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1>距离灾劫七千万年的行星

<1>距离灾劫七千万年的行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无法解释,无法描述。w-ww1xi-ao-sh-u-o--co-m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真是让人战栗不已的体验。

    神州巅顶逍遥,万法归一麦思伟是这样想的。

    不管几遍,他都没法适应“仙路”

    暂命名为“灵气环境”,既不同于星球引力圈、生态圈附近的高灵气环境,也不同于宇宙荒芜地带的低灵气环境。物质的存在状态与常规宇宙完全不同,时间与空间,已知的十一个维度——或许还有未知的维度——在这里生了耦合,微观与宏观在这里不存在任何界限。

    真是让人战栗不已的体验。

    然后,他离开了那里。

    一道四维的门扉打开。在三维的视角看来,这个球体和球体没什么区别。逍遥修士的顶尖法器——列缺舰穿越了球体,来到这边三维空间。

    一颗孤零零的恒星,出黯淡的红光。一圈零零散散的小行星。还有一颗行星。星球孤悬的这片星空距离星河很近,一等亮星非常多。在这里,夜晚即使没有阳光也没有卫星反射,依旧可以看到星云的瑰色。

    万法归一足尖在舰桥上轻轻一点,法器真灵立刻与他的意识交联,十二万九千六百个阵法层层套嵌,将他身周的电磁场放大。星舰核心的“道一两相大阵”,制造出正逆两道膜,贴合极近,生生从真空无量海之中榨取出道一之力卡西米尔力,化出精纯真空灵力。麦思伟身边的电磁场以近光扩展,最终延展至3oo光秒。

    三百光秒,五光分,约o.6个天文单位。即使是光,也需要盏茶功夫才能跨过这段距离。这个范围甚至远远过土星环的大小。如果有一块这么大的平面,那么这个平面足够一颗地球这么大的岩质行星在上面滚来滚去。

    麦思伟习惯性的眯了一下眼睛。其实“列缺”作为半仙器水准的星舰类法器,其内部的光线是恒定的。只不过身为人族,他习惯性的将电磁感应与视觉交联形成共感觉罢了。丝丝缕缕电光缠绕在他身边,构成阴阳爻。电光闪烁。在有无虚实之间自由切换。这是为了处理电磁场收到的灵犀。他扩张出去的电磁场,就相当于一个巨型射电望远镜与巨型光学望远镜的混合体。

    三百光秒,神州后土直径的万倍以上。

    掌握了光电变化的他可以收集这三百光秒内一切电磁波的讯息。

    只要他的元神足够处理。

    无数灵犀透过电磁场,以光导入这位巅顶大修的识海。旋即又被他以臻至化境的天歌行修为用电磁波送出,推入刚刚构筑的阴阳爻阵中,转化为阴阳爻文二进制的机械语言,然后输入算器,由星舰的真灵自行处理。

    “目前位置……暂时不明。疑似天河之心……”

    “恒星为红巨星。质量……体积……半径……”

    “行星,目测为一颗,测定轨迹,测算引力扰动……”

    “行星表面光谱分析……岩质行星,大气成分以氮气、氧气为主,表面完全是液态水,有碳……”

    高度类似神州后土啊。

    麦思伟这么想着。

    在他扩张着自己力量范围的时候,另一个路秩开始自动执行。

    那是唤醒休眠的“船员”用的。不同于地球人构想的那些船舰,本体为法宝的列缺可以为一个人操纵。麦思伟完全可以一个人驾驭它纵横星海。

    但是,他到这里来的目的。终究不是踏青。

    仙盟想要打造一片安稳的乐土,能供应所有今法修求道的的国度。为此,他们需要有震慑仙人的力量,让仙人不敢妄为。

    而想要获取这样的力量,研究这个宇宙,就是最好的办法。

    列缺的主要任务,就是收集数据。

    任何数据。

    一切可以研究的数据,都能够被今法的体系转化为力量。

    而既然是研究,那就必须带上一定数量的人了。万法归一麦思伟再如何伟大,也只是一个人。他能够把握一切电磁变化。但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探明任何领域。

    在列缺的下层舱室里,数百人在在毫无依托的空间当中排列成了严整的方阵,静静的沉睡。然后,元磁之力波动催动了他们的元神。一股更加强烈的悸动从他们意识深处传来。

    那是信号——“醒来”。

    然后,所有人都醒了。

    这一批人是仙盟最为精锐的一批弟子,是大宗师当中的精锐。也只有他们,才能够在仙路的灵气环境当中生存。

    这些人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苏醒了。他们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同时隐晦的用灵识传音商量。

    “这次是哪儿……无量天尊!红巨星!”

    “又不是没见过。”

    “这可有些稀奇了,红巨星旁的宜居带上。居然还有一颗行星?”

    “原本是远日行星,有一个固态的内核和一层冰面吧?因为恒星膨胀,所以才变成宜居的天体了。”

    “岩质内核和液态水部分几乎是等重的!有趣。”

    “强磁场……这么小的岩质部分也能形成强磁场?有趣,值得研究。”

    “星环确认……真细啊。”

    “这大概是已知的最小行星环了吧?”

    ……

    众人的交谈当中洋溢着一种特殊的欢快情绪。仙路是他们未曾完全掌握的东西,在早期的实证当中,甚至有人迷失在了那广大宇宙,至今没有找到。不管怎么说,落入仙盟可观测宇宙的范围之内,而且没有一离开仙路就迎头撞上强大仙人,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列缺的调度官刘御熙则走到麦思伟面前,对这位逍遥修士道:“缥缈宫诸位同门已经就位,可以开始了,前辈。”

    麦思伟点点头。列缺一震,蓝色灵光透体而出,开始加飞往恒星。在越过行星轨道之后,列缺才停了下来。另一个元磁旋光圈自列缺上飞震而出,同样是扩张到三百光秒之外。这一道法度的作用是三百光秒以内。捕捉恒星喷洒而出的种种元素以及恒星风推动的星际物质,估测恒星以及这颗恒星系的大致年龄。

    这项工作与其他人的工作一起进行。

    数据的收集和分析持续了整整十一天。麦思伟支撑起的这个巨大的元磁真光圈,效率过了所有天文望远镜的总和。这种效率对于绝大多数研究人员来说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而列缺的舰载算器,也是极品玄器级数的算器。只差一步就可以蜕变为永不修坏的仙器。而列缺号的船员们就算将自己的课题一股脑的给这级算器,也不会对这算器造成多大的压力。

    仅仅是十一天,他们就对这个恒星系有了相当深入的了解。

    第十一日的酉时,刘御熙向麦思伟报告。

    “前辈,现在初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

    麦思伟点点头。注意力依旧在那颗恒星上。他在观察恒星那磅礴的磁场,手指微微划动,似乎是在记录什么。红巨星是恒星老年的阶段,整个星体非常不稳定,磁场活动剧烈。麦思伟就是在观察这不稳定的极端磁现象,进一步完善电磁理论。

    刘御熙继续报告:“根据我们的计算,这颗恒星的质量约为1.3141o29钧,略小于神州大日的1.3261o29钧,但总体上还属于同一个层次。”

    麦思伟点点头:“和我预估的差不多。”

    刘御熙微微惊讶。张目便可量天,这就是巅顶逍遥的实力吗?

    他还在神州的时候。就接触过驻世的逍遥。那些逍遥,客绝对没有这个本事的。

    难怪万法归一被公认做元力上人、太一天尊以下最伟大的天才!

    刘御熙定了定神,然后道:“前辈,下面的部分您一定会感兴趣的。根据那颗行星、以及星际物质的同位素测算,还有恒星元素光谱,这颗红巨星的寿命,约在三十八亿到四十三亿年之间。”

    麦思伟动动眉头:“这……略有些不符合当今的理论。”

    如果一颗恒星的质量与太阳相若,那么它的寿命也应该和太阳相似才对。可红巨星分明是恒星垂暮的标志,太阳至少要经过一百亿年的燃烧才能进入这个阶段,这颗星球约莫也需要这么久。
神探高中生吧


    可是……三四十亿年?

    “我想。这个问题是有解释的。”刘御熙道:“按照推测,两亿年之前的那一场大灾难,使得这颗恒星被夺走了太多的力量。之后,这颗星球陷入了低迷期。呈现低温。”

    将灵气夺走之后,一颗星球就会陷入低迷期,低灵气环境下,能量做功效率极低。在这个过程当中,恒星将会失去光热,星球膨胀的力量不足以抵御自身的引力。恒星会整体向内塌缩。可只要不当场毁灭,恒星作为一个有序的系统,仍旧会从广袤宇宙补充灵气。而灵气过一个阈值的时候,爆炸性的连锁反应就会出现,高温高压下,氦聚变会提前生,恒星的稳定性会被破坏,迎来一个大反弹。

    “两亿年前……”麦思伟有些困惑:“红巨星持续时间很短的,应该只有十万年到百万年不等。”

    “前辈,您忘了两个原因。”刘御熙提醒道:“先,这颗恒星是被提前引爆的,内里还有大量氢元素,只不过是提前进入了红巨星阶段,因此寿命远远过一半的红巨星。第二,这地方距离天河之心只有百万光年左右,而且比神州更接近巨引源,所以时间的流与神州并不相同。对于这里来说,那件惨案,仅仅生在七千万年前——哦,神州恒星年。”

    麦思伟一瞬间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他摇摇头,苦笑:“到底是老了……”

    麦思伟觉得自己到底是老了吧。在他年轻的时候,可从没有人提过这种事情。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时光长河唯一。

    从经典时代活到现在的老修士,都有这个毛病。

    也是他的理论,证明了光的绝对性,可也为那绝对的、他所信奉的“时间长河”奏起哀乐。在他之后,就有一个年轻人,以他的天歌体系出,翻开了匪夷所思的宇宙图景——光以绝对的度联系了宇宙,可宇宙整体。却并没有一个相同的“时间”。

    刘御熙觉得眼前的前辈突然有点儿迟暮的感觉。他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继续说道:“咱们再来说一说那唯一的行星。这颗星球质量约为神州后土的一点零一倍,直径却有一万八千里,是神州的一点五倍。这是因为它的密度比较低。表面为液态水,岩质内核与液态水的比例为一比一点二一五,磁场强度与神州相若。公转周期约三百四十七个神州年,自转周期则为四十四个神州日……”

    “此方天地,一年就有两千八百多天啊。”麦思伟有了一点兴趣。

    “是啊。挺长的。”刘御熙附和一句,然后继续说道:“这颗星球没有卫星,有行星环,初步确认,这些行星环的成分包括固态冰、铁的各种化合物以及少量的其他成分。”

    麦思伟觉得对方特地点明这颗行星,应该是有目的的,于是问道:“这颗行星有生灵吗?仙道如何?人道如何?”

    刘御熙摇了摇头:“不,没有现什么高等生灵。按照推算,这颗星球七千万年之前还是一颗远日行星,连大气都是固态的。几千万年前恒星的一次急膨胀。撕毁了接近恒星的后土行星类地行星和巨行星,然后使得这颗星球解冻。它解冻的时间,约莫六千五百万年。”

    越高级、越复杂有序的生物演化越快。六千五百万年,若是在演化的后期阶段,足够恐龙灭绝之后的小型哺乳类进化成人类。可是在演化史的初期阶段,根本不够看。

    麦思伟微微摇头。他想象得到那可怕的场景。恒星的力量太大了,它仅仅是生病了,老了,然后倒下了,可倒下的余波。就摧毁了身边微不足道的灰尘——它的行星。

    这颗星球,它或许存在的兄弟姐妹,全部都被恒星的伟力炼化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让摧残恒星寿元的。或许只是高级仙人的呼吸。

    “幸好,我们至今也没有遇到那种仙人。”麦思伟微微摇头,然后将目光转向了那颗碧绿如同翡翠一般的行星:“这颗星球,远看几如美玉,我也隐约感受到了生机……错觉?还是说无机物开灵化妖?”

    “不,并非如此。无机物开灵化妖几率很低。想要积累出充盈一方天地的生机,所需要的时间不比物种进化短。”刘御熙道:“实际上,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其他星球崩溃的时候,有一个岩块携带了些微微生灵,然后在这颗星球解冻的时候落入其中,那就有可能为这颗星球播种,让这个星球生态系统直接跳过最初的几亿年。”

    麦思伟点点头,脑海当中浮现出另一幅画面。

    在恒星失去稳定,急膨胀。当这个过程进行到第几千年还是几万年的时候,一颗后土行星类地行星终于进入了洛氏极限洛希极限,被引力撕成碎片。这些碎片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小行星带,环绕这颗恒星。然后,这颗行星的某一块“尸块”,会携带一定的微生灵微生物——这些微小的家伙必须很原始、、很简单,能够适应种种极端环境,并且能够休眠几万年。而且。破碎的时候,这一块搭载着生命的方舟,必须有着接近但不过这颗恒星第三宇宙度的初,这样才能来到恒星系的外围,恰好被这颗远日行星俘获。

    这简直就是概率学上的奇迹!

    麦思伟突然有一种别样的感动:“我有点想去看看了。”

    原本这样一颗星球,是没必要亲自从、探查的。但是,他就是想去看一看。

    “到这颗行星上去?”

    “看看。”

    刘御熙大喜:“那感情好啊,前辈。我们有的实证组提出了要求,说需要那行星岩质内核的物质,做更加精准的测算。如果您方便的话,请带回百钧左右的样本,另外,我个人也希望您能够好好调查一下那里的生灵圈。”

    “那里?你不是刚刚才说了,那里的生灵很简单吗?”麦思伟笑道:“和你昨天做的那个模型有关?”

    麦思伟是列缺舰载算器的主人,在这个局域幻境里,有着和冯落衣相若的权限。

    刘御熙有些不好意思:“您也关注了?”

    “很新颖的角度,忽略部分物质限制,直接以算法来推演生灵。”麦思伟摇摇头:“天灵岭最近有这个倾向?”

    “其实,我出身万法门来着。”

    麦思伟敲了敲脑袋:“哦哦哦,我想起来了。万法门的小刘。我记得,你来这里之前,你是西海的守疆使吧?”

    “西疆指挥使之一。”

    麦思伟笑了:“官还不小。”

    刘御熙也笑了:“这没什么,和现在一比,我之前做的兼职不算事。”

    “你到西海,是为了完成给海妖群落建模的工作吗?”麦思伟道:“我记得你还不到五十岁,是你们那一代里最早成就元神的……以你的成就、你到学科,或许在一颗宜居行星做节度使比较好。”

    “宇宙这么大,老呆在一个地方可不好。”刘御熙笑了笑:“在晴朗的夏夜,我总会望着繁星,心里想着能不能到那一边看一看。以往只觉得我应该能够活到征服群星的时候,可现在,我有了能够去亲眼看一看的机会。”

    “原来如此啊……”麦思伟点点头:“我会帮你去看的。如果没有危险,你也会是继我之后第一个踏足那……那颗行星叫什么名字?”

    “海天。”刘御熙笑了笑:“私底下的叫法,也就是一个临时代号,不能算作正式名称。”

    “我觉得这个名字就不错。”麦思伟遥望海天,心中微微有些暖意。:“海天啊……”

    生命的奇迹。

    ps:  本章也兼做为一位书友祈福。

    可能有部分读者已经知道了,本书书友之一,排在粉丝榜上第七位的“刘禹锡先生”,罹患重病,就在今天,他要进行——或者已经经历了——一场非常凶险的手术。

    大约是一周之前吧,他找上我,说“以前说好的龙套呢?快点啦,不然我就看不到啦”。那个时候,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这本书,还有那么一个读者,一直追更道生命的最后一天。

    于是,我就写了这一篇番外。

    我只希望能出现生命的奇迹。

    ——喏,少年,你的番外,你的龙套,说道的我都做到了。说好用压岁钱给我凑一个盟主的,你可别食言啊——不管是一年还是两年,我都等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