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五百零一章 看谁的后台硬

第五百零一章 看谁的后台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倒是没想到张天伟和金荣一上来二话不说就要动手,他之前早已仔细注意观察他们俩打来的几个帮手,瞧这几人都是牛高马大心里也有些发憷。

    双拳难敌四手。

    他担心一会门外几人对自己动起手来恐怕皮肉难免受苦,这让他不由自主身体微微往后退,摆出一副随时躲开几人攻击的造型。

    酒店包间里面积再大也不过几十平方,何况这几十平方的屋子里还摆放了一些桌子板凳装饰品之类,一个人要想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躲避四五个人的拳头谈何容易?

    金荣看出黄一天想逃,连忙冲着几人大喊:“不要让黄一天这个小子跑了,给我把他抓住了往死里打,整死他我负责!”

    金荣嘴里喊着话,自己也跟在几个帮手身后快步进了包间,张天伟见状连忙也跟脚进门,一时间五个年轻男子将黄一天团团围住,尽管双方还没开始动手黄一天在几人眼里却已然成为待宰羔羊。

    只见张天伟像是一个将军冲着其余几人一挥手,其他人立马像是离铉的箭从前后左右向黄一天冲过去,一时间几人的拳头像是雨点落在避无可避的黄一天身上,金荣更是趁机飞起一脚找准黄一天用双臂紧紧护住的脸庞踢过去。

    金荣今天特意穿了一双硬邦邦的尖头皮鞋,眼看着这一脚踢下去黄一天八成要毁容,坐在一旁的孙家涛坐不住了。

    他二话不说从座椅上起身后绕到金荣身后在他飞脚踢向黄一天的同时冲着他的后腰狠狠就是一脚踹下去,孙家涛早前在部队当过兵,还曾经得过军营全能王,这一脚踢下去的力道金荣哪能受得了?

    只听见金荣口中“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突然像是木桩倒地身体直愣愣摔倒在乾清宫进门处的鎏金地砖上。

    冰冷坚硬的地砖又让他跌倒的同时正好磕到了两颗大门牙,一时间满嘴是血涌出来地面上瞬间有了一滩血迹。

    张天伟见金荣受伤连忙俯下身子扶他,一边扶人一边冲着刚刚从背后偷袭金荣的男人厉声呵斥道:“你他娘的什么东西?竟然连我张天伟的兄弟也敢打!”

    孙家涛听张天伟自报家门顿时明白此人身份,他早听人说起过这位张副省长家的大公子一向在外嚣张跋扈今儿算是亲眼所见。

    孙家涛平日子里最厌恶一些官少爷仗着父辈特殊政治地位处处欺压老百姓,简直是丢了自己祖宗的脸也顺带着玷污了其他官二代的名誉。孙家涛一脸轻蔑冲张天伟道:“你就是那个整天不学好偷拿你老爸印章去做人情的张天伟?”

    张天伟听了这话不由愣住了,他偷拿老爸印章的丑事还是几年前旧事,此事知道内情的人并不多,眼前的这位怎么会知道?

    张天伟忍不住脱口而出冲孙家涛问道:“你丫谁呀?你怎么知道你爷爷的事?”

    孙家涛冲他冷笑:“老子是谁你还没资格知道,我现在让你立刻带着这些人滚出去,谁要是再敢动黄一天一根毫毛别怪我不客气!”

    躺在地上的金荣见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来心里生怕今天报复黄一天的计划被破坏,连忙强撑着冲张天伟道:“张总,今儿只要你把那狗日的黄一天给打残了,我立马回家给你拿猴票!”

    心仪已久的猴票诱惑立马让张天伟心里速度有了抉择,他冲着孙家涛趾高气昂道:“我不管你是哪路冒出来的神仙,今儿我兄弟跟这个黄一天有一笔账要算,谁要是敢出手阻拦可别怪我不客气!”

    张天伟跟孙家涛谈话的时候另外几人可没闲着,手脚并用一个劲往黄一天身上招呼,眼看黄一天被打的鼻青脸肿缩在地上,一旁孙倩忍不住扑过来: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几个年轻人正打的尽兴呢哪会料到突然有个女人扑过来,眼见孙倩俯下身子想要护住黄一天,几人拳头毫不犹豫奔着孙倩毫无遮拦的后背招呼过去。

    孙倩毕竟是个女人,细皮嫩肉哪受得了几个壮汉的拳头,几人拳头一落到身上顿时痛的哇哇痛苦尖叫起来。

    刚才还抱头躲避的黄一天眼见孙倩被打顿时急红了眼,顺手拿起一旁的仿造瓷瓶冲着冲上来打人的壮汉脑袋重重砸过去。

    三个打人的壮汉见黄一天像是发了疯拿起武器拼命冲过来也吓的有些慌了神,本能奔着门口方向往外逃,这边正跟张天伟说话的孙家涛见自己妹妹被打倒地再也憋不住心头怒火,一边喝令酒店服务员,“立刻打电话报警!”一边脚底下飞起一脚正中张天伟的腰部。

    转眼之
仙酿师无弹窗
间,之前在包间里围攻黄一天的三人做了鸟兽散,被孙家涛飞脚踢倒在地的金荣和张天伟则躺在地上痛苦哼唧。

    黄一天眼见那三人已经跑远连忙折身转回来,不管不顾一下子扑倒在地上扶起受伤的孙倩,眼里含着泪问她:“孙姐,你怎么样了?”

    孙倩还从未见黄一天哭过,哪怕是上次在派出所他被那个可恶的陈所长打的遍体鳞伤也没见他掉一滴眼泪,没想到今儿他见到自己受伤却哭了?

    这让孙倩心里不由一阵说不出的感动,连忙强撑着从地上站起来,不顾自己后背疼痛却赶忙安慰黄一天:“你放心吧,我没事。”

    孙倩越是这样体贴越是让黄一天内心无地自容,他强忍住让眼泪不再掉落下来,心里对孙倩的愧疚却又增添了不少。

    一旁孙家涛也赶忙过来看看妹妹的伤势,见她行动还算自如一颗心才放下,转脸看到被自己踢倒在地的张天伟和金荣,忍不住咬牙切齿:“这两个混账东西!大白天居然带人跑到酒店来闹事!”

    不一会的功夫,宏利达酒店辖区片警赶过来,当听到孙家涛自报身份是省纪委孙书记家的大公子立马当场表态,“立刻把犯罪嫌疑人带回去严加审讯,务必给孙总一个满意的交代。”

    派出所的警车一阵风来了又走,受伤的金荣和张天伟毫无反抗能力被几个警察拖死猪似的拖下楼塞进了警车带回派出所。

    张天伟被警察往楼下拖的时候倒是一个劲的张狂,“我爸是副省长,你们他娘的赶紧把我放了,否则老子饶不了你们!”

    省城的警察人人都是猴精,别说张天伟到底是不是有个当副省长的老爹还很难说,即便他真有个当副省长的老爹,那也比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差点档次吧?

    良禽择木而栖。

    这帮警察当着孙家涛的面毫不犹豫选择对张天伟各种声嘶力竭的嚎叫声采取置之不理的态度,临走的时候还冲着楼上孙家大公子满脸堆笑友好摆手再见。之前被黄一天追打的张天伟和金荣带来的帮凶并未逃远,他们藏身在酒店大门外的树丛后瞧见张天伟和金荣居然被警察带走,一个个不觉心有余悸。

    几人当下明白今天这是遇到硬茬了,这帮警察居然连张天伟都敢抓,说明上头那人必定也是这帮警察得罪不起的主。眼看今天不仅帮金荣复仇的计划失败还连累张天伟被抓进了派出所,三人商量一番后,决定赶紧给张天伟当副省长的老爸报个信,若是等人家找不着儿子的时候找上门来再把实话说出来后果可就严重了。

    张副省长正开会的时候突然接到陌生来电,有年轻男子在电话里自称是他儿子张天伟的朋友,还告诉他,张天伟被省城宏力大酒店那片区的派出所民警给抓了。

    张副省长接到电话心里起初还有些犯疑,按照电话里年轻男子说法,儿子张天伟应该是被宏力大酒店辖区的湖南路派出所给抓了,但以儿子的脾气真要是被警察找麻烦他不可能不自报家门,湖南路派出所那几个小警察难道是吃了豹子胆敢抓自己这个副省长的儿子?

    知子莫若父。

    张副省长心里最清楚,儿子张天伟一向行事高调这些年没少在外面惹是生非,偏偏他就这么一个独生子从小一家子宠溺惯了,平日里打不得骂不得在外头闯了祸还得他这个老子出头帮他擦屁股。

    张副省长第一反应是立刻拿起电话拨通儿子的手机,没想到手机倒是打通了就是没人接听,这让他心里不由一阵烦躁。

    好不容易等到会议结束后,张副省长一回到办公室里立马让秘书拨打湖南路派出所的电话问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秘书当着张副省长的面拨通了湖南路派出所的电话,问那边:“你们是不是半小时之前在宏力大酒店抓了一位叫张天伟的年轻人?”

    电话那头回答说:“有这事。”

    秘书听了对方肯定回答脸上露出吃惊表情看向领导,对领导做出的表情和手势心领神会后冲着电话那头摆出一副官架子道:“我是省政府张副省长的秘书,跟你们派出所的所长说一下,张天伟是张副省长的儿子,要是没什么大事的话让他把人先放了。”

    派出所接电话的人沉默了好一会才满是抱歉口吻道:“真是不好意思,我们所长说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张天伟伙同其他几个犯罪嫌疑人在公共场合打架斗殴还打伤了一位女同志,要是就这么把人放了恐怕民愤难平哪。”

    张副省长站在一旁把电话里那人说话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不觉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