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后续,疑点

第二百五十一章 后续,疑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万仙幻境之中,王崎面对冯落衣,表情无比严肃:“冯老师,这个问题,我真的需要您的帮忙。,”

    冯落衣表情不善:“你小子是知道厉害了?”

    王崎点头:“命之炎确实不是我可以驾驭的能力。”

    在与胡步雪一战之后,王崎第二天就去神京刑律司住了三天,也趁着这三天功夫将他第一篇、第二篇生物学领域的论文写了出来。题目分别是基于一种算学工具的行人流建模以及人族行走行为的规律以及内在模式的探究

    论文本身并不长,但是附录却是他用算学揪出胡步雪的过程,有实际证明。只是他所使用的算学工具实在太过复杂了,莫说天灵岭那群对算学要求不高的,就是万法门弟子也未必个个看得懂。

    完成这篇论文之后,王崎现,行人聚散规律行诸于气,竟是一门全新的操气法,这门法术倒是可以算一门意外收获了。而对于生物学的感悟沉淀于心法之后,王崎才现事情好像有点糟。

    他要突破到筑基中期了。

    对于一般修士来说,境界突破是件大喜事。但是对于王崎来说……糟糕!太糟糕了!

    三年练气、六年筑基、九年结丹的黄金时间比不是随便说说的。这是无数今法前辈经验总结得出的。这个时间要求一般有两个方面。一是学识底蕴的积累,而是内心的锻炼。

    学识,是为了更好的驾驭灵气、法力。今法的一切修法都是来自于对天地、对大道的理解。学识更高,理论底子更强,则驾驭法力的能力更强,能筑就更好的法基,结成更强的金丹。

    而心灵则又可分为两个方向来讲。先是心智坚定,不为力量所谜,不骄不躁,不自大自负亦不自卑自轻。以端正态度见天地以求道。另一方面则在于初心不谜,不被力量篡改意志。

    原来,意志与法力的影响也是相互的。意识的活动能促使魂魄的运动,魂魄则影响法力。反过来也一样。法力可以搅扰魂魄,魂魄作为思考器官自能影响思维。魔道修行者不知凡几,其中有不少都是抱着“力量无正邪”的心态尝试。可他们哪里知道,连同作为思考器官的魂魄都被改造成容易刺激杀戮的结构,心灵又如何保持?

    这也是各种古法修持者性格越来越接近所修功法创始者的原因。道门弟子心性接近道尊。佛门子弟智慧接近佛陀,儒门弟子神态接近夫子,都是这个道理。

    但是,唯独今法不能这样。

    今法大道立之于“疑”上,一代代前辈否定成法,革新体系,才有今日鼎盛之象。若是万千弟子心神皆如祖师,今法又如何求道?

    三年练气,六年筑基,九年结丹是一个底线。只能慢,不能快。不能因一时修炼之就忘了求道的真正凭依。像苏君宇、项琪这一类就是特意压制自己修为,与红尘之中历练数年才闭关准备结丹。

    王崎本来也应该是这个路线的。但是,王崎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

    命之炎的效果,似乎过于逆天了点,竟带动他的法力一路上涨。满溢的法力无从宣泄
贼警帖吧
,竟自然的投向法基,扩展法基的构造。

    而这种自的凝聚,显然是不会按照他的法基设计图谱进行。幸好王崎现得早,不然自身的法基品质都有可能降低!

    无奈之下。他一被释放就来找冯落衣求教。

    “命之炎导致法力增长过快。”冯落衣仔细思量:“这其实是一个难题。很多天灵岭的修者都深为所困,越是在低阶获得就越是如此。”

    王崎问道:“也就是有解决办法?”

    冯落衣点点头:“最根本的就是成就元神。元神是修炼路上最大的蜕变,不会惧怕那无穷无尽的法力。”

    王崎捂脸:“老师啊,能说一个我现在能够做到的吗?”

    “如果你是练气修士。没有法基,或者是金丹修士,法基稳定性命固丹,我倒是能推荐你每日自己废掉一部分法力。但是你是筑基修士,法基初成,极易受影响……”

    王崎询问道:“能不能彻底封住命之炎?”

    “没那么简单。”冯落衣摇头:“命之炎是生灵之本。最擅演化,很难封住。”

    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

    演化是一个拼概率拼脸的事情,但是,在无穷多的演化之中,它总能找到破局之路。

    “暂时的办法也可以,起码得先压下。”

    冯落衣点点头:“若是我借助专门算器施展,大约可以压制一年左右。不过你的算器并不适合施展此术,你那个后天意志挤占太多的部分了,我不方便动手。你有时间,就去神京郊区的天灵岭甲字驻地吧,那里有一件专门针对人身而设的算器。”

    王崎叹道:“也只能这样了。”

    冯落衣摇头:“你小子这是自找的,自己剑法修法都强过敌人,却非要以这法子迎敌,落到这个地步也是活该。”

    王崎笑着问道:“这事您也知道了啊?”

    冯落衣点点头。他能够不知道吗?

    王崎正色道:“老师,那我就直接问您几个问题了、”

    “经过刑律司的调查,胡步雪所持有的那柄妖兵并不是她祖传的器物,而是后来才有的。而且据推测,她获得这柄妖兵的时间是她离开神京前往西疆成为守疆使的那一段日子。”

    “我戒指里的那一位古法修,罗浮玄清宫宫主真阐子自称阅尽千般法,却不曾听说神州出现过这样一门与先天杀运大道相关的绝世外道心法。而胡步雪自己也说,她的妖剑不是此世的力量,无法以此世的标准称量。”

    “而那柄妖兵虽然外形诡异,却是贴合人体工学的设计,也不可能是龙族造物。”

    王崎直视冯落衣,问道:“老师,我自入道开始,所遭受的许多意外事件都与西海有关。辛岳仙院弟子杨俊是因为西海妖族反常攻击大陆,全家死光才心留隐患,最终招引邪魔;当年,西海龙王狂,引得神州西域冰雪连天;然后,散修赤炼血在西疆做执律使时,掘出上古妖族封印的魔像,成为邪魔信徒;最近,胡步雪也是在西疆获得那柄妖兵。”

    “西海,到底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