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是自愿的

第五百一十四章 我是自愿的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你心里一定很奇怪,之前我跟黄一天为了县台办主任那个位置闹的不可开交,是死对头,现在怎么反过来帮他?”

    朱爱江满脸疑惑点头,问道:“是不是黄一天那个家伙又耍了什么阴招逼迫你听他的话?”

    洪娇娇当着朱爱江的面慎重摇头,轻声慢语道:“我和黄一天之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你知道黄一天最近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参加制定干部改革方案制定工作组的事吗?”

    “当然知道,这么大的事情我一个县长哪能不知情?”朱爱江回答。

    “那你知道黄一天在省城这一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事吗?”洪娇娇又问。

    朱爱江眼神迷茫冲她摇摇头,皱眉问道:“他在省城出事了?”

    洪娇娇笑了,那笑容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复杂,她对朱爱江实话实说道:“你错了,他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期间不仅没出事反而出了极大的风头,现在省委组织部上上下下包括一把手部长提及黄一天的大名一个个都是竖起大拇指咬口称赞。”

    朱爱江诧异:“还有这事?这小子到了省委组织部居然混出了名堂?”

    “何止是混出了名堂?”洪娇娇撇嘴道,“人家现在可算是混的风生水起名声大振,前两天省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还在会议上盛赞他是‘组工系统不可多得的天才’,希望黄一天同志不管在什么岗位都要关心组织工作。”

    朱爱江听了这话不觉好笑:“不会吧?你当真不是在跟我讲笑话?他黄一天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居然能得到省委组织部领导如此青睐?”

    洪娇娇说:“朱县长,这你可就不得不佩服人家了,黄一天虽然阴险狡诈,当你也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他的脑筋的确转的比一般人快,最重要他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人。”

    朱爱江不得不承认洪娇娇说的话很有点道理,可即便是黄一天被借用到省城这段时间备受省委组织部领导器重,那也犯不着让洪娇娇为了帮他辛辛苦苦跑一趟普水县吧?他问洪娇娇:“你这次来到底要帮黄一天什么忙?你这么帮他到底图什么?”

    洪娇娇见自己说了半天朱爱江还是没能听懂自己言外之意,只好把最近省城围绕黄一天发生的一些事情掰开揉碎了讲给朱爱江听。

    当朱爱江听说,黄一天在省城因缘巧合救了省纪委孙书记的女儿一条命,还把省委组织部副处长金荣以及其姐夫南城市人事局周局长全都弄进了监牢,顿时脸上一愣一愣的。

    他满脸愕然长洪娇娇问道:“这怎么可能呢?不管是省委组织部的副处长还是南城市人事局长,这两人的政治地位都比黄一天不知道强了多少倍,他一个刚从乡下借用到省城的愣头青怎么就能那么顺利扳倒这样两位重量级的人物呢?”

    洪娇娇接下来说的话让朱爱江不由大吃一惊,洪娇娇亲口告诉他:“别看黄一天现在不过是一个乡党委书记,但他背地里不仅有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卢主任这个大师兄帮他出谋划策,还有省城四大家族的胡家大公子跟他关系匪浅。

    再加上省委组织部曹副部长一向对他颇为欣赏,此人日后在官场发展必定一片光明,按照他目前周围的这些官场人脉资源分析,即便是普水县长和县委书记也未必会真心放在眼里。”

    朱爱江听了这话不由恍然大悟,他心里寻思,“难怪这小子一直嚣张的可以,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敢情人家背地里靠山那么硬!照这么说,他在这小小的普水县官场完全有资本无所惧畏。”

    他脑子里突然想起之前因为侄女和黄一天之间的恩怨,他想到自己跟黄一天之间也一直不对眼,若是按照洪娇娇的说法,以黄一天的背景靠山想要换掉自己这个县长还不是小菜一碟?朱爱江越想越担心,连忙冲着洪娇娇讨主意:

    “那你说现在怎么办?谁能想到那个黄一天一直以来都是当着大家伙的面扮猪吃虎啊?完了完了,之前我跟他闹过不愉快,万一他心里记仇我这县长的乌纱帽还能保得住吗?”

    洪娇娇安慰他:“你也别着急,现在不是有个现成的机会吗?正好黄一天的好兄弟张志和着了台办小洪的道,只要你帮他把这件事办好了,他对你的印象自然有所改观,我以前跟他斗的你死我活,现在不一样做朋友?”

    “朋友?”

    朱爱江心里纳闷,“洪娇娇可真是会往自己面子上贴金,她倒是候着脸皮称
我的都市修行路txt下载
自己是黄一天的朋友,人家黄一天心里拿她当朋友了吗?”

    洪娇娇掏心掏肺口气提醒朱爱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以后可千万别再故意跟黄一天过不去了,人家现在的实力可不是一般人得罪得起,就算你我合力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咱们最好还是跟他保持和谐更妥当些。”

    朱爱江听洪娇娇说的有理,主动请缨道:“黄一天请你帮忙的事情就由我来亲自找小洪谈谈,也算是让我以后跟他和谐相处多一份契机。”

    洪娇娇听了这话点点头表示同意,她之所以来到普水县后没有直接找小洪说事就是指望朱爱江能出面协调此事,毕竟朱爱江如今的身份是普水县长。

    县官不如现管。

    洪娇娇觉的以朱爱江现在的领导身份去硬压逼着小洪听话应该问题不大,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也不想对小洪下狠手,毕竟两人说起来也算亲戚。洪娇娇到普水县的当天下午,朱爱江特意让人通知小洪到自己办公室来谈话,要求她立刻放弃对张志和的骚扰并把相关照片拿出来当场销毁。

    这要求相当于要了小洪半条命她哪能轻易答应?她站在县长办公室当中冲着朱县长质问:“朱县长,说起来咱们还是沾亲带故,我家的情况你也非常清楚,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金龟婿你不为我高兴却让我放手,到底为什么?”

    朱爱江实话告诉她,“因为张志和是黄一天的好兄弟,现在黄一天要出来保他,所以你必须放弃愚蠢的想法放过张志和。”

    没想到小洪的态度也很坚定,她就像是捍卫自己最宝贵的财富一样坚决态度不肯答应朱爱江提出的要求,不仅不肯交出相关照片还当着朱爱江的面信誓旦旦道,“朱县长,不管是谁,也别想阻挡我嫁给张志和!”

    朱爱江出师不利,他只好把小洪的坚决态度转告洪娇娇,跟她说:“这事八成是没希望了,看小洪的态度实在是太坚决了,根本就没有商量余地。”

    洪娇娇却一脸不以为然,她对朱爱江冷冷口气:“想要收拾小洪那个贱货我有的是方法,既然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不能怪我不顾大家之间亲戚颜面。”

    朱爱江从洪娇娇的眼神中看出几分毒辣,这让他心里不觉阵阵发凉,脑子里忍不住想起一句俗话,“最毒妇人心”。

    洪娇娇果然手段不一般,她当天晚上找了几个人在半道上截住下班路上的小洪并把她死拖硬拽到县城郊区一处偏僻的地方。小洪起初还拼命挣扎想要逃走,没料想被人拉到偏僻地段后三下五除二身上的衣服里外被几个男人扒了个精光。

    小洪原本还以为是遇上了劫匪,光着身子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几人:“各位大哥各位大哥,我身上的钱你们全都拿走,你们想要干什么都行就是一定要留我一条性命,我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都等着养活,我要是出了什么事那我们全家可都没指望活了。”

    令小洪没想到的是这帮劫匪虽然扒光了她的衣服却并未对她进一步动手动脚,只是围着她拍了一张张果体照片,然后递了个手机给她,让她接听电话。

    当小洪从电话里听到洪娇娇那熟悉的声音才明白今晚这一切居然是她暗地里算计自己?得知真相的小洪起初异常气愤,冲着电话里的洪娇娇喊道:“洪娇娇!我跟你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对付我?我和你可是亲戚。”

    洪娇娇在电话里冷笑道:“朱县长亲自找你谈话你不给面子,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既然自己犯贱我有什么办法?”

    小洪一听到洪娇娇居然说出这话顿时明白她用意,她不甘心在电话里问洪娇娇:“你之前跟黄一天不也是势不两立吗?我这么做对你来说也是对付了黄一天的朋友,你可是坐享其成,你为什么要帮他来算计我?”

    洪娇娇懒得跟她啰嗦,直接了当问她:“小洪,朱县长下午跟你谈的条件你到底答不答应,如果你答应下来我立马让他们放了你,如若不然.......”

    “你想怎样?”赤身果体站在几个大男人中间的小洪手拿电话气的浑身发抖冲电话里的洪娇娇质问。

    洪娇娇无比清晰声音从电话听筒里传出来:“小洪,你的底细别人不了解我可是了解,如果你死性不改,我也只能让那些人先毁了你的容,再把你轮了之后扔到大马路上,到时候就算你手里握有证据恐怕也没人会相信你这个放浪不羁的女人鬼话。”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