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你的人进去了

第五百二十四章 你的人进去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双规啊?

    这足以证明市纪委办案人员手中已经掌握了县委办主任涉嫌违纪违规的铁证,所有人心里几乎都能预感到,恐怕普水县官场将会随着县委办主任被抓引发一场不小的反腐地震余波。

    事情明摆着,县委办主任是县委大院的大管家,县委书记张天来担任一把手书记这两年大事小事哪一件不是经过这位大管家之手?

    张天来又是普水县委组织部出身的领导,他手里这些年提拔的官员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一个个目前都是热门单位部门的领导,万一县委办主任的案子牵扯出张天来,再通过张天来牵扯出一连串的小官巨贪来,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官场风云变幻莫测。

    两天前,普水县官场众多吃瓜群众谈资的焦点还在黄一天身上,众人背地里对他突然被贬纷纷心里抱不平并揣测以他的个性怎么可能轻易屈服县委领导如此明显不公平的安排。这才两天的时间,众人议论的焦点已经完全转到了县委办主任突然被市纪委双规这一炙手可热的爆点新闻上,众人纷纷在背地里臆测,“这一回县委书记张天来八成是要栽了!”

    面对周围突然涌出诸多针对自己的负面新闻,面对自己的贴身办公纸主任被抓,县委书记张天来整个人立时懵了,黄一天突然使出一招釜底抽薪对其痛下杀手让他始料未及。张天来做梦也没想到,黄一天居然会去市纪委举报县委办主任贪污腐败?

    而且还是掐着时间点实名举报?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根本就是有备而来!身为一名老官场,张天来心里非常清楚,黄一天既然实名举报县委办主任腐败至少说明两点:

    第一,他之前已然做好相关准备,否则市纪委没有证据绝不会大张旗鼓双规抓人;

    第二,他这次举报县委办主任背后真正的目标一定是自己,因为自己力排众议把他调到县委研究室已然让他怀恨在心。

    说心里话,张天来听闻县委办主任被双规的消息那一刻已经开始后悔,他后悔自己明知道黄一天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为什么还要去摸?

    事已至此悔之晚矣。

    他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紧锁眉头思考着想什么办法解决眼下危机的时候,一想到此事原本因郝副书记而起不由得对他恨的咬牙切齿,心里暗骂道:

    “狗日的郝天威实在是害人不浅,若不是他非要把他的老下属庄步思弄到胡集乡党委书记职位上,一个劲逼自己在县委常委会上调整黄一天,自己怎么可能跟黄一天结下这样的仇怨?”

    张天来想起郝天威端着官二代的架子向自己“逼宫”的那天晚上,当时他阴阳怪气对自己说,“赶明得去省城问问当副省长的叔叔,怎么在县里当县委副书记居然半点权力都没有?想要把自己的老下属弄个乡党委书记当当都不成,这县委副书记当的可真是窝心。”

    张天来当时听出他存心逼自己点头动黄一天的意思,思来想去实在是没有两全的法子也只能无可奈何顺从了他的意思。

    第二天在县委常委会上他不顾县长朱爱江和部分县委常委成员的反对坚决调整黄一天的时候心里就隐约感觉不安,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黄一天从来就不是随便任人揉捏的软柿子。果不其然,自己刚把他调整职位他立马在背后对自己狠狠捅了一刀,这让张天来心里懊悔不迭的同时愈加不安。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他知道自己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想办法把县委办主任从里面捞出来,否则一旦县委办主任在里面熬不住说出了不该说的话,自己这辈子可算是毁了。

    张天来越想心里越不安,县委办主任被双规的当天下午他放下手里一切公务马不停蹄往市里赶,他心里打的如意算盘是,立刻向市政府的贾市长求助。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张天来觉的自己这两年逢年过节孝敬贾市长的好处不少,如今自己遇到了难关,只要向贾市长汇报情况后,请贾市长跟市纪委办案人员说一声,悬在自己头顶的危险信号说不定能解除。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当张天来急匆匆赶到市委大院来到贾市长办公室的时候,一进门贾市长先劈头盖脸狠狠批评了他一通,贾市长一副怒其不争的口气冲他教训道:

    “你是不是猪脑子,好端端的你动黄一天干什么?他在胡集乡的招商引资的政绩有目共睹,之前借用到省委组织部期间连组织部的领导曹副部长都对他青睐有加,人家都想巴结,偏偏你这个县委
永笙纪吧
书记眼里容不下人才?”

    “黄一天从省城刚回来没几天,你一拍脑袋把他的官帽子撸掉了,还别出心裁让他去县委研究室主持工作?你脑子里究竟想什么呢?你猪脑子啊!”

    张天来见贾市长发火心里也是一哆嗦,他赶忙趁着贾市长训话的空隙插嘴为自己辩解:“贾市长,这件事都是县委副书记郝天威的主意,他是铁了心要安排自己的老下属去黄一天任职的胡集乡,我也是被逼无奈。”

    贾市长听了这话更加火冒三丈,他冲张天来指着鼻子呵斥道:“郝天威想要动黄一天,你让他自己去动就是了,你跟着掺合什么劲?是不是觉的自己当个县委书记了不起,觉的小小的普水县没有你干不成的事?”

    张天来吓的冲着贾市长连连摆手,当着领导的面装可怜:“贾市长,我真的没有想到是这样,早知道我是绝对不会动那个黄一天,无论如何这一回你得帮我一把,黄一天现在实名举报我身边的县委办主任,他这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贾市长一脸懊丧没好气道:“你有本事自己做下的事情自己负责任,市纪委书记是市委一把手冯书记的人,他眼里只认胡书记一个人,再说,纪委现在是名正言顺的对你的人进行措施,我就算亲自找他说情也是自取其辱。”

    张天来听了这话不由慌了神,市长都不愿意出面,冲着贾市长一迭声问道:“那您说怎么办?总得想办法才行?否则万一县委办主任在里面把一些不该说的话说出来,那可就来不及了。”

    贾市长见张天来吓的浑身直打哆嗦心里也有些不忍,毕竟张天来算是他的人,万一张天来真出了什么事他这个当市长的脸上也不好看,何况这两年张天来私下也没少孝敬他好处。贾市长低头思忖片刻后给张天来出谋划策道:

    “唯今之际你只有一个办法有希望把这件事对你的影响降道最低。”

    张天来忙问:“什么办法?”

    贾市长阴着一张脸说:“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赶紧去找黄一天,想办法让他撤了实名举报信,趁着这案子刚刚开始调查,我从市纪委中层干部身上想办法,看看能不能把这件事对你的影响力降低到最小。”

    张天来听了这话不由愣怔,他没想到贾市长最后给出的解决方案居然是让他去找黄一天求情?这让他脸上顿时露出犹豫神情。

    贾市长见状冷“哼”一声道:“你还犹豫什么?要是黄一天真能同意不继续举报这件事那是你的运气,这件事你必须抓紧办,否则晚了大罗神仙也帮不了你。”

    张天来听了这话也只能硬着头皮点点头,他心里有种打落牙齿活血吞的感觉,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明明是为了帮郝副书记办事才会得罪黄一天,结果却弄一个里外不是人。郝副书记那边未见得对他领了多大人情,黄一天这边却一招命中他七寸让他欲哭无泪,现在更像是头顶顶了颗定时炸弹随时有爆炸的危险。

    贾市长见张天来一脸晦气站在面前,对他也没什么好脸色,冲他教训道:“你在我办公室哭丧着脸站半天能解决问题吗?还不赶紧找黄一天赔礼道歉去?”

    张天来无奈,只好憋着一肚子委屈急急忙忙又从贾市长办公室出来,出了市委大院后二话不说让司机赶紧开车赶回普水县。

    第二天上午,张天来经过了一夜煎熬犹豫后终于鼓足勇气走进黄一天的县委研究室主任办公室,一进门一张脸憋通红,一双眼睛一时不知道往哪落才好。

    黄一天的新办公室面积不大,十多平方的房间里摆放了一张硕大的办公桌,靠墙有放了一张三人沙发,用于放公文的铁皮柜必须紧贴着墙角摆放才能显得办公室地方宽绰些。

    张天来进门的时候黄一天正坐在办公桌前浏览报纸,听见门口动静后抬眼看了一下,看见进门的人居然是张天来立马一张脸冷若冰霜。

    有仇不报非君子,有冤不伸枉为人。

    对于黄一天来说,自从张天来几日前在县委常委会上对自己做出了不公平的决议开始,他便从此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张天来进屋后站了一会,见黄一天抬头看了一眼后压根把他当空气一样不搭理,当即觉的颜面尽失恨不得立马掉头就走,可一想到之前贾市长跟自己说的一番话却又不得不捏着鼻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张天来压着心里一股火尽量平静口气对黄一天说:

    “黄书记,我想你是不是心里对我有什么误会?今天我来找你就是想跟你坦诚沟通说说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