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九十七章 该你倒霉

第四百九十七章 该你倒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钱爱军一反常态并未像从前一样见了周局长满脸热情,一张口说话倒是显出几分疏离,这让周局长不由在心里暗暗打鼓,“钱爱军这是怎么了?看起来好像心情不好。”

    周局长坐下后才注意看到钱爱军的脸上挂着一丝明显的疲惫,平日里梳理一丝不苟的发型也有些凌乱,尤其是下巴的胡须好像有一段时间没收拾了,长出了一茬米粒长的黑色胡须,让他整个人看起来似乎衰老了好几岁。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谁给你气受了?”周局长耐下性子想要先探听清楚钱爱军此时的心境。

    身穿灰色休闲套装配一件深蓝色丝绸衬衫,衣服明显皱巴巴的钱爱军总算是抬头看了周局长一眼,冲他问道:“你这么着急约我老地方见面,有事吗?”

    周局长见对方主动问及赶忙把实话说出来:“我老婆突然被省纪委的领导宣布停职调查了,你能不能帮忙找你老丈人说说放我老婆一马,她一个女人即便是工作中犯了错也不至过于离谱,这么严重的处分对她来说压力太大了,我来之前还在家哭呢伤心的不得了。”

    “你老婆被停职调查了?”

    钱爱军听了这消息脸上露出吃惊表情,他幽幽眼神看向周局长疑惑道:“之前不是听说你那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小舅子金荣被南城市纪委给抓了,怎么突然你老婆又出事了?”

    周局长听了这话挠头叹息道:“唉!最近家里倒霉事的确有点多,有些事真是一言难尽哪。”

    “依我看,最近你家倒霉事的确有点多,你就没想想问题到底出在哪?”钱爱军放下手里的茶杯身子微微后仰冲周局长意味深长道。

    周局长听出钱爱军话里有话忙问他:“兄弟你是不是听说了什么?你我可不是一两天的交情,有什么话你跟我但说无妨。”

    隔着一张看似质朴原木颜色的圆桌,钱爱军见周局长一副迷惑神情看向自己心里不由冷笑,“周局长这样浅薄的政治智商居然敢跟黄一天那样的官场奇才过不去?简直是自寻死路,我看你家里倒霉的可能还不是这一点,以后还要继续。”

    钱爱军是个做事喜欢琢磨的人,前两天老婆和大舅哥突然对他下了要离婚的最后通牒,他当时脑袋一懵没反应过来,事后回想此事必有缘故。他了解老婆孙倩是个心思单纯的女人,自从两人结婚后他处处顺着老婆,夫妻俩人感情一向不错,最起码孙倩是这样认为的。

    他心里纳闷怎么突然之间孙倩对自己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私下调查自己养了小秦人一事,还因为此事伤心欲绝逼自己离婚?经过一番打听后他才知道,老婆孙倩居然是从黄一天口中得知自己在外面养了小秦人的秘密,起初钱爱军还想不通,自己跟黄一天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背地里处心积虑破坏自己的婚姻?

    冷静下来后,他脑子里把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简单梳理的一遍才得出结论,黄一天此次故意针对自己分明是心里怨恨当初自己帮着周家兄弟对他下狠手,奶奶的,早知道是这样,老子不可能做这么样的傻事。钱爱军今天来跟周局长见面之前心里寻思,自己跟周局长兄弟一场,有些话还是说开了比较好,现如今见周局长依旧是云里雾里,索性开门见山道:

    “周局长,你就没发现最近你身边发生的倒霉事层出不穷吗?先是你小舅子金荣被纪委抓了,现在又是你老婆被停职调查,你就没好好思考一下这些事背后有什么前因后果?”

    周局长不解:“金荣被抓是因为他手绘被人举报,我老婆被停职调查是工作中犯了错误,这两件事之间能有什么关联?”

    钱爱军见他还是没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冲他轻轻摇头:“你呀,聪明一时糊涂一时,你就没想过最近发生的所有事情好像都跟那个普水的黄一天有关?我可听说,他在普安市官场一向是人人忌讳三分的官场奇才。

    此人心狠手辣常常出其不意的手段报复对他不利的人,你再想想金荣跟他打架后至今,金荣有过一天好日子吗?”

    经钱爱军这么一提点,周局长脑子里似乎有些开窍,“不错,自打金荣上回在酒店走廊把黄一天打伤住院后一直霉运连连,进了纪委还不容易出来,可是自己的老婆并没有跟黄一天发生过任何冲突,这事又该怎么解释呢?”

    周局长坐在一旁皱眉思考,钱爱军却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前两日洪娇娇主动打电话给他,问他,“怎么这么久不来?”

    钱爱军当即把
时空道观sodu
实话说出来,洪娇娇在电话里沉默片刻后提醒他,“普安市官场奇才黄一天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人虽然年轻却心机极深,我劝你最好别惹他,如果你要是认为自己有本事得罪他,他一定会有办法把仇报回来。”

    钱爱军心里那个憋气!

    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在官场混了这些年,费尽心机抱上孙倩这条大腿一跃成为省纪委书记的金龟婿,原本有着大把的好前程在等着自己,如今一切的一切居然一夜之间被狗日的黄一天破坏荡然无存。今天周局长打电话约他见面的时候,他便在心里打定主意:

    “务必要想办法挑唆周局长对黄一天恨之入骨,最好能让周局长横下一条心给那个狗日的混蛋苦头吃,也好让自己吐了心里这口恶气。”

    钱爱军一股脑把之前心里准备好的说辞对周局长说出来:“周局长你想过没有?金荣手绘多长时间都没出事,怎么偏偏他打了黄一天后就出事了?你老婆在省纪委工作多年一直表现不错,前一阵子领导还准备提拔她呢,怎么突然就被停职调查了?

    还有你,听说南城市纪委最近在憋着劲找你的麻烦?这一桩桩一件件接连不断的事情怎么都跟你们家的人有关?难道你就真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正好倒霉凑一块了?”

    不得不说,钱爱军这番话说的相当到位,几句话就像是一记记警钟在周局长脑袋里敲响,他脑海里猛的冒出黄一天那终日一成不变的淡定笑容,不知怎么心里一阵慌乱。

    周局长也算老官场一枚,之前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无暇停下来静静思考,可是现在经钱爱军这么一提醒他猛然醒悟过来,他不得不承认,钱爱军的话的确有一定道理。

    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周局长心里想,“不管小舅子金荣和老婆金怡的倒霉事是不是黄一天在背后搞鬼,无论如何要尽快想办法杜绝后患。”

    他端起面前一杯茶冲钱爱军道谢:“兄弟,我以茶代酒先谢谢你的提醒,你放心,不管黄一天是不是一些事的始作俑者,我这次一定要想办法快刀斩乱麻收拾了他,奶奶的,这样的小鱼小虾也敢在省城乱作为,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

    钱爱军见自己目的达到心里也很高兴,顺口在一旁为周局长助威:“我就不信你一个堂堂南城市人事局长会斗不过一个乡下小官僚?”

    “怎么可能?”周局长言语中带着明显的轻蔑。

    ......

    下午一点三十分左右,刚刚跟钱爱军见过面的周局长一走出茶吧立马给小舅子金荣打电话,问他:“你在哪呢?我找你有点事。”

    金荣好不容易从纪委里出来,这两天一直忙着呼朋唤友花天酒地,突然接到姐夫打来的电话喝了酒的脑袋突然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电话里传来金荣惊喜声音:“姐夫,你出来了!”

    周局长从南城市纪委被放出来后立马回了趟家,紧接着又约钱爱军见面,直到现在为止还没在小舅子金荣面前露过面,所以金荣突然接到姐夫的电话顿时兴奋不已。

    “姐夫,我跟一帮朋友在金利酒家吃饭呢,你吃了吗?要不一起过来喝点?”

    周局长此时哪有心思喝酒?他听小舅子这么说赶忙回答:“金荣你马上到金利酒家大厅等我,我有重要事情跟你商量。”

    周局长说完这句话挂断了手机,这让金荣心里不禁犯嘀咕,“姐夫这是怎么了?不会是在南城市纪委被审讯的时候,那帮审讯的工作人员告诉他举报他违法行为的人就是我吧?奶奶的,如果真是这,老子可是要被教训了。”

    金荣这样一想不觉浑身紧张,他担心姐夫这么着急约他见面肯定是想要当众狠狠教训他一顿让自己丢人同时发泄内心严重不满。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金荣心里悄悄安慰自己几句后一屁股坐下来先喝口酒压压惊再说,他心里明镜似的,反正姐夫若是想要找他算账总能找到机会,毕竟两人是一家人低头不见抬头见,既然躲不过那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金荣今天中午请了张副省长的儿子张天伟吃饭,另外请了省委组织部几位关系不错的同事作陪,其中童副组织员也位列其中。

    张副省长是金家老爷子的老下属,老爷子曾经对其有提携之恩,正好这次金荣出事又是多亏了张副省长多方帮忙,因此金荣出来后心里一直惦记着好好请张副省长的儿子、也是自己相交多年的好兄弟张天伟吃顿饭表示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