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七十四章找个借口收拾

第四百七十四章找个借口收拾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金副处长脑子里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斗争后最终还是满口答应了童副组织员的要求,当他笑容满面送童副组织员出家门的时候却压根没注意到,童副组织员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狡诈。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自从金荣收下了童副组织员的贵重礼物后,从此对“把黄一天赶出工作组”这件事上了心,以前每次工作组开展讨论会议的时候他并不多话,现在却整天故意在会议上针对黄一天,目的就是让黄一天难看,主动离开时最好的。

    有一回工作组正在针对此次人事制度改革条款进行讨论研究,黄一天刚刚结束言,他立马提出反对意见,批评黄一天的观点是过于浅薄不够科学,黄一天与他据理力争,他当即气的一拍桌子冲黄一天飙:

    “姓黄的你算一个什么东西?你能有资格进入工作组那都是运气好,别以为自己真就成了人事工作的专家,狗屁。不过是一派胡言乱语,浪费别人的时间也浪费自己的时间,你以后说话之前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究竟有几斤几两?”

    类似的事情接连生几次后,工作组其他人都看出来,金副处长似乎有故意针对黄一天的意思,就连金副处长的姐夫周局长私下也忍不住会问他,“你最近对黄一天的态度好像有点过火?他什么时候得罪你吗?”

    金副处长当着姐夫的面倒是实话实说,当周局长听说他的目的要把黄一天赶出工作组,提醒他,“这家伙现在可是孙家的大小姐救命恩人,你如今这么对他,万一......”

    金副处长却一脸无所谓对姐夫说:“姐夫,就算他黄一天救过孙家大小姐一条命那有怎样?草鸡就算是插了羽毛也成不了凤凰,他一个乡下来的小官僚能跟孙家人相提并论吗?人家感激他救命之恩那就是嘴上说说,否则岂不是显得人家没教养?时间长了谁还总把这件事记着?你别什么事都没干就开始长他人威风灭自己志气了。”

    周局长听小舅子金荣说的也有道理,冲他建议道:“你要真想把黄一天赶出工作组,平常会议上敲敲打打可不行,你得抓住他小辫子逼的他非走不可才行,这样也不会得罪孙家,更不会犯下和童副组织员一样的错误。”

    金荣听周局长话里有话,连忙虚心讨教:“姐夫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主意?”

    周局长冲着小舅子脸上神秘笑了一下,轻声说:“万一这个黄一天在借用到省委组织部期间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你说省委组织部的领导还会继续把他留下来吗?没有人愿意把他留下来,那么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让他回去1”

    金荣听了这话蹙眉沉思一会抬头看向姐夫:“姐夫,现在工作组每天除了开会讨论稿子就是吃饭睡觉休息,他哪有什么机会犯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没有机会咱们可要创造机会嘛。”周局长意味深长眼神看向金荣,“正好我弟弟在公安局当领导,他那个副局长好歹说话也有点权威,想弄点错误那不是手到擒来。”

    周局长几乎把话点明了说,金荣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冲着姐夫连声道谢崇拜口气:“到底姜还是老的辣!姐夫出手一个顶俩!”

    周局长笑了:“你就别顾着奉承我了,我和你是一家人,还是想想具体怎么落实好这件事吧。”

    “行,没问题!”金荣满脸堆笑爽快答应。

    又是一周的时间过去了,繁忙的工作令人到了周末只想躺下来好好休息,难得金副处长周末头一回热情邀约工作组的成员一块利用休息时间放松一下,他要请大家吃饭。

    金副处长请客,谁能不给面子?

    一来他身为省委组织部的副处长本身也有一定的政治地位,也是众人要巴结的;二来工作组的周局长是他姐夫,谁要是不给金副处长面子相当于把两人一块得罪了,不过是喝顿酒又不是上刑场,工作组几人纷纷点头答应应邀。

    晚上六点多,省城红玉大酒店楼上的包间里工作组八人一个不少齐刷刷坐在里面,请客的金副处长更是满面春风热情招呼各位宾客。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一桌人开始相互斗酒,大家在一起工作了这么些日子也算是有了几分革命感情,喝起酒来倒也痛快。

    眼看酒桌上热热闹闹,金副处长冲着姐夫周局长看了一眼,得到他眼神暗示后握着一瓶酒走到黄一天身旁,黄一天赶忙也要站起来,却被他一把按住。

    “黄书记,咱们俩今天可得好好喝几杯。”

    金融一边嘴里说话一边伸手从酒桌上拿了一个小碗,把手里握着酒瓶里的白酒哗啦啦往小碗里倒满又摆到黄一天面前。

    黄一天诧异看向他:“金副处长这是要用
乱清无弹窗
碗跟我喝?”

    金副处长并不说话,伸手又拿过一个小酒杯也倒满,冲黄一天假装叹息道:“黄书记,我们这些在省城大机关工作的人酒量哪能跟你比?听说你们在乡下工作,喝酒那都是拿大碗喝,每回喝酒跟喝水似的几大碗呼啦啦一会就下去了,我要是跟你用酒杯喝,那不是自讨没趣吗?”

    黄一天听出金副处长的意思,他喝酒用酒杯,自己喝酒却要用小碗,虽说自己酒量还不错,可若是这么喝下去,恐怕也撑不了多久,面对如此明显不公平的喝酒条件,黄一天当然不可能答应。奶奶的,我和你没有那个交情,他冲着金副处长轻轻一笑解释道:

    “金副处长,我想您可能误会了,其他乡下干部怎么喝酒我是不清楚,不过在我管辖的乡里早就下了禁酒令,除非是因为工作需要,为了招商引资工作必须陪投资商喝酒,其他情况所有乡干部工作时间一律不准喝酒。”

    “禁酒令?”金副处长还是头回听说这新鲜词汇,他像是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扭脸冲酒桌上众人笑道,“你们听听,咱们黄书记为了不喝酒,连禁酒令都整出来了。”

    “哈哈哈......”酒桌上众人立马附和出一阵笑声,尤其周局长笑声最大。

    周局长冲着金副处长打诨道:“我说金副处长,人家黄书记那是瞧不起你不想跟你喝酒随便找个由头罢了,你也信?”

    金副处长听了这话脸色一下子变了,扭头再看向黄一天的眼神已然多了几分韫怒,他咧嘴勉强笑了一下,端着手里的酒杯举到黄一天面前:

    “黄书记今儿是不肯给我金某人面子?”

    黄一天不卑不亢:“金副处长,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人给的,你端着一个小酒杯让我拿小碗跟你喝,难道你今晚存心想要把我灌醉?”

    金副处长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虚,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黄一天说的话没错,他今晚就是故意要把这家伙灌醉,然后才好实施接下来的陷害计划。按照他之前跟周局长商量好的办法,先把黄一天灌醉后,当着大家伙的面说是找人送他回住处,但是出了酒店大门就直接把他送到隔壁的洗浴中心,弄个小姐在他身边,下面就好处理了。

    在隔壁的洗浴中心里,有周局长弟弟——省会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小周早已安排好的按摩小姐等着他,到时候只要把他脱光了衣服跟按摩小姐一块拍几张照片,别说把他赶出工作组,还不是想要怎么摆弄他都行。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金副处长为了贪心童副组织员送给自己的那点好处也算是丧尽天良,他压根不会考虑到自己恶毒的计划不仅会让年轻干部黄一天从此断送前程,更会让他从此身败名裂一辈子人前抬不起头来。金副处长自以为计划滴水不漏,却没想到黄一天从来不是按照常规出牌的主,他刚才瞧见金荣一脸坏笑端着酒杯冲自己走过来心里早有防备,哪能随便着了他的道?

    黄一天不肯拿小碗陪金荣喝酒,提出,“要么大家都用酒杯,要么大家都用小碗,到了酒席上没有什么高贵低贱之分”,金荣见他当着众人的面真是半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留心里不由阵阵冒火。

    “黄书记,看来你今晚是不肯给我面子啰?”

    金荣说话口气里已经露出严重不满,这让酒桌上其他人不知不觉眼神集中到两人身上,金荣正端着酒杯仰望黄一天。黄一天的个子比较高,金荣站在他面前需要俯视才能看清楚他两只眼睛,他从金荣的眼神里看出一股说不出的冰寒。

    尽管他不知道金荣今晚为什么非要逼自己喝酒,但是他心里非常清楚金荣最近一直在故意针对自己找碴,而他一而再对自己不客气的原因,他更是心知肚明,一个训练鹞鹰的高手怎么可能被一只小鹰啄了眼睛?

    黄一天脸上保持淡淡微笑冲金副处长反唇相讥:“金副处长,到底是谁这些天一直故意针对我没事找事?您能拍着良心说话吗?”

    “黄一天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大家在一起都是为了工作,你怎么能把工作上的任何情绪带到酒桌上来呢?”

    金副处长像是被人突然当众揭穿老底,脸上不自觉露出一种从未有过的窘迫,他索性放下酒杯伸手一指黄一天叫嚣道:

    “黄一天,今天你要是不把这句话给我解释清楚,我跟你没完!”

    “有理不在声高,金副处长这是要我当众把你那点小肚鸡肠全都抖落出来吗?”黄一天见金副处长抬高了嗓门,他的嗓门一下子比他还高。

    旁边看到这样的情况,有人连忙劝架:“别吵了别吵了,大家都是一个工作组的同事,丁点小事何苦吵吵闹闹失了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