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实验材料

第二百六十三章 实验材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从辰风的家里出来之后,杜斌就带上车马回到自己家,当王,他就动用自己的私房钱,在神京西南角买下一座大宅。,那些为神京贵胄提供服务的普通人大多都居住在这里,多贫民,修者少。

    第二日,他就按照王崎的吩咐带上了八个少年向院子那边赶去。不过这一次,还有一个外貌约五十岁上下的中年汉子跟着他。这个汉子长得混不起眼,扔在人群志宏十有都会被人忽视。但是,他一身精气紧锁,法力不泄半分,不显老态,显然是有强大修为在身的。

    一路上,中年汉子一直在劝道:“斌少爷,您这是可是行的鲁莽了。”

    “怕什么?”杜斌浑不在意:“忠叔,这是你太谨慎了。”

    “唉,你说说,和今法走得太近的,有哪几个落得好的?”那“忠叔”苦口婆心:“斌少爷啊,你倒是想想看……”

    杜斌叹了口气:“我那朋友可不是外道,是谪仙人。”

    “就算是谪仙老爷,那也得到金丹后期才能显出真性。”老忠声音压得很低,,絮絮叨叨的说道:“你要是用了今法手段,身上气息有异,族里怕是不会给你好颜色的。你看看冉家的魏公子……除了那些从元婴老祖到新生小辈,全都对正法绝望的破落家族,哪一家不是这样?”

    杜斌举起自己的右手,撸起袖子,上面还有一个黑色的方块痕迹,皮肤下隐隐有黄色渗出。印记周围有奇怪纹路延伸。杜斌问道:“忠叔,这个有外道气息吗?”

    老忠摇头:“没有。”

    “那不就结了。”杜斌说道:“仙盟在甄别谪仙这事上还是靠谱的。至少这么多年。还没有一个谪仙能够破天关成元神。”

    “兴许是仙盟甄别让那些谪仙心里如坠铅块。锐气受挫,没法晋升呢。”

    老忠嘀咕一声,但也没能反驳。

    数百年来,仙盟给人的印象实在太过可怕了。监察天下,野兽花草未经许可不得成精,古法降者未经许可不得转劫。就算是阳神阁,都不敢对这个谪仙的鉴定持百分百肯定的态度,但这些谪仙、神京古修反倒是深信不疑。

    “但不管怎么说。也得等他到了金丹圆满才行。”老忠坚持道:“万一他使的是今法法子,您在族的名声就废了。”

    “今法古法我还分不出吗?”杜斌挥挥手:“忠叔,这一点您就别担心了。”

    “老忠我还得想着斌少爷您是不是被人骗了。”老忠道:“斌少爷您也知道,正法流传了八万年,体系已经很完满,就算那些今法大能惊才绝艳,也得另辟一条路,弃元婴而结元神。若是他说能够在正法的窠臼之内搞出什么,老忠我第一个不信。”

    他是杜家的家生子,最是忠心。由于他可靠。所以杜家也没有把他当成速成型修士培养。这位杜忠,乃是真正的金丹修士。在元神遍地走。金丹不如狗的仙盟,区区一个金丹,还是介法金丹,自然翻不起什么风浪。但是被严格限制的修为的神京城里,金丹就是中坚力量。正是因为深感主家赏识,所以杜忠人如其名,格外忠心。

    他不像杜斌那样上过仙院,知道基本的理论,也没有不像古时修士身经百战,见识广博。他不懂修道,但他懂得判断修道法门的优劣。

    王崎那个将事先炼制好的法基打入人体的法门,杜忠怎么看怎么觉得悬。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得帮着斌少爷把好关,防止那个立场不明的谪仙骗人!

    就在这时,一阵郎笑传到几人耳朵里:“杜兄,这和说好的不太一样啊?你的手下好像不太信我?”

    众人抬手,只见一个身着蓝袍的少年足尖一点屋脊,非对朝阳,迎面划到几人面前。在初升的太阳下,他的身影显得耀目异常。

    杜斌连忙扯了杜忠一下:“这个忠伯不是这个意思……而且他也不是我借王兄你的人。这八个才是。”

    “杜洪杜律杜金杜德……你们八个见过这位王先生!”

    “是!”八人齐齐称
影视世界游记全文阅读
是,显然是久经训练的。

    王崎指了指这八个:“杜兄,这些个听话吗?”

    杜斌点点头:“听话,听话!你看看这?”说着,他又不好意思起来:“王兄,我杜斌也是有言在先了,这些家生子最是忠心不过,我是绝对放心的。但是呢,你也不能害了他们的性命去做实证。虽然不起决定性作用,但在家生子之中的名声多少也关系到我们的地位。”

    王崎点点头:“我晓得。”

    绝对不会玩坏的,至于要不要玩坏精神,那得看情况。

    王崎打量着这八个人。他们都是身具法力的,练气期。而且法力虚浮,显然都是速成型,自己修炼成仙的不强烈……好操控,不一定好引导。

    就在王崎打量那八个少年的时候,老忠也在打量王崎。这越看他心里就越是起疙瘩。

    这位谪仙老爷……太年轻也太不靠谱了。

    身上没有一点积淀的气息,而且还是纯粹的今法修……

    看着看着,杜忠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突然,王崎转过头,正与杜忠四目相对,杜斌只觉得对方目光如电,竟如同实质性的钢针一样,穿过自己通孔狠狠扎进自己眼窝!

    王崎此时的魂魄力量又有多强呢?一年半的阳神阁锻魂法曲间集修行,再加上曾经的圣光带来的高增长,使得王崎的魂魄远远强于同阶修士,甚至能与阳神阁精锐相比。而几番拂去心中哀愁,更是让他心如明镜,念头通达,起到了自我暗示的作用。这又让他的魂魄攻击犀利了几分。

    王崎望着杜忠,冷然道:“老头子,你看什么看?”

    杜忠吃了个亏,也顾不得什么:“王先生竟是如此霸道之人,老仆算是见识了。”

    “哼。”王崎冷冷喝到:“我突然开头借人,原也料到杜兄手下会有人不服。可我没料到,你们这些奴才也敢在我面前露出这种嘴脸,坏我心情。”

    杜忠冷冷道:“嘴上无毛办事不牢,这是几千年的老话了。王先生你是今法修,可能不清楚,在我们这些上承八万年辉煌的大家规矩极多,你这样做……”

    “闭嘴吧!”王崎一道掌风将杜忠的话逼了回去:“直接说好了,你可是因为我不善古法看不起我?那好,我们就纯以古法比斗一次,如何?”

    “也好。”杜忠眼中精光闪动,似乎动了真怒:“我若省了,还请王先生到此为止,不要多做要求。而若我输了,我自当闭嘴……”

    “还不够!”王崎冷然喝到:“你也得到我手下,为我做实证!”

    “王先生未免太过托大了!”杜忠冷冷道:“若是你用今法手段,老头子我肯能压不住你。但是用古法……”

    “一招定输赢!”王崎挥挥袖袍,摆开架势。手指却悄悄抹过戒指,问道:“老头,真的行吗?”

    “放心,老夫吃过的饭比你吃过的米都多,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都多……”

    “老头,你们貌似是讲究一个辟谷的,吃饭的日子未必比我长!”

    真阐子咆哮:“就是这么个意思!这些古修后裔的心态,老夫很清楚。”

    “你越是狠狠折辱,他们就越是对你心生好感!”

    王崎感叹:“这不就是贱吗?”

    “这个就是崇拜强者!”

    但是,这一举动却是早就设计好的。

    考虑到自己以后可能要用这些家伙试验神道,就必须趁现在将自己不可战胜的形象刻入他们心中,写进他们意识!至于这个杜忠,那可是难得的实验材料啊!金丹期绝对比练气期耐艹!

    二人的对持没有持续太久。杜忠袖袍一挥,法力挥出,如同天涯流风,洗净万古长空,应托万古不变之朗月。

    在他对面,王崎拔剑。

    杜斌无语的看着这一幕,眼前却浮现出王崎当初为了一只半妖,在仙院之中折辱于他的事情。

    这家伙,本就是个跋扈性子,只能结交,不能得罪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