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知道具体

第四百九十二章 我知道具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当金家老爷子听到金荣和黄一天在酒店打架吃亏后,立刻找了派出所的陈所长对黄一天进行打击报复,结果帮凶陈所长却阴差阳错获得就地免职的处分,连女婿的弟弟小周局长都差点彻底栽在此人手里,老爷子吃惊的两个眼珠子差点掉地。

    他问周局长:“我听你这么一说,怎么这个叫黄一天的年轻人虽然级别职位不高,好像在省城还有点人脉关系?”

    周局长回答:“是啊,听说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卢主任是他大学校友,偏巧卢主任的老领导曹副部长又是个极其护短的领导,之前金荣在工作组联合众人准备把黄一天赶出工作组,事情眼看要成了,曹副部长突然出面替他撑腰,把我们几个人痛骂了一顿,还说如果我们要是不能容忍黄一天,那么我们就滚蛋,这才让他有机会继续留在工作组。”

    老爷子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点头:“照你这么说,这个名叫黄一天的年轻人在省城的势力好像还不小,居然连曹副部长都替他出头?难怪金荣这次会栽在他手里。”

    周局长听了这话冷笑道:“他一个乡下人在省城能有多大势力?依我看,曹副部长挺他主要还是看在老下属卢主任的面子上,另外这小子也是运气好恰好救了省纪委孙书记的女儿孙倩,孙家人感激他救命之恩处处罩着他。”

    一旁沉默不语的金怡听到周局长突然提及省纪委孙书记的名号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冲老公问道:“老周,我记得你跟省纪委孙书记的女婿钱爱军关系不错。”

    金怡这句话一下子让客厅里几人心里像是点燃了一盏希望明灯,钱爱军既然是省纪委孙书记的女婿,只要他肯出面帮忙斡旋金荣的案子,底下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会从宽处理。金家老夫妻俩和女儿金怡不约而同把眼神全都聚焦到坐在对面的女婿身上,周局长蹙眉思考了一会像是下定决心重重说了句:

    “行,我这就给钱爱军打电话。”

    人要是运气不好喝口凉水都塞牙。

    周局长满怀希望给钱爱军打电话,本想借着请他喝酒的名义把他约出来见面好好说道说道小舅子金荣被抓一事,没想到电话打了好几遍却一次次被钱爱军挂断了。好不容易最后一次电话接通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钱爱军在电话里冲他喊了一句:

    “姓周的你要是再打电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手握电话的周局长突然被这句话弄的云里雾里,他顿时意识到钱爱军那边大约是出了什么状况,否则他绝不会对自己用这种口气说话。

    周局长猜的没错,此时的钱爱军正像是一条摇尾乞怜的哈巴狗跪在老婆孙倩面前,一个劲的祈求她的原谅,希望她能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给自己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今天下午下班回到家,钱爱军一推开门便感觉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他看见平素很少到自己家来的大舅子孙家涛正稳稳坐在自家客厅沙发上,老婆孙倩一副刚刚哭过的样子眼睛还是红红的。钱爱军原本做贼心虚,见此情形连忙故作镇静一边换拖鞋进门一边冲着大舅哥开玩笑道: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有空到我家来了?”

    孙家涛看见钱爱军这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恨不得一拳捣在他脸上砸的他满脸开花,但是之前他答应过妹妹,她的事情让她自己处理,所以听了这话后只是冷冷看了钱爱军一眼并未搭腔。钱爱军见大舅子不搭理自己,不由更加心慌,他连外套也来不及换连忙坐到老婆孙倩身边,一只手抓住她胳膊柔声问:

    “老婆,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哭了?”

    平日里温柔贤淑的老婆今天像是变了一个人,孙倩冲着钱爱军一立眼低声喝道:“把你的脏手给我拿开!”

    钱爱军此时才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他再傻也看得出来今晚从自己一进门到现在老婆和大舅哥都用一种看仇人似的眼神看向自己,这让他心里像是十几只吊桶七上八下。钱爱军心里明镜似的,他之所以整天在外面威风八面还不是因为娶了省纪委书记的女儿?

    若是离开了孙家的势力,他一个出身小县城毫无背景的机关小官僚在别人眼里连个屁都不是。婚姻对钱爱军来说不仅是通向美好生活的捷径更是日后升官发财最有力的保障,只要他拥有省纪委书记女婿的身份便拥有了很多人望尘莫及的种种特权。

    无论是跟孙倩谈恋爱时期还是结婚后,钱爱军当着孙倩的面前一向表现的言听计从俯首帖耳,背地里不
纪元之主小说5200
管干了多少对不起老婆的事情都瞒的严严实实,今天他实在是猜不透到底自己私下干了什么勾当被孙家兄妹得知。

    钱爱军眼见情形不妙,连忙主动进攻冲老婆满脸堆笑问道:“老婆,我要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开心的事情你尽管打我骂我都行,可你千万别生气,万一气坏了身子可怎么得了。”

    若是平常听了钱爱军这番甜言蜜语,只怕孙倩会当即被他逗弄心花怒放什么气也消了,可是今天听他这副骗死人不偿命的腔调对自己说话,孙倩只觉的恶心。孙倩从小性格耿直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她几乎想也没想冲着钱爱军质问道:

    “你跟那个洪娇娇到底怎么回事?”

    钱爱军听见孙倩嘴里突然冒出“洪娇娇”的名字当场吓的七魂去了六魄,脸上愣怔了好大一会才反应过来“噗通”往老婆面前一跪装出一副可怜样哀求道:

    “老婆老婆你可别听旁人瞎说八道,那个洪娇娇是省城人事局周局长的小三,我只是跟她一块吃过几顿饭,每次周局长都在场,不信你可以找周局长打听。”

    早已得知真相的孙家兄妹见到了这时候钱爱军还一门心思想要编排说辞欺骗他们,大舅子孙家涛忍无可忍冲上来对准他的后背就是一脚。这一脚下去踢的不轻顿时让钱爱军双手捂住腰部嘴里哀嚎着倒在地上,孙倩见老公被打心有不忍可一想到他背地里干下那些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强忍住眼泪不看他一眼。

    她含泪冲着钱爱军说:“钱爱军,我跟你结婚这么长时间我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吗?没有吧,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我的?背地里跟小女人勾勾搭搭事到如今居然还不肯跟我说实话?你的良心真是让狗给吃了!”

    “钱爱军,这里是一份离婚协议书,你要是男人赶紧拿过去痛快签字吧!”一旁孙家涛把摆放在茶几上一份早已打印好的离婚协议书扔到钱爱军面前。

    钱爱军一听到大舅哥口中说出“离婚协议书”五个字顿时如同五雷轰顶,他当即不顾腰部疼痛难忍突然一下子转身抱住老婆的大腿苦苦哀求道:

    “老婆老婆我错了!求求你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你听我说一切都是周局长那混蛋设的圈套,我也是一不小心喝醉了才会跟那个女人有了关联,老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吧,就一次好吗?求求你了!”

    女人总是心软,孙倩瞧见钱爱军这副可怜样眼泪顿时断了线掉下来,曾经口口声声真心爱自己的男人一转身却又搂着别的女人风流快活,这样的事情是她绝对无法容忍的。可是仔细想想钱爱军从恋爱到结婚处处对她百般照顾,每次她发大小姐脾气的时候他都默默忍受,家里大事小事更是全凭自己做主,这样的男人难道自己真要因为他犯的错误就此摒弃吗?

    坐在一旁的孙家涛看出妹妹心里犹豫不决,身为男人他却早已把钱爱军的戏码看的通透,他冲着钱爱军喝问:

    “钱爱军,我问你问题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

    钱爱军看出老婆脸色稍稍缓和正心里松一口气突然听到大舅哥一声棒喝连忙跪在地上转身看向他回答:“你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问你,你跟洪娇娇在一块多长赶时间了?”

    “我?”

    钱爱军脸上的犹豫稍纵即逝,他心里非常清楚,既然孙家兄妹连离婚协议书都准备好了,必定早已把他和洪娇娇之间的交往调查一清二楚。

    他也只能横下一条心把实话说出来:“我跟洪娇娇认识快三个月了。”

    “你都是什么时间跟洪娇娇约会?”孙家涛又问。

    “偶尔是周末下午,偶尔中午下班休息的一个多小时在一起见个面,有时候如果孙倩出差的话就晚上去。”

    一旁孙倩听了丈夫的回答刚刚止住的泪又忍不住掉下来,尽管关于钱爱军和洪娇娇之间的交往情况她早已了解清楚,可当她听到钱爱军从嘴里亲口说出来约会是如此的频繁把自己当成是不存在,却还是感觉心里像是千刀万剐难受至极。

    孙家涛又问:“上次我妹妹被那个派出所的陈所长欺负的时候,你一门心思想要帮小周副局长开脱,是不是因为周局长给你找了这个洪娇娇?”

    “我?”

    钱爱军一时无语,他心里非常清楚大舅哥这个问题的重点并不在问题本身,而在于当这个问题发生时自己当时所站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