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一百五十章 道化近道?借假修真?

第一百五十章 道化近道?借假修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苟大宝再一次站到了王崎对面。  w-ww-1这一次,他的兴趣就没有上一次那么大了。王崎还没开口,他就已经显示出了几分不耐,道:“没有用的。”

    王崎的虚影透过万仙幻境,浮在苟大宝面前,笑道:“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没有用?”

    “没有用就是没有用。”苟大宝语气不善:“你上次已经驶过了,浪费了我许多时间,这次你还要白费功夫?”

    王崎叹道:“你是修炼起来有瘾还是怎么着?为什么就这么想去修炼呢?这修炼有什么好处?你不觉得,这也是你受仙人残留意识影响的体现吗?”

    苟大宝一怔。对抗自己,这就是他追求了一辈子的题目。王崎的话果然忽悠住了他。他想了想,思忖片刻,问道:“可是,我不修炼,又能做什么?”

    “听我讲学。”王崎的身影坐到苟大宝的对面,然后做出手指,请他坐下。

    苟大宝直摇头:“不听。头疼。”

    “不听学问,你还怎么变强?”

    苟大宝直挠头:“上次就是听了你讲学,我抓掉了自己好多头……”

    “等你变秃了,也就变强了。”王崎道:“而且,我今日也不打算与你讲什么太过复杂的东西。我保证,今日我说过的内容,不会出蒙学的难度。而且,咱们今日不说算法,只谈一谈玄,说一说空。”

    “谈空说有,这不是你们今法修士最为厌恶的事情吗?”

    王崎指了指自己:“我是万法门修士。你知道的,万法门修士嘛,总得有些不一样。”

    在早些时候,数学可是归类在哲学当中的。虽然展到今日,数学早已和哲学、玄学脱离,并入理科,但是,万法门之中却还存在大量其他门派之中罕见的“理念之争”。

    苟大宝似懂非懂的坐下,问道:“哦。你讲吧。”

    王崎在地上画出几个算符,写下一个算式:“今日,我们就从一加一说起。”

    苟大宝眼神中满是“你疯了了吧”的表情:“一加一?小孩子都懂吧?还是说你要讲什么明珠算?”

    “和明珠算那个一个素数加一个素数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说那个。这个就是一加一等于二。”

    苟大宝的表情之中,已经混杂了“你特么在逗我”和“你小子骂我蠢?”的愤怒了:“王崎。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真的。一加一等于二,这是一切算学的源头,是主干,是根茎。”王崎保持着“请坐”的手势,表情平静:“你若是说它简单。那它就是最简单的问题。就算是牙牙学语的婴儿也知道如何回答。但是,你若是要说它难,那也是真难。万法门的巅顶逍遥,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

    “哦?”苟大宝眉毛一挑,坐到王崎对面:“我且看你如何分说。”

    “一加一等于二。这是你这辈子最初就知晓的概念……不,不止,你上辈子,也就是你脑子里的他最开始知道的概念,也是这个,是也不是?”王崎竖起一根手指。然后又竖起一根手指:“一加一,等于,二。”

    “够了,不必演示了。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苟大宝没好气的打断王崎:“你小子,到底想要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了。”

    “别急,咱们慢慢说道。”王崎清了清嗓子:“一切加法,又可以看做一加一的延伸,减法是加法的逆向。乘法是加法的叠加,除法则是乘法的倒转。而更高级的矩阵、矢量等算法,规则虽然与加减乘除有所不同。但其本质上还是加法和乘法的高级形态——如果不理解,那就将加减理解为练气期,乘除理解为筑基期,然后那些高级运算规则理解为元神之后的境界好了。尽管有着本质的不同。但是后者总归是在前者的基础上展而来的。”

    苟大宝点点头:“大约明白了,好像是这个理儿。”

    “你能够听懂,那就是最好。”王崎点点头,觉得自己的努力有了收获。他道:“虽然有人认为,集合是比加法更加深层、更加根本的东西。但是,从历史的角度来说。确实是先有一加一,再有其他。一加一,便是算学的源头,乃是道生一当中的一。”

    苟大宝一脸惊讶的点点头,再看王崎写下的“一加一等于二”,眼神就不一样了:“果然,汝唯莫必,无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王崎你真可称得上微言大义,原来这一加一,便有如此多的道理可以讲。”

    “还没有完。”王崎摇摇头:“这一加一当中,还牵扯着一桩特殊的争论。”

    “特殊的……争论?”

    “算是近道之路,还是道化之物?算学,究竟是人明的,还是说,算学本身就与天地同在,人所做的,无外乎就是现算学?”

    苟大宝这次摇摇头:“我不明白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崎问道:“苟大宝,你知道龙族吗?”

    
次元论坛最新章节
苟大宝点点头:“知晓的。据说,那个他就是被龙族打杀,然后几经转劫,最后才有了我。”

    “龙族两亿年前就在神州建立了辉煌文明。那个时候,他们就知晓了一加一等于二。我们人族,崛起与八万年前,最初知晓的,也是一加一等于二,妖族开灵智,自学识数,最初知道的也是一加一等于二。还有你……”王崎伸出手指,点了点苟大宝的胸口:“你心里的仙人残魂,排斥一加一等于二吗?”

    苟大宝懵了:“不……不排斥。”

    “你的仙人残魂,恐怕非是这片天地的产物。也就是说,在不知道几百万光年的地方,不同的时空里,一加一等于二的铁则依旧不会动摇。”王崎眼睛直视苟大宝:“这不是道,又是什么?”

    “这是……道?”苟大宝摇摇头:“这怎么可能是道呢?”

    “那它至少近道,是道下的铁则,是吧?”王崎问道:“你想一想吧,你上辈子纵横星海,可有那种一加一等于三的记忆?”

    苟大宝赶紧摇摇头。他已经完全迷糊了。

    “一加一等于二”。是道?是道化?

    “至少,一加一等于二近道。”王崎语气平缓:“那么你来说一说,一加一等于二,是人明的。还是人现的?”

    这可真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现”这个词,是指证见自然界中原本就有的东西;“明”,则是无中生有,做出自然界当中原本不存在的东西。

    那么,数学定律。是应该用“明”好?还是“现”好?

    究竟是人明了数学,还是人现了数学?

    数学,究竟是人修筑出的、接近道的路线,还是本身就与宇宙、自然、大道同在的东西?

    道在算中?算在道中?

    苟大宝突然有些冷汗涔涔。他第一次开始审视所谓的“算学”,所谓的“计算”。

    原来,世上还有如此基本、如此浅显的铁则。

    “有道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一加一便是这里的一。之后的加减乘除,便是二和三,之后的算学,便是那个万物。”王崎语气平静,但苟大宝心中却已经翻腾起惊涛骇浪。

    他以前一直以为只不过是机械、僵化的算学,其实是齐整无比、处处近道,没有一处显露出失道之势的好道理!

    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

    什么是天地之美?

    这就是天地之美!

    今法修做的,根本就是圣人之事,其所行之路。竟最是贴合圣人教化!

    外道?圣人啊!

    苟大宝麻木了多年的表情第一次生动起来,他击节而赞,道:“好道理!好论述!”

    对于苟大宝的礼赞,王崎坦然受了。在此方天地。没有人能够比他更深刻的认识这个问题了。因为,神州和地球的神秘联系若即若离,哥德尔没有现身,而其他的算家,则已经陷入了深深的误区之中。地球上的数学界,经过了不完备的洗礼。数学家出于困惑的状态,也知道应该如何摆正“自己”与“数学”之间的态度。他就是来自于这样的环境。

    至于苟大宝赞颂的内容,王崎只是微微一哂。他并不在乎什么“为往圣继绝学”,什么“圣人教化”。若是他的行为符合圣人的规范,那最多也只是巧合而已。或者说,那些圣人之言,曾经是今法的基石。今法借此起步,有一点相通之处也完全不值得惊异。

    而在苟大宝的眼中,这却又是所谓的“荣辱不惊”“自在气度”了。

    突然,苟大宝一拍脑袋:“我明白了,我明白王先生你前些日子跟我讲的那个归谬法是什么了!原来,那一重证明,扣合的正是借假修真的至理!”

    王崎一怔:“什么?”

    借假修真……是什么鬼?

    今法修法的一切都讲究一个“有迹可循”、“有物可证”,不说什么“真假”什么“实虚”。王崎以前倒是跟真阐子学过这种东西,可是早被他抛到九霄云外了。

    苟大宝振奋的说道:“虚指两数为假,证明过程处处荒谬,处处虚妄。但是,这一道假,最终得的算学之理,却是宇宙真实的一部分!假借虚妄,修得真实……这也是修行之理啊!”

    王崎嘴角一颤:“随你怎么想吧。”

    从玄学家变成了民科……也算是一种进步不是?

    “既然你已经对我所说的有了感觉,那便先修行一下易髀算经之中的算术、指妄二篇吧!待我回去整理整理思路,再与你说后面的。下一次我再来,便在与你说一说那连宗离宗,算术几何的道理。”

    ps:  关于“明”和“现”的问题——在国内的数学史当中,这个词一般是“现”,比如,毕达哥拉斯现了毕达哥拉斯定理。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的。

    另,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