时忍让。

    谁让自己被人抓住了七寸呢?

    张天来回来的路上越想越窝心,他觉的自己真是脑子进水了当初才会听了郝天威的蛊惑对黄一天下手,现在自己即将身临险境,可是郝天威呢?他又在哪?从黄一天办公室回来的路上正好经过郝天威的县委副书记办公室门口,张天来心里一急索*着一张脸推门进去。

    郝副书记一直把普水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很是高兴,奶奶的,局面正按照自己的计划顺利发展,张天来要滚蛋了,自己也就快上位了。张天来进来的时候,正好郝天威正坐在办公室打电话呢,瞧见他进来连忙冲他摆手示意了一下,手里却依旧拿着电话跟对方谈笑风生。

    张天来见状径直走到郝天威办公桌前,一把夺下他手里的电话听筒重重挂了电话,冲他厉声道:“郝天威!你还有心思跟别人在这聊天开玩笑?”

    郝天威正跟朋友聊天呢,突然一下子电话被人掐断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张天来喊道:“张书记你有没有点礼貌?没看见我正跟人打电话呢?有什么事情等我打完电话再说吧!”

    “郝天威你给老子听好了,我是因为听了你的话,调整了黄一天,你才会被黄一天记恨,他现在把我的县委办主任都弄进纪委了,你不能对这事不闻不问吧?”

    郝天威这才明白张天来突然闯进自己办公室发飙的原因,眼下的局面原本就是他精心谋划的结果,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插手过问呢?他冲着张天来没好气皱眉反问道:

    “张书记,你跟黄一天之间的矛盾干嘛跟我扯上关系?你要是对他有意见你找他撒火去,你找我干什么?”

    张天来见郝天威居然昧着良心说话?顿时怒不可遏冲他质问道:

    “郝天威,如果当初不是你逼我调整黄一天能出这档子事吗?如果我不动了黄一天,他又怎么会心里记恨我?现在我身边的人被黄一天打击报复已经被纪委双规了,你却在一旁说风凉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郝天威见张天来如今就像是一条恶狗逮谁咬谁,冲他鄙夷道:

    “张书记,你是不是脑子气糊涂了,你一个县委书记,我是县委副书记,咱俩谁的级别高?谁的官大?你要是不同意动黄一天,我能指挥得了你吗?现在你的人不干净出事了,想把这盆脏水往我头上赖,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张天来没想到狗日的郝天威居然过河拆桥?

    这让他气的恨不得拿把刀把眼前这狼心狗肺的家伙给捅了,他冲郝天威颤抖着声音道:“好好好,我算是见识了你郝副书记的本事了,我警告你,我要是这次出了什么事我绝不会放过你!”

    郝天威对张天来的威胁嗤之以鼻:“张天来,你吓唬三岁小孩呢?你一个小小的普水县委书记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就算是普安市委书记书记见了我也得对我郝天威客套三分,你算个什么东西?滚,滚出去!”

    张天来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心一意巴结讨好郝天威居然换来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结果?他只觉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昏过去。郝天威见张天来气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站在自己面前,冲他没好气挥挥手:“行了,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这正打电话呢。”

    张天来哪里还移得开步子?他只觉浑身发冷脚底下站立不稳,伸出两只手用力扶住郝天威的办公桌勉强支撑身体站好。他冲郝天威咬牙切齿:

    “郝副书记,咱们说话做人得凭良心,我当初是怎么对你的?现在黄一天要对付我,你居然没事人似的坐山观虎斗?”

    郝天威无所谓口气:“你之前怎么对我那是你自愿,谁也没拿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吧?现在你得罪了黄一天就跑到我这来发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再说,黄一天以前和你是很好的朋友,可是你为一己之私就报复黄一天,现在人家黄一天对付你,那也是正常,我有什么理由参与你们私人之间的斗争!”

    “你?”

    张天来只觉自己眼前一黑脑子里天旋地转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像是一根木桩子直愣愣在郝天威面前倒在地上,意识残留清醒的瞬间他听到郝天威无比嫌恶的声音在耳边大呼小叫,“哎你要晕也别在我办公室晕呀,这算怎么回事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