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老朋友走了

第五百一十七章 老朋友走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然有”,丁广超回答,“您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这段时间,朱副乡长不知道怎么回事经常往县里跑,后来我听说他好像这段时间跟他的老领导张二江副县长走的挺近乎。我起初心里还纳闷,毕竟张副县长之前跟您有些过节,朱副乡长怎么突然又跟他近乎起来了?后来我才知道,敢情县里新来了一位炙手可热的县委副书记叫郝天威。

    据说这位郝副书记背景非常雄厚,连张书记和朱县长都要对他客气三分,恰好张二江副县长跟这位县委副书记是老同学关系,最近一段时间两人关系紧密人尽皆知。前两天,朱副乡长说,他要被抽调到县委办服务新来的郝副书记,我当时心里就想,肯定是他的老领导张副县长从中牵线搭桥促成此事。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我想朱副乡长心里一定有自己的打算吧,所以当时他告诉我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没多说什么,不过我以为他肯定之前亲自私下跟您汇报过这件事了,哪晓得您竟然蒙在鼓里?”

    丁广超一席话不由引起黄一天蹙眉沉思,他一时也有些看不透朱家友这到底唱的哪一出?当初可是副县长张二江亲手把他从县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一脚踹到乡下受苦,若不是自己对他提携一二他能有现如今的副乡长位置?

    怎么着?眼看旧主子有了新靠山在普水县官场如日中天就想转换门庭投靠曾经害了自己的仇人?事实若真是如此,狗日的朱家友还真是变脸比翻书还快!黄一天看了恭敬站在一旁的乡长丁广超一眼,对他的忠心耿耿非常满意,冲他笑道:

    “丁乡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去吧,我有什么需要再找你。”

    丁广超连忙点头:“好的黄书记,那您先忙着。”

    丁广超走了,黄一天却压根没什么心思再批阅眼前的一堆文件,朱家友突然搞出来的状况让他有种触手不及的感觉。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朱家友跟他相识多年,大家一起从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兜兜转转又一起在胡集乡上下级关系共事,两人之间的情场职场诸事牵连颇多,这家伙算是比较了解他底细的人。他现在一声不吭跑去投靠了郝天威和张二江的山头明摆着对自己不利,他娘的的朱家友究竟想干什么?帮着张二江一块对自己落井下石?

    他也配?

    黄一天感觉自己心里有一股小小的火苗在跳动,他对自己说,“既然朱家友现在已经完全倒向了自己的对立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自己有能力把他一手提拔起来,就有办法让他再次滚下去,不过要看看郝佳丽这个女人是如何想的!”

    一条背叛主子的狗比敌人更可恨!

    黄一天一个人静静坐在书记办公室里想了一会顺手拿起电话拨通了县委张书记的办公室电话,平日里通常响两声就有人接的电话今儿足足响了六七次才有人接听。

    那头的电话一接通,黄一天朗声问候:“张书记你好,我是黄一天,我昨天刚刚从省城回来赶紧先电话预约一下,有时间想向你汇报一下工作情况。”

    电话那头的县委书记张天来说话语气中透着一股演戏般做作的客套:“好啊好啊,我的办公室大门随时向黄书记敞开,你下午过来吧。”

    “那就下午两点,我准时到。”黄一天故作不察平静应道。

    “好的好的。”

    张天来并未多说什么,等黄一天主动说出“再见”挂断电话后,他那头的电话才紧跟着撂下,虽然不过是一个简单的电话却让黄一天感觉到张天来对自己说话语气跟以前的确有所不同,他心里不由想起朱爱江昨天对自己的提醒。

    “难道张天来书记真要不念两人之间过往交情跟那个郝天威坑壑一气对付自己?”从刚才张天来接听自己电话的声音透着一股明显心虚,黄一天心里觉的这事还真是没底。、

    “车到山前必有路”,黄一天心想,“哪怕事情真像朱爱江说的那样,张天来,郝天威和张二江已经在背后合起伙来准备对自己不利又如何?老子难道还怕了他们几个基层官场的小角色?”

    ......

    下午两点整,黄一天如约而至。

    张天来看上去倒是比一个月前更显精神,八成是当领导的时间长了整个人的官架子也习惯成自然,见到黄一天后只是稳稳坐在老板椅上随手招呼一声,连屁股都没抬一下。

    这让黄一天心里不觉有了比较,昨天他在县长朱爱江的办公室享受什么待遇?朱爱江亲手端茶倒水伺候着,两眼紧盯自己脸色说话生
极品战士之盗墓达人txt下载
怕哪一句话说的不好听惹自己不痛快。

    再看面前的县委书记张天来,稳稳当当坐在老板椅上的造型还真像是称霸一方的一号领导啊!那官架子摆的比省委某些领导还要大。

    张天来倒是主动冲着黄一天招呼:“黄书记,这次在省城工作一切顺利吗?”

    黄一天心里不由一愣,他记得张天来以前从来都是跟自己以“兄弟”相称,怎么一个月不见变成了官称“黄书记”?

    既然张天来跟他客套三分,黄一天也绝不会腆着一张脸往上贴,说到底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企图把仕途希望寄托在哪位领导身上的人。宦海沉浮一遭后,在黄一天的心底里,工作中接触过的每一位领导其实都是过客而已,真正的男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他自己!

    求人不如求己!

    黄一天冲张天来礼貌笑笑,嘴里却并未回答他提出的问题,而是问道:“张书记,咱们有日子没见了,最近工作忙吗?”

    张天来脸上一怔,显然不明白黄一天怎么会突然有此一问,他略显心虚回答:“跟以前差不多,你也知道当一把手的难处,大事小事都等着一把手拿主意拍板时间上难免紧张些。”

    黄一天点点头,又问:“张书记,听说咱们县里新来了一位县委副书记?这位郝副书记对我们胡集乡的工作是不是哪里不满意啊?”

    黄一天这句话你包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任凭张天来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客却一时之间也反应不过来。

    他听出来了,眼前这位年轻的黄书记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过是扛着汇报工作的名义到自己面前来探听虚实来了。

    按理说,张书记和黄一天之间一直关系和谐,自从郝副书记到任后,他却一百个看不好黄一天,私下也曾经跟张天来沟通过,说是想让自己从市里带下来的老下属庄步思去胡集乡做乡党委书记。张书记听了这话心里也是一咯噔,他当时问郝副书记:

    “为什么一定要挑胡集乡呢?让他的老下属庄步思到其他乡做党委书记不行吗?”

    郝副书记的回答是,“放眼普水县有哪个乡像胡集乡那样经济发展水平那么好?庄步思只有到胡集乡去占了个原本发展不错的好底子,才有可能尽快弄一个副县长当当。”

    张书记听了这话虽然心里有些不同想法嘴上却不敢多说什么,他跟郝天威早先一块在党校学习的时候就知道此人有一位当副省长的亲叔叔。人家背后有个副省长叔叔撑腰,放眼整个普安市官场能把谁放在眼里?即便是普安市委一把手冯书记对他也要礼让三分吧?

    这世界原本弱肉强食,既然郝副书记如此强势一锤定音,张天来自然不会为了一个黄一天跟他翻脸,他表面上的沉默不语在郝副书记看来就算是默认了此事。

    这一个月来张书记也看出来了,副县长张二江跟郝天威打的火热,张二江跟黄一天又是水火不容的关系,等黄一天从省城回来后只怕要有一场好戏看了。

    张天来早已在心底里盘算了不止一回,他想到万一双方矛盾闹到不可调和的地步自己该如何抉择,黄一天对自己有恩,郝副书记却又后台过硬,都不是自己想得罪的,权衡之下,思来想去他一颗心不知不觉还是有些偏向于郝副书记一方。

    他记得郝副书记一来就跟他说过,他这次到普水县来当这个县委副书记就是为了镀金,为了以后提拔当县长、县委书记、常务副市长等往上爬打好基础。

    黄一天VS郝天威!

    一方是年轻气盛政绩卓越对自己有恩的普安市著名“官场奇才”黄一天,另一方却是心高气傲如日中天副省长的亲侄儿,县委书记张天来的心里早已认定了双方龙虎斗的结果。

    背靠大树好乘凉啊!

    眼下,张天来见黄一天正面色沉静两眼紧盯着自己等着听自己回答,脸上无奈笑了一下反问道:“黄书记刚回来,是不是听说了什么闲言碎语?”

    “闲言碎语?”

    黄一天口中冷冷“哼’了一声,冲张天来坦诚道:“张书记,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郝副书记到底在背地里对我们胡集乡的工作有多少意见,他大可以当着我的面坦诚相告嘛,大家都是为了工作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若是一直在背地里嚼舌头根子那可就没什么意思了。”

    张天来见黄一天提及郝天威的时候严重不满口气心里不觉嘀咕,“看来黄一天并不了解郝天威的背景,否则他必定不会刚从省城一回来就在提及郝天威的时候这副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