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圣光之神的变化

第三百四十九章 圣光之神的变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夜里,神京城北郊的山地,一群人聚在一起。

    说是人,倒不如说是大孩子。他们当中,最大的也才十七岁,最年幼的只有十四岁。他们衣服样式虽然朴素,但料子却是不凡,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下人。

    但是,他们现在的样子又不大像大户人家的下人了。他们的衣服多有被荆棘树枝划破的痕迹。这是大大失了体面的事情。另外,他们身上还挂满了枯草和枝叶。这更是“主人家”所不能容忍的。

    很明显,这些人就是所谓的“逃奴”。

    他们是“家生子”,是贵胄私产一样的存在,多半没有户籍,无法融入凡尘。而这些根子里更接近古法修的、只会烹茶倒水、看家护院的“修士”,在仙盟之中也注定不会受到待见。

    神州的仙凡是二元分化的制度。仙盟需要高度秩序化的社会来完成复杂的工作,而凡尘就不一样了。落后的生产力使得他们无需也无法去遵守仙盟的制度。这种陈旧的附庸制度依旧长期存在。

    但是,即使面对这样的未来,这些孩子们眼神当中也闪耀着希望的光芒。

    一柄双手大剑散出碧蓝与纯白色的光芒混合在一处,庇佑着所有人,尽管腊月的寒风吹拂不息,但是没有人觉得寒冷。所有人都在聚精会神的听执掌这柄圣剑的杜贵讲故事。

    那是一个神圣与邪恶交战的恢弘故事。

    “咱们圣光派的祖师名叫阿努。名字很怪?当然啦,这种先天生灵的名字都不同凡响的……先天生灵是什么啊?我想一想啊,哦,先天就强大的生灵!就像传说之中的,嗯……仙天至尊啦,就是神州上的大人物加起来都比不上的强大仙人!”

    “阿努祖师在与七头龙妖的战争波及了大千世界……为了对抗七头龙妖。重伤的祖师传下自己的道统。他最开始收下了五个弟子,创立了门派天之堂……”

    “祖师的敌人,七头龙妖的七个妖被斩落,化作七大天魔……其中,最可怕的,就是那个叫做老板的大天魔了……”

    “老板全身都是血淋淋的。因此也被称作绯红之王,是罪恶的王者。他的神通很可怕,涉及时空。他可以消除时空……你要问我这是个什么概念,我也不清楚啊。圣剑是这个告诉我的可以将这个世界的时间消除十几秒。在这段时间,可以预先看到别人以后的动作,而且只有自己可以动,预见以及改变未来。消除时间後,这个世界所有的人或生物,都不会体验到那段时间的流逝。当然就没有任何记忆。或者完全删除时间,直接改变未来。或许是……删去飞剑飞行并击中自己的时间,直接跳跃到飞剑飞离自己的未来,自身毫无伤……”

    所有的人都生出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仿佛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中了什么可怕的妖术:“这么可怕?”

    有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提出疑问:“可是,不是说这个叫老板的大天魔是炼体强者,肉身最强吗?”

    杜贵挠了挠头:“人家又不是人,是大天魔啊。大天魔的话。炼体的同时修炼强大神通,也不是不可能吧?”

    “什么?这么强大的天魔?”

    “这不可能啊!我们是怎么活下来的?”

    杜贵笑道:“可不止呢。我告诉你们。这种大天魔是杀不死的。即使杀死了,他也会从人心的黑暗之中重生……”

    “怎么会这样!”

    “祖师是怎么做到的?”

    杜贵神秘的笑道:“你们想知道?”

    “想!”

    “我们这一脉的祖师,正义圣使泰瑞尔比大天魔还要强!圣光是将所有无序邪恶归于无的力量!泰瑞尔祖师,就是讲圣光修炼到最高境界,将大天魔的一切魔力都归于无!就连死亡也归于无!大天魔相当于已经被杀死了,可是他的死亡有被归无。就又相当于没有死!所以大天魔不能重生,将会无限次重复着死的体验。”

    “这一招,就被称作黄金体验镇魂歌!”

    杜贵意气风的说道:“我手里这柄圣剑,是泰瑞尔祖师赠与自己弟子的宝物,里面有泰瑞尔祖师的传承!也就是说。只要努力,我们也可以掌握到那种力量!”

    杜贵的弟弟杜福迟疑道:“可是杜家那边……”

    “杜家已经没有了,他们会全部死光的!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限制我们了!”杜贵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的当务之急,是好好修炼阿努祖师的法度,壮大我圣光一脉!”

    几个银色黎明的成员神色复杂的看着杜贵。他们一直被王崎灌输种种至理名言,也是最早奉行圣光之道的人。可是,王先生居然从来没有跟他们说过自己“门派”的“掌故”!


兽血蛮荒sodu
   杜贵本就是一个人精。在看出这几个人由意见之后,笑着握住那其中一人的手,说道:“其实那位王先生……前辈并没有错。阿努祖师、泰瑞尔祖师的强大,实在是大大过了世人的理解。而阿努祖师品格高级,乃是一言而为万世法的圣人一流。他留下的教诲,很容易被人误以为神道,盲目崇信……”

    有人嘀咕道:“怎么可能……”

    杜贵正色道:“我曾听不少先生说过,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尘世多愚昧,若无慧根,易误解祖师教诲,这就是给祖师抹黑。现在,圣剑传了我正法正信,我也打算在这方天地重立圣光一脉。我自忖也得了一两分真味,所以才敢这么跟你们说。”

    不知不觉间,杜贵的手握得更紧了:“我需要你们的力量,我们要一起修炼圣光,弘扬正义!”

    “我们人数本来就少,就不能够再自己搞分裂了。你们几位师兄。是圣光最早的秉持者。我们都是末学后进。除此之外,就不要在分出一个什么银色黎明了!”

    “如果我们精诚团结,好好修炼,以祖师的传承,说不定几百年后神州又会多一个伟大门派!”

    “银色黎明”几人都是被王崎洗脑成了“道德帝”,杜贵这种说法最能贴合他们的的心意。几个银色黎明的人无端生出一股自惭形秽之感。真心实意的融入了这个集体。

    从此,世上再无银色黎明。只有一个新生的门派天之堂!

    刚刚赶到修现场的王崎正好窥见了这一幕。

    真阐子道:“这么扯淡的故事,你还真编的出来啊?”

    “你不觉得那个故事很有冲击力吗?我就是要用这种富有冲击力的故事,改变那些家伙对圣光的认识啊!”

    一直在透过机关兽监视这里的他,早就了解了事情的一切经过。他扭曲光线,隐没身形,然后悄悄接近杜贵所背负的十字架。仅剩的天一灵玉被他扣在了手上。

    “圣光之神是非人格神,没有自我约束,更没有自己的肉身。他是银色黎明这个教派系统的冗余力量堆积而成的。因此。这个教派的变化,都会直接反映到圣光之神身上。”

    “现在,银色黎明已经不复存在了,彻底并入了另外一个门派。系统要额应该生剧变了。圣光之神,究竟是会彻底消失,还是就此改变?”

    “另外,我将圣光的传承方式、组织形式从仿神道教派制改成门派制。为圣光编造一个祖师,将之变成某种圣人言。与此同时。这些小鬼相信的再也不是虚假的美好,而是一个实际的、有希望的未来。用实干去替换假大空。心魔大咒这下又会生什么变化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王崎将天一灵玉搭上了十字架,自己的灵识探入十字架中隐藏的扭曲时空。他突然觉得脑子一木,好像来到了一个纯白的境地。

    “这是幻觉。”王崎很清楚,神灵是特殊高灵辐射有序化的结果,与魂魄类似的存在,只要接触就会产生幻觉。

    之前圣光之神给人的幻象。是一片圣光构成的星空“道德星空”。而如今,这片星空都在动摇,所有的星辰都如同烛火一般,明灭不定,仿佛随时都会熄灭。

    杜家剧变。众人出逃。教派化的银色黎明被改建成门派制。旧有的秩序荡然无存,新的秩序生出。

    秩序运作下出现的存在,必须顺应这股力量。

    然后,星空坍塌了,星辰被摇落了。大半的流星汇聚,形成一个虚拟的人像。

    王崎皱眉:“反而变成人格神了?我制造了虚拟的偶像崇拜?”

    “不,不对。每一个门派都有流传祖师事迹一类的东西,作为门派精神。”

    那个绝对不应该是人格神,更不是偶像。

    圣光之神的变化并没有结束。当所有星辰都融合之后,幻境之中,只剩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巨人的身影浑雄、苍凉、古老、神秘,仿佛是历经了千万年年时光的古老存在。

    不是亘古不变的星空,而是一个活生生的形象!

    紧接着,巨人开始咆哮。

    它实际上是在说话。但是,那并不是人类所能理解的语言。它吐出的“声音”,实际上是“星辰”!只要它没说一句话,神国之中,就会重新生出一颗星辰。

    千言之后,幻境之中,又是一片璀璨星空。巨人端坐于星空中央。无尽星空般苍茫莫测,而巨人就端坐其中,巍峨不动。

    “原来如此啊……杜贵的话修订了圣光的设定。它不再是天然就存在的精神力量,而是圣人之言。”

    王崎心有所感,然后截下了一小段神灵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