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七十五章斗一场

第四百七十五章斗一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局长却在一旁阴阳怪气说道:

    “我看大家还是别劝了,自始至终我就觉的这位黄书记是一个恃才傲物的主,瞧瞧他对金副处长说话这态度,哪像是一个乡下的党委书记?简直跟金副处长的顶头上司一个口气,不要说金副处长受不了,我也看不下去了!”

    周局长这句话一说出口酒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了,众人都看出周局长旗帜鲜明力挺金副处长,黄一天却是人微言卑孤军作战,一个个赶紧闭上嘴巴。

    官场如战场。

    有时候一不小心站错队往往会导致后患无穷的结果,职位低微的黄一天居然一人对峙周局长和金副处长两位省级大机关的领导?双方实力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事不干己高高挂起。

    这是官场中人明哲保身的通用法则,周局长话音落地,刚才劝架的几人一下子全成了缩头乌龟自顾坐下若无其事喝酒吃菜静观其变。金副处长原本故意找碴,他见黄一天不喝酒心里暗暗着急,心说,“今儿无论如何也的把这家伙灌醉了,否则接下来的计划还怎么执行?”

    想到这里,金副处长脸上勉强露出一丝笑亲手端起黄一天面前那碗酒说:“黄书记,如果我以往有什么言语不当让你误会的地方,咱们今儿就算是杯酒泯恩仇,我三杯你三碗如何?”

    酒桌上众人见金副处长主动退一步纷纷在心里暗赞金副处长到底是大人有大量,就凭黄一天刚才对他说话那副极其不尊重的态度,金副处长本该当众狠狠教训他一顿才是,居然继续陪他喝酒?按理说,这会子只要黄一天就坡下驴这事就算是结了,让众人万万没想到的黄一天倒是伸手接过金副处长递过来的那碗酒,顺手却又把酒放下。

    他冲着金副处长一字一句强调:“金副处长这是非要强人所难吗?”

    金副处长这回是真的恼了!

    他一个堂堂省委组织部副处长主动端着酒杯来跟一个乡下正科级小官僚喝酒,对方居然不给面子?要知道他这样级别的领导到了底下考察工作的时候,就算县里的县委书记县长都要跟在屁股后头拼命巴结,他黄一天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凭什么这么拽?

    “黄一天,给脸不要脸是不是?老子今天请你喝酒是给你面子,你要是再不识好歹别怪我翻脸!”金副处长终于忍不住爆。

    “金副处长不是已经翻脸了吗?”黄一天冲他冷笑。

    一旁周局长连忙一拍桌子站起来帮腔:“黄一天,你对领导什么态度?金副处长好歹也是省委组织部的副处长,你怎么能用这种态度跟他说话?”

    黄一天转脸看向周局长:“周局长以为我应该用什么态度跟这位金副处长说话?难道任由他逼我把这瓶酒灌下去也不吭一声?”

    “哼!金副处长请你喝酒那是看得起你,你可别不识好歹!”周局长嘴里哼了一声,冲着黄一天怒目而视。

    一旁贾副书记见风使舵也冲着黄一天咧咧:“黄书记,今晚的确是你不对,金副处长好心好意陪你喝酒,你不领情也就罢了,怎么能用这种态度对待领导呢?”

    “领导?这个金荣什么时候成了我的领导?我一个乡下的党委书记罢了,人家可是高高在上的省委组织部副处长,我恐怕高攀不上吧?”

    黄一天见贾副书记竟然看不清自己是什么东西,跳出来帮金荣说话,毫不犹豫冲他反唇相讥,一句话说的贾副书记瘪嘴看了他一眼没再言语。既然酒桌上大家已经撕破脸,黄一天也没什么好在意,他索性冲着金荣一脸讥讽道:

    “金副处长,你这是陪我喝酒还是故意欺负人心知肚明,别以为我黄一天职位低就可以随便欺负,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要是敢得寸进尺可别怪我不客气!”

    黄一天嘴里说着话同时伸手重重拍了一下桌子,酒桌上杯盘盏碟一下子蹦起来出“哐啷哐啷”声,那声音在略显安静的包间里显得尤为刺耳。金副处长还从未当着众人的面丢过这么大份,他此时早已忘了自己今晚的目的是要把黄一天灌醉,而是怒不可遏冲黄一天嘶喊道:

    “黄一天!你敢威胁我?”

    “你他娘故意找碴老子就威胁你怎么了?我今儿还跟你敞开了说清楚,姓金的,你要是再敢在会议上对我指桑骂槐别怪老子拳头不认人。”

    金荣见黄一天的拳头当真在自己眼前挥舞了两下,心里憋闷了许久的怒火再也控制不住冒出来,他伸手一指黄一天叫嚣道:

    “你有种打我一下试试?就你那点职位,我根本就没有放在眼里,你要是敢碰我一根毫毛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老子怕你个乌龟王八蛋!”

    “你骂谁王八蛋呢?”


斗天仙途吧


    “就骂你怎么了?你他娘只许州官放火还不许百姓点灯?你平常指桑骂槐骂了老子多少回了?你还真以为老子是白痴什么都听不出来?”

    “你他娘连白痴都不如,我骂你又怎样?那是教育你怎么做人,整天牛逼哄哄的,你以为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正科级的小喽啰!”

    “老子怎么做人关你屁事!老子是什么级别和你无关,你这种小人还有脸当着老子的面指手画脚?老子做人堂堂正正,比你他娘强一百倍!”

    “你说自己是谁老子呢?你再说一句试试?”

    “老子就说你能怎样?姓金的有种像个男人一样放马过来,别他娘整天窝在乌龟壳里玩阴的。”

    “你骂谁是乌龟呢?”

    “就骂你怎么了?”

    ......

    在座众人怎么也没想到,金副处长和黄一天骂着骂着两人动起手来?身材瘦弱的金副处长哪里是年轻力壮黄一天的对手,他刚一伸出巴掌想要扇人嘴巴,黄一天右腿一抬正好踢中他两腿中间部位疼的他当场“哇哇”大叫。

    一旁周局长见小舅子吃亏连忙冲过来,伸手猛一推黄一天怒道:“姓黄的你想干什么?大庭广众之下想还想耍流氓?你信不信我让公安局抓你?”

    黄一天岂是随便吃亏的主,何况他今儿原本打定主意把事情闹大,他见周局长冲上来帮金副处长一块对付自己,索性顺手抡起一张椅子冲着金荣脑门砸下去。伴随众人“啊”的一声尖叫,只见黄一天手里的椅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中了金荣脑袋,估摸是下手忒狠,金荣当场脑门鲜血直流身体直挺挺往地上倒下去。

    痛快!

    黄一天手里拿着那把椅子,眼睁睁看着仇人金荣在自己的眼前栽倒在地心里说不出的痛快,他心里有数,刚才那一下子下手不算重,金荣这是被吓着了,奶奶的,这小子是个拼命的主子。周局长见小舅子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被人给打了?震惊之余很快回过神来,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给之前安排好的警察打电话,一边拨号码一边张牙舞爪冲黄一天:

    “你小子等着!”

    包间里一下子混乱起来,其他人见金荣受伤一个个手忙脚乱想要上来帮忙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包间的服务员见一桌子人看起来斯斯文文,一言不合居然有人打架?吓的赶紧从包间里跑出去向领导汇报情况。

    就在包间里一片嘈杂声,所有人注意力都集中在受伤倒地的金荣身上,没有人注意到黄一天正不紧不慢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五分钟的光景,在大堂经理和服务员的引领下,两名身穿制服的警察抬脚进了包间门,为一位看起来像是领导一进门冲着一群人高喊:

    “刚才谁报警?”

    正蹲在地上胳膊扶着受伤金荣的周局长连忙高高举起一只手,手里握着手机冲警察摇晃:“在这呢,刚才是我报警。”

    两名警察看见有人受伤倒地,连忙先呼叫了12o急救车,然后才冲着周局长方向走过去,一旁酒店大堂经理认识周局长,连忙站在中间给双方相互介绍:“周局长,这位是咱们辖区派出所的陈所长,陈所长,这位是咱们市人事局周局长。”

    “你好周局长!”陈所长连忙快走两步上前主动跟周局长握握手。

    陈所长今天一大早就接到顶头上司——市公安局周副局长的电话,周副局长在电话里交代他,“今晚带两个信得过的下属去一趟辖区内的洗浴中心,然后......”

    陈所长对顶头上司的指示言听计从,虽然他不了解周副局长要栽赃陷害的黄一天究竟何许人也,但是他明白一点,只要他能帮周副局长把这件事办成了绝对少不了自己的好处。

    陈所长下午早早安排好一切后就在隔壁洗浴中心坐等,他等啊等啊,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还没动静,这让他心里不由暗暗着急,正准备打电话给市公安局的周副局长问问,接到了周局长的电话说是让他赶紧先过来一趟。

    陈所长连忙以最快的时间赶过来,一进门瞧见有人满脸是血躺在地上,又见周局长正搂着那人满脸悲愤,心里一时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周局长对今晚的计划也是了然于心,只是连他本人也没料到好好的一个计划就这么被黄一天给搞砸了,他居然狗胆包天当着自己的面把金荣给打伤了?

    此时的周局长早已被怒火烧昏了头脑,他心里此时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轻饶了狗日的黄一天,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他看到陈所长领着警察进门二话没说冲陈所长指示道:

    “陈所长,这个人在公共场合殴打国家领导干部导致严重后果,你们还不快把他给抓起来。带进去好好的审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