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走进修仙 > 第二百五十章 又是一年

第二百五十章 又是一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

    王崎带着一丝倦色走在大街上。,此时正是上元节,到处都在燃放烟花爆竹,街上人声鼎沸,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刚才的一击。

    王崎本来想直接走回院子的。但是在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他不得不停下脚步,驻足几分钟,然后掏钱买了一碗莲子桂花粥。

    回到房间之后,他轻轻推开房门,将甜粥放在桌子上:“第一份,一年从今天开始算。”

    “十年……”陈由嘉倒在地上,已经无力起身。她手里还握着那支天熵诀的外置型法基。

    王崎将那只灵犀瓶放在桌子上,道:“我都说过不要用啊,我推演完这个法基之后才现这个法门过于炽烈,伤人先伤己……”

    陈由嘉嘴一哆嗦,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王崎俯下身,坐到陈由嘉后面,将手抵在陈由嘉后背。一道命之炎输送过去,散乱的力量平息,生机重新显现。

    陈由嘉轻轻咳了两声:“白痴。”

    “嗯。”

    “蠢货。”

    “有点。”

    陈由嘉挣了挣,怒视王崎:“那种相当于金丹圆满、元婴方成的对手,你明明一招就可以杀死!”

    缥缈无定云剑是加权十的大神通,挥剑之后方才决定目标,刺中目标之后方才确定轨迹,决定目标的乃是观察者,必定会指向观察者的要害,颠因果,无可挡。

    所谓加权十,就是代表它可以让任何人无视整整两个大阶段的修为差距。即使是无死角的护身罡气也能精准的从薄弱处钻入。

    王崎刚刚筑基,还没有练成这门剑术之时,就已经可以斩杀古法金丹中后期的强者。现在的他,更是追平了元婴。

    王崎摇头:“这件事上我很无辜的啊。答应了辰风这家伙,要将她移送司法机关嘛。缥缈无定云剑太强了,一不小心将她打死了怎么办?”

    “笨蛋!如果当时没有我帮忙的话你怎么收场!”陈由嘉气得抖:“你根本驾驭不了命之炎!”

    王崎指了指陈由嘉:“你感觉,现在在你体内、给你疗伤的东西是什么?”

    “诶?”陈由嘉表情惊悚。

    这是……命之炎?真正的命之炎?

    陈由嘉视线移向王崎腰间。

    他现在居然没有使用那个“獠牙”?

    “在演化之中,优势血统会逐渐扩散到整个种族,劣势血统会被淘汰。”王崎点了点自己的胸口:“一样的道理。外置型法基是堵路个体。但也是我的法基。它的命之炎也会蔓延到我身上,改变我的力量。对我来说,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造成神通使用不便吧,因为我的命之炎不是一步步修炼出来的。而是在实战之中意外演化出来的。但短时间内,最直接的表现就是,我很快就能驾驭那个外置型法基了。”

    “即使你不插手,再过盏茶功夫,我体内的圣光圣炎也能完成这次转化。反客为主驾驭那个特殊的外置型法基。”

    陈由嘉依旧骂道:“蠢货。”

    命之炎,缥缈无定云剑……居然还打成这样……

    “又怎么了。”

    “命之炎不死那也是相对的啊!”陈由嘉终于攒出一点力气,咆哮道:“你就不考虑人家一击将你打成齑粉的情况吗?艾轻兰那个家伙在筑基期也没有像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吧!”

    孰料,王崎点头:“考虑过。”

    “啊?”

    王崎打了个响指:“贾维斯,告诉他我设置的应急机制。”

    “是,先生。”贾维斯无机质的声音缓缓解释道:“先生所制作的绝大部分法器都是以算器为基础的,我可以控制。换言之,我可以在一瞬间将外置型法基强制弹出。”

    王崎摊手:“喏,就是这样。在接下胡步雪剑气的时候,我就感觉出来了。她的法力质量数量确实都远远过我,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灭杀我的手段啊。”

    “先天杀运大道是熵力,这就决定了她的术法绝对不会是大威能、高复杂度的路子,也绝对缺乏灭杀我的手段。面对一般古法,她的杀运无往不利,一道剑气即可破尽万法。但是,命之炎死死克制住她。”

    “如果她是藏了类似于破山锤之类的法宝,这类法宝蓄力时间太长,足够贾维斯将外置型法基强制弹出了。然后我就那么一剑。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说话间,王崎的目光扫过自己留在房间里的玉牌算器。这个废弃的算器被他当成贾维斯的一个终端随手放在这里。他已经明白陈由嘉为什么能够在刚刚好时机的出现了。

    贾维斯一直保持着实况转播。

    王崎有一点始终没有告诉陈由嘉。贾维斯的弹出条件之中,最优先的一条其实是一旦和万仙幻境的连接断开,无论如何都弹出外置型法基。然后锁死腰带扣内置的算器。

    只要在万仙幻境信号覆盖的地方,王崎就绝对死不了。如果如果陈
最强医圣笔趣阁
由嘉是现贾维斯的信号断开才决定帮忙,她多半只会看到胡步雪落败的一幕。

    陈由嘉不知道王崎在想什么。由于王崎已经收束心神,所以那条还未解下的腰带并没有将王崎的想法原原本本的传递过去。

    只是,陈由嘉感受到了王崎的笃定与自信。

    她哼了一声,背过去。小口小口的吃着粥。

    “不生气了?”

    “为你生气,犯不着。”陈由嘉嗔怒道。

    “呵呵……”背后传来虚弱的笑声。陈由嘉的内心感受到一阵由衷的放松,还有……前所未有的自豪?

    这无疑是王崎的感觉。

    王崎坐在地上,背靠着桌子腿。他摸索着从桌上拿一个铁盒,将那一只“獠牙”放入盒子里面,郑重其事的收好。

    生命的算法还不是现有的数学能够理清的。这支灵犀瓶对于贾维斯来说,是无法读取无法复制的乱码。王崎暂时也不想研究它。收入储物袋之后,王崎叹了口气:“真是……我好不容易找到的业余爱好又少了一个。”

    “你终究是做到了。”陈由嘉咬着勺子,最后还是安慰了一句:“否定未来之人终究败给了未来的可能性。”

    王崎指了指自己:“当时我帅吧?”

    “那是我见过的最烂的斗法,两个都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所以都抱着戏耍的心态……”

    “哈哈哈……”王崎抚掌大笑:“说得真好。”

    陈由嘉忍不住又追问:“你究竟在得意什么?”

    “我啊……”王崎仰望半夜的月色,笑道:“我是天才啊。”

    “是是是。”

    “我是天才啊。”

    “知道了。”陈由嘉不耐烦的说道:“你究竟在得意什么。”

    “我是天才啊。”王崎如是说道。

    在贾维斯的帮助下。他可以以二十多倍的度阅读行为学的理论,但最终的理解还是得靠他自己。

    然后,他做到了。他计算了一个城市的行人。

    而最终所使用的绘景法也是。尽管希尔伯特空间已经是处理复杂系统的常用数学工具,但是最后那个算法。不属于海森堡,不属于薛定谔,不属于狄拉克……它不属于地球或者神州的任何一个大神。

    它是独属于王崎的。

    尽管这个方法只能用来模拟一些动物的群体行为,但是……

    “这么多年了,好歹搞出了一点全新的东西。”王崎这么想着:“四个月啊……这辈子我就是级天才嘛。”

    他上辈子是学霸。但是能进入科研界,能在那里崭露头角的,有几个不是学神?

    他曾经以为,或许自己只能靠着上辈子的学习,引领一时的风潮,然后就被世界抛弃。

    这个想法仅仅是有一丝,但是这一丝同时也是沉沉的一块,不知不觉就压在他的心头。

    补全神州算学体系,力求两个世界的数学相对接近,或许只是这种想法作祟的结果吧?

    能够刷声望的机会对他来说。有限。

    但是,如今,他突破了自己的窠臼,完成了前世不曾有过的理论,创造出了不曾有过的方法。这是自己前世未曾涉足的领域,但王崎觉得,在这个全新的领域也很少有人能够强过他。

    仅仅四个月。

    他今生作为研究者的天分,要远远高于前世那个普普通通的“学霸”。

    而作为修者的生命,又有多少个“四个月”?

    “虽然为了解出这个题目,我用强大数定理的灵感换取了指点……但我觉得。果然还是这样比较有意思啊!”王崎不由得笑出声来。

    无限的宇宙,正等着他用无限的寿命去探索。

    “笑什么?”陈由嘉实在受不了这个傻气的笑声。

    “在求道之路上,我不需要小心翼翼啊……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不假。但我何曾大胆假设过?”

    即使神州算学展完全偏离了地球的体系、即使失去了前世的理论支持、即使两个世界在更宏观或更微观尺度上有明显差别……

    那又何妨?

    我求的,是道啊!

    我这辈子的天分已经不下于任何一个大科学家了,还怕什么?

    一时之间,王崎只觉等藩篱尽去,生出天高任鸟飞之感。

    连魂魄都雀跃了几分。

    古法所称,“念头通达”。地球所谓,“精神状态良好”。

    “师妹。”

    “嗯……是师姐”

    王崎笑道:“行行,师姐……谢谢你。”

    陈由嘉看着王崎焕然一新的笑脸,不知怎的心里一乱,别过头去:“算了,随你怎么叫吧。”

    窗外,一枚火红的烟花冲天而起,然后爆开。

    王崎这才恍然。又是一年啊。

    ps:3ooo字章节哦