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零四章 女儿的工作

第五百零四章 女儿的工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贾副书记脑子里猛的又想起女儿工作的头疼事,他心里不由盘算,“照谭副秘书长的思路,我闺女找工作的事情也可以拜托黄书记帮忙啊,他如今可是曹副部长面前的红人。再说了,他又跟省纪委孙书记的一双儿女关系匪浅,只要这两位领导随便哪一位说句话,别说把女儿安排在省城工作,随便把女儿安在哪个好单位都没问题啊。”

    贾副书记这样一想不觉内心一阵兴奋,他连忙鼓唆谭副秘书长:“对对对!我觉的你刚才说的话非常有道理,黄一天虽然级别不高可他背后的人脉资源可不少,而且个个都是响当当的主。咱们的确应该抓紧机会请他吃饭争取尽快化干戈为玉帛让他从心底里原谅你我之前的鲁莽,请客的事就交给你了,到时候我一定参加。”

    谭副秘书长见贾副书记也支持自己的决定心里更加有底,对贾副书记笑道:“行,那咱们明儿一早见了黄书记就跟他说晚上请他喝酒的事,到时候你在旁边可得帮我应承几句。”

    贾副书记爽快答应:“没问题!”

    第二天一早,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早早吃完早饭后就来到工作组办公的会议室里坐等。

    不一会的功夫,专家组的成员先后进门,又过了一会他们俩看到童副处长和黄一天一路有说有笑进来,这让两人不觉有些失望。原本两人指望着早早在会议室等着,趁会议开始之前的一点空闲时间跟黄一天说一下晚上请他喝酒的事,没想到黄一天今天恰好最晚过来,一屋子都坐满了人有些话自然不方便开口。

    会议眼看正式开始,贾副书记看出谭副秘书长脸上露出失望表情连忙凑到他耳边为他打气道:“没事,一会中午休息的时候再说也不迟。”

    谭副秘书长一脸无奈点点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上午的工作很快结束,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两人四只眼睛全都盯在了黄一天身上,听到童副处长宣布,“上午的工作就到这里”,然后转身满脸堆笑陪黄一天要出会议室的门,两人连忙碎步小跑紧跟上去。

    童副处长和黄一天走在前面,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跟在两人身后,听着前面两人谈笑风生说的热闹,两人一时没法插嘴。

    好不容易走到楼道口正好电梯门开了,童副处长和黄一天先进了电梯,紧随其后的两人连忙也急匆匆跑进去,一进门谭副秘书长冲着面对电梯门站着的黄一天满脸堆笑:“黄书记这是要去吃午饭啊。”

    这不是废话吗?大家都在一个工作组工作,每天工作流程都一样,上午开完会议吃饭休息后下午接着开会,谭副秘书长居然当着其他几人的面问出这种无聊至极的问题?

    黄一天冲他敷衍笑笑并未搭腔,倒是一旁的童副处长见状冲谭副秘书长调侃道:“我看谭副秘书长肯定是开会时间长脑子有点晕了。”

    童副处长这句话倒是让电梯里的尴尬气氛缓和了不少,一旁贾副书记见谭副秘书长平时看起来牛逼哄哄到了办正事的时候像是脑袋缺一窍,忍不住冲他翻了个白眼。眼看电梯快要降落到一楼打开后说话更不方便,谭副秘书长也有些着急,索性当着电梯里众人的面对黄一天发出邀请:

    “黄书记,我想今晚请您小酌几杯以表歉意,还请黄书记务必给面子。”

    “谭副秘书长要黄一天吃饭?”

    一旁童副处长诧异眼神看向他,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两人以前可没少跟在已经出事的工作组成员周局长后头对黄一天各种“扔砖头”。

    “明白了,肯定是谭副秘书长知晓当初是黄一天出手帮他解决了弟弟的问题,又想到黄一天跟湖州市委范副书记之间的深厚交情,这才主动请客吃饭想要缓和自己和黄一天之间的关系,可是黄一天会答应去吃他这顿饭吗?”童副处长心想。

    童副处长心里打了个问号,眼神看向一旁的黄一天,此时正好电梯门打开,背对着电梯口的谭副秘书长连忙后退两步出了电梯门,其余几人也跨步走出来。此时正是下班时间,省委组织部一楼大厅里人来人往甚是喧嚣,童副处长竖起耳朵仔细听好像也没听见黄一天对谭副秘书长方才的邀请做出回应。

    倒是一旁贾副书记见状连忙快走一步跟黄一天并肩一块往外走,嘴里满是热情邀请道:黄书记,大家在一起是缘分,谭副秘书长也是诚心诚意请你吃饭,正好我也想找个机会陪您喝两杯,要不晚上就定在明德楼,咱们不见不散?”

    童副处长听到“明德楼”三个字从贾副书记口中
王者荣耀之战神无双吧
说出来顿时心里明镜似的,“敢情贾副书记和谭副秘书长之前肯定是商量好了今天要请黄一天吃饭。明德楼的名声省城官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这家酒楼的老板祖上是皇宫御厨,抗日战争时期从北京城回到家乡定居就开了这间明德楼。

    明德楼的老规矩,一天只接一桌客不仅价格高昂菜品也全都是绝无仅有,这桌饭要是不提前预定根本抢不到没位子。”

    童副处长能想到的问题黄一天不是傻子,自然也能想到,他这两天瞧着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人前人后对自己恭敬有加便猜到他们俩可能要单独找机会对自己主动示好。按理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无论是贾副书记还是谭副秘书长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也算是位高权重,自己一个官场新人要是不给两位领导面子似乎有些不妥。

    国人说话往往最重要的是这个“但是”两个字以后的几句话,“但是”前一阵子贾副书记和谭副秘书长是怎么对自己冷嘲热讽黄一天可没忘?更何况,他早猜到这两人绝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若是没什么求得上自己的地方他们俩能费那么大心思请自己吃饭?

    如果简单的吃一段饭,怎么还在名声在外的明德楼提前定了位置?恐怕这不是简单的吃饭,桌上好吃不好咽哪!黄一天冲着谭副秘书长笑眯眯回答:

    “谭副秘书长真是不巧,我今晚上已经有约了,要不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拒绝的理由合情合理又给对方留足了面子,这样不让对方难看”,站在一旁的童副处长脸上不觉露出会心微笑。

    谭副秘书长的邀请被拒绝,脸上虽然露出明显失望却并未放弃,而是紧追不舍又问了一句:“那明晚行吗?明晚我请您喝酒,请您一定赏光。”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谭副秘书长这种癞皮狗一样不要脸的货色,傻子都能看出来黄一天不过是找个托辞不想接受他的邀请,他居然当成是不知道,还死皮赖脸的赖上了?官场的人要的是和谐,黄一天只好模棱两可回答道:

    “明天晚上的事明天再说吧。”

    今天好像老天爷故意跟黄一天作对,刚刚打发了苍蝇样“嗡嗡嗡”在面前绕来绕去的谭副秘书长和贾副书记,刚吃完午饭回到宾馆房间准备休息又接到张志和带着哭腔打来的求救电话。张志和在电话里无比懊恼告诉黄一天:

    “兄弟,你这次可一定要救我,否则我死定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吓一跳,赶忙从床上坐起来问他:“张哥,我胆子小,你可别吓我,究竟什么情况?你收了不该收的东西被人举报了?不对啊,你的岳父是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即使受了别人的东西,谁举报你什么事情,你该提前知道啊,想办法解决啊?”

    “不是,比这还要糟糕。”张志和回答。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由心里一凉,赶忙问他:“那你到底遇上了什么麻烦事你倒是说呀?你什么都不说我哪知道怎么帮你?”

    张志和好不容易控制住悲伤不能自已的情绪在电话里一五一十把事情的原委对黄一天说出来。原来,张志和被提拔当了县台办的领导后,一下子成了普水县官场诸多未婚女青年心目中心仪的白马王子,虽然很多姑娘明知道他有正牌女友林婉晴,可还是有一些胆大的姑娘一个劲往他身边凑。

    在这一拨对张志和有好感的姑娘当中,尤以县台办的小洪表达方式最为激烈,她一次次瞅着张志和一个人的机会便会主动凑上前各种讨好卖乖。男人嘛,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几千年也不过只出了一个,张志和原本不是什么意志力坚定的主,一来二去跟那个小洪免不了生了几分情愫。

    有一回,小洪请他喝酒,两人在小酒馆里多喝了几杯张志和有点醉了,小洪便自作主张搀扶着醉酒的张志和去了附近一家小旅馆,酒后乱德,一点也不假,等到第二天张志和酒醒之后看到的场景就是自己和小洪已然一丝不挂躺在小旅馆的房间里,当时张志和第一反应是赶紧穿好衣服夺门而逃。

    没想到小洪却从床头慢悠悠拿出手机冲他威胁道,“张志和,要么同意跟她结婚,要么她就把手机里昨晚拍的两人不光彩的照片捅出去,让他和正牌女友林婉晴也结不成婚,两条路自己选一个。”

    张志和本来也就是酒后控制不了自己,认为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何况那是很漂亮小洪的主动勾引,看到这个漂亮姑娘的热情,于是就不顾一起的坐了起来。哪遇到过这种狗血的事?他心一急连忙当场冲小洪哀求,希望她能放自己一马,哪怕是给点经济补偿自己也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