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六十章 非线性法,结丹之法

第二百六十章 非线性法,结丹之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一道好算题,更胜神仙丹。

    这是很久之前,苏君宇对王崎说过的一句话。

    对于万法门修士来说,计算一道复杂的题目,需要推动法力在体内流转。这一过程就是修炼。而一道算题,还能给人带来种种感悟。这些感悟又会反馈到法力系统里面。一道题带来的法基或许不算什么,但是聚沙成塔,甚至能够让修士突破境界。

    算题带来的修为,是没有任何瑕疵的,是一入手就可以完全掌握的。

    正月十五那一日,王崎为了追击敌人,使用了无数复杂算法,最终以希尔伯特空间绘景之法,将庞大的系统进行最后的处理。这个过程大部分是贾维斯借助万仙真镜的闲置计算力完成的,但王崎的意识是与贾维斯连接的,这相当于全程参与、全程关注了这个过程。这个运算,还是对他体内的法力系统产生的影响。

    王崎竟然隐约接触到一丝相宇天位功的境界!

    完备修法,有限维度、无限维度、不可数维度的统一,能无暇兼容一切实际存在的、已知的、未知的法度!

    这个复杂的数学方法被应用到很多领域当中。其中,量子物理就是以它作为最基础的数学工具。

    在神州,这就代表它可以兼容缥缈,..宫的一切秘法。

    对于自己摸到相宇天位境界一事,王崎到不怎么惊讶。所谓的相宇算,或者希尔伯特空间,是前世就熟练掌握的。但是。冯落衣的后一句话却由不得他不在意:“冯老师。您说什么?不是说算器类的法基是可以兼容一切金丹吗?”

    冯落衣表情说不出是高兴还是无奈:“这得怪你自己啊。”

    大多数法术、修法。数学表达都是线性的、是确定的、是非混沌的,这样才易于把握,回避了法力运转与自身预估出现分歧,不至于走火入魔或者法术反噬。

    在筑基期,法基脆弱,无论什么样的演算都能在发髻上得到反映,留下痕迹。为了保证结丹,万法门弟子也会在结丹之前避免这种运算。当然一般情况下。筑基期的万法门修士还无法达到每秒钟千万浮点计算的程度,不可能进行大规模、高精度的非线性运算,一般万法门修士也不会再这个时候玩这种游戏。

    但是,偏偏就是有王崎这样的异数。他有一个能和自己意识融合的后天意志,有高阶算器,租借了万仙真镜的闲置计算力。他一开始就兼修了非线性的天灵岭修法。更重要的是,他比神州的绝大多数人都熟悉这个过程。

    “你的法基带上了一丝非线性的特点,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冯落衣道:“实际上,元神期之后的修法才会慢慢加入这方面的内容。”

    王崎松了口气:“只是重新在现有金丹的设计上做出一些微调而已,不是特别可怕。”

    神州本就存在非线性的、概率的、混沌的结丹之法。只不过不太适合算器类法基而已。算器类法基也不是没有进行非线性计算的可能性。

    而且,筑基到结丹。王崎是打算逐渐从算学之道为主叔安慰算学之道、天物流转之道并重。这个异变也未必不是好事。

    “你心里有数就好。”冯落衣点点头:“去吧。”


天姿娇女帖吧


    告别了冯落衣之后,王崎又到楼下的房间去找刘毅。此时分析还没有完成。王崎也不管自己看不看得明白,就这样观摩。

    过了两个时辰,三位宗师才完成了对戒指的解析,从微观的层次对这个戒指的每一个细节建模。

    刘毅将戒指还给王崎的时候,还在感叹:“这个啊,上面交代一定要精确复制,可要我说的话,叫上面补给你一个更好的算器不久可以了吗?或者给你永久开放一部分万仙真镜的闲置计算力,然后让我们拿走这个戒指。”

    真阐子语气惊恐:“喂!你们不会是想要把老夫给抹去了,然后再去执行仙盟的机密任务吧?”

    刘毅哈哈大笑,并不直接回答。不过其意思很明显了。

    “异端比异教徒还要可恨”是哪个世界都存在的。对于今法修来说,妖族还是可以转化、存在共同利益的潜在盟友,而作为天地蝗虫的古法修则已经没有共存的可能性了,还是灭掉比较好。

    王崎也笑了。不过他并不是附和。真阐子和他呆了这么多年,这就注定了他没法把这个老头扔出去送死。另外,贾维斯的核心算法是同时存在于两个算器之中的。这一段算法是机缘巧合由活生生的意识转化的,很难操作,去掉一个戒指,贾维斯也就废了。这相当于断了王崎一臂。

    最后,还得说一句,只能在线使用的计算力只能锦上添花,难以雪中送炭。万一哪一天,王崎沦落到一个没有wifi的地方,那么上京上垓的云计算,也不如手上的一个符器级算器有用。

    “小王啊,最近你都会呆在神京,就不走了是吧?”

    听到刘毅的这个问题,王崎抬头问道:“是啊,我也没法走。”

    “呵呵你也快进入红尘炼心、游历天下的阶段了,所以特地问一句。”刘毅呵呵笑道:“这枚戒指的复制工作还得持续一段时间,我就是担心我们采集数据的时候除了什么纰漏,说不定还得借一借你这戒指古法之中,也有很多现象很神奇的。”

    “行。”

    “不打扰吧?你最近有空吗?”

    王崎道:“我最近的修行重点会放在实践上,将理论的弟子转化为实际的修法,这个不是不能中断的,所以您什么时候找都行。”

    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王崎如今虽然得了万法门高层甚至仙盟高层的关注。但是,他真正认识的高阶修士也就冯落衣一人。性命攸关的事情、算学或修行上的难题都可以找冯落衣解决,但是普通的事情就不太好使了。总不能说遇到啥事都去找人家逍遥大修求救吧?

    王崎一从仙院结业就来到了神京这个今法修的死地,这样的人脉还真的很欠缺。

    眼前这位宗师没什么架子,结个善缘日后说不定就能行行方便。

    刘毅好心的问道:“小王你打算修行什么?”

    是啊,要修行什么呢?

    自己预定的项目实在太多,是时候一一整理一下了。

    “未定。”王崎转身离去,说话间,意识已经分出了二十余个线程。

    这是失去命之炎加持后,他所能达到的极限。

    ps:这两天是真忙,请各位多多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