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不干的滚蛋

第四百八十八章 不干的滚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曹副部长说这句话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大师兄卢主任冲他投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他当即心里通透,说了几句得体的话后适时告辞出来。

    上午九点整,当黄一天推开会议室的门进去,他发现里面坐着其他七位工作组的成员纷纷用一种略带鄙夷的诧异眼神看向他。有位心直口快的专家组成员冲他白了一眼,阴阳怪气道:“好马不吃回头草,黄书记今儿怎么又回来了?”

    旁边立马有人随声附和:“这你还看不出来吗?黄书记年纪轻轻能有机会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的工作组是多大的荣耀?他要是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岂不是亏大了?”

    官场中人到底比这些教授专家更会演戏,周局长见黄一天进门居然能脸上挤出一丝笑意冲他招招手:“小黄,你既然来了还坐回原先位置吧。”

    黄一天原先的位置跟湖州市的谭副秘书长相邻,他刚往下一坐,谭副秘书长立马像是屁股底下安了弹簧跳起来,冲周局长申请道:“周局长,你是咱们这个组的组长,我能不能要求换一个位置?”

    谭副秘书长这句话刚一说出口,其他几人纷纷忍俊不禁,贾副书记在一旁调侃道:“谭副秘书长,人家不过是坐在你旁边又不是坐在你身上,你至于那么矫情吗?”

    谭副秘书长脱口而出回答:“我不是怕沾晦气嘛。”

    会议室里众人顿立时三缄其口没人再接话,这两天周局长一有空便在工作组散播相关黄一天种种“运气不好”的传闻。

    按照周局长的话来说,“这位黄书记到了省城没几天就跟童副组织员干上了,害的童副组织员下场凄惨;接着又跟金副处长成了冤家,一出手把金副处长一张脸打成了酱油铺;后来实在是没人搭理,索性直接把自己害了,马上要被工作组开除,这种人真是人见人衰绝对是个满身晦气。”

    工作组几个人除了黄一天之外大家一向对周局长马首是瞻,既然周局长都说了这样的话,其余人自然奉若头条铭记在心,谭副秘书长刚才的反应足以证明周局长一番诽谤对工作组众人产生的心理作用。现在的黄一天在工作组众人眼里就是个满身晦气的倒霉蛋,谁都不想搭理他,谁也不想跟他多发生半点关联。

    众人觉的反正他很快要被开除了,一个乡下的党委书记无论是从官位还是级别压根不够资格跟他们平起平坐,谁也不想跟这种人多说一句话。

    九点十分左右,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工作组众人首先看到先前负责工作组联络工作的童副组织员正一只手推开门站在一旁,紧接着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曹副部长出现在门口,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的卢主任紧随其后。

    众人立马习惯从座位上站起来,伸出双手一边鼓掌欢迎一边拿恭敬眼神看向领导,周局长更是带头洪亮背书腔调:“欢迎曹副部长到我们工作组视察工作!”

    噼里啪啦的掌声持续了足足三十秒才在曹副部长的手势示意下渐渐停下来,不一会的功夫,会议室里静的地上掉根针都能听见,众人齐刷刷眼神盯在曹副部长身上等着聆听领导指示。有人眼神不自觉往童副组织员脸上瞟,在心里诧异:

    “听说童副组织员很快要离开省委组织部,怎么今儿又跑这来了?难道组织部的决定也能随意改变,还是童副组织员继续站好最后一班岗!”

    童副组织员入座后眼神不自觉掠过工作组众人,最终目标定在隔着一张桌子的黄一天脸上,两人心照不宣对了个眼色。

    曹副部长一来理所当然做了会议桌顶头位置,陪同他来的童副组织员坐在他的左手边,卢主任坐在他右手边,周局长坐在卢主任下手,其他人依次往下排。专家组依旧坐在对面,四个人全都表情严肃盯着曹副部长,唯独黄一天坐在最角落的位置,身边两个位置空空如也,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他在工作组受排挤的地位。

    曹副部长见此情形未多言,冲着卢主任说:“让工作组的同志派代表先汇报一下近期人事制度改革方案制定进度情况吧。”

    卢主任点头应了一声,眼神投向坐在一旁的周局长,冲他微笑问道:“周局长,要不你代表工作组的同志简单汇报一下?”

    周局长连忙点头:“好的。”

    周局长自从昨晚听说曹副部长今天一早要到工作组考察工作之前早已做好了相关准备,此刻听卢主任这么一说连忙把准备好的汇报材料掏出来,两眼盯着讲话稿字正腔圆读起来。周局长准备的汇报材料不长,简单概括了工作组近半个月来相关工作情况,读了差不多十分钟后终
一等家奴最新章节
于放下讲话稿,摆出一副痛心疾首模样冲曹副部长汇报说:

    “曹副部长,如果不是因为工作组里某些同志无组织无纪律故意针对相关工作破坏团结,想必我们工作组的进度会更快。”

    虽说周局长没点名,众人却心知肚明转脸看向黄一天,曹副部长看在眼里索性借机冲周局长问道:“周局长说的某些同志是指黄书记吗?”

    周局长脸上愣了一下忙又小鸡啄米点头:“曹副部长的洞察力真是让人佩服,黄书记到底年轻气盛,说话做事难免冲动,不过我们工作组的成员对他也没什么其他要求,只要他不再继续因为个人情绪原因影响大家的工作进度就好。”

    周局长话音刚落,对面专家组成员立马接下话茬冲曹副部长汇报道:“曹副部长,周局长说话一向为人留有余地,针对黄书记近期在工作组的表现,我们专家组一致认为以他的个性实在不适合继续在工作组,他要是留下来,我们这些专家组成员工作实在无法继续开展。”

    眼看专家组的人一律以周局长为首当着曹副部长的面对黄一天落井下石,坐在一旁的贾副书记也憋不住跳出来汇报道:

    “曹副部长,说起来黄书记已经不止一次跟专家组的成员在讨论此次改革方案的时候红脸,我们工作组成员之所以来到省委组织部目的是为了齐心协力把此次人事改革方案弄好,但是黄一天同志一而再搞破坏,我建议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把黄书记另作安排。”

    贾副书记说话已经相当直白,就差当着黄一天的面向曹副部长建议立刻把他开除出工作组,他话音刚落,一旁谭副秘书长赶紧点头赞同:

    “贾副书记说的对,很有道理,他的观点跟我不谋而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我感觉黄一天同志没有在组织人事部门干过,对于人事制度改革的很多观点和理念实在是太过出格离谱,根本不适合继续呆在工作组。”

    ......

    周局长开了个头,工作组其他人纷纷趁势发力个个针对黄一天,那意思显然想要逼曹副部长当场作出将黄一天开除出工作组的决定。黄一天一言不发静静坐在角落里,他看见曹副部长听了工作组众人争先恐后发言后一张脸慢慢由白转红,平静的眼神中渐渐透出一股凌厉,而坐在一旁的卢主任则一副波澜不惊表情。

    不一会的功夫,几个专家组的成员终于发言结束,曹副部长两眼在刚才发言众人脸上扫视一圈后朗声问道:

    “都说完了?”

    底下众人轻轻点头。

    “既然大家都说完了,下面我来说几句吧。”

    曹副部长冷峻眼神放眼在座工作组成员,冷冷问道:“在座各位的意思是方案没有成果是黄一天同志不和大家同心协力的结果,所以希望黄一天同志离开你们所在工作组?这样你们的工作效率才能提高是不是?”

    “是的。”

    几人几乎异口同声做出回应。

    曹副部长用力点头又问道:“各位刚才言外之意就是如果黄一天不走,你们就集体自动退出工作组或者无法完成任务?”

    几人犹豫片刻重重点头。

    “你们之所以希望黄一天离开工作组的原因有两个,一是认为他对人事制度改革一窍不通还听不进别人的建议;二是认为黄一天为人处事言谈举止有失偏颇?是吗?”

    “是的。”

    曹副部长耳边听着工作组几人声音洪亮齐声回答,脸上突然显出一抹冷笑,他深呼吸一口气冲坐在一旁的卢主任说:

    “卢主任,现在对于黄书记的评价,中组部领导的看法跟在座的各位专家观点可真是两重天哪,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曹副部长此话一说出口,在座工作组几人不觉个个愣怔,众人瞧见卢主任脸上微微笑了一下,转脸冲曹副部长轻声道:

    “曹副部长,中组部邀请的专家组都是国内人事制度方面问题的最高权威,如若咱们省里某些专家跟人家意见不一致,恐怕还是以中组部邀请的专家意见为准吧?难道中组部邀请的专家还不如我们这些人,那真是笑话!”

    “好!”

    卢主任这句话显然正好说到了曹副部长的心坎上,奶奶的,简直是一群猪,不知道具体,他转脸看向在座工作组成员,朗声宣布:

    “各位,我现在就正式向大家通报一个情况,黄一天同志之前参与或者说主笔的本省干部公选方案意见被中央组织部邀请的专家肯定后,领导批示研究决定在全国部分地区推广试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