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要你的位置

第五百一十六章 要你的位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听了这话眼神里多了几分深邃,尽管他明白官场一向是铁打的职位流水的官,但却没想到在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内普水县居然来了这么一位身份背景关系特殊的县委副书记?

    朱爱江见黄一天脸上露出沉思表情,凑近问他:“黄书记,看你的表情是不是你之前跟这位新来的郝副书记有过节吗?”

    黄一天听出朱爱江话里有话,忙问:“朱县长何出此言?”

    朱爱江冲他尴尬笑笑回答说:“我也是随便猜测罢了,之前几次县委常委会上,这位郝副书记提及你胡集乡各方面工作处处表现出不满意,听他那口气好像随时准备把你乡党委书记的职位给撤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由心里添堵,他冲朱爱江冷冷一笑道:“那也要看这位郝副书记有没有本事把我的官帽子撸下来了,他要是真想下了我总得有个由头。”

    朱爱江顺口应承:“他还能有什么由头?无非是因为跟副县长张二江走的近乎,早早晚晚听了张二江对你极尽谗言罢了。”

    黄一天不得不承认,朱爱江这句话还真是一针见血,按理说郝天威跟自己素未谋面更谈不上什么新仇旧恨,他一到普水县上任就想拿自己开刀必定跟那张二江脱不了干系。“看来张二江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黄一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里不自觉闪出一道寒光。

    一旁的朱爱江忙安慰他:“黄书记,你也不必过于担心,毕竟目前局面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郝副书记也只是口头上说说并没有什么实际行动,再说那个张二江副县长自己屁股上不干净还敢故意挑事,我看他是脑子进水了。”

    黄一天听朱爱江说话偏帮讨好自己的口气心里不由一阵波澜,他还真是没想到县长朱爱江这次会义无反顾坚决把宝押在自己这边。

    聪明人分析战局往往一眼看穿关键所在。

    黄一天问朱爱江:“郝副书记打算拿掉我乡党委书记官帽子的事县委张书记什么态度?不管如何干部工作张书记那是主要的因素。”

    朱爱江脸上露出几分扑朔迷离,他犹豫了一会回答说:“依我看,张书记好像对这位郝副书记也是礼让三分,如果郝天威真铁了心要动你,恐怕张书记未必会为了你跟他唱对台戏。”

    话不说不明,理不说不透。

    听了朱爱江一席话黄一天心里早已通透,为什么朱县长昨晚见了他如此积极主动邀他今天一早来办公室汇报工作?说到底,朱县长早已看穿了眼下自己在普水县官场面临不利局面。

    新来的县委副书记郝天威想要对自己背后插刀子,一向跟自己关系较近的县委张书记居然也没明确反对?再加上老对手副县长张二江在其中居心叵测夹杂其中胡乱搅合,恐怕自己这个乡党委书记的职位还真有可能朝夕不保。

    “居然想对老子下阴招?那个新来的郝天威当自己是纸做的老虎?”黄一天心里暗暗思忖,“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管那个郝天威是什么来路,只要他故意跟自己尥蹶子,自己也绝不是任人宰割的主。”

    一旁朱爱江见自己一番话后黄一天脸上依旧淡定如常心里不由暗暗佩服,“难怪这家伙年纪轻轻能在官场混的如鱼得水?瞧人家这临危不乱的气势可见一般,这要是换了旁人肯定早慌了。”

    黄一天的表现更让朱爱江坚定了从此以后跟他同一阵营共进退的决心,一想到洪娇娇之前当着自己面说出的那番话,想到黄一天能想办法让自己的亲戚进入省委组织部,他对黄一天说话口气愈加多了几分谦恭:

    “黄书记,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只要是这普水县里有人敢跟黄书记过不去,那就是跟我朱爱江作对。”

    朱爱江这番表忠心的话让黄一天心里多少有些触动,无论如何朱爱江也是普水县的县长,为了巴结讨好自己竟然自降身份到如此地步?他脑子里稍稍想了一会转脸对朱爱江说:

    “朱县长,最近我省城有个朋友要带几位企业老板来普水县考察投资事宜,到时候还请朱县长抽时间接待一下。”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黄一天为人处事风格一向你敬我一分我还你一丈,既然朱爱江如此百般讨好他总得给人家点回报暖暖心?

    朱爱江听了这话眼里不由闪过一道光亮,尽管黄一天只是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但是他却像是发现一座宝藏在面前浑身一下子激动起来。整个普安市里谁人不知黄一天是招商引资大能人?

    他这两年招商引资政绩卓越一向在市内遥遥领先,他刚才口中提及几位企业老
怒霸乾坤帖吧
板必定跟以前招商的企业老总一样资本雄厚。

    现在他居然主动邀请自己参与对省城来的企业老总接待事宜?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是有心想要把这次的招商引资政绩分自己一份啊?前任普水县委书记是怎么提拔起来的?现任县委张书记又是怎么提拔起来的?还不是都借了下属黄一天招商引资工作成果卓越的东风?

    朱爱江无比感激眼神看向黄一天,那眼神里的激动之情无语言表,他冲着黄一天无比笃定口气:“黄书记请放心,只要您邀请的省城朋友和几位企业老板来普水,不管什么时间我一定全程奉陪。”

    朱爱江这句话一说出口黄一天脸上不觉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笑意,心说,“看来这位朱县长脑子转的还挺快!”

    他冲朱爱江礼貌提出告辞:“朱县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这都去省城一个多月了,回来后还一直没空去回乡里看看,估摸乡里肯定一大摊子事等着我呢。”

    朱爱江连忙小鸡啄米点头:“行行行,黄书记你先忙着,有什么事情咱们再联系。”

    “好!回见!”

    当黄一天从县长办公室出来,迎面又是朱爱江秘书那张满是讨好笑脸,秘书一直将黄一天送到楼梯口,直到黄一天已经转弯走到二楼还听到秘书在楼上殷勤招呼,“黄书记您慢走!”

    从县委大院出来后,黄一天有种心里憋闷的感觉,尽管县长朱爱江主动示好的态度令他很满意,可是一想到他口中提及那位处处针对自己的郝天威心里就像是压了块石头。

    “还是先回乡里看看再说吧,只要他郝天威不主动出击,老子也没必要先去招惹他,反正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黄一天很快在心里决定了对此人的应对之策。

    胡集乡政府大院,一切看起来跟一个月前没什么差别,依旧是郁郁葱葱的大树林立道路两旁,灰墙红瓦的乡政府办公区域一片宁静。

    当黄一天来到书记办公室的时候,乡长丁广超早已在办公室里恭候多时了,跟他预想的情形差不多,办公桌上堆满了这一个月堆积下来的公务,但是书记办公室依旧窗明几净桌上早已泡好了冒着缕缕热气的绿茶。

    丁广超一看见黄一天进了办公室连忙满脸堆笑迎上来:“黄书记您可回来了,我这有好多事情等着向您汇报呢。”

    黄一天冲他笑笑,又盯着满桌子文件看了一眼,无奈道:“看来我今儿得加班处理才行了。”

    丁广超见领导一副“有压力”的表情连忙凑上前安慰道:“黄书记您也别着急,这里有些文件其实就需要您签个字就成,尤其是有些财务支出情况,没有您的签字底下人不敢随便做主。”

    黄一天满意点点头。

    一个下属是否对领导忠心耿耿其实就看一件事,他是不是大事小事都必须向领导请示后再做出决定,很显然,丁广超这个乡长相当称职,否则也不会有这眼前满桌子的相关事务材料。

    黄一天顺手刚脱下外套,丁广超像是最有眼力劲的小厮在一旁伸手接下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黄一天俨然习惯了身边人的伺候,两眼依旧盯在面前一堆文件上。

    “丁乡长,我走这一个多月乡里一切工作正常吧?”黄一天一边坐下来批阅文件一边问。

    “一切正常。”丁广超回答。

    “饲料厂那边的老百姓没再出什么情况吧?”黄一天又问。

    “没有没有,饲料厂的经营情况一直都很好,跟您走之前一样一样的。”

    黄一天听了这话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

    话音刚落,他听见丁广超站在一旁汇报道:“黄书记,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黄一天抬头看了他一眼:“有话就说。”

    “哎好的”,丁广超点点头向黄一天汇报道,“朱副乡长在您回来前两天被抽调到县委办公室那边去了。”

    黄一天一愣,奶奶的动自己乡里的干部竟然不和自己通气,于是冲丁广超问道:“你说朱家友?他被抽调到县委办?这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没人跟我说起过?”

    丁广超脸上露出几分为难神色,他扭捏着向黄一天解释说:“我以为您知道这件事,毕竟朱副乡长跟您曾经是老同事,他在咱们乡里提拔当了副乡长也是您一手提携的缘故,没想到他居然没告诉您?”

    一向政治嗅觉极为敏感的黄一天顿时察觉此事其中必有文章。他冲丁广超一本正经口气询问:“究竟怎么个情况?朱家友怎么突然招呼不打一声去县委那边了?他走之前有迹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